当前位置:

318、自己去拿!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的早朝时间格外的漫长,但是对于早朝上到底讨论了什么朝堂上绝大多数人却都选择了三缄其口。至于横着出来的三个人,也默默地闭了嘴。毕竟谁也不想让自己被气吐血,被鞭打,被骂是废物的事情传出去。若是传了出去,公主的名声固然是没有了,他们又还能剩下多少颜面?

    那神佑公主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她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别人还要顾着呢。比起一看就豁的出去的公主,他们这些自诩多数人才是最要脸面的。

    御书房外面,襄国公打量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目光落在楚凌的身上道:“你们俩今儿闹得可是够大的,就不怕真的收不了场?”一个一剑把大殿外面的地面砍出了一条沟,一个人直接当场打人骂人,还气晕了一个老头子。今天,楚凌可是将满朝上下的人都给骂遍了。

    楚凌笑道:“打都打了,骂都骂了,还能怎么样?”

    襄国公叹了口气道:“你可以态度委婉一点。”

    楚凌挑眉道:“态度委婉一点,他们就会改变主意了?”襄国公无语,说到底在那些人看来他们都觉得自己做的事天经地义的事情,神佑公主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一个。毕竟,和亲这种事情自古就有,神佑公主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况且,这一次貊族人开出来的条件竟然还不错。别说是如今北晋强盛而天启衰弱,就算是天启还强盛的时候,也没有机会和亲能有这么大的收获。

    因此,永嘉帝的拒绝在众臣的眼中就是宠爱公主不顾大局的表现。

    他们自己还委屈着呢,怎么可能改变主意?

    襄国公有些无奈,只得看向站在楚凌身边的君无欢道:“她胡闹,你也由着她胡闹?”君无欢不以为然地笑道:“阿凌心中有数,而且…我也并不觉得她是在胡闹。”襄国公有些惊讶地挑眉道:“哦?怎么说?”

    君无欢道:“国公应该明白,单凭阿凌是女儿身这一点,无论她在如何的优秀卓绝,堪称皇室公主典范,那些人也不会将她放在眼里的。既然如此……”

    “如何?”襄国公问道。君无欢冷笑道:“既然不识抬举,那就干脆撕破脸好了!”

    襄国公有些头疼,他还以为君无欢有什么真知灼见呢?结果也还是年轻人的赌气闹脾气!

    “你们到底还是年轻,不知道惹急了这些读书人的后果。”天启优待读书人太久了,整个天下从上到下都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读书人高人一等的感觉。这种想法早已经深入人心,想要改变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做到的。

    君无欢拉着楚凌淡然笑道:“又能有多麻烦?比貊族人将他们从北方赶到南方还麻烦么?”

    襄国公愣住,君无欢淡淡笑道:“国公,之所以觉得麻烦,是因为陛下下不了手。剪不断理还乱,所以才会显得分外麻烦。那些人整天在朝堂上折腾,一朝被貊族人赶到江南来,他们又能如何?还不是只能认了。怎么不见他们跳江游回去跟貊族人决一死战啊?那些人,没你想的那么有骨气。”

    真正有骨气的人当然是有的,但是君无欢觉得大多数都在貊族入侵的时候就慷慨就义了。至于来到江南的这些,说得好听一些叫做暂避锋芒,养精蓄锐,说得不好的叫做苟且偷生,都这样了还跟他谈什么骨气?襄国公等着眼前的两人半晌无语。

    楚凌笑道:“好了舅舅,我们心里有数,不会有事的。”

    襄国公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道:“但愿你心里真的有数才行。”

    御书房的门被打开,安信郡王脸色阴沉地从里面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一起出来的还有博宁郡王朱大人和上官成义。三人的神色也不轻松,但是比起安信郡王来说却也算得上是阳光灿烂了。

    “安信王叔,博宁王叔,上官大人,朱大人。”楚凌含笑打招呼,神态优雅温婉,仿佛方才在大殿上挥鞭子打人的不是她一般。安信郡王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并不答话,上官成义倒是笑眯眯地道:“见过公主,陛下请公主进去呢。”

    楚凌笑道:“多谢上官大人,那我们先进去了。”

    目送楚凌拉着君无欢走进御书房,安信郡王拂袖而去。博宁郡王看看没自己什么事儿便也跟着走了,襄国公不知想到了什么跟了上去与博宁郡王结伴出宫。御书房外,只留下了上官成义和朱大人。朱大人看看上官成义皱眉道:“上官兄,一起出宫如何?”

    上官成义点头道:“朱兄,请。”

    楚凌和君无欢进了御书房,永嘉帝此时却并不若外人以为的那样怒气磅礴。看到楚凌和君无欢携手进来竟然也没有发作,还好心情的朝着楚凌招了招手道:“卿儿,来!”楚凌放开君无欢的手走上前去,“父皇。”

    永嘉帝仔细看着楚凌,再看了看她腰间那条长鞭。鞭梢上的血迹已经被抹去了,不过还是隐约能看到那银白中间夹杂着的一抹猩红。永嘉帝伸出手来,楚凌楞了一下很快就会意将鞭子取下来递给了永嘉帝。永嘉帝慢条斯理地轻抚着银鞭,一边笑道:“卿儿的鞭子使得不错。”

    “……”其实她的刀使得更不错,不过父皇显然是对她的辫子更有兴趣。

    仔细看了看永嘉帝的脸色,楚凌道:“父皇…不生气么?”

    “生气?”永嘉帝有些诧异,“朕为何要生气?”低头看到自己手中的鞭子,这才反应过来楚凌说的是什么,永嘉帝笑道:“博宁不是说了么,卿儿年纪还小,有什么好生气的。卿儿这鞭子使得真不错。”

    看出来了,父皇自己也很想抽那些人,只是碍于身份没法下手。

    等到永嘉帝终于满意了将鞭子递回给楚凌,方才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貊族的事情还是要解决。既然卿儿在朝堂上夸下了海口,与北晋结盟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解决了,不要让朕失望。”

    君无欢道:“朝堂上那些大人们同意么?”那些骄傲的读书人最忌讳的大概就是让女子和商人插手政事了。

    永嘉帝轻哼一声道:“他们自己解决不了,难道还不许别人来解决?”

    君无欢和楚凌对视一眼,也不推拒齐声道:“是,父皇。”

    “是,陛下。”

    永嘉帝看着两人,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道:“婚期既然已经订下来了,你们也好好准备准备。”未免夜长梦多,还是赶紧将婚事办了吧。想起貊族人的用心,永嘉帝心中就十分的厌恶。那些貊族蛮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肖想他的女儿!

    “是,父皇。”

    “多谢陛下。”君无欢拱手道,永嘉帝盯着他道:“卿儿朕便交给你了,你若敢欺负她……”

    君无欢道:“请陛下放心,我绝不会辜负阿凌一星半点,若有违背,便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君无欢!”楚凌皱了皱眉,沉声道。即便是知道这些话并不能作数,但是听到君无欢这样诅咒自己她心里也还是不舒服。永嘉帝看看女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罢了,你只要记着,你若是敢对不住卿儿,朕绝不会放过你的便是了。”

    “谨遵陛下教诲。”君无欢垂眸微笑道。

    虽然绝大多数的大臣都三缄其口,但是早朝上的事情却还是毫不例外的传扬了出去。不说平京的读书人是如何看待公主在朝堂上的惊人之举,各个权贵世家却都纷纷关闭了门户谨言慎行,半点也不理会外面分乱传闻。

    安信王府

    安信郡王重重地将跟前桌上的茶杯挥落在地上,满地都是破碎的瓷器随便和茶水。安信王妃站在门口低头看着湿漉漉的地面皱了皱眉,淡淡道:“王爷这是怎么了?”安信郡王抬头看了一眼王妃,自从纯毓郡主的死讯传回了安信王府,安信王妃的脾气就一直不太好,有时候一整天关在房间里也不见人,平时对安信郡王也颇有怨言。安信郡王心中烦不胜烦,但是碍于安信王妃的娘家以及宠爱的嫡子到底不好发作。

    所幸安信王妃也是个聪明人,过了几天便自己调整了情绪,如今虽然依然有些阴沉,但至少不会动不动就对他冷嘲热讽了。安信郡王体谅她丧女之痛,倒也不好跟他太过计较了。不过安信王妃已经有好些日子没亲自来过书房了,倒是让安信郡王有些吃惊。

    “王妃怎么来了?”安信郡王不动声色地问道。

    安信王妃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淡淡道:“听说王爷今天在朝堂上受了神佑公主的气?”

    安信郡王神色微变,冷声道:“王妃怎么知道的?”

    安信王妃笑了一声道:“这种事情王爷还以为能够瞒得住么?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没想到,陛下竟然如此纵容神佑公主,王爷……心中可有什么想法?”安信郡王微微蹙眉,盯着安信王妃皱眉道:“王妃有什么想法?”

    安信王妃道:“神佑公主再厉害,也不过是仗着有陛下撑腰罢了。若是陛下不能再为她做主……”

    “王妃想说什么?”安信郡王谨慎地道,他自然能够感觉到王妃话语中的含义,只是却不知道这到底是王妃自己想的还是别人告诉她的。安信王妃低眉笑道:“王爷,别告诉我这些日子你还没看出来。陛下对您的态度像是想要从安信王府选择皇嗣的模样么?”

    安信郡王动了动嘴唇,好半晌方才道:“此事也不是陛下一人就能够做主的。”

    安信王妃冷笑一声道:“王爷还在指望朝堂上那些人么?那些人哪个不是见惯了朝堂纷争最惯于见风使舵的?难道王爷没有注意到么?上官成义那老狐狸早就已经改变了立场,就是黎家还有冯铮这些人,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只怕也不好说。还有枢密院那位,他若是真心扶持王爷,又怎么会在神佑公主面前一句话也不肯替王爷讲?”

    安信郡王的脸色越发阴沉起来,“王妃想要说什么?”

    安信王妃冷笑一声道:“既然他不肯给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去拿呢?”

    安信郡王一愣,不由厉声斥道:“你疯了!”

    安信王妃看着跟前神色冷硬的丈夫,淡淡道:“我没疯,是王爷你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那些人非你不可?皇室宗亲是不多,但是也不是没有。若是能继承皇位,哪怕是唯一的子嗣呢,贡献出去又怎么了?难道王爷现在还没想明白博宁郡王对你的态度到底是为什么?”

    安信郡王垂眸,脸上的神色多了几分挣扎。仿佛是被安信王妃说动了,至于到底真的是安信王妃说动了他还是他自己早就已经这么在心中怀疑了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书房里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安信王妃看着他轻声道:“王爷,您好好想想。以陛下如今对安信王府的态度,咱们的儿子真的还有机会吗?”

    安信郡王慢慢坐回了身后的椅子里,摇摇头道:“你让我好好想想。”

    “是,王爷。”安信王妃仿佛温驯地低下了头果然不再多说什么,书房里静悄悄地仿佛只能听到安信郡王的呼吸声。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安信郡王沉声道:“你想要做什么?是谁给你出的主意?是你父亲?”

    安信王妃对他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笑道:“谁出的主意又有什么区别?王爷只要知道,臣妾也是为了王爷,为了我们的儿子好就是了。你说是不是?”安信郡王凝视着她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告诉本王,你们想要做什么?”

    安信王妃笑道:“不是你们,是我们。王爷。”

    安信郡王并不在意这其中地差别,淡淡道:“说说你的计划。”

    “是,王爷。”

    半个时辰后,安信王妃漫步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来。雨水顺着屋檐留下来,在跟前形成一片雨帘。安信王妃站在屋檐下越过雨帘望着头顶的天空轻叹了口气,唇边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她的女儿死了,那她的儿子一定要得到那个位置。

    这么多年的兢兢业业,连最疼爱的女儿都牺牲了。如果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岂不是太可笑了一些?所以…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只能是她的儿子的!

    “王妃?”跟在安信王妃身后的人看到王妃对着阴沉沉的天空露出的笑容,心中不由得一寒。自从郡主的死讯传来,王妃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这几天虽然似乎恢复了正常,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有时候依然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安信王妃侧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侍从吓了一跳连忙道:“下雨了,还请王妃稍微等等,已经让人去取伞了。”安信王妃道:“不必了,没有多远走走就回去了。偶尔淋淋雨也没有什么坏处。”

    “王妃,若是受了寒……”话音未落,就被安信王妃一个冷漠的眼神冻在了当场。安信王妃冷哼一声,淡淡道:“本妃说了不要。”

    侍从被吓得打了个激灵,连忙点头道:“是,王妃。”

    安信王妃冷笑一声,转过身拂袖而去。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另一边的走廊前才有人漫步走了出来。秦殊跟在安信王府的管事身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安信王妃离开的方向,“王妃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秦殊问道。管事有些无奈地苦笑一声道:“府里这两日出了一些事,王妃心情不好也是有的。”虽然纯毓郡主的死讯算是个秘密,但是却也算是个半公开的秘密了。外面的寻常人不知道,但是真正有势力的人家却都知道了。安信王府这一次因为纯毓郡主却是闹了个大笑话,现在纯毓郡主还死得不明不白,安信郡王夫妇连个葬礼都不敢给女儿办,也可算得上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了。

    “秦公子,王爷还在等着您呢。您请。”管事不敢多说,连忙引着秦殊往书房门口走去。

    秦殊点了点头道:“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