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6、和亲北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楚凌答应了,但是云煦却并没有急着提出自己的条件。反而从桌上拿过两个杯子为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茶推过去。此时已经是深夜,桌上的茶自然也早就凉了,不过楚凌和君无欢谁也没有介意。楚凌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冷掉的茶水有些苦涩,楚凌面不改色的咽了下去。比起茶水的味道,一路爬上山来口渴了才是最重要的。

    云煦对两人似乎十分放心,半点也没有紧张戒备的模样。笑看着两人道:“说起来,在下还没有恭喜公主和驸马呢。”

    楚凌眨了眨眼睛看向君无欢,她跟云煦不熟,还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个什么路数。君无欢倒是不客气,淡淡点头道:“多谢,到时候请你去参加婚礼。”云煦挑眉道:“请我参加婚礼?你确定?”

    君无欢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怎么?难道是,你有什么不能参加婚礼的原因么?”

    云煦有些无奈地苦笑一声,道:“长离公子智绝天下,难道还会猜不出来么?”君无欢淡定地道:“过奖,比不得云二公子。”楚凌左右看看,“两位,你们打算一直坐在这里互吹到明天早上么?”

    云煦有些歉意地对楚凌笑了笑道:“让公主见笑了。”楚凌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两人,“看来,你们果然很熟啊。”君无欢笑道:“也不算熟悉,不过是打过几次交道罢了。比如,我就不知道云家二公子竟然会跟这些山贼有什么牵扯。”

    云煦也不在意,“让两位见笑了。”

    楚凌道:“云公子还没说,你的条件呢。”

    云煦抬起头来看向楚凌,温润的眼眸中也多了几分肃然。沉声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安信郡王的命!只要公主将安信郡王的命给我,一切都好说。”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一眼,楚凌道:“云家灭门,跟安信郡王有关?”云煦笑容微苦,“虽然云家早就大不如前,但是毕竟也是传承已久的世家,在天启这地方,岂会那么容易被人灭门?”

    楚凌了然,想要悄无声息的灭了云家,需要的人力和实力都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而且,天启大多数的世家都跟云家是世交,多多少少也沾亲带故一些,谁没事儿会去做这种事情?若是在北晋,貊族人自然轻而易举就能够办到。但是如今是在天启,是百里家的地盘。貊族人在这块地方想要灭了云家也只能借用别人的力量。而这个人,必然是实力雄厚身份不凡的人。寻常的权贵之家,只怕也没有那个能耐和本事。

    “安信郡王…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楚凌微微蹙眉道。

    云煦冷笑道:“原本他自然没有,但是如今身份不是要不同了么?自然有的是人愿意送上门当他手里的刀。更何况,如今云家在世人眼中也不过是看着碍眼的东西罢了,真灭了…也没有几个人会在意。说不定还在心中暗暗拍手称好呢。”

    楚凌不由看了一眼云煦,这个看似温润地年轻人在这一刻终于还是露出了真正的锋芒。整个家族被灭,对这个年轻人来说自然不可能那么平静的面对。楚凌若有所思地道:“所以,这寨子里劫的货跟安信郡王府有关?”云煦含笑道:“公主怎么会这么认为?”

    楚凌不答,只是定定地望着云煦。

    云煦轻叹了口气道:“不错,这寨子确实是劫了不少安信郡王府的货。”

    君无欢开口道:“不对,这寨子存在至少已经有三年了,你说你半年多以前才上山来的。”楚凌也看向云煦,一副等他解释的模样。云煦有些无奈,看着君无欢道:“这山寨的主人…原本跟云家有点关系。”

    君无欢道:“这山寨背后本就是云家的人吧。”

    云煦面不改色,笑道:“君兄说笑了,云家可是书香门第,怎么会做这种勾当?”

    君无欢道:“云家人不会,不代表你云二公子不会。云家还有多少人在这里?”

    “……”云煦沉默不语,楚凌道:“云公子既然选择跟我们谈条件,想必也是信得过我们的。”云煦摸了下鼻子,叹了口气道:“真的没有什么人了,当时事情发生的太急,只救出来两个孩子,其余人真的全部都……”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起来,房间里半晌都没有人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楚凌的声音响起,“云公子,我答应你的条件。”

    云煦扬眉一笑,“公主爽快。”

    楚凌扯了下唇角,道:“既然如此,你抓来的那位陆副将能否放了他?”

    云煦笑道:“这是自然。”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亮山林的时候,陆鼎被外面的脚步声惊醒。立刻睁开了眼睛警惕地看向紧闭的房门,外面有好几个脚步声,并不整齐但是不乏却都轻盈又沉稳,显然都是习武之人。已经被抓来两天了,陆鼎有些绝望起来。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状况是绝对无法逃脱的。如此一来……

    想起来之前对神佑公主信誓旦旦的模样,陆鼎只恨不能倒回去重新来过。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陆鼎微眯着眼睛看向门口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楚凌含笑站在门口,对他挥了挥手笑道:“陆副将,怎么样没受伤吧?”

    陆鼎眼神和心情一样的复杂,看着眼前笑吟吟的红衣少女,陆鼎只觉得羞愧难当。清了清有些干涩的嗓子,陆鼎还是了一声,“公主。”两个人走进来,将陆鼎从地上扶了起来,推着他往外走去。楚凌只往里面看了一眼便转身往外走去了。陆鼎犹豫了一下,也只得跟了上去。不管是什么情况,总比继续呆在那里面要强得多吧?

    小屋外面,迎着阳光的方向不远处站着几个人。陆鼎一眼望过去最先看到的便是并肩而立的楚凌和君无欢,以及站在他们对面一身青衫的云煦。看到云煦,陆鼎的眼睛不由得缩了一下,两天前,就是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男子带着人俘虏了他的。

    君无欢侧首看了一眼陆鼎,笑道:“看来确实没有受什么伤。”

    云煦笑道:“既然想要跟公主谈条件,在下怎么敢真的伤了公主的人?”楚凌笑道:“那还要多谢云公子手下留情了。”

    陆鼎有些懵,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眼前的情形。

    “公主,长离公子。”

    君无欢点点头没有说话,楚凌道:“先下山吧,人都在山下等着。再不下去他们说不定以为有出什么事了。”陆鼎拱手道:“公主,那这里……”楚凌微笑,“陆副将觉得这次的任务你完成的怎么样?”

    陆鼎沉默了片刻,突然身体一矮单膝跪了下去,“属下无能,请公主责罚。”

    楚凌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跪的如此干脆,楞了一下方才道:“起来,这次也算是本宫没有调查清楚。有这位在,别说你只带了五百人,就算再加五百人只怕也得栽。”云煦微笑,拱手道:“公主谬赞了,陆将军,云某失礼了还望见谅。”

    陆鼎看了看云煦,败在了人家手里虽然是技不如人,但是到底心里有些不自在陆鼎没有说话。楚凌道:“行了,你先下山去吧。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下来。”

    “是,公主。”陆鼎没有再多说什么,拱手转身便往山下走去。

    楚凌和君无欢并没有急着下山,而是在山上又留了一天才告别了云煦下山去了。陆鼎带着人等着山脚下早就等的有些着急了,只是没有楚凌的吩咐又有些忌惮山上地云煦,才美感轻举妄动。见到两人从山上下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公主,长离公子。”

    楚凌点点头,扫了一眼跟在陆鼎身边的几个将领,道:“这次的事情,各位有何高见?”

    众人一阵沉默,面色都有些难堪。

    还是陆鼎上前一步,道:“末将无能,未能完成公主的任务。皆是末将一人之过,请公主责罚。”闻言,其他人倒是有些激动起来,“公主,末将也有错!”

    “公主,是末将无能,求公主不要怪罪陆将军!”众人纷纷替陆鼎求情,显然陆鼎在神佑军中的人缘不错。这倒也不难理解,毕竟整个神佑军中除了空降而来的萧艨就属陆鼎的品级最高。而且陆鼎跟萧艨不同,他跟这些将领本身就是同袍,交情自然非同一般。若不是萧艨原本是御前司都副指挥使,而且本身手段能力皆过硬,只怕在神佑军中也未必压得住陆鼎。

    楚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本宫说了要责罚谁么?你们就急着领罚?”

    众人齐刷刷地望着楚凌,楚凌扬眉道:“之前说好了的,你们输了以后听我的。”

    “……”谁跟你说好了?

    见众人不语,楚凌微微眯眼道:“怎么?有意见?”

    “没有!”众人连忙道:“末将恭听公主吩咐!”毕竟都是要脸的人,原本他们信誓旦旦觉得这次的事情很简单,最后却弄得公主亲自来救人。再硬着脖子非要强撑着就没什么意思了。

    楚凌冷笑一声道:“我没有吩咐,回去之后严格按照之前我给出的训练要求训练。下一次若是还弄成这个样子,可别怪本宫不给你们面子了!”

    “是,公主!”众人起身称是。

    “公主!长离公子!”楚凌看着一群蔫头耷脑的将领正满心愉悦,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马上的骑士还没有到跟前就一跃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几个起落便到了跟前,“公主!”是襄国公身边的人,楚凌自然是认识的。

    楚凌微微蹙眉,问道:“何事?”

    来人道:“启禀公主,昨天早朝中众臣齐齐上书请求陛下令公主和亲北晋,襄国公请公主即刻回京!”楚凌和君无欢神色皆是一变,楚凌问道:“上官成义在做什么?”上官成义虽然为人有让楚凌诟病的地方,但是正事上应该还是靠谱的才对。那人道:“上官大人前天不小心伤了腿,昨天根本没有去成。下了朝之后,国公就去找上官大人了,眼下如何属下却不得而知。”

    “陛下是什么态度?”君无欢淡淡问道。

    来人道:“陛下自然是不同意的,但是这次朝中众臣来势汹汹,以朱大人为首朝中有大半的官员都赞成此事,陛下只怕是…国公怕陛下顶不住,请公主尽快回京去。”楚凌沉声道:“本宫知道了。”

    让那人先下去休息,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君无欢握着楚凌的手轻声笑道:“阿凌,不用担心,没事。”

    楚凌微微勾唇,唇边却尽是冷意,“我当然不担心,该担心的是他们!”她当然知道有人想要答应与北晋结盟的事情,但是这么多人同时要求她和亲北晋,就显然不只是政见问题了。

    皇宫中议政的大殿中,永嘉帝脸色铁青的看着底下的臣子们。底下的官员们的脸色也不太好,今天大概是这么多年来最漫长的一个早朝了。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事实上,这两天整个平京权贵间的气氛都异常的诡异。两天前的早朝上,众臣齐齐向陛下请求同意与北晋结盟以及请公主和亲北晋,陛下当场大怒拂袖而去。这两天来陛下的脾气变得格外暴躁,早朝上发落的大臣一批一批的。

    但是上书的人们显然也不愿意因此而妥协,无论陛下再怎么发作,这些人依然坚持如故。毕竟在他们大多数人看来,这确实是一个很合算的交易。只需要一个公主,就可以换取北方的大片土地,这哪里是各得其利?这分明就是北晋自己送利给他们。

    至于那位神佑公主,再厉害也只是个女子而已,又不能继承大统。虽然不知道貊族人花费这么大的代价非要迎娶这位公主回去做什么,但是这些官员们是很愿意欢送公主离开平京的。这位公主实在是太不像一个天启的公主了。

    今天早上,安信郡王和朱大人再次提起此事,永嘉帝当场就将折子砸在了安信郡王的脸上,此时安信郡王脸上还有一大片红印子呢。但是眼看着北晋人给出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以朱大人为首的一干人等自然不肯退步,于是就一直僵持到现在。有心坚持的人自然不觉得时间流逝心智依然坚若磐石,但对于那些事不关己袖手旁观的官员来说,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

    “陛下,臣等明白陛下疼爱公主,但陛下是一国之君,还请陛下以大局为重啊。”朱大人高声道。

    永嘉帝瞪着眼前的朱大人恨声道:“大局!什么是大局?让朕的女儿去貊族受辱就是你们的大局?你们怎么不直接将朕赶下这皇位算了!”

    “臣等不敢!”众人连忙跪倒请罪,齐声道不敢。虽然他们经常跟永嘉帝吵架,甚至许多事情根本不在乎永嘉帝的态度和想法,但是谋逆这种事情却是真的从未想过。至少……朱大人是真的没有想过。事实上,大多数大臣都是很满意永嘉帝这个皇帝的。毕竟皇帝安安分分不搞事,对于臣子来说就是最理想的状态了。

    朱大人着实有些不明白永嘉帝在想些什么。原本也不是多有情有义的人,不过是个刚认回来没多久的公主,能够换回的利益却是天启可能牺牲无数的将士也未必能得到的。怎么就舍不得成这样了?难不成真的因为是唯一的血脉,就看得格外金贵了?

    永嘉帝站起身来,撑着跟前的御案冷笑道:“不敢?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朕说过了,公主绝不能和亲!”

    “陛下。”安信郡王开口道:“陛下,朱大人也是为了……”

    “住口!”不等他说完,永嘉帝就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这天启还是朕说了算的。朕座下的这把椅子,也是朕说了给谁才给谁的!”安信郡王微微眯眼,眼底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却被他垂下的眼眸完美的遮盖了过去。他拱手,恭敬地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啊,帝位归属自然是陛下乾纲独断,臣如何敢多说什么。只是朱大人和列为官员都是一心为了陛下和天启着想。陛下单单只是为了公主如此这般,岂不是让人觉得心寒?”

    “你!”

    “安信郡王……”

    “安信郡王!”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自然是襄国公另一个却是坐在一边的上官成义。上官成义两天前的晚上不知怎么的伤了腿,到现在依然没有好。永嘉帝素来体恤老臣,自然也不能让他站完整个早朝,便赐了坐让他能够坐着旁听。

    襄国公和上官成义对视了一眼,都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任何的情绪。

    襄国公微微点头,示意请上官成义先说。

    上官成义也不谦让,道:“王爷此言差矣。”

    安信郡王不惊不怒,扬眉道:“哦?不会到上官大人有何高见?”安信郡王有些不悦地看着上官成义,这上官成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好几次被神佑公主弄得下不来台,最近却好几次都站在神佑公主那边。对于安信郡王府的拉拢却丝毫不为所动。

    上官成义道:“高见不敢当,只是安信郡王和朱大人说让公主和亲北晋是为了天启和陛下好,这话恕老夫无法苟同。”朱大人倒是并不因此生气,他跟上官成义有几十年的交情了,经常意见不合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道:“上官大人怎么说?”

    上官成义看了他一眼道:“朱兄,貊族人多年来欺辱践踏我天启尊严,如今你还要将陛下唯一的血脉送过去给他们羞耻。朱兄可想过这事若是传扬出去,天下人会如何看我等?又会如何看待陛下?他们只怕是无法领会朱兄的深谋远虑。”世人多短视,什么深谋远虑长久之计大多数人根本想不到。在他们眼中,这就是天启有一次对貊族人委曲求全罢了。

    朱大人皱眉,张嘴想说什么却被上官成义打断道:“貊族野心勃勃,朱大人觉得他们当真会这么好心的让出这么多的利益给我们么?”

    朱大人哑然,看着上官成义微微皱眉。不怪他如此,实在是貊族人给出的诱饵太过诱人,让人即便是怀疑可能有诈,也还是忍不住想要上前咬上一口。就算是假的,付出的代价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

    “上官大人的意思,是就这么拒绝貊族人?”安信郡王冷冷道:“我们现在有资本和貊族撕破脸么?”

    上官成义皱眉道:“谁说拒绝了貊族人就一定要撕破脸?”

    安信郡王道:“貊族人说了,只有公主和亲才能谈其他的。还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想必公主深明大义也会同意此事的。”

    “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众人齐声道。

    永嘉帝脸色漆黑,“放肆!你们…你们想逼宫不成?!”

    “陛下言重了,臣等不敢。”安信郡王道:“臣等一心为了天启江山,公主素来聪慧明理,想必也能体谅臣等的苦心,愿意为天启的江山尽一份绵力。”

    “哦?本宫若是不能体谅呢?”一个冷冷地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大殿的门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

    ------题外话------

    推荐好友荞宝的快穿文,喜欢快穿的亲们可以去看哟。《快穿之我家女神很戏精》,大神品质你值得拥有,么么哒。

    ps:今天出门啦,一个星期回来,这里是存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