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5、云家云煦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几天,来自平京的纨绔们终于过上了痛并且痛苦的生活。在这个距离外面不知道多少里远的深山老林之中,房子什么的是没有的,别说房子就连帐篷都是没有的。要睡只能自己盖草屋或者干脆幕天席地。有专门的伙房准备饭菜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每天只提供少量的干粮和水,想要吃饱还要另外想办法。然后就是每天的各种训练,虽然各有各的训练,各有各的磨难,但是痛苦却都是一致的。

    第三天就有人受不了想溜,可惜逃跑技能不过关被师父抓回来之后直接挂在树上示众。

    还有一个半夜跑出去结果遇到了野兽,当场被吓得泪崩,哭得惊天动地被师父拎回去的时候直接哭抽过去了。刚开始,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有人在哭,楚凌也不在意继续慢悠悠地跟君无欢一起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偶尔处理一下从京城快马送来的卷宗和各种消息,日子逍遥自在的让人有些乐不思蜀。

    直到有人来扰乱了这里的幽静。

    这天中午,刚刚训练完的纨绔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休息。这也是一天中他们唯一能聚在一起交流一下的时间了。晚上虽然也有时间,但是疲惫了一天的纨绔们回到自己的地盘只想立刻躺下睡觉,谁想要跟一群臭男人交流啊?

    “好累啊……”

    “好痛!”

    “好饿……”

    “我们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

    “来都来了,还能怎么办?”再跑的话,被抓回来就惨了。就算没被抓回来,被野兽吃了更惨。

    “等我学会了本事……”

    “那就学会了再说吧。”

    楚凌和君无欢不远不近地站着看着地上那一团一团的人形物体,笑道:“怎么样?”

    君无欢微微凝眉,思索了一下道:“还行。”这些人的进步若是跟阿凌当初相比,那自然是约等于无了。但是跟普通人比起来,都还算看得过去。即便是算不上优秀至少也是合格的。特别是这些纨绔子弟都相当的识时务,知道杠不过就不会跟你硬杠,而是会想办法曲线救国。暂且不论他们能不能救得了,至少这份识时务的态度还是值得赞赏的。而且,这几天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个倒下,倒是有点出乎君无欢的意料之外。

    “他们毕竟都是年轻,只要心性够撑下去总是能够撑过去的。”楚凌道,君无欢看着她,“你就不怕他们学完了就跑了?”楚凌笑道:“等他们学完了之后,又有几个还能回到原本的那种生活?”都还是年轻人,见识过了更加绚丽夺目精彩有趣的人生,怎么还会愿意甘于平庸的混日子?若是真有那样的人,他从一开始就根本不会来这里。

    君无欢淡然一笑,“我拭目以待。”

    “公主,长离公子!”不远处,一个人影飞快地朝着这边掠了过来,还没走近两人便看清楚了是雪鸢。两人对视一眼,楚凌笑道:“看来是陆鼎那里出问题了。”君无欢挑眉道:“或许是他已经完成任务了呢。”

    楚凌道:“我吩咐过雪鸢,完成任务的话就直接回京城,不用来找我了。”所以,雪鸢既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出事了。

    “公主。”雪鸢在两人跟前停住了脚步喘了口气道:“陆副将那里,出事了。”

    楚凌并不意外,只是问道:“怎么了?”

    雪鸢道:“陆副将他们…呃,被人给俘虏了。”

    楚凌不由笑出声来,“被俘虏了?真是不错啊。”雪鸢有些为难,考虑着是不是要替陆鼎等人求一求请,不过看公主好像也不是很生气的样子遂作罢。

    楚凌道:“那就去看看吧,你去吗?”抬头看向君无欢,君无欢想了想,道:“这两天没什么事,一起去吧。”反正也不是很远,就当是陪阿凌出去走走好了。楚凌点头,叹气道:“本宫这人生可真是丰富多擦啊。”当山贼,现在还要去剿匪,也是够可以了。

    陆鼎等人被派去剿匪的地方并不远,就在楚凌的的封地西南角的一处山上。敢在距离京城如此近的地方盘踞着,自然也是有些本事的。这地方原本也不归楚凌管,毕竟其实已经不在她的封地范围之内了。不过楚凌为了给陆鼎等人找活儿仔细挑选了半天,也只找到这么一个合适的地方,只好去跟永嘉帝沟通了一下,又跟冯铮聊了聊,永嘉帝和冯铮都同意让公主来处理此事,自然也就名正言顺了。

    一行人出了山,一路策马狂奔也是第二天下午才到达神佑军驻扎的地方。此时被带出去的五百神佑军已经是一副军心大乱,士气低迷的模样了。看到楚凌的到来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多少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见过公主!”一个身上还带着伤的年轻校尉上前行礼。他是跟着陆鼎一起出来的两个校尉之一,也是目前这五百人的最高统领。

    楚凌点点头问道:“折损了多少人?”

    校尉脸上一白,道:“伤了…伤了一百多人,没、没人阵亡。”

    楚凌点了点头,含笑问道:“知道为什么没有人阵亡么?”

    校尉低头不语,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交手的过程中明显能感觉到对方手下留情了,若非如此,只怕这次要死伤不少人。楚凌倒也不为难他,问道:“陆鼎是怎么回事?”校尉道:“我们中了对方的陷阱,陆将军让我们快撤,断后的时候,被对方给…俘虏了。”

    君无欢问道:“能确定人还活着么?”

    校尉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君无欢,君无欢淡淡道:“死了自然有死了的打法,活着还有活着的打法。”

    校尉有些结巴地道:“我们看到…将军是、是被生擒的。没有死。”

    楚凌看向旁边的雪鸢,雪鸢低声道:“属下暗中探查过,那些山贼应该没有伤害陆副将。”

    楚凌点点头道:“那就好,整兵,先休息,明天再说。”

    校尉有些担心,“公主,那陆将军……”楚凌道:“既然对方之前没有杀陆鼎,那么现在他也不会有危险的。先让下面的人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最后一句,楚凌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冷硬的味道。校尉一怔,连忙拱手道:“是,公主!”

    深夜,楚凌和君无欢并肩站在一处山丘前观察远处的群山,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其实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也没有什么名字。如果不是这山上有一群山贼的话这地方将会一直这么默默无闻下去。这群山贼的来历身份都不详,只知道是几年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他们平时倒是并不祸害周围的百姓,只是偶尔抢劫一些路过的商旅。比较奇怪的是,被劫掠了的商旅竟然从来没有什么人报过官。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官府压根不知道这地方竟然多了一群山贼。

    若不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有人在这条路上丢了几车货物报了官,只怕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

    楚凌有些好奇,问道:“你说,为什么那些被抢劫了的人不保官?”如果是一个两个,或许人家是不愿意招惹这些土匪又或者根本不相信官府会管。毕竟这年头官府确实是不太管这些事情,除非是闹得十分恶劣了,禁军的主要责任不是剿匪。但是这些山贼在这里盘踞了两三年,总不可能只抢了一两次吧?

    君无欢笑道:“也许是…他们不方便报官吧。”

    “嗯?”楚凌有些不解,君无欢轻声道:“阿凌,就算是凌霄商行,偶尔有些货物若是丢了也只会私底下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报官引来一批官兵来解决的。”楚凌瞬间了悟,道:“你是说,这些货物不能见人?”

    君无欢点了点头。

    这年头有什么货物是不能见人的呢?

    非官方渠道的粮食、盐铁、兵器、一些特殊的药材、贡品等等。想一想还真的是挺多的。

    楚凌挑眉道:“你的意思是,这些山贼专门抢这些不能见人的货物?”

    君无欢道:“只能这样解释了,总不能是被他们抢了的人心甘情愿的将货物送给他们吧?”

    楚凌摸着下巴道:“能做这些偏门生意的人,背后应该都挺有势力的吧?”

    君无欢道:“如果他们手里抓着别人的什么把柄呢?”

    “好像也只能这么想了。”楚凌道。

    君无欢道:“想不想上山去看看?”

    楚凌莞尔一笑,“你也这么想?”

    “我只是有些好奇。”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在天子脚下做这种事情还能不被人发现。

    “那就走吧。”

    这座山不算特别高,只是路不太好走。但是这些自然也拦不住楚凌和君无欢这样的高手。两人一路上山,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便发现了不少的暗哨和机关。君无欢微微蹙眉道:“这山上…有高人啊。”

    楚凌道:“高人不是也没能拦住长离公子么?”确实是高人,楚凌也觉得这些暗哨和机关设置的相当巧妙。不过要拦截他们俩却还是差了一点,但这样的布置已经足够拦住绝大多数意图潜入的人了。

    君无欢一手拉着楚凌的手,一边往山上走一边道:“我总觉得这个有点眼熟。”

    “认识的人?”

    君无欢摇摇头道:“上去了就知道。”

    两人一路往山上爬去,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到了山顶隐藏在高大茂密的丛林见的山寨。山寨周围也布置了一些暗哨和机关,但是都不多。楚凌觉得,这个土匪寨应该并不大,所以对方才没有办法布置更多的岗哨,否则的话只怕还要更难缠一些。

    两人避开了山寨大门前的守卫,转到了后方轻松的越过用削尖了的木头围成的围栏。

    楚凌站在高处扫了一眼整个山寨,果然不大林林总总也不过十来座房子,而且都不大。指了指前方道:“那里应该是寨子里当家的人住的地方。”君无欢含笑点头道:“过去瞧瞧吧。”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整个山寨里静悄悄的就连火光都只有远远的几处依稀可见。两人悠然地穿梭在山寨里,很快便到了楚凌所指的位置。那是一座跟别的房子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屋子,但是它处在整个寨子的最中心,旁边还有两座小屋看起来像是拱卫着中间的屋子的模样。

    两人并没有急着靠近,站在阴暗处仔细打量着,果然楚凌看到旁边那小屋里的人并没有休息。半开的窗户里,阴暗处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对方似乎是坐着的,至于对方为什么深更半夜要坐在黑暗中,显然是为了等他们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楚凌对君无欢比了个手势。

    你一个我一个。

    君无欢含笑点了点头,“小心。”

    两个人影悄无声息的掠向前方的小屋。楚凌站在墙角边上,侧耳倾听里面的人呼吸沉稳显然是个习武之人。不想偏着头思索了一下,觉得对方的实力应该不至于太强,否则不会她都到了跟前了还没有察觉到。

    当下眼眸微转,一闪身出现在了窗口的位置。窗口突然出现一个人自然惊动了对方,黑暗中只能看见对方一双眼睛,那人立刻站起身来想要叫人,同时整个人也朝着楚凌扑了过来。楚凌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那人才刚站起身来,只来得及做出一个向前扑的动作,就只觉得胸口一疼,到了嘴边的话也被噎了回去。楚凌一闪身进了房间,飞快地将对方放倒在了地上。

    一只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按下了对方朝自己挥出的拳头。楚凌居高临下看着那一双燃着熊熊怒火的眼睛。

    “别动哦。”楚凌低声笑道。

    女子的声音让对方又是一愣,一时间也忘了挣扎。楚凌这才伸手飞快地在他身上点了几处穴道,站起身来。

    楚凌做这一系列的动作并没有顾忌另一边的君无欢,君无欢的实力远在她之上,想要解决里面的人自然更是轻而易举。处理完了地上的人楚凌才转身走了出去,果然看到君无欢已经站在对面的屋檐下含笑看着她了。

    淡淡地月光下,长离公子一身蓝色布衣,笑得温柔无比。

    两人相识一笑,朝着中间的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那间屋子此时还亮着灯,窗户上映出了一个男子的身影,显然对方还没有休息。

    楚凌抬手,轻轻在门上敲了敲。

    里面一片安静,片刻之后方才有人开口道:“贵客远来,请进来吧。”

    君无欢蹙眉,这个身影果然很熟悉。

    楚凌推开门,有些简陋的房间里,等下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模样的青年男子。男子模样俊雅,面带微笑,眼眸中蕴藏着一种淡淡的温暖的感觉。让人一见之下就觉得心生好感。楚凌微微蹙眉,这人长得有些像……

    “原来是你。”君无欢已经先一步开口了,声音依然淡然似乎也并不如何意外。

    那人对他微微点头,含笑道:“是我。”

    楚凌有些狐疑地看看两人,问道:“认识?”

    君无欢拉着楚凌走进了房间,道:“云家云煦,云勉之。”

    “他是云翼的二哥?”楚凌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青年,这年头名门世家出来的公子哥儿都流行落草为寇么?

    那青年微微颔首,笑道:“原来公主也认识舍弟。”

    还真是云翼的二哥?百里轻鸿的弟弟啊。

    君无欢拉着楚凌走到云煦跟前的桌边坐下,问道:“你在这里多久了?”

    云煦打量着自己跟前的火光,笑道:“大约…有半年多快一年了吧。”也就是说,从云家被灭了之后不久他就在这里了,难怪这么多人怎么找都找不到这位的下落呢。谁能相当光风霁月的百里家二公子会落草为寇躲在一个山贼土匪窝里?

    云煦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两人,“两位,这是要来剿匪的么?”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楚凌笑道:“剿不剿匪还是可以商量的,毕竟云公子既然是云翼的兄长,我总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云煦道:“那小子出去之后倒是长进了,竟然能让公主卖他面子,不错。”

    楚凌道:“那么…云二公子是怎么想的?”

    云煦望着楚凌片刻,方才淡淡道:“公主想要什么我知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楚凌挑眉,“请说。”

    云煦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君无欢,才又看向楚凌,“公主应的这么爽快,就不怕我狮子大张口么?”

    楚凌笑道:“云公子是聪明人,既然开口了必然是我怕能做到的事情,不是么?”

    云煦低眉一笑,“公主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