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4、纨绔特训营!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枝叶繁茂的山林中,一个二三十人的队伍正在不紧不慢地前进着。黄靖轩一边往前走一边摸着额边的汗珠,还不时看看走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楚凌。没错,是走的。因为即便是他们这些原本跑在最前面的人,在将近一个时辰的慢跑之后也再也跑不动了。

    察觉到他的目光,楚凌侧首笑吟吟地看着他问道:“看我做什么?怎么了?”

    黄靖轩一边喘着气,一边道:“公主,咱们…咱们能不能休息一会儿?”

    “才走了一个时辰,你们就要休息?”楚凌诧异地道。

    “……”您应该说,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了才对吧?这是山路不是平坦的官道啊。而且就算是官道,对许多人来说这辈子大概也没有一次走过这么多路了。看着黄靖轩可怜巴巴地眼神,楚凌为难地思索了一下还是点头道:“好吧,找个有水源的地方休息,我记得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水潭,就在那里休息吧。”

    身后的众人听到这话,顿时精神一振脚下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

    赵季麟有些好奇,“公主,你怎么知道前面不远处有水潭?你来过这里?”没记错的话,公主才回平京不久,平时也不经常出城啊。楚凌笑看了他一眼,道:“你猜啊。”赵季麟无语,我不猜,要不就是来过,要不就是别人来过告诉你的,有什么好猜的?

    楚凌说得果然没错,一行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就看到了前方那一个不算大的小水潭。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一声就朝着水潭的方向扑了过去,还有力气的跑过去喝水,完全没有力气了的直接就趴在地上叫唤了。

    楚凌对着白鹭使了个眼色,白鹭点点头走过去将那些趴在地上的一个个都拎了起来。楚凌看了看四周没有喝水,只是走到不远处较高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休息,慢悠悠地对众人道:“好好休息,两刻钟后出发。下一次休息,大概就要到今天晚上了。”

    众人也顾不得哀嚎,三三两两地各自找了地方休息。胆子大一些的还围着白鹭想要套交情。一看就是磨炼的还不够,还有心情耍心眼。

    黄靖轩几个也喝了水,喘匀了气才走回楚凌身边。黄靖轩忍不住道:“公主,您到底要带我们去做什么啊?”楚凌对他一笑,道:“把你们带出去卖了。”

    黄靖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卖给谁啊。”

    楚凌道:“山那头有个山大王,我打算把你们卖给他换点吃的。”

    “……”众人无语,不想说就不说,糊弄人也说点靠谱的吧?楚凌才不管他们觉得靠不靠谱了,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允儒,笑眯眯道:“上官公子,这些日子感觉怎么样啊?”比起其他人,上官允儒是真的有点怕楚凌。所以即便是累个半死黄靖轩依然敢跟楚凌开玩笑,上官允儒却不敢。毕竟,其他人都是属于自投罗网的类型,唯独上官二公子是被人抓过来的。

    “多谢公主关心,还好。”上官允儒恭敬地道。

    楚凌偏着头打量他笑道:“还好就是不太好了,看来是还没有适应,要继续努力啊。”赵季麟抬手将胳膊搭上上官允儒的肩头笑道:“公主请放心,我们会帮助他尽管习惯的。”楚凌点点头道:“那就好,我相信你的能力。平时也要照顾好上官公子,若是哪儿伤着了我不好跟上官大人交代。”

    “我父亲……”上官允儒有些迟疑地望着楚凌欲言又止。楚凌笑眯眯地道:“上官大人好得很,你不用担心。也不用担心家里,上官大人对本宫还是很放心的。”上官允儒闻言,心中顿时有些绝望。神佑公主的意思是父亲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但是父亲却没有打算来救他么?

    楚凌俯身,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也是为了你好,三观不正对你以后的人生影响不好。我看你就是平时想得太多了,才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正好,神佑军是一个不需要你想,只需要你做的地方。好好在这里改造…休养,等你哪天洗心革面了,我就放你出去。”

    要不是实在不敢,上官允儒很想糊眼前的女人一脸,冲她高声怒吼: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了?需要洗心革面?!他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上官允儒最后也只是幽幽地看了楚凌一眼,扭头走到另一边去了。

    黎澹看着楚凌道:“公主想要他变成什么样子?”

    楚凌耸耸肩,笑道:“没有,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想要收拾他。”

    黎澹微微摇头道:“他的想法,其实也是…这个世上绝大多数读书人的想法。所以,他是不会觉得自己错了的,公主想要改变他的想法也不容易。”读书人从小接受的便是那些教育,比如男尊女卑,比如孝道,比如名声,比如家族功名等等。想要让他们改变想法很难,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既然没错,自然也不用改了。读书人的傲骨在哪里撑着,就算是有错也未必肯改更何况是自认为没错的。

    楚凌叹息道:“所以,我看这世上绝大多数的读书人都不顺眼。”

    黎澹抬眼看着楚凌,并不说话。但是楚凌却觉得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几分委屈,低头想了想好像也不好太过欺负少年人,安慰道:“你还算不错。”黎澹并没有被安慰道:“公主的想法与读书人太过背离,并不是什么好事。”天启文人的地位太高,一个离经叛道地公主是很难被士人接受的。

    楚凌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我尽量不表现出来。”想个法子把那些酸儒全部都丢到北晋去弄个豪华一月自由行,看他们还能不能蹦跶。虽然话是这么说,楚凌还是忍不住问道:“黎澹,你会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欺负十多年都一声不吭,母亲自己想要设法摆脱还想要劝说母亲回头,只是因为这样会影响到你的名誉吗?”

    黎澹低头沉思起来,好一会儿方才道:“以我从前在黎家的地位,没有人会欺负我母亲。若是祖母的话,我应该会设法调节矛盾的。若是我现在的身份,还有上官家那样的情况,好像也只能让母亲和离了。”上官家毕竟跟黎家不一样,黎家的老祖母在的时候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哪怕看不顺眼的儿媳妇也不会为难的如此难堪粗暴。上官允儒从小在上官家那样的地方耳闻目睹,想法自私一些也不奇怪。

    楚凌叹气道:“所以啊,我看你还行啊。”

    黎澹侧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上官允儒没有说话,楚凌对着旁边的赵季麟勾了勾手指低声道:“好好看着他,别让人欺负他。”跟那群纨绔比起来,上官允儒也算是个乖孩子跟那些纨绔不一定能玩到一块去。

    赵季麟笑道:“公主还是心软。”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我跟他娘有几分交情,总不能让他死在我手里吧。”

    等到白鹭过来提醒时间到了,楚凌便从石头上一跃而起拍拍手对众人笑道:“各位,时间到了,咱们继续出发!”

    底下哀嚎声一片。

    这两日,来自平京的纨绔们体验了他们这辈子都没有体验过的苦楚和辛酸。楚凌当时是赶着他们就直接走了的,根本没给他们时间收拾行李准备干粮什么的,所以这两天他们所有的食物全部都靠自己想办法获取。无论是打猎,摘野果,采野菜,总之只要是山林里能吃的东西他们都尝试过了。更不用说因为不会打猎被两个姑娘无言的嘲讽这种事情了。原本只需要一天多的路程,硬生生让他们走成了两天。

    等一行人终于达到目的地的时候,许多人都忍不住哭了。

    早就等在那里的君无欢看着这一群衣衫不整满身狼狈的人,再看看依然干干净净悠然自在的楚凌和白鹭皱了皱眉,道:“怎么这么晚?”

    楚凌耸耸肩,有些无奈地道:“我高估了他们的能耐。”

    君无欢递过去一个装水的皮囊笑道:“喝点水休息一下吧。”其实这两天的路程对楚凌来说并不算累,毕竟那速度都跟散步差不多了。不过楚凌还是接过了君无欢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道:“你们等多久了?”

    不远处正在烤肉的桓毓公子扭头道:“我们昨天就来了,还以为你们路上出什么事了呢。”

    肖嫣儿轻哼一声道:“有阿凌姐姐在,能出什么事儿?”

    “肖姑娘,你怎么也在这儿?”黄靖轩偷偷溜到肖嫣儿身边套近乎,这些日子下来他和赵季麟跟肖嫣儿倒是混得很熟了。肖嫣儿斜了他一眼,露出一口小白牙,“因为…阿凌姐姐请我一起来、收拾你们啊。”黄靖轩缩了缩脖子,怯生生地望着楚凌。

    楚凌在君无欢身边坐了下来,含笑看着他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带你们来玩一圈吧?”

    黄靖轩小声道:“看出来了,肯定不是。”楚凌叹气,“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大点声儿。”

    黄靖轩提了口气,“启禀公主,我什么都没有说!”楚凌微笑,“我会读唇语。”

    “……”

    赵季麟看黄靖轩要顶不住了,拉着黎澹也走了过来,笑道:“公主,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的?”楚凌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揭破,道:“看在你们家人的份上,本宫决定跟你们一个发愤图强的机会。但是鉴于你们太过弱鸡,若是按照正常训练的话是怎么也无法在神佑军中变得更出类拔萃。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段时间的特殊训练。”

    “特殊训练?”赵季麟谨慎地道。

    黎澹问道:“就像是冯思北那样的?”

    楚凌满意地点头,道:“冯思北本来就是精英,所以他需要更加精英的训练。把他跟你们放在一起是耽误了他。同样的,你们太过弱鸡,所以你们需要更加严苛的训练,把你们放在普通士兵中间你们不仅跟不上进度,还会拖累人家。”

    不远处三三两两蹲在一起休息的少年们都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话。听到公主说他们弱鸡,顿时耷拉下了脑袋。就算是性子高傲的几个想要反驳,只要看到不远处那位白鹭姑娘正拿着一把刀轻松自在的劈柴,在看看连动都动不了的自己,剩下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赵季麟问道:“公主打算…怎么训练我们?”

    楚凌微笑道:“我专门为你们每个人都请了师父。从今天开始,往后的一个月,你们就要住在这里了。无论是吃穿还是住,你们都要在这里自己想办法解决。我请来的师父只负责教你们本事。当然,这期间有受不了了,可以走。只要你们凭自己的本事跑出去,就可以洗洗回家继续锦衣玉食了。”

    说完,楚凌拍了拍手,七八个人从另一边走了出来。这些人有男有女,年龄模样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就是看起来都不太好惹。

    楚凌对那几个人笑道:“你们可以每人挑三个看的顺眼的人带走。当然,你们也可以先挑师父,但是师父愿不愿意要你们就不好说了。”黎澹道:“我们并不知道各位师父都会什么,怎么挑?”

    楚凌赞赏地看了一眼黎澹,书读的多果然比别人要聪明的多。

    想了想,楚凌道:“那你们先去旁边互相了解一下吧。”

    “是,公主!”

    一群人呼啦啦地走了,不远处的一片空林中传来少年们唧唧咋咋的声音,顿时显得好不热闹。桓毓公子拍拍手,看着楚凌道:“我还以为公主只看中能力,没想到竟然还看重家世?”

    楚凌懒洋洋地靠着君无欢笑道:“这些人,就算是再不学无术也都是读过书的。其中有几个,还是家学渊源读过兵法的。”

    “那又如何?”桓毓不解地道,还不都是一群纨绔么?他们若是有本事的话,就算是庶子或者不受重视的次子也自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怎么会在平京混日子。楚凌道:“你可知道从一群大字不识一个的士兵中挑选出优秀的,然后从头开始教导他们读书习字有多难?”

    桓毓更不解了,“他们是士兵,是要上战场上厮杀的,读书习字做什么?”不怪桓毓不解,这个年头别说是军中就是寻常百姓识字的比例也是相当低的。都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除了那些将门世家和世代军户的人家,寻常人家除非日子过不下去,不然谁也不会想要将孩子送去军中的。因此,军中的底层士兵识字的比例自然也就更低了。但是并没有人在意这个问题,因为这些底层的士兵没有人要求他们别的什么,他们只要在战场上会往前冲会杀敌就可以了。懂得多了,学的多了自然也就想的多了反而不好。

    楚凌淡淡道:“普通士兵可以不识字,但是底层的将领必须会。”即便是拱卫京畿的禁军,神佑军中营以下的小头领几乎全部都不识字。作为一个接受了科学教育和现代军队制度的人,楚凌实在是无法想象这样的军队到底是怎么打仗的。

    桓毓有些惊讶,“你是想让他们……”

    楚凌道:“现在时间赶,没有办法让我们慢慢从军中甄选出色的人才来。只能现教,那就只能找那些接受能力比较强的人了。而且,你不会以为这些纨绔都是随便选选的吧?”

    “嗯?”桓毓有些诧异,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君无欢道:“这些人都是黎澹夏月庭还有赵季麟他们按照阿凌的要求选出来的。”虽然这些人都以为他们是自己心甘情愿来的,并不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是别人挑选的对象。这其中,自然有许多外人无法看见的复杂过程。别的不说,就只是京城里这些年轻人的资料他和阿凌就看了好几天。邵归远找资料也找的头晕脑花,才将这些人的资料全部弄齐。

    桓毓震惊地看着楚凌,楚凌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怎么了?”

    “你好深的心机。”桓毓公子脱口而出。楚凌微笑,“这好像不是夸奖。”

    桓毓公子懊恼的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连忙赔笑,“这就是夸奖,我的意思是,公主深谋远虑,才智过人。”楚凌才不管桓毓到底是夸人还是骂人呢,扭头问道:“沧云城会来些什么人?”

    君无欢道:“余系舟会来,其他人…只有一些管事会来,将领还是要驻守沧云城的。”

    “够了。”楚凌点头道:“到时候请余将军来教教这些家伙吧?”

    君无欢也有些惊讶道:“阿凌是打算培养他们……”楚凌叹气道:“我相信绝世名将必然是只能从真正的战场上杀出来的,但是我现在不需要那么多绝世名将,我只需要一批能够带兵部下的合格的将领。而且要速成,只能选他们了。”那些学业有成的读书人肯定比这些纨绔要聪明能干,但是这些人多半性格倨傲,看不上武夫。像黎澹黄靖轩赵季麟这样自己送上门来的,算是白捡的便宜。

    君无欢想了想道:“到时候我跟他说,可以试试。”君无欢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想法,他自己虽然坐守沧云城,但是却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应该说,所有的将领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战场上调兵遣将是主帅和高层将领的事情。下面的人只需要负责向前冲和杀敌就可以了,无论是普通士兵还是底层将领,在这一点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长离公子却并不排斥这种想法,也不觉得这是白费力气。既然有新的点子和想法,试试又有何妨?

    楚凌很满意,“多谢。”

    桓毓公子却看两人这恍若无人的模样十分不满意,轻咳了一声道:“这都在考虑成婚请谁了啊?陛下答应了么?”君无欢扫了他一眼,淡定地道:“答应了。”

    “嗯?”桓毓睁大了眼睛,“答应了?没宣旨啊。”

    “钦天监已经测算出日子了。九月初三。不过要过几天才会昭告天下。”

    这事儿连楚凌都不知道,有些惊讶,“这么快么?”现在已经是七月底了,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多月。君无欢点头笑道:“你刚出城没多久陛下就招我进宫去说了这事,陛下打算将貊族人赶走之后再宣旨。”

    “北晋的事儿…”

    “谈得差不多了,不过珂特吉坚持要你和亲才行。”君无欢淡淡道,声音里却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冷意。北晋人明知道他和阿凌有婚约还坚持要阿凌和亲,明显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或者说,北晋皇的本意就是要打他的脸,以报复当初他在上京所做的事情?

    楚凌蹙眉道:“珂特吉这么坚持,看来是已经得到了北晋皇的旨意了。他们刚到平京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坚持,只是顺口提了一句而已。”

    “应该是。”君无欢握着她的手问道:“阿凌不回去么?”

    楚凌笑道:“急什么,反正政事上也没有我插嘴的份儿,那我这个公主安安分分待在封地上不是正好么。等有什么事了再说吧。”

    君无欢笑道:”也好,我陪你。“

    “……”果真是美色误国啊,桓毓公子心中长叹。

    “桓毓,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情立刻派人通知我。”君无欢道。

    桓毓公子,“……”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