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3、散个步?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只是片刻功夫,珂特吉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摆脱了傅冷的束缚站起身来,蹒跚地走到秦殊身边,有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南宫御月看到这一幕,面带讥诮地冷笑了一声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直接看向秦殊道:“秦公子,天启人说什么?”

    秦殊道:“朱大人那里说,永嘉帝的态度已经有些松动了。只要再谈谈应该没有问题。”

    南宫御月闻言微微皱眉道:“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么?”秦殊挑眉,仿佛不解地道:“国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御月冷笑了一声道:“永嘉帝对政事上毫无建树,但是对神佑公主却十分偏宠。昨天神佑公主才刚刚跟我们打了一架,永嘉帝心中必定有怒气,你觉得他今天就会改变主意么?”

    秦殊沉吟着,似乎是在思考南宫御月的话。良久方才侧身问身边的人,“珂大人,你怎么看?”

    珂特吉不以为然道:“永嘉帝再疼爱女儿,总不能为了女儿连政事都不顾了。与北晋合作对天启有百利而无一害,永嘉帝为什么不答应?”

    秦殊道:“朱大人说,永嘉帝虽然有意结盟,但是…他不会答应将神佑公主嫁到北晋和亲的。而且,他的…已经决定了要提前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的婚期。”

    “什么?”珂特吉一愣,立刻道:“那不行!若是不联姻,陛下又如何相信他们真的有诚意结盟?”秦殊摇摇头道:“永嘉帝态度很坚决,他是绝不会同意将女儿嫁到北晋的。”珂特吉眼睛转了转道:“我听说天启人一向都喜欢温柔娴熟的女子,神佑公主那样的明显不会让那些权贵朝臣和读书人喜欢吧?”

    秦殊微微点头,淡淡的望着他仿佛在问他意欲何为?珂特吉冷笑道:“既然永嘉帝不肯,那就从那些权贵下手。总有人看神佑公主不顺眼,想要将她送走的。秦公子你说是不是?永嘉帝若是当真能做得了主,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秦殊想了想道:“珂大人言之有理,不过…这些事情只怕要珂大人亲自出马去谈了。在下……”

    珂特吉也不疑有他,傲然道:“为陛下办事是应该的。”秦殊虽然说起来身份尊贵,但毕竟只是个质子,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这次出使天启的侍者,本来就是他是正使,即便尊贵如南宫御月也只是副使而已。真的重要的事情,自然是要他出面的。

    珂特吉对此信心满满,这些天他早就打听清楚,平京城里看神佑公主不顺眼的人多得是!

    目送信心满满的珂特吉离去,南宫御月和秦殊站在院子里半晌却谁都没有说话。好一会儿,南宫御月方才打量了秦殊一眼,道:“秦公子,推的漂亮啊。”

    秦殊垂眸,淡淡道:“在下不明白国师在说什么。”

    南宫御月眯眼道:“你明知道,天启人不可能真的心甘情愿的跟北晋结盟,却不提醒珂特吉。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问题,自然也可以推得干干净净,秦公子,你安的什么心?”秦殊抬眼,不闪不避地对南宫御月对视,淡然一笑道:“若是这么说,国师你…身为北晋国师,明知道如此不也一声不吭,岂不是更加的其心可诛?”

    南宫御月嗤笑了一声,不再理会秦殊负手漫步朝着外面走去。秦殊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方才转身漫步进屋去了。

    之后的几日珂特吉每日里都在京城的权贵间蹦来跳去,当然接触地最多地还是安信郡王府。倒不是他不想接触博宁郡王府,而是博宁郡王一贯低调谨慎根本就不搭理他。这些事情自然也传到了楚凌的耳中,楚凌却没有多加理会,跟永嘉帝打了声招呼就包袱卷卷地跑到神佑军驻地去了。

    萧艨终于启程去开始他的北方之行了,虽然原本需要他去救的拓跋胤已经不在需要他了。但是楚凌和君无欢还是决定让萧艨去一趟,萧艨走了神佑军就没有人管束了,于是楚凌决定自己来顶几天班,顺便让京城里那些想方设法想要打探她消息的人脑子降一降温。

    神佑军的军营在群山之中,虽然比起外面一马平川的平原地方要麻烦许多,但是活动范围也开阔得多,不像许多禁军的营地都有很严格的限制,禁军平时不可以超过划出的范围活动。君无欢大手笔的将附近的几座山都买了下来送给了楚凌,神佑军区区三千人在里面活动起来自然是十分的开阔了。

    “见过公主!”神佑军的几个将领见到楚凌,齐齐拱手见礼。

    楚凌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道:“萧将军这些日子有事不在军中,从今天开始神佑军暂时由本宫亲自掌管。各位有什么意见么?”

    众人沉默无语,不久前公主给的那顿下马威余威犹在,他们虽然身处深山之中消息并不灵通,却也知道神佑公主能将他们这么多人弄到这样的地方来训练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位公主殿下显然是不太简单。更何况前两天黄靖轩和赵季麟回来带了一群小子回来个个来历不凡,其中也有几个嘴巴不严实的人说了不少这位公主殿下的传闻。总之,眼下是没有什么人想要招惹她的。

    楚凌满意地点头道:“很好。”

    从桌上拿起一本册子朝着众人扬了一下,道:“这是萧艨给我的这些日子你们的训练成功。我看了一下,老实说…我不太满意。”

    众人神色微变,最在最前面的陆鼎想要说什么,却被楚凌抬手阻止了。萧艨不在,陆鼎本就是军中品级最高的,原本神佑军应该由他来掌控。但是陆鼎也知道公主现在根本就还没有信任他们倒也并没有什么怨言。但是他们这些日子辛辛苦苦的训练,公主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一句不满意给打了回来,却着实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楚凌淡然道:“陆副将不必觉得不忿,你们若是觉得的话太过分了,就拿出本事来让人心服口服。”

    陆鼎道:“公主要如何才能满意?”

    楚凌淡然一笑道:“我帮你们找了个活儿,办得让我满意了。本宫就收回方才的话。”

    众人都是一怔,有些茫然地看向楚凌,不太明白什么叫给他们找了个活儿?他们是公主府的亲兵,平时除了保护公主和公主府的安危并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需要做。这也是很多人觉得公主的训练大题小做的原因,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楚凌伸出手,站在她身后的白鹭双手将一封信笺奉上。楚凌随手将信笺递给了陆鼎道:“在本宫封地西南,有一窝山贼,你们…不拘是谁,带五百个人去给我将这些人给灭了。伤亡人数小于三十人,就算你们这段时间的训练还算可以了。”

    众人不由望着楚凌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儿,陆鼎方才有些艰难地道:“公主…剿匪这件事……”

    “剿匪这件事,难道不归公主府亲兵管?”楚凌问道。

    陆鼎道:“确实如此,但是…公主说得这个地方,好像不是…公主的封地。”

    楚凌笑眯眯地道:“封地边缘,有什么问题吗?就算有问题,本宫也会处理。你们的任务就是、剿匪!明白了么?”

    陆鼎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拱手道:“是,公主!”

    楚凌点头道:“雪鸢,你跟他们一起去。”

    “是,公主!”雪鸢点头,脆声应道。

    陆鼎微微蹙眉,道:“公主,既然我们是去剿匪,带着这位姑娘只怕是……”

    楚凌笑眯眯的道:“别担心,她不是去给你们添乱的。我让你们带着她,是以防万一,你们被人连锅端了她好回来报个信什么的。”闻言,众人终于有些忍不住了,纷纷面露愠色。却很是淡定,道:“要不,你们跟她打一架?”

    “……”等我们打赢了回来,先打你一顿!

    楚凌将这些将领们吃人一般地目光看在眼里却并没有在意,挥挥手道:“都退下吧。”

    “末将告退!”

    等到众人都退了出去,白鹭方才忍不住道:“公主,您这样激怒他们是不是不太好?”

    楚凌问道:“为何?”

    白鹭微微蹙眉,她也说不出来到底怎么不好。只是觉得,这些将领若是都对公主心生不满,总归是不太好的,“若是他们心生不满……”楚凌笑道:“不用担心,等到这次回来他们就知道自己到底哪儿还不行了。”

    白鹭有些惊讶,“公主觉得他们赢不了?”

    楚凌道:“一群养尊处优的老爷兵,怎么赢得了真正刀口上舔血的人?走着瞧吧。”站起身来,楚凌一边往外面走去,一边问道:“对了,那个上官允儒最近怎么样了?”白鹭笑道:“萧将军提过,刚来的时候还闹腾了几天,饿了几顿挨了几顿揍,最近一直是黄靖轩和赵季麟看着他,老实了不少。”

    “去看看。”楚凌道。

    “是,公主。”

    黄靖轩等一干出门权贵之家的纨绔在军中自成一派,当然是不太受底层士兵欢迎的那一派。再加上刚来的时候一般能力都很低,就被毫不犹豫地划分到了整个神佑军大营最角落,条件最差的一片营房。他们所属的也是战力最差的六营。当然了,在楚凌的眼中他们跟别的几个营都是差不多地。区别大概就是很烂和特别烂而已。

    楚凌和白鹭过去的时候正是休息的时间,一群纨绔正蹲在角落里闲聊。远远地就就听到不少哀嚎声,显然刚到这里的日子并不是纨绔们想象中的那样热血沸腾。黎澹独自一人坐在离他们远一些的地方,整个人看上去也有些狼狈,再也不像是在京城看到了那个端方小公子了。脸上还有不少灰尘和尚未擦干的汗渍。黎澹闭着眼睛靠着一根杆子闭目养神,对旁边的鬼哭狼嚎视而不见。

    黄靖轩得意洋洋地嘲笑道:“我说你们还行不行了?就这么点训练就让你们怂成这样?”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来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即便是现在,黄靖轩也不见得多么出色,不过五十步笑百步也还是可以的。

    “你少说风凉话,他们刚来。”赵季麟小声道。

    黄靖轩抬脚踢了踢趴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微胖少年道:“起来了,小心明天爬不起来。”

    “爬不起来我就不用起来了。”少年哀怨地道。

    “呵呵。”黄靖轩冷笑,“别美了,爬不起来你明天脸饭都吃不上。”那些老人收拾起新人来法子躲着呢,还以为可以偷懒?这些法子他黄少爷早就已经用过了好么?

    “这么累啊。”笑吟吟地女声从不远处传来,黄靖轩一个激灵反射性地站直了身体,“公主!”

    众人一听,也连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有的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就拉着身边的人想要使劲儿。楚凌笑得十分和蔼可亲,笑眯眯地对那怎么也爬不起的少年笑道:“没事儿,躺着吧。”

    “啊?多谢公主。”少年大喜,其他人闻言也不由暗暗后悔,还有几个身子也跟着晃了晃,看起来马上就要倒下去了。

    楚凌对那少年道:“少年啊,年纪轻轻身体这么虚可不好。你先别跟着训练了,去伙房待两个月吧?”

    “啊?”少年张大了眼睛有些呆滞地望着楚凌。伙房?那是什么地方。

    楚凌道:“你这样跟着训练,哪天一口气上不来我不好跟你家人交代。你先去伙房劈劈柴,挑挑水,烧烧火,洗洗碗什么的。等身体强壮一点了再回来训练,如何?”

    “不…不,公主,我、我撑得住!”少年脸色大变,连忙挣扎着往起爬,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噩耗吓到了,竟然还真的让他爬起来了。去劈柴挑水烧火洗碗?杀了他吧!倒不是怕累,主要是要脸啊。

    楚凌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问道:“真的没问题?”

    “没…没问题!”少年坚定地回答道。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看向其他人问道:“你们呢?也没有问题?”

    “没问题!”众人起身道。

    楚凌更满意了,笑容也越发的明艳起来,“既然都没问题,不如咱们出去散个步跑两圈如何?本宫陪你们一起。”

    “……”要不还是去劈柴吧?

    片刻后,楚凌犹如赶鸭子一般赶着一群纨绔跑出了营房开始沿着每天山林间的小路跑步。说是跑,楚凌其实带着白鹭一路上犹如漫步一般的跟着,但即便是如此奔跑中的大家也并没有将两人甩掉。

    除去被扔去凌霄商行训练的冯思北,加上先来的黄靖轩和赵季麟上官允儒,这些人一共二十八个。在山林中慢跑倒也拉出了一个不算短的队伍。楚凌吩咐白鹭在后面看着,自己慢悠悠地往前面走去了。抛在最前面的自然就是黄靖轩和赵季麟以及几个武将之家出来的少年。让楚凌有些意外的是,黎澹竟然也在第一梯队。不过想想,黎澹虽然看着消瘦但是靠科举可也不是一般人能消瘦的,身体太弱的人进了考场只怕也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黎澹就算再弱也肯定比那些整日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儿们好多了。

    “怎么样啊,几位?”楚凌负手慢悠悠地走着,一边问道。

    黄靖轩幽幽地望了楚凌一眼道:“公主,你这也太狠了。”

    楚凌很是无辜,“这是什么话,本宫好心带你们出来玩儿,你们竟然不领情?”

    “玩儿?”黄靖轩怀疑地看着她。

    楚凌点点头,指了指远处道:“那座山看见了,那座山里有好玩的,我打算带你们一起去玩两天。”

    黄靖轩透过层层树梢看向远处楚凌指向的地方,脸色发白,“公主…那地方,只是来回就要两天吧?”

    楚凌点点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

    “没…没问题!”黄靖轩悲愤地道。

    楚凌满意地点头道:“没问题就好,我知道你们都是乖孩子。黎澹,撑得住吗?”

    “撑得住!”黎澹咬牙道,往日里白皙的小脸涨得通红。楚凌满意地点点头,回头对后面已经跟他们拉开一段距离的人笑道:“我说各位公子爷,看看你们身边的姑娘,好意思吗?”

    众人不由得扭头看向走在一边的白鹭,白衣飘飘,衣服秀发纹丝不乱,清丽的脸上没有半点汗意。

    “……”原本有些拖沓的队伍顿时加快了许多。

    白鹭走在一边,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也不说话。只是脚下加快了一些看起来依然不紧不慢地跟着这些人身边。

    纨绔们心中泪流:这姑娘到底是怎么走路的啊,为什么我们跑的还没有她走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