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2、跪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府的花园里今天格外热闹,一大群年轻人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每一张年轻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和昂扬的斗志。其中,黄靖轩和赵季麟被围在最中间显然是最受追捧的存在。两人倒是有些哭笑不得,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没想到他们在平京混迹多年,最受人追捧的时候竟然这么早就到来了,还是因为这种坑爹的原因。这要是真的成了,他们回家去得再挨多少顿毒打?

    “黄兄,你看我怎么样?公主会不会收下我?”

    “我呢,我呢?”

    “还有我!赵兄,咱们练练?一会儿在公主面前你让让我怎么样?回头我将刚得的前朝古董送给你。”

    “……”赵季麟无奈,道:“你以为你这点伎俩,公主看不出来?而且,公主要不要你们还不少说呢,现在想这些都太早了。”

    “啊?那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楚凌远远地就听到往日静谧的花园一角吵吵嚷嚷的声音,走过去果然看到足足有十多个年轻人正围着黄靖轩和赵季麟说着什么。赵季麟眼尖,一眼看到楚凌过来立刻道:“公主来了!”

    众人纷纷转身,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见过公主!”

    楚凌摆摆手示意众人起身,看了一眼黎澹三人问道:“你们怎么来了?还有这么多人怎么回事?”

    黄靖轩道:“公主,就是昨天那事儿啊。”

    楚凌道:“昨天?不是让你们带他们去吗?”这几个年轻人要去神佑军的事情,她不是已经答应了么?

    黄靖轩干笑了两声,指了指身边的人道:“这个…好像比昨天多了几个。”

    确实是多了…几个!

    楚凌一眼扫过去,各个都眼熟。眼熟,代表他们身份不凡即便是不知道名字也是可以在公主面前露脸的人家。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十分眼熟的。楚凌指着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道:“你是…冯将军家的长公子吧?”

    少年拱手道:“冯思北见过公主!”不愧是出身将门的,看起来就跟这些吃喝玩乐无所不精的纨绔们不太一样。冯思北站的笔直,身形挺拔修长,虽然算不得强壮却也事十分精干的模样。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体格气度,显然也是从小习武的。

    楚凌好奇地道:“我听冯将军夸过你,你怎么也跟着他们来了?”

    冯思北还是个有些单纯的少年,当即朗声道:“公主武艺高强,思北佩服!”

    楚凌挑眉道:“你父亲武功比我更高,我现在可打不过他。”冯思北摇了摇头道:“公主敢打貊族人!我也想要打貊族人!”

    “你觉得你父亲不敢?”楚凌笑看着他道。冯思北有些迟疑地思索了一下,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明显有些刁难的问题。他父亲当然不是不敢打貊族人,而是他父亲是做臣子的,陛下没说能打,他父亲就不能打。所以这些天貊族人在平静城里作乱,身为禁军首领的父亲不也只能干看这么。因此,相比之下几次折了貊族人面子的神佑公主便成了少年心中的崇拜的对象。

    “你这么想,你父亲可要难过了。”楚凌笑眯眯地道。

    “我…”冯思北有些脸红,道:“公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楚凌摆摆手道:“无妨,开个玩笑而已。白鹭。”

    “公主。”跟在楚凌身后的白鹭上前一步恭敬地道。楚凌指了指冯思北道:“跟冯公子切磋看看他的武功如何。”

    “是,公主。”白鹭看向冯思北,笑道:“冯公子,请。”

    冯思北有些腼腆地看了看楚凌又看了白鹭一眼方才道:“白姑娘请。”公主竟然叫个小姑娘跟他切磋,是觉得他实力太弱了么?

    白鹭不有一笑,觉得这个将门公子着实有趣。倒也没有纠正他自己不姓白这个事儿,抬手结果不远处一个侍卫抛过来的剑就朝着冯思北刺了过去。冯思北见她来势汹汹当下也不敢轻忽,抽出腰间的刀迎了上去。

    两人打了起来楚凌就没有再管了,而是转身看向黎澹问道:“你真的决定了吗?”

    黎澹点头道:“是,公主。”

    楚凌道:“好吧,既然你自己想明白了,凌霄商行那边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吧。靖轩,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黄靖轩摸了摸脑门道:“明天就该回了。”

    楚凌道:“那就明天跟他们一起去吧,记得回去跟你母亲说一声。”

    “是,多谢公主。”黎澹的声音有些低哑,自己如此任性公主却一点也没有计较曾经的事情,还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公主,我们呢?”旁边十几双眼睛眼巴巴地望着楚凌,楚凌看着他们叹了口气。

    众人心中顿时一抖,忍不住瞄了一眼已经打到了湖边去了的两个人。公主不会要他们也跟那位白姑娘切磋吧?他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一定打得过啊。这年头…怎么姑娘都变得这么厉害了啊。

    看着众人小心翼翼地神色楚凌有些失笑,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罢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都一起去吧。”

    众人大喜,忍不住齐声欢呼。

    “公主威武!”

    “多谢公主!”

    楚凌看着他们冷笑了一声道:“把你们自己家里弄清楚了,你们家里若是找我麻烦,我就弄死你们!”

    “……”众人忍不住抖了抖,公主美则美矣,还是很可怕啊。

    冯思北最后还是败在了白鹭手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冯思北有些郁闷。自己苦练多年,父亲也夸过他资质不错。怎么就败给了一个看着仿佛比他还小一点的姑娘手里呢?闷闷地走到楚凌跟前,冯思北低头道:“公主,我输了。”

    楚凌没有看他,而是侧首看向白鹭i,“怎么样?”

    白鹭道:“不错,不过经验太差了一些。若是多跟人切磋,应当很快就会进步。”其实冯思北并不比她弱多少,但是对敌的经验真的是太少了。冯思北这辈子大概也只跟他父亲或者禁军的人交过手。冯铮跟他实力相差太远,肯定也不会真打,至于禁军的人,谁敢真的伤了指挥使的嫡长子?因此真的动起手来,输给白鹭这样沧云城专门培养出来保护未来夫人的精英着实是再正常不过了。

    楚凌点点头问道:“你真的要跟着我?”

    冯思北眼睛一亮,“求公主收容!”

    楚凌点了下头,对白鹭吩咐道:“先带他去凌霄商行待一个月,告诉那边的人,每天安排十个跟他实力相当的人跟他切磋。一个月后,我希望能看到成绩。”

    “是,公主。”白鹭同情地看了冯思北一眼,冯思北也有些惊讶地看着楚凌。楚凌对他一笑道:“没有经验总比没有本事强,没关系,我很快就能给你补上。”冯思北想了想,还是点头道:“是,多谢公主教导。”

    “公…公主,我们是不是也要……”一天打十个人,还是实力相当的对手。想想都可怕。

    楚凌斜了问话的人一眼,凉凉道:“不,你们跟他不一样。他是没有经验的人,你们是没本事的人。”

    “……”公主说话太不客气了。

    君无欢过来的时候楚凌刚刚送走了那一群纨绔正坐在树下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楚凌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他,笑道:“我还以为你今天很忙呢。”君无欢道:“确实挺忙的,这不是……”取出几分帖子递到她跟前道:“阿凌让人送过来了,我怎么能不看?”

    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真不耐烦跟这些人纠缠。”

    君无欢道:“确实挺麻烦的,不过昨天你锋芒毕露之后,这些事情更是不可避免的了。这些帖子我看了,大多数都是来打探消息的没什么意思,你随意赴敷衍他们一下就好。这个兵部侍郎,还有承天府尹,可以试着交往一下。“

    楚凌点头,“这个我知道,承天府尹上次也算打过一点交道,不过他是父皇的人只怕也不能深交。兵部侍郎……”

    “兵部尚书身体不好这两年差不多该致仕了,但是左右侍郎到底谁能上去却不好说。”君无欢道。楚凌想了想,道:“兵部侍郎这个位置…有些鸡肋吧。”君无欢点头道:“确实,但毕竟也还是个正二品。”如今兵马的调度权力在枢密院,实际控制权在三衙,兵部的权力着实是被排挤的毫无存在感了,“不过,权力这种东西,可大可小关键还是看上面的人怎么想。虽然要陛下跟枢密院对着干不现实,但是如今除了兵部别处也插不进手了。”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君无欢在楚凌身边坐下,含笑道:“我方才刚从襄国公府出来,襄国公说陛下已经同意了将婚事提前的事情。正在让钦天监重新选日子。”

    楚凌点头笑道:“父皇这次答应的倒是干脆。”

    君无欢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我倒是希望越快越好呢。”

    楚凌道:“再快钦天监也不会随便选日子的,倒是…你,真的这么着急?”君无欢在她耳边轻叹道:“怎么能不着急?”

    楚凌含笑道:“聘礼你准备好了么?回头父皇若是刁难你……”

    君无欢道:“自然会准备妥当的,阿凌尽管放心。”修长的大手将她纤细的素手握在掌中,掌心淡淡的温热传到她的手背。楚凌脸上也不由微红,“成婚的话…你可还有什么人要请?”

    他们如今身在平京,明面上君无欢关系好的人也就只有玉家六公子和一些到了平京之后才结交的朋友了。若是婚礼上连长离公子自己家的人都没有,未免有些不太好看。君无欢思索着道:“我已经派人给师叔和云行月传信了,凌霄商行的一些管事也会来,到时候我介绍给你。”

    楚凌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呃,你师父呢?”君无欢父母双亡,家中亲眷也几乎没有了。如今算起来,倒是只有那个不靠谱的师父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君无欢脸色微沉,道:“那个老家伙,只怕就算是我请他他也未必敢来。”

    楚凌望着君无欢一时无话,关于君无欢和他那位师父之间的恩怨楚凌也听说过不少,实在是不太好评价。若说那老头不好吧,君无欢能在这个年纪就有一身盖世武功,也确实是拜他所赐。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君无欢也撑不起整个沧云城。但若说他对君无欢有恩吧,君无欢如今这满身的伤病也跟他脱不了关系。再加上一些其他七七八八的骚操作,楚凌觉得那老头这么多年没有被人打死,应该的的确确是个很厉害的高人。

    见君无欢脸色不好,楚凌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轻声笑道:“既然不想通知他,那就算了吧。”身为皇帝陛下唯一的女婿,想必也没有几个人敢看轻长离公子。更不用说,长离公子自己的本事就已经足够让人不敢小觑了。

    君无欢低头下巴靠在她头顶,轻声道:“阿凌如今的身份,嫁给我却是有些委屈了。”

    不等楚凌说话,就听君无欢继续道:“所以,我一定会给阿凌一个让全天下女子都羡慕不已的婚礼。”

    楚凌想说不必太过铺张一切从简即可,不过想想永嘉帝,再想想朝堂上那些官员以及凌霄商行和沧云城盼着君无欢成婚的人们,觉得这话说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只好作罢了。君无欢把玩着楚凌的发丝,轻声道:“阿凌,成婚以后我便不再是一个人了。”

    “嗯,我也是。”楚凌点头道,本质上他们其实都是孤单的人。成婚以后,他们便会真正的成为对方最重要的存在。无论是因为爱情还是亲情都是。

    “真好。”君无欢叹息道着。没有感受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孤单是什么样的感觉,那种仿佛天地苍茫,偌大的世间芸芸众生却只有你一个人禹禹独行的感觉。君无欢的能力太强,眼界太远,再加上小时候的遭遇让他天生就跟人有一种距离感。即便是好友如桓毓,邵归远,云行月以及沧云城那些部下其实都很难真正了解他接触到他的内心深处。君无欢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某一天伤病无力支撑死去。直到他遇到了阿凌,在以后的无数岁月里,君无欢都不止一次的庆幸过当初他亲自去了一趟信州,所以才能遇到阿凌。

    而楚凌又是另外的一种孤单,她性格爽朗,善于与人交好也很有人缘。但是她有着自己不能说的秘密,与所有人都有着天然的隔阂。虽然她也没有告诉过君无欢什么,但是君无欢从来不问也不在意。不是那种被她蒙在鼓里不知道所以不问,而是他真的知道她有很多事情秘密,但是他却真的不在意。

    “是啊,真好。”楚凌轻声笑道。也许有一天,她会将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诉她他的。

    两个同样孤单的人,命运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就仿佛是两个半圆终于合在了一起,从此便是圆满再也无从分离。

    昨天的比武以北晋的失败而告终,这让珂特吉十分的没有面子。回去之后发了好大的一通怒火,可惜这无论是对南宫御月还是秦殊来说都没有任何用处。这两人谁都不买他的帐,珂特吉就更加恼怒,只好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到身边的属下身上。

    南宫御月带着人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珂特吉怒斥属下的声音。不仅是斥责怒骂,还伴随着一阵挥鞭子的声音。南宫御月站在不远处,抱着胳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正在鞭打属下的人,道:“同样都是挥鞭子,本座怎么就觉得这个家伙这么碍眼呢?连鞭子都挥不好,真是废物。”

    跟在身后的傅冷恭敬地道:“珂特吉哪里有资格跟神佑公主相提并论。”

    “这倒是没错,他哪里配跟笙笙相提并论。”南宫御月笑道。

    珂特吉自然也看到了南宫御月,却没有理会。反倒是抽打人的力道越发的重了一些,口中更是不干不净的指桑骂槐,话里话外都在映射南宫御月吃里扒外,帮着天启人看他们出丑。傅冷脸色一沉就要上前,却被南宫御月抬手拦住了。南宫御月漫步上前,珂特吉斜了他一眼有些阴阳怪气地道:“这不是国师么?您还是让让吧,若是我这鞭子不小心伤到了您,可不好意思了。”

    南宫御月轻笑了一声道:“珂特吉,是不是本座……对你表现的太过心慈手软了?才让你以为你可以当着本座的面含沙射影的嘲讽本座?”

    珂特吉脸色微变,口中却道:“我不知道国师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嘲讽国师了?国师若是想要刁难下官,尽管直言便是,何必找这些理由?”南宫御月笑道:“说的是,本座若是想要罚你何必找理由?既然如此,你就跪着吧。”

    “什么?”珂特吉一愣,他说这话只是为了挤兑南宫御月,可没有打算真的被南宫御月责罚。

    南宫御月淡淡道:“本座让你跪下!”

    “我是陛下任命的使者!凭什么要跪你!”珂特吉怒道,“就算你是国师,也不能羞辱于我!你并非王族,我也同为贵族,凭什么跪你?!”

    南宫御月微微勾唇,“教教他怎么下跪。”

    身后傅冷沉默地上前,对着珂特吉的膝弯就是一脚,“公子要你跪,你就跪。”

    “你敢!”珂特吉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只是傅冷一只手压着他的肩膀,即便是他憋红了脸也没能站起身来半分。

    “南宫御月,你敢!”珂特吉大怒,“我一定会将此事禀告陛下的!”

    “呵。”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本座看,你的舌头也不太对劲。”

    “你……”珂特吉涨红了脸却不敢再说话,因为他知道南宫御月是真的敢割掉他的舌头的。

    “你们在做什么?”秦殊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南宫御月侧首看到秦殊漫步走了进来。看到珂特吉跪在地上脸上的神色也依然是淡淡的道:“国师,你看是不是让珂大人先起来,陛下吩咐的事情还没有办完。”

    南宫御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秦殊,“看来秦公子这一趟出去是已经有进展了?”

    秦殊点头,“是。”

    南宫御月道:“行,本座就给秦公子一个面子。放了他吧。”

    “是,公子。”傅冷沉声道,当即放手站回了南宫御月身边。



    ------题外话------

    抱歉刚刚改了一下文文,晚了二十分钟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