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1、野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夜,平京城里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没能睡着觉。但是楚凌却是睡的极好。只是一大早还没才刚起身还没来得及用早膳,金雪就进来禀告说上官大人来了。楚凌有些意外,“今天不用上早朝么?”她起床的时间已经够早了,上官成义这么早就上门?这个时间对那些讲究的读书人来说已经称得上是失礼了。

    金雪摇摇头道:“今天没有早朝。”

    楚凌点点头道:“请上官丞相稍坐喝茶。”好吧,人家堂堂丞相一大早亲自过来,她总不能让人家等着。

    换了衣服,洗漱一番之后楚凌也顾不得用早膳就直接去了书房,上官成义已经坐在书房里喝了好一会儿茶了。看到楚凌进来,立刻站起身来,“见过公主,老臣冒昧来访,打扰了。“楚凌更加诧异了,这还是第一次上官成义对她这么恭敬呢。难不成…上官成义是怕她会揍他不成?楚凌在心中暗暗腹诽着,口中却道:“上官大人不必多礼,请坐便是。”

    宾主各自落座,上官成义看向楚凌的目光依然有些复杂。半晌方才道:“昨天的事情…不知公主怎么看?”

    楚凌微微偏头,笑道:“什么如何看?上官大人是在说什么?”

    上官成义摇摇头道:“昨天公主会上台,也不仅仅是为了替冯大人救场吧?”如果昨天没有公主出手,冯铮最后可能确实会有麻烦,但是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天启人打不过貊族人已经是很多人心中默认的事实了,陛下就算生气最多也只是骂几句罢了,冯铮依然还是御前司都指挥使。

    楚凌有些懒洋洋地靠着扶手笑道:“上官大人果然英明,好吧,我是想让平京的这些权贵们看看,本公主……脾气不好,而且、真的会杀人。”

    上官成义面色一僵,抬头仔细打量着楚凌。却见眼前的少女笑吟吟的容颜上没有丝毫的戾气,然而方才那句会杀人却又让人听得心里发寒。不得不承认,这位公主殿下确实是个很难让人看透的人。更可怕的却是,她还这么年轻。上官成义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苍老了,事实上面对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这些人的时候他经常会有这种感觉。

    楚凌笑看着上官成义微变的脸色,坐直了身体道:“丞相,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放心,我不会随便动手的。”

    上官成义一怔,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公主,老臣并不是来跟你开玩笑的。”

    楚凌更加无奈,摊手道:“我也是很认真的。”

    “罢了。”上官成义叹了口气,看着楚凌道:“如今朝堂上的倾向公主想必也是知道了,朱大人是同意与貊族结盟的。毕竟,与貊族结盟的好处是败在明面上显而易见的。”楚凌道:“但若是让北晋缓过劲儿铲除了沧云城,对天启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啊。况且,恕我无礼,以天启如今对北方的掌控力和天启禁军的战力,就算北晋将沧云城拱手相让,又有何意义?还不是貊族人想要随手就可以夺回来?”

    上官成义神色复杂地看着楚凌道:“公主竟然对军中之事也精通么?”

    楚凌笑道:“精通算不上,略懂而已。毕竟…本宫怎么说也是拓跋兴业的弟子吧?”虽然拓跋兴业并没有教她什么兵法,不过楚凌自己感兴趣看了不少书,平时跟着拓跋兴业耳闻目睹也听过不少。更不用说,她自己本身就算得上是家学渊源了。

    上官成义垂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楚凌也不着急,拈了一块旁边盘子里的点心填肚子。这一大早的,她还没吃早饭呢。

    过了好一会儿,上官成义终于抬起头来,问道:“公主,对皇嗣有何看法?”

    “皇嗣?”楚凌咬着点心,眨了眨眼睛道:“谁?”

    “没有谁。”上官成义盯着楚凌的眼睛道:“陛下膝下除了公主以外再也没有别的血脉,所以将来必然要从宗室中过继子嗣。这个人选,公主可有什么看法?”楚凌这才恍然大悟,微微凝眉思索了片刻道:“上官大人觉得,现在问我这个合适么?”

    上官成义道:“再合适不过了。”

    楚凌与他对视了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上官大人一定要问,我也不妨说说。如今宗室凋零,父皇就算要过继子嗣可选的范围也并不多。我这些日子回来也了解过一些宗室子弟,恕我直言…合适的几乎没有。”

    上官成义凝眉,“公主所说的合适,又是指的什么?”

    楚凌笑道:“上官大人觉得呢?”

    上官成义沉默了片刻道:“老臣想问一问公主,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楚凌有些好笑,她跟上官成义聊天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上官成义这样聪明的人会看不出来她想要做什么吗?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

    楚凌坐直了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首方的老者,道:“如果丞相一定要知道的话,我想要做个理直气壮的公主。我不喜欢某一天必须要以公主之尊在貊族人跟前卑躬屈膝,甚至到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地步。我还答应了要带拂衣姐姐回家,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她的家就在上京,她这辈子都没有来过平京,平京不是她的家,现在上京也不是。”

    上官成义有些错愕的望着眼前的少女说不出话来。他隐约明白神佑公主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大的野心,更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这样的话…何止是离经叛道?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但是……

    上官成义心中忍不住抖了抖,他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楚这种感觉到底是愤怒,恐惧,还是激动。

    楚凌说完了这话,脸上的神色却十分淡然。看着上官成义的目光也是一派平淡从容,仿佛丝毫不担心他的反应一般。良久,方才听到上官成义问道:“陛下…知道公主想要做什么吗?”

    楚凌微笑道:“大人您觉得呢?”

    “陛下不会同意的!”上官成义道。

    楚凌道:“事实上,父皇他同意了。”

    上官成义道:“陛下、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公主你欺瞒了陛下!”收复北地,这是多么重大的可怕的一件事?满朝文武谁不想但是谁又真的敢想?他不敢,朱大人不敢,冯铮不敢,陛下就更不敢了。如果陛下真的知道的话,只能说陛下根本不认为神佑公主能做到甚至不认为公主是认真的。如今的纵容不过是一个父亲在纵容一个丢失多年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而已。

    在前期这并没有什么不好,陛下会无限支持神佑公主,无论她做出再离经叛道的事情都无所谓。但如果有一天,神佑公主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威胁陛下如今的安稳的时候,陛下还会支持么?这却又是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极大的风险。

    “公主,你我都知道陛下的性子。即便是他现在支持您,将来也未必。”上官成义沉声道。永嘉帝心性软弱,他疼爱公主是真的,但若说能成为公主的坚强后盾上官成义是不相信地。非他不愿,而是不能。

    楚凌笑道:“所以,我才需要上官大人帮忙啊。”

    上官成义沉默。

    楚凌叹了口气道:“上次大人明明都同意了,如今又开始迟疑未免有些无趣。”

    上官成义心中暗道,上次他也不知道神佑公主会玩得这么大。这算是上了贼船么?

    楚凌端起桌边的茶喝了一口,道:“罢了,此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上官大人不觉得现在想这些太早了一些么?”

    上官成义默然,确实是早了一些。他昨天回去之后一夜没睡,确实是被自己的猜测吓着了。否则他也不会一大早就跑到神佑公主府来,现在想想倒确实是有些太不淡定了。

    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罢了,公主天资过人,文武双全,行事想必也胸有丘壑用不着老臣啰嗦。只有一点,还望公主三思。”

    楚凌点头道:“上官大人请指教。”

    上官成义道:“欲速则不达,两国之争并非一朝一夕可成。公主若是操之过急,难保不会功败垂成。”

    楚凌笑道:“多谢大人指教,本宫心里有数。”

    “朱大人那里,我会尽力周旋。”上官成义承诺道。

    如果不理会上官成义和卓氏的那些事情,单从一个官员的角度来谈话的话,不得不说上官成义着实是一个很不错的谈话对象。他从一个清贫的读书人一路做到丞相的位置,见过的,经历过的事情都远非常人能想象。因此很多时候他的话对楚凌来说也能有很深的启发。

    难得双方都暂时放弃了对对方的成见,聊起天来自然也顺畅了许多。等到雪鸢来传话的时候,两人已经在书房坐了一个多时辰了。

    “公主,卓夫人来了。”雪鸢端着新鲜地茶点进来,一边有些不满的看了上官成义一眼。这位老大人一大早就来,公主这会儿还没吃上早饭呢。上官成义被她的话吸引倒是没看见她的眼神,立刻抬头扭头看向门口。

    自从卓氏搬出了上官家,上官成义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最初还时常让儿媳妇去看看,但是卓氏一直都将人拒之门外,再加上家里老太太闹腾的厉害,上官成义渐渐的也没有那个心思了。反正这些日子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丞相夫人离家出走还要跟他和离的事情,就算是真的和离了也就这样了。

    丢脸这种事情,有的时候丢着丢着大约也就习惯了。

    算算日子,上官成义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卓氏了。

    楚凌看了一眼旁边的上官成义,道:“请卓夫人进来吧。”

    雪鸢应声去了,片刻后卓氏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坐在里面的上官成义,卓氏并不惊慌。她早就知道上官成义在书房里了,自然也做好了再次见到他的准备。经过了这些时间的独处,卓氏反倒是看开了许多。独自一人生活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至少她现在的日子比从前要好的多。没有丈夫,没有儿女又如何?只要一想到以后几十年还要过着从前那样的日子,那还不如没有。

    这些日子,她一边调理自己的身体和心情,时不时的来公主府教导金雪,白鹭等人一些事情。虽然没怎么见到公主,倒是跟白鹭等人的交情不错了。

    看到卓氏的模样,上官成义也有些意外。在他影像中的夫人似乎一直都是默默无闻苍白消瘦的模样,作为丞相夫人未免显得有些怯弱上不得台面。但是眼前的卓氏只是模样就不复记忆中的消瘦,以往总是覆着厚厚脂粉苍白的脸色也显得红润了许多,看起来倒是比从前年轻了好几岁。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上官成义一眼,便上前拜见楚凌,“见过公主。”

    楚凌笑道:“夫人不必多礼,今日特意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往日卓氏来公主府也只是见金雪她们并不会特意到她跟前来。

    卓氏微微点头,道:“回公主,我已经决定好了。”

    “哦?”楚凌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卓氏轻声笑道:“我虽不才,侥幸还有一些打理庶务的本事。公主愿意相信我,是我的荣幸。我想离开平京,以后为公主办事,还望公主不弃。”

    楚凌道:“外面不及平京安稳,就算有危险你也不怕么?其实夫人手里握着的财产也足够你安安稳稳的在平静生活下去了。公主府既然说了会护着夫人,就绝不会失言。”卓氏笑容明朗,“既然已经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为何不再多做两件?”

    上官成义望着对面的卓氏神色有些恍惚,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刚刚嫁给他的卓家嫡女。出身名门的女子总是有几分傲气的,不过这一点在卓氏身上消失的很快,后来他也渐渐地忘记了。

    楚凌定定地打量着卓氏,卓氏不闪不避地回望。

    “好。”楚凌终于开口道,卓氏脸上的笑意更深,仿佛猜到了她会答应一般,“多谢公主。”

    “公主……”旁边的上官成义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卓氏仿佛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沉声道:“上官大人,不知今日可否有空与我去衙门将和离书签了?”上官成义脸色微沉,道:“你当真要如此?”

    卓氏叹了口气道:“我的存在,与上官家无足轻重,你又何必为难?早早地签下和离书,也不影响大人早日迎新妇进门才是。”

    “你胡说什么!”上官成义有些气红了脸,“我都这一把年纪了,还……”

    卓氏也不在意,摆摆手道:“不必多说,就这样吧。”

    “我若是不同意呢!”上官成义沉声道。

    卓氏抬眼对他一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还是跟以前一般好欺负?你若不同意,我跟你回去就是了。但是…你若再想要我当着孝顺儿媳妇只怕不成了。那老太婆这些年用在我身上的手段我都学会了呢,自然是要一一还回去的。”

    上官成义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道:“你一定要这样…母亲她就算不对,她都那么大年纪了。你就不能看在……”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卓氏冷冷道:“她生你养你对你有恩那是你的事情,我这辈子没有用过她一个铜板,吃过她一粒米,受过她半点恩。相反的,我跟她有仇。”

    “她是我母亲!”上官成义道。

    卓氏嗤笑一声,“我连你也不要了,和离不是正好么?”

    “……”

    楚凌坐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心中不由暗赞这些日子肖嫣儿和白鹭她们倒是没白费力气。卓夫人如今看起来可是比先前让人觉得顺眼多了,瞧瞧这话说得,多么的大快人心啊。

    大约是她的笑意太过明显了,原本对峙中的两人齐齐扭头向她看了过来。楚凌连忙收起笑容,做出一脸肃然公正的模样。轻咳了一声道:“上官大人,毕竟是几十年夫妻,卓夫人也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如今已经弄到这个地步了,何不好聚好散算了?”

    上官成义很想抓起桌边的茶杯朝着楚凌砸过去,不过到底他的理智还在,只是声音有些冷硬地道:“公主倒是喜欢插手老臣的家事。”如果可以,上官成义实在是很想跟楚凌对着干到底!可惜不行,以前不行,经过了昨天和今天就更不行了。

    楚凌叹气,安慰道:“其实…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就算真和离了也没什么。反倒是卓夫人如今这样,你真的放心让她回上官家?”

    上官成义盯着卓氏道:“孩子你也不管了么?”

    卓氏垂眸,淡淡道:“他们是当朝丞相之子,都已经成家了有什么需要我操心的?至于他们自己,愿意认我这个母亲就认,不愿意我当没生过便是了。”

    “好!好!”上官成义气结,“你可不要后悔!”

    卓氏道:“有什么可后悔的,我只后悔没有早些想明白,白白受了这么多年的磋磨。”

    上官成义冷哼一声道:“好!你不是要和离么?现在就去!”

    “丞相请。”卓氏声音依然平静地道。

    上官成义站起身来,抢先一步拂袖走了出去。

    卓氏对这楚凌微微一福道:“公主,我先去了。”

    楚凌问道:“夫人想好了么?当真不后悔?”

    卓氏笑道:“这些日子是我二三十年里过的最轻松自在的日子了,有了这些日子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知足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去吧。”

    “是,公主。”

    目送卓氏出门,楚凌方才轻叹了口气。每次跟上官成义商量完事情就要得罪他一次,再来两次上官成义真的会恨不得想办法弄死她吧?有些无奈地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楚凌才漫步往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金雪,楚凌挑眉道:“送卓夫人出门了?”

    金雪笑道:“雪鸢自告奋勇地陪卓夫人一起去了,说是怕上官家欺负卓夫人。”毕竟卓夫人也算她们的半个老师,金雪和白鹭都觉得应该有个人陪着卓夫人一起去的。楚凌点点头,“也好,还有什么事吗?”

    金雪道:“黎公子来了,还带了不少人。似乎都是出身不凡的名门子弟,说是想要求见公主。”

    楚凌有些头痛的抚额,道:“我饿了,让他们等一会儿。”

    金雪笑道:“这是自然,白鹭带他们去前面的花园离了,公主可以先吃点东西再去。”

    楚凌叹气道:“我总有不好的预感,今天大概会很忙。要不,你吩咐下去今天闭门谢客吧?”

    话音刚落,外院的管事就捧着几封帖子过来了,“启禀公主,礼部尚书、兵部右侍郎、国子监少监、还有步军司都指挥使宋大人、承天府尹……都送来了拜帖,想要上门求见公主。”楚凌听着那一长串的名字头晕,问道:“他们有什么事么?”

    “属下不知。”送帖子来的人也不可能知道有什么事啊,他就更不知道了。

    楚凌想了想,道:“送去给长离公子看看再说…哦,宋邑的帖子留下,他好像伤的不轻,能上门拜访了吗?”

    管事连忙抽出一张帖子看了看,道:“宋大人求见的时间定在三日后。”

    楚凌道:“派人拿一些肖姑娘配置的伤药送去宋家,就说让宋大人安心养伤,等他好了本宫想与他切磋一番。其他的送去给长离公子看看再说,去办吧。”

    “是,公主。”管事领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