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9、可敢一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走了。”楚凌坐在永嘉帝身边,位置比较高一些,自然一眼就看到了下面的动静。南宫御月这爱凑热闹的性子,竟然这么早就走了?君无欢听了倒也不觉得奇怪,道:“他知道要输了,怎么肯留下来陪着珂特吉一起丢脸。”楚凌有些惊讶,“他这么容易就放弃?”这才第三场,难道不应该再拯救一下嘛?

    君无欢笑道:“阿凌可以称赞他一声自知之明。”

    南宫御月是什么人,事不关己的事情他只要看清楚了输赢根本就不会别人的死活,立马就能抽身走人。他可不会觉得貊族人输给了天启人自己面子上就会过不去。那些都是拓跋梁的人,跟他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傅冷输了他也不会在意。毕竟,傅冷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护卫而已,无论后面天启拍谁出场,傅冷无论输赢都不丢脸。当然如果傅冷真的输给了一个同样籍籍无名的人的话,南宫御月只怕会直接一巴掌拍死他。

    这一场果然不出君无欢所料,天启人赢得并不困难。校场周围又是一片欢呼,方才公主上台一阵鞭子将暗算宋邑的人给打断了一只手臂,这会儿他们又赢了一场比武,即便是成绩依然是一胜两负,却也让很多天启人都提起了几分信心。

    第四轮由天启先选人,这一次冯铮没有犹豫,直接飞身上台了。毕竟下一场是要让给公主殿下的。

    台下的珂特吉脸色微沉,据他所知这个冯铮是目前天启已知的除了君无欢以外实力最强的人。如果是在上京的话他当然不用在意,即便是珂特吉本身实力平平却也知道冯铮绝对不是拓跋兴业的对手。但是现在……拓跋兴业不在,南宫御月重伤,他身边虽然还有一张底牌,但是对上冯铮只怕也有些悬。而且……还要防着天启人最后一句不知道会派出什么样的高手。

    “秦公子?”珂特吉低声道。

    秦殊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问道:“他能稳赢冯铮么?”

    珂特吉侧首看向坐在自己身后的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身形挺拔修长,相貌虽然并不十分英俊却气势不凡。那人看了看台上已经负手等着他们的冯铮道:“胜算不到三成。”珂特吉很想发火,但是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冯铮毕竟是天启的禁军首领,御前司都指挥使。几乎算得上是天启武将第一人了,这样的人若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稳赢,他身后这位现在早就飞黄腾达出将入相了又怎么会跟着他来天启?

    秦殊道:“看来国师说的不错,胜算确实不大。请国师的侍卫上吧。”

    珂特吉皱眉道:“秦公子认为第五场我们也会输?”

    “第五场十之八九神佑公主会亲自出手。”珂特吉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和永嘉帝谈笑的楚凌道:“神佑公主能比冯铮更厉害?”

    “不知道,试试看就知道了。”秦殊道。

    他们在下面商量,擂台上的冯铮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北晋各位使者,商量好了么?”

    珂特吉吸了一口气看向傅冷道:“傅公子,该你了。”

    傅冷点点头,面不改色的一跃而上,对着冯铮拱手道:“冯将军,请指教。”

    冯铮沉着脸点了下头,他的心情不太好,跟北晋人打了才四场,就已经有两个天启人出战了。即便是君无欢说傅冷是为了报恩才跟着南宫御月的,傅冷的武功也是南宫御月教的,冯铮看着那张与天启人无异的脸依然觉得十分憋屈。

    “请!”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当下各自抽出兵器便缠斗在了一起。恰好两人都是用剑的,这一场的比试看起来倒是比先前的几场好看多了。好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先前那几场除了楚凌拿着鞭子仇人的时候,其他的大都看起来都不那么赏心悦目并不符合中原人的审美。

    这两人学的都是正统的剑法,而且都是名家所授。冯铮的剑法大气磅礴,是适合战场杀伐的路子。傅冷的剑法确实快准狠,走的诡谲凌厉的路子,一时间竟然也有些旗鼓相当的架势。特别是傅冷一身白衣飘飘,看着也还十分年轻,倒是让不少女眷也看得目不转睛。

    虽然南宫御月本人是用什么都顺手的,但是他跟君无欢同出一门剑法自然也不弱。由他传授的傅冷的剑法也是自成一家,如果不做南宫御月的随身护卫的话,只怕也不难飞黄腾达。

    珂特吉盯着台上缠斗的两人,目光更多的还是落在了傅冷的身上,若有所思地道:“这个小子看着不起眼,竟然如此厉害?”

    秦殊淡淡道:“他是南宫国师身边的亲卫,自然不会太弱。”

    珂特吉沉默,难怪整个貊族都没有多少人敢惹南宫御月。不仅仅是他身后的焉陀家和他的实力性格,白塔那些人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跟拓跋梁隐藏在暗处地冥狱不一样,南宫御月的白塔从头到尾就那么冠冕堂皇的摆在明面上。白塔里无论男女一律都身着白衣,而且都是习武之人。这些人中从来没有过出类拔萃的人物,自然也就引不起别人的注意。在许多人眼里,仿佛这些男男女女就是专门服侍南宫御月的存在一般。然而只有真正跟南宫御月正面较量过的人才知道。但凡招惹过这些人的,几乎没有一个能全身而退地。

    但即便是如此,傅冷的实力也依然出乎珂特吉的预料。

    秦殊眼神悠远,同样也有些感慨,道:“国师麾下果然也是高手如云,先前陛下只怕是低估他了。”南宫御月敢放下上京的局势千里迢迢跑到天启来抽热闹,只怕也不是兴之所至任意妄为了。有焉陀邑和太后在,又有白塔的战力和焉陀家的兵力,新皇陛下还真的没法拿南宫御月怎么样。

    傅冷虽然厉害,但是到底还年轻,最后依然还是冯铮略胜一筹。

    两人可算是整场比武结束的最为体面的一对了,傅冷低头看了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锋微微后退了一步,道:“多谢冯将军手下留情。”

    冯铮看了看他想说什么,最后却也只吐出了两个字,“承让。”

    傅冷收起了剑,飞身下台就往校场外面走去。不紧不慢,似乎比武失败的结局对他半点影响都没有。也不管身后珂特吉难看地脸色。

    两胜两败,关键就看最后一局了。

    珂特吉身后的黑衣男子飞身上台,却不去看负责这场比武的冯铮,目光直刺坐在永嘉帝身边的楚凌。

    “神佑公主,可敢一战?!”那人沉声道,低沉的声音却几乎传遍了整个校场。

    众人皆是一惊,方才神佑公主鞭打那枯瘦男子的情形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这人还敢挑战神佑公主可见是信心十足的。

    楚凌端坐在永嘉帝身边,淡淡道:“本宫不与无名之辈交手,报上名来吧。”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道:“冥狱,天子三号夜狂。”

    楚凌挑了挑眉,浅笑道:“冥狱啊,我之前好像杀过几个冥狱的。”

    黑衣男子道:“我弟弟就死在公主的流月刀下。”

    楚凌很是歉意,“抱歉,本宫不记得什么时候杀了你弟弟的。你们冥狱的人难得用真容见人,就算我杀了也不知道是你弟弟啊。他若早告诉我有个在冥狱里排名这么靠前的哥哥,我就……”

    “如何?”叫夜狂的黑衣男子问道。

    楚凌微微勾唇,“连你一起杀,永绝后患啊。”

    “……”

    人群里,几个纨绔们睁大了星星眼恨不得抱在一起尖叫。公主好厉害!公主威武霸气!公主千千岁!

    另一些文官武将们忍不住抖了抖,胆子小地开始考虑自己先前是不是得罪过这位公主了。

    夜狂并没有因为这番话动怒,只是冷然一笑道:“既然如此,公主请。”

    楚凌刚要起身却被永嘉帝一把按住了,“卿儿,你是公主,这种跳梁小丑叫个人去收拾了就是。”目光却是扫向旁边的君无欢的,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只看这人嚣张的态度以及什么天字三号的名头就知道肯定很厉害了。这个时候,未来夫婿不出头还要等什么时候出头?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对楚凌道:“阿凌小心。”

    “……”永嘉帝气结!这个女婿有什么用!还想提前婚期?想都不要想!

    楚凌安慰地对永嘉帝笑了笑,足下一点整个人就凌空掠起犹如一团红云朝着擂台飘去。君无欢看着永嘉帝气急败坏的模样,只得安慰道:“陛下请放心,阿凌不会有事的。”永嘉帝瞪着她道:“你老实说,卿儿打不打得过这人?”

    君无欢想了想,实话实说,“五五之数。”

    “什么?!”

    君无欢道:“陛下,阿凌需要跟高手不断的切磋磨炼!”这几年阿凌的武功进步为什么这么快,除了她自身的资质和拓跋兴业的教导以外,还有就是拓跋兴业不断地让她与高手切磋磨砺,这些高手寻常人能有一个当陪练就算得上是运气了,阿凌却在这两年中几乎每月都要挑战一名高手。即便是最开始的时候连战连败也从没有间断过。可以说,年轻一辈的高手之中只怕没有人比阿凌跟高手过招的经验更多了。

    永嘉帝怒道,“卿儿是公主,她用不着磨炼!”

    君无欢摇了摇头并不说话,显然是不认同永嘉帝的看法。永嘉帝气得脸色铁青,身为男人难道不是应该将自己的心上人小心翼翼的保护在身后么?这姓君的到底是不是真心对卿儿的?永嘉帝若是心里再黑暗一点,都要忍不住怀疑君无欢是不是记恨当年君傲的死,接近自己的女儿是为了报复了。

    耳边传来君无欢淡淡地声音,“陛下君临天下,护住想要护的人了么?”

    这话听在永嘉帝耳中如同雷震,但是周围的人却丝毫没有听见。就算是永嘉帝身边的内侍也只是看到君无欢的唇动了几下而已,然后就是永嘉帝脸色大变失魂落魄的模样。

    “陛下……”

    永嘉帝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发怒都没有有些怔怔地坐在椅子里望着前方出神。

    擂台上的两个人并没有急着动手,这次也巧了两人用的都是刀。不过夜狂是两把弯刀而楚凌手中却是流月刀。回到平京之后楚凌用流月刀的时间并不多,毕竟或许绝大多数人认不出来这是流月刀,但是毫无以为这是难得一见的宝刀。而且平时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堂堂公主亲自拔刀上,所以在许多人眼中这只是神佑公主的一把很漂亮的装饰品而已。这会儿流月刀出鞘了,文官如何暂且不说,武将却是都忍不住眼前一亮,无论是用刀的还是不用刀的。

    楚凌含笑看着对面的黑衣人,道:“动手吧。”

    夜狂冷笑一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手中双刀一凛,寒芒乍现,整个人夹着两道雪亮的刀光朝着楚凌冲了过去。楚凌脚下飞转,流月刀划出一道绚丽的银弧也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我杀了你弟弟,你还能客气也是不错了。”楚凌笑道。

    夜狂冷哼一声,刀光越发凌厉起来,楚凌整个人仿佛都被裹挟进了那无边的寒芒之中一般。底下的看客们都不由的将心提到了半空中,这黑衣人一上来就气势如虹,他们不由得担心起公主来了。

    楚凌发现自己被卷入刀光之中却并没有惊慌,手中流月刀毫不犹豫地迎上了对方刀锋。

    只听刀锋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台下的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看不清楚两人的动作。楚凌并没有打算正面与夜狂死磕,十六七岁的少女除非天生神力否则无论如何也是比不上成年男子的。三把刀片刻间交锋了二三十次,楚凌已经找准了时机从夜狂构成的刀光包围中闪了出来,同时流月刀横空扫出直扫夜狂地胸口。

    夜狂有些惊讶,他一双快刀这些年来几乎罕有敌手。遇上同样用刀的人更是没见过几个比他更厉害的,早在北晋的时候听说武安郡主用刀他就想要找她切磋一番。只是那时候冥狱的人不允许随意现身,因此对上京众人称赞武安郡主的刀法只能心中不服却也无可奈何。这一次…却是个机会。这神佑公主不仅是杀了他弟弟的仇人,更是他将要踩在脚下的对手。

    两人这一战打得都很认真,夜狂一心要打败楚凌为弟弟报仇,楚凌却是决不允许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战败的。否则今天前面装的十三可都付诸流水了。

    “我去,公主殿下这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好像又变厉害了。”桓毓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君无欢身边,忍不住叹道。

    君无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阿凌跟你不一样。”

    “什么意思?”桓毓公子直觉这不是一句好话。

    君无欢道:“阿凌是遇强越强,对手越强大,越能够激发她的潜力。当初拓跋大将军也是针对这一点教导她的,之后又和坚昆周旋了一个多月,她不怕与高手切磋。任何高手都无法对她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了。”桓毓公子想想这两三年神佑公主的经历,不得不点头表示同意。不过……“那我呢?”

    君无欢道:“你是遇强则弱,遇弱则强。”

    “……”

    “俗称,欺软怕硬。”似乎怕他不能理解,君无欢好心地注解道。

    “……”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桓毓公子心中暗恨。可惜,难就难在,他打不过君无欢!眼看着桓毓公子要爆炸了,君无欢果断的转移话题,“有什么事?”

    桓毓公子小声道:“珂特吉派去追杀拓跋胤的人都死了。”

    “哦?”君无欢有些惊讶,珂特吉派去的人未必能截杀住拓跋胤他知道,但是都死了倒是有些意外?

    “哪儿来的消息?”

    桓毓道:“靖北军刚刚传来的消息,就在信州附近。”

    君无欢微微点头道:“知道了,回头我跟阿凌说。”

    永嘉帝看着君无欢和桓毓公子交头接耳的模样有些不悦,“你们在说什么?”她女儿在台上拼命,这两个人却在这里说悄悄话?君无欢对桓毓公子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走,桓毓对着永嘉帝躬身行礼告退,君无欢才低声道:“禀陛下,是信州的事。”

    永嘉帝微微眯眼,他当然知道信州是什么地方,有些不是滋味地道:“卿儿倒是信任你。”

    君无欢淡淡笑道:“梁州的是阿凌也能做主。”沧云城即在梁州。

    永嘉帝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这一战,两人足足打了将近半个时辰。两人身上自然都免不了受些伤,如果不是君无欢拦着只怕永嘉帝在看到楚凌受第一刀伤的时候就忍不住叫停了。之后虽然忍住了却全程阴沉着脸显然是气得不轻。

    擂台上夜狂的压力并不清楚,原本他以为自己解决神佑公主问题应该并不大,却没有想到这一战竟然拖了这么久。虽然他伤了神佑公主,但是神佑公主的流月刀也没少在他身上留下伤痕。

    夜狂看向对面楚凌的目光也越发的警惕起来,这个神佑公主不仅实力不弱而且下刀心狠手辣,每一刀都是在要害之处,若不是他身法极快,只怕挨了第一刀的时候就要倒霉了。

    刀光再一次卷向楚凌的肩头,楚凌微微弯腰避开了这一刀,刀风却将扬起的袖摆割裂了一块。楚凌当下一咬牙,手中袖摆一卷缠住了他的刀锋。夜狂脸上露出一个狰狞地笑容,“你自己找死!”手中的刀毫不犹豫地往上一送,显然是想要折了楚凌这只胳膊。

    楚凌轻笑一声,手指在他刀锋上一弹。趁着他力道稍缓的瞬间手中流月刀已经滑向了夜狂的手腕。夜狂若是想要保住手的话就只能弃刀,楚凌衣袖一挥,夜狂的一把刀直接穿透了她的衣袖射向了台下。

    两人瞬间退开了五六步,夜狂看着自己飞出去落在了地上的刀脸色铁青。

    “好,武安郡主果然名不虚传。”夜狂沉声道。

    楚凌笑道:“冥狱也是名不虚传。”

    “再来!”

    “再来!”

    话音未落,两人再一次缠斗起来。

    擂台下的人群中,黄靖轩抓着身边的黎澹的胳膊叫道:“公主好厉害!这就是神佑公主的真正实力么!”

    黎澹被抓的动弹不得,忍不住道:“放…放开!”目光却同样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楚凌,虽然他不懂武功但是却觉得此时擂台上的公主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耀眼夺目。旁边夏月庭同样满脸激动,往日总是一派沉静肃穆的小脸已经涨红了,眼睛里满是光彩。

    他们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那些纨绔们了。若不是挤在人群中动弹不得,说不定都想要直接扑到擂台下去大叫公主威武了。

    “好…好厉害!”

    “我若是有公主七分厉害就好了!”

    “五分!”

    “三分!”

    “决定了,明天我就去投军!”其他人纷纷附和,热血上头的少年们意志越发坚定起来。他们也要像神佑公主一样威武霸气,把那些貊族人打得屁滚尿流!

    ------题外话------

    啦啦啦~假期结束啦~亲爱的们,今天木有二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