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8、断臂!(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试试看?怎么试?当然是打了!

    楚凌用鞭子的时间其实不多,毕竟长鞭这玩意儿想要用好了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比起流月刀来,当真不是那么顺手。不过楚凌却觉得现在这个场合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手中的长鞭犹如一条毒蛇,放肆地翻飞着盯准了对面的枯瘦男子,只要找到对方的一丝破绽立刻就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了上去,犹如跗骨之蛆想要摆脱都是不能。

    这枯瘦男子既然号称鬼手,真正的看家功夫自然是在手上,也就是近身功夫。这原本也是楚凌擅长的,不过楚凌却选择了长鞭,不仅是自己放弃了擅长的,还逼着对手也一起放弃自己擅长的,被迫转为与她拉开距离。

    枯瘦男子并非没有想过改变这种局面,但是楚凌的轻功极好,他几次想要逼近楚凌都被她轻松避开不说反倒是挨了几鞭子痛得他眉头紧皱。

    站在南宫御月身后的傅冷皱眉道:“神佑公主这是做什么?以她的实力,用鞭子比用刀更吃力。”更何况,有流月刀那等神兵利器在手不用,转而用不好控制的长鞭,未免太过浪费了一些。

    南宫御月倒是不以为意,懒洋洋地道:“她不是想要打败鬼手,她是要羞辱他。”

    傅冷道:“是为了报仇?”

    南宫御月挑眉道:“笙笙果然是十分记仇啊。”

    “公主不会真的想要……”傅冷道。南宫御月道:“你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么?”

    不仅是傅冷吃惊,擂台下围观的天启百姓以及朝中重臣们更震惊。神佑公主会武功是肯定的,鉴于她曾经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可能武功还不错。但是在绝大多数的人眼中也仅此而已,毕竟神佑公主前前后后也只是跟着拓跋兴业学艺两年多而已。就算拓跋兴业再厉害,神佑公主再天才,也不会有人觉得才年方十六七岁的神佑公主就能打得过一个一流高手。

    但是此时看着神佑公主舞动中手中长鞭,与那形容诡异的男子打的难舍难分甚至隐隐有占据上方之势,众人这才真的相信这位公主殿下真的也是一位难得的高手。

    “冯大人,你看公主这身手如何?”冯铮目不转睛地盯着擂台上看得入神,就连上官成义等人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都没有在意。回头看了一眼上官成义以及跟着他一起的朱大人和几个文官,神色有些复杂地道:“高手中的高手。”

    “公主尚且年少……”朱大人有些不信的皱眉道。

    冯铮道:“所以,这更说明了公主是个绝世天才。”

    朱大人眼神有些复杂地望着擂台上身姿矫健的少女,良久方才叹了口气似乎感到很是遗憾。冯铮并不在意这些文官在想什么,说了两句便又将注意力放回了擂台上。公主是为了替他们武将找回面子才上台的,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情他们是真的欠下了的。如果公主真的卸掉了那枯瘦男子一条胳膊,那他们就更欠公主一份天大的人情了。

    擂台上,那枯瘦男子大约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一上来就毫不留情说打就打的女子。原本对楚凌还抱着几分轻视之心,但是也正是这几分淡淡的轻视让他一开始就落了下方。楚凌显然就是那种比武场上绝不会给对手留下喘息余地的人,当下半点废话没有手中的长鞭舞动的越发凌厉起来。

    “等等……”枯瘦男子终于觉得有些不对了,这种场合他也不可能杀了神佑公主。且不说他杀不杀得了,就算真的伤了神佑公主,之前说不出手的君无欢还有旁边虎视眈眈的冯铮只怕都要忍不住动手了。到时候哪里还有他活命的可能?

    但若是不打,这神佑公主又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枯瘦男子当下心中暗暗叫苦,恨死了出这个馊主意的珂特吉。

    “等不了。”楚凌毫不客气地道,长鞭的鞭梢卷向了对手的右臂。那枯瘦男子哪里敢让她的长鞭碰上?当下连退了数步,想要避开她掠下台去。只要下了台,楚凌总不可能再追下去打吧?

    可惜,楚凌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眼前红衣一闪,长鞭横空掠过拦住了他前面的去路。枯瘦男子连续挨了几鞭子,终于不耐烦的火起。右手往腰间一探,下一刻嗖嗖几道暗器直射楚凌而起。

    “公主小心?!”

    楚凌凌空翻身避开了迎面而来的暗器,同时冷笑一声袖中一道银光也跟着射了出去。

    枯瘦男子再次闪避,才刚退了一步就觉得脑后冷风袭来,他惊愕的发现原本在他前面的楚凌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楚凌冷笑了一声,这一次手中长鞭卷住了他的右臂。枯瘦男子连忙伸手抓住鞭梢,以神佑公主的实力若是真让她缠上了,说不定真的能将他这一条胳膊扯断。

    看到对方抓住了她的鞭梢,楚凌冷笑了一声道:“你就不怕我鞭子上有毒么?”

    枯瘦男子脸色一变,立刻放手。楚凌手中一拉,只听咔嚓一声那枯瘦男子闷哼一声顿时脸色惨白。虽然他穿着黑衣看不出来伤势,但是那条被长鞭缠着的胳膊有些诡异的下垂模样还是让不少眼力好的人都暗暗心惊。

    “你?!”

    楚凌笑道:“鞭子上没毒,但是有刺。”只要扎进肉里,不拉下一大块血肉休想逃脱,更不用说是像他这样整条手臂被缠住的。

    “公主威武!”人群中,不知是谁吼出了这么一句,很快这句话就像是会自动传播一般,此起彼伏地叫了起来。放眼望去,叫得最欢的大都是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尚且年少,当年天启南迁,貊族的残暴和强大对他们来说更多的都是有些模糊的记忆或传说。年轻人正是容易热血沸腾的时候,看到神佑公主竟然如此勇武,哪里还能忍住的?

    “公主威武!”

    “公主千岁!”

    “公主……”

    原本因为两连败而气氛有些沉默的校场突然变得热闹欢腾起来,似乎所有的人都意气昂扬,信心百倍。

    楚凌看着那枯瘦男子惨白的脸色,手中长鞭一抖,原本还紧紧缠着他手臂的长鞭便松开开了。鞭梢落到旁边的地上,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枯瘦男子面带怨恨,眼神阴鸷地望着楚凌,“你……”

    楚凌抬手将长鞭收了回来,不过鞭梢上的血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随手将鞭子抛下了擂台被擂台下一个禁卫接在了手中。楚凌抽出随身带着的手帕擦了擦手指上沾染的血迹道:“你走吧。”她自己下的手她当然知道,那只胳膊百分百是废了。除非这世上真的有那能断骨重生的奇药,否则以如今的医疗条件,那胳膊是绝对不可能复原的。

    枯瘦男子简直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将楚凌给捏死,可惜无论是楚凌的身份还是她的实力都不得不让他忌惮不已。只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推着一条无力的吹在身侧的胳膊转身下台去了。一时间,擂台下欢呼声犹如雷动。

    楚凌对着台下的人笑了笑,飞身一掠重新回到了永嘉帝身边。

    “父皇。”

    “顽皮。”永嘉帝对楚凌的表现又惊又喜,不过当着外人的面还是要说两句的。楚凌也知道他并没有生气,笑着赔礼道:“儿臣一时冲动,还请父皇恕罪。”

    永嘉帝摇了摇头,道:“年轻人,冲动一些也是难免的。那人的伤如何了?”

    楚凌微笑道:“胳膊大概是要废了吧。”

    永嘉帝身边侍候的内侍宫女们都不由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位看起来美丽可人的公主殿下说起废了别人的胳膊竟然脸上的神色都没有半分变化,倒像是说她随手摘了一朵花儿一般的轻描淡写。

    君无欢含笑看着楚凌,轻声道:“阿凌的鞭子使得很是不错了。”

    楚凌道:“还是有些不顺手。”君无欢道:“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用的武器,已经不错了。”鞭子学起来费劲,用起来也费劲,在君无欢看来除了平时抽人用来拉仇恨还真没什么大用处。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平时跟人切磋,都不占什么优势。不过阿凌喜欢,倒也没什么。反正他也觉得阿凌挥起鞭子来的模样格外的美丽动人。

    楚凌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不远处正惨白着一张脸跟珂特吉说着什么的枯瘦男子,道:“天字号的高手,手臂断了会怎么样?”

    君无欢漫不经心地道:“不会怎么样,大概…会被舍弃吧?”拓跋梁养着这些人可不是为了做善事的,天字号的高手在冥狱待遇尤其好,而且认输固定。也就是说,必须一个人死了下面的人才能顶上来。如今鬼手被废了一只手就等于是半个废人了,这样的情况下还想要占着天字号的位置,不是自己找死么?

    不远处的珂特吉等人也察觉到了楚凌打量的目光,珂特吉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秦殊倒是好脾气的对楚凌点头笑了笑。脸上半点也看不出来自己一方的人刚刚被楚凌狠狠打脸的不悦和敌意。楚凌有些诧异,秦殊却已经扭回了头低头跟身边的人说话去了。

    楚凌耸耸肩问道:“下一轮,该由貊族人先选人了吧?”

    永嘉帝点头,示意身边的内侍传令小区,比武继续。片刻后,北晋终于重新拍出了一名高手走上擂台,楚凌看着这个身形高大一副典型的貊族男子模样的青年,道:“这个不会也是天字号高手吧?”她就不信拓跋梁舍得将这么多的高手派给珂特吉和秦殊。君无欢摇头道:“不是,这个…应该是武貊族的武功高手中最弱的一个。阿凌不用担心。”

    “你确定?”楚凌问道。

    君无欢笑道:“自然,阿凌若不信不妨看看。”

    楚凌思索了一下也觉得这个人确实不如之前那两个那么强大,便点头同意了。很快,冯铮挑选的高手也起身上台了。君无欢打量了两眼,笑道:“这应该是今天最稳的一对了,阿凌也不必担心需要车轮战了。”

    楚凌道:“你看好他?”

    君无欢点头,楚凌道:“拭目以待。”

    南宫御月的目光同样也落在了擂台上的两个人身上,目光在两人身边打了几转,南宫御月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珂特吉冷笑道:“蠢货!”

    这声音不算小,珂特吉自然也听见了。脸上立刻染上了怒色,“国师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御月冷笑道:“是你让鬼手去挑衅天启人的吧?”

    “那又如何?”南宫御月淡淡道:“在天启挑衅天启人,对你有什么好处?不过是比个武就折损一个天字号高手,珂大人还是好好想想回去怎么跟拓跋梁交代吧。”珂特吉心中也是一沉,面上却不肯认输冷笑道:“不需要国师操心。”

    南宫御月淡笑道:“谁有空操心你?这个蠢货打不赢那个天启人。后面两局你更是别想了。珂大人,本座就不陪你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两位慢慢带着看吧。”说完,南宫御月施施然起身,竟然当真要走。

    他要走身边的傅冷也习惯性跟上,却被南宫御月扫了一眼定在了当场。南宫御月淡淡道:“你留下,打完了再回来。”

    傅冷只得垂首领命,”是,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