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7、暗箭伤人!(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秦殊和珂特吉带着貊族的使者们姗姗而来,远远地楚凌和君无欢一眼就到了跟在珂特吉身后的四个形容各异的男子。君无欢微微挑眉,靠近了楚凌耳边低声道:“四个高手。”楚凌这几年虽然实力飙升,但是眼力却还没到君无欢这样看一眼就能断定高下的地步,低声问道:“什么程度?”

    君无欢似在评估,沉吟了片刻方才道:“一个比你略高,两个跟你差不多,一个不如你。不过…如果以命相搏的话,死的应该都是他们。”君无欢很认真的研究过楚凌的武功路数,内力是阿凌无法避免的弱点,即便是她资质远胜于常人,年龄和习武时间也限制了她的内力深浅。但是她的身手真的非常可怕,若是真的硬碰硬,不用内力压制的情况下,君无欢并不觉得自己能比她高明多少。所以,阿凌的实力其实是远在她能让人看出来的实力之上的。

    这样的身手,必然是汇集了极佳的天赋,名师的教导,刻苦的磨炼,以及千锤百炼之后淬炼出来的经验和敏锐才能拥有的。君无欢不知道这些阿凌都是从哪里得来的,但她既然不说他也不会再问。只要阿凌依然是他认识的阿凌,足矣。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那几个人,思索道:“不知道冯大人选的人怎么样?”

    君无欢道:“冯大人对付傅冷问题应该不大,不过…如此一来你我只怕也要上场。”以他对禁军的了解,实力最高的应该就是冯铮和萧艨了。但是现在萧艨不在,剩下的人里面能赢一场都有些悬。楚凌皱眉道:“北晋怎么会带这么多高手来?他们想要做什么?”高手并不是随手可见的大白菜,珂特吉和秦殊带来的这几个人若论实力的话几乎跟萧艨不相上下,是天启人才太少了?还有拓跋梁手下当真是高手如云?

    君无欢摇头道:“那几个人里面,应该有冥狱的人。冯铮的人就算实力略强于他们,真的对上了胜算也不大。”

    拓跋梁野心勃勃,冥狱几乎可以与北晋皇的亲卫相抗衡,甚至可能还更胜一筹。其中更是收拢了不少原本天启的一些江湖中人。这些人往往都是声名狼藉之辈,也不在乎什么家国宗族,冥狱那地方确实是堪称是藏污纳垢之所了。

    楚凌想了想道:“你还是不要上了,我去。”

    君无欢微微挑眉,看着楚凌不说话。楚凌笑道:“谁不知道长离公子武功绝顶名震天下,真让你上去跟几个无名之辈交手……赢了输了都得不偿失。”这倒是实话,赢了世人只会觉得理所当然,输了…对手倒是正好可以踩着长离公子的名声从此一飞冲天了。当然,楚凌是不会认为君无欢会输的。

    君无欢道:“但是,只有你和冯大人的话……”

    楚凌笑道:“又没有说不能车轮战。”强迫别人车轮战是失礼,但是自己车轮战别人总不能说什么吧?

    “太危险了。”君无欢道,楚凌笑容浅浅,“正好啊,顺便让平京这些老头儿看一看,本公主到底好不好惹。”君无欢一怔,很快便笑了出来,道:“阿凌这是想要杀鸡儆猴么?”楚凌敛眉,神色温婉,“这话太过了,只是不得已而知之罢了。”

    两人说话间,珂特吉已经带着人走了过来。远远的就对着两人露出了挑衅的神色,“神佑公主,长离公子,今天可准备上去玩玩?”君无欢抬眼看他,微笑道:“哦?珂大人准备的高手够么?”

    “什么?”珂特吉有些不解,楚凌笑道:“长离公子的意思是,珂大人你身后那几个高手加起来够他虐么?”一流高手和绝顶高手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楚凌杀死坚昆的事情几乎是不可复制的,若是再来一次楚凌未必还能有那样的运气。况且还是在坚昆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而坚昆的武功在绝顶高手中也并不算顶尖的。至少比起拓跋兴业和君无欢都还略有些距离。

    珂特吉眼底闪过一丝怒色,冷声道:“听说长离公子武功绝顶,若是有意赐教,能够一会公子这样的绝顶高手,纵然身死也是他们的福气。”

    楚凌心中啧了一声,谁说貊族人不会耍心眼的?他这么说,君无欢怎么还好意思出手呢?就算是出手,总也要手下留情几分不能真一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楚凌笑道:“珂大人放心便是,长离公子今天身体不适,就不上擂台了。”

    珂特吉面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暗暗松了口气。他们这边少了一个南宫御月,就完全没有人能够遏制君无欢了。能让君无欢自己同意不上擂台自然是好事,貊族人确实是勇猛无畏,但是那也不代表貊族人不要面子。明知道必败的局,自然是不参加为好。

    “哦?长离公子不参加?不知公主有意下如何?”珂特吉笑道。

    楚凌微笑道:“本宫自然是想要领教一番貊族高手的实力,到时候还请手下留情。”

    “会的。”珂特吉笑道,虽然楚凌曾经在上京连败数倍高手,但是珂特吉并没有太过担心。毕竟武安郡主还曾经在上京保持着连战连败数十场的记录,而上一次的比武虽然震撼,但也确实没有出什么特别厉害的高手。就连最后出场地南宫御月,在珂特吉看来也完全没有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毕竟,谁都知道国师看上了武安郡主,怎么可能真的跟她动手?

    楚凌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那到时候就有劳了。”

    “陛下驾到!”远处一声高亢的声音,永嘉帝的依仗队伍远远的遥遥而来。原本挤满了人的校场上立刻被分出了一条路来,禁军分成两行挡在了人群前面,将这条路彻底的清理了出来。永嘉帝从马车里走出来,校场上顿时呼声如排山倒海而来,“恭迎陛下!”

    永嘉帝扫了一眼整个校场,将目光落到了楚凌和君无欢身上。

    “免礼。”

    “多谢陛下。”

    楚凌和君无欢上前,楚凌挽着永嘉帝的一直胳膊笑道:“父皇,您也有兴趣看今日的切磋么?”永嘉帝笑道:“冯铮都要亲自上场,朕自然是要来看看的。”永嘉帝自己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冯铮有多厉害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既然连冯铮都要亲自出手,这场比武肯定也不是随便打打而已,永嘉帝自然有兴趣旁观一二。

    楚凌看了一眼永嘉帝身后,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位朝中重臣,上官成义和朱大人都在其中。不过此时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显然是有些担心这场比武,倒是没有心思管楚凌的行为是否失礼。

    “陛下。”原本站在一起讨论着什么的冯铮和珂特吉秦殊并肩走了过来。永嘉帝点了点头问道:“冯铮,准备的如何了?”冯铮看了一眼珂特吉,沉声道:“已经准备妥当了,久等陛下驾临。”

    永嘉帝摆摆手道:“那就不用啰嗦了,开始吧。”

    “是,陛下!”等到永嘉帝一行人坐定了,就有主持比武的司仪宣布比武正式开始。貊族首先跃上台的便是一个个头不算高但却身形挺拔稳如泰山的中年男子。男子对着台下四周抱拳见礼,同时也表明了自己身份——原北晋明德王府麾下百夫长。楚凌仔细看了看那人微微点头,这个确实是真的军中将领。能让珂特吉弃更擅长单打独斗的冥狱中人而选择由他出战,想必是有几分能耐地。

    不远处,冯铮对身边的一个将领吩咐了几句。一个身形高大修长的中年男子飞身跃上了台。他是冯铮麾下的五品参将,虽然品级不高但是实力却不弱,很得冯铮的看重。两人互相抱拳行礼之后,双双后退了七八步方才同时抽出了兵器。那貊族男子手中是一把弯刀,而那天启参将手中却是一杆长枪。两人各自看了对方一眼,便毫不犹豫地厮杀在了一起。

    两个人显然都是走的刚猛路子,纠缠在一起就招招凶险仿佛两人不是在比武切磋而是有深仇大恨一般。当然,从某方面来说,他们本来就有深仇大恨,国仇、家恨。

    楚凌坐在永嘉帝身边,君无欢坐在下首方的位置,对面坐着的是襄国公。再往下才是各位朝中重臣。由此可以看出,在永嘉帝心中君无欢这个未来女婿也不是完全没有地位的了。原本永嘉帝非要推后婚期,不少人还在猜测陛下是不是对这个未来女婿不满意。这两天倒是有不少人回过味儿来了。感情陛下这不是不满意,只是单纯地看拐走了自己女儿的男人不顺眼而已。若真有人想要对君无欢做些什么的话,只怕陛下也不会站在他们这边。

    “卿儿觉得这两人谁胜谁负?”永嘉帝问道。

    楚凌看得认真,听永嘉帝这么问道:“蔡参将和那个貊族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不过…蔡参将的力量只怕有些不及。”这两人走的都是刚猛的路子,那么力气就变得十分重要了。那貊族男子一看就是天生力气比较大的人,跟他做对手蔡参将稍微有些吃亏。

    永嘉帝微微蹙眉,道:“这么说…赢不了?”

    楚凌轻声笑道:“父皇不必着急,五局三胜,这才第一局呢,输赢都不重要。”

    永嘉帝却没有楚凌这么轻松,他着实不喜欢输给貊族人的感觉,无论是哪方面。更不用说现在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只要一想到将会在自己的地方输给貊族人,永嘉帝的脑海中就忍不住翻出一些不太好的记忆来让他心情瞬间阴沉起来。

    楚凌轻声道:“父皇放心,我们会赢的。”

    永嘉帝一怔,低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儿,心中不由得一阵羞愧。

    卿儿都不怕,他有什么可怕的。伸手拍了拍楚凌的手背,点头道:“父皇不担心,卿儿也不用担心。”

    楚凌嫣然一笑并不答话,她当然不会担心。

    第一局并没有出乎预料之外,最后天启依然以微弱的劣势输了。蔡将军被对方一刀背砍中了肩膀,左边肩骨当场便断了。虽然对方也受了一些伤,但是比起蔡将军来说还是轻的。站在擂台下面的冯铮脸色微沉,立刻挥手示意旁边的人上去将蔡将军扶下来。那赢了的貊族男子也算是有些作为武将的风度,只是对着台下众人抱拳之后便转身下台了。

    观战的天启人面对这个结果心中自然是说不出的失望。但是失望的同时或许也有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因为这些年来天启从来就没有在貊族人面前硬气过,那么天启自然是打不过貊族的。许多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种想法,因此面对天启输了地解决,他们心中有失望却并不如何激动。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一眼,如果今天最后的解决是天启彻底输了的话,只怕在场的天启人真的有很多要从此一蹶不振了。

    下一轮比试很快就开始了,这一次是天启先派人上场。冯铮再三思量之后派出了一个三十六七岁,提着一把长刀的中年男子。永嘉帝有些惊讶的咦了一声,楚凌不解,“父皇,你认识那位……”

    永嘉帝点头道:“那是步军司指挥使宋邑。”

    君无欢道:“这位宋大人实力应该比方才那位大人强一些。不过……”就不知道貊族会上什么样的人了。

    片刻后,貊族的人也跟着登台了。却是一个形容枯槁,修长高瘦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到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还不满四十,一张脸上十分的枯瘦,仿佛只有一层薄皮包裹着骨架一般。而且肤色惨白,一双眼神冷幽幽地望着对手,眼睛里仿佛是两个无底的深渊一般。

    楚凌直觉感到不太好,君无欢脸色也不太好看,对楚凌对视了一眼冷声道:“冥狱,天字号高手。”

    楚凌叹了口气,果然如此。楚凌也跟冥狱的人交过手,冥狱的人让人觉得可怕的不是他们的武功,而是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诡变。对于楚凌,她早就习惯了这些并不在意,但是对于许多将领或者行事正派的人,却很容易就会栽在这些人的手中。

    那人果然不按常理出牌,既没有自报家门,更不会向对手行礼。还没站定就只见身形一闪就直接朝着对手扑了过去。那宋邑既然能成为步军司指挥使,还能让冯铮派他上场自然也是有真才实学的。虽然对手快如闪电,他也半点没有耽搁,反应极快地侧身闪过了这一击,同时手中长刀飞快地扫了出去。

    这两人的打斗比方才那一对要有意思多了,特别是习武之人看的的十分认真。那貊族高手出手快若闪电,宋邑虽然用的是长刀动作竟然也不慢,两人一时间打了个旗鼓相当。看得台下围观的众人也纷纷叫好。

    南宫御月坐在永嘉帝左侧下方隔着七八丈的地方,即便周围同是貊族人他也独自一人占了小半个地方,本该与他一道的其他人宁愿跟秦殊和珂特吉挤在一起也并不敢过来占到了国师的地盘。对此,南宫御月显然十分满意。有些慵懒地靠着一个宽大的软榻,微微眯眼道:“天启还是有几个高手么?”

    白衣侍卫…傅冷恭声道:“天启毕竟底蕴深厚,高手想必还是不少的。”

    南宫御月嗤笑了一声道:“你觉得谁胜谁负?”

    “鬼手在冥狱天字号中排名并不算高,应该略逊宋邑一筹。”傅冷思索了一下,道。

    南宫御月扫了他一眼,道:“你的眼光还要再练练。”

    “是,公子。”傅冷并不辩驳,只是点头顺从的应下。南宫御月却并不满意,斜眼扫了一眼台上道:“实力并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条件,有时候…心机比实力更重要,比如……”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台上正缠斗在一起的人中一种一个突然飞了出去。

    众人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宋邑就已经跌落到了擂台的一角,重重地撞在地上离得近的人甚至听到了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宋邑倒在地上,一扭头吐了口血,“你……”

    “就是这样。”南宫御月对傅冷道。

    傅冷忍不住看了一眼南宫御月,“公子知道鬼手会使诈?”宋邑的实力略高与鬼手,就算败了也不会败得这么快这么莫名其妙。那就只能又一个解释,鬼手暗中使诈不知道怎么伤了宋邑。

    南宫御月笑道:“既然叫鬼手,难不成你还指望他光明正大?这人虽然武功稀松平常,但是能在冥狱天字号中站稳脚跟,自然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奇松平常也是对南宫国师而言,即便是不使诡计,这位鬼手的实力也是二流顶尖的水平了。

    冯铮猛地站起身来,飞身上台扶起宋邑,就看到宋邑地腹部冒出了几个血点。

    “暗器?”

    宋邑点了点头,面色痛楚。他刚刚与那人交手的时候,对方腰间的扣带突然动弹了一下,从中射出了几枚短钉。两人离得极近,他又被那人缠着,发现的时候早就已经晚了。

    “卑鄙!”冯铮厉声道,那人却并不以为耻,傲然道:“擂台之上,只争胜负,生死自负。有什么卑鄙地?”

    “你……”宋邑咬牙,气得脸色发白。若是技不如人败了他也就认了,但是在这种时候败在对方的诡计之下,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失败,甚至还有可能会影响到天启的颜面。这让宋邑如何能不怒?

    冯铮沉声道:“别说话,先下去让大夫看看。”下面已经有人飞快地上来,将宋邑扶了下去。

    那男子见状,嘿嘿笑了两声也转身要走了。

    “站住。”冯铮沉声道。

    男子闻言,有些诧异地回头看着冯铮,冯铮冷声道:“暗箭伤人,你就想这么算了?这就是你们貊族人的行事?”台下,珂特吉笑道:“冯将军,鬼手虽然是咱们陛下麾下的人,但是他可不是貊族人啊。所以…败在他手下,冯将军也不必觉得不好意思。”

    这枯瘦男子整张脸瘦的仿佛脱了形,面色更是苍白如鬼,还真看不出他到底长得像是貊族人还是天启人。不过冯铮也知道,拓跋梁麾下的冥狱里多半都是天启的败类和天启与貊族的混血。珂特吉说这人不是貊族人,只怕还真不是假话。

    冯铮冷声道:“本将军不管他是什么人,若是光明正大的比武谁生谁死自然是自负。但是他既然敢暗箭伤人,就休想这般轻易了结!”

    那枯瘦男子却并不惊慌,反倒是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挑衅地看着冯铮笑道:“哦?冯大人想要如何?你亲自来教训我么?不知道这一战算不算今天的比武?还是谁,天启是打算车轮战?也对,这第一场输了,第二场又输了,第三场若是再输了……呵呵。”

    冯铮微微眯眼,正想要反驳就听到一个声音淡淡响起,道:“冯将军,你下来吧。”

    冯铮一愣,回头循着声音望去才发现是坐在永嘉帝身边的神佑公主。其他人也纷纷看向神佑公主,有人若有所思,有人面带不忿。貊族人暗箭伤人,若是就这么算了以后貊族人只怕在平京城里就敢草菅人命了。

    冯铮想要开口,永嘉帝道:“冯铮,先退下。既然是比武,就不要坏了规矩让北晋使者笑话。”

    冯铮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应是。目光幽冷地扫了一眼那枯瘦男子,只要他还在平京,他御前司都衙门还不至于连个人都弄不死。

    看着冯铮下台,那枯瘦男子脸上嘲弄的笑越发明显了。不过那笑容在他脸上,看到的人也只觉得毛骨悚。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身后风声响起,连忙一跃闪到了擂台一边。在抬头看过去,却看到一个红衣身影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楚凌手中提着一条软鞭,神色淡漠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声音平静地道:“本宫来领教冥狱高手的功夫。”

    “神佑公主?”枯瘦男子警惕地后退了两步,盯着楚凌的眼神阴冷彻骨。说起来,这位前武安郡主现任的神佑公主跟冥狱确实是有不少恩怨呢。虽然冥狱中人彼此间没有那么多的深厚情谊的,但是楚凌和君无欢两次三番的跟冥狱过不去,他们脸上也是没有光的。

    楚凌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道:“来吧。”

    枯瘦男子嘿嘿一笑,道:“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么?公主这张小脸倒是难得一见的美丽,若是不小心弄伤了……”

    楚凌对他一笑,道:“试试看?”话音未落,手中长鞭已经如腾龙一边卷起,夹带着凌冽的风声朝着对方直扑而去。

    枯瘦男子飞身后退,“公主这是要打车轮战?”

    楚凌道:“不,这不算比武。我只要你一只胳膊给宋将军赔罪,要么你自己砍下来给我?”

    “大言不惭!”枯瘦男子怒道,飞身朝着楚凌扑了过去。

    楚凌手中长鞭绕了个圈再一次卷向对方,“我说了,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