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6、纨绔们的请求(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和君无欢自然不知道襄国公已经将两人将要提前成婚的消息传递了出去,因为此时两人正在城中禁军的一处校场,等着观看天启和北晋双方高手的切磋。永嘉帝将这事儿交给了殿前司都指挥使冯铮来办,毕竟这种事交给武将还是比文官要放心一些的。冯铮也没有辜负永嘉帝的厚望,在昨晚天黑之前就已经跟貊族人商讨出了比武的方案并且呈给永嘉帝过目以及传送给京城各家权贵了。

    因此,往日里都是对外禁止通行的禁军校场今天全然开放了。一大早就有不少闲着无聊的人们跑过来占据最好的位置了,甚至还有不少胆子大的小贩将自己的摊子都搬到了这附近来,倒是趁机招揽了不少的生意。

    楚凌和君无欢到的时候校场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寻常百姓或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毕竟这个时候正是上早朝的时候,真正有权势的大人们这会儿都忙着呢。

    “见过公主,见过长离公子。”冯铮扶着腰间的剑柄上前来,对两人抱拳行礼。

    楚凌笑道:“冯大人不必多礼,是我们打扰了大人才是。”

    冯铮道:“岂敢,公主和长离公子都是一流高手,有两位坐镇臣也放心一些。”这却是冯铮的实话,他私底下也跟君无欢切磋过,自然知道他的实力。虽然没有跟神佑公主交过手,但是却也从萧艨那里听说过不少,这位神佑公主能成为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君无欢问道:“冯大人先前说两边各派五个高手出战,可有什么准备?”

    冯铮微微蹙眉道:“末将麾下的高手虽然不多,倒也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只是……不知道北晋人会派出一些什么样的高手?”按理说,北晋使者只带了那么一些人,南宫御月又受了重伤,能选择的人应该不会太多才对。但是这些年天启人在貊族人跟前一直都提不起底气,倒是让冯铮也免不了有些担心了。

    君无欢道:“别的我倒是不知道,不过……南宫御月身边的贴身侍卫应该会参加。”

    冯铮一愣,“北晋国师的贴身侍卫?”冯铮是见过南宫御月几次的,不过对他身边的人却没什么影响。因为南宫御月身边的人无论男女都是穿着一身白衣的,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太出来什么区别。特别是那种纯白的衣服在天启人看来是不怎么符合礼仪的,看着并不那么让人觉得舒服。这些日子,冯铮就听见过不少读书人暗地里议论貊族人不懂礼仪,穿着一身孝服到处乱晃。当然说是孝服太过分了一些,但是在天启即便是再怎么想要装模作样撑白衣公子形象的人也不会穿着这种完全没有任何装饰的白衣到处乱晃就是了。

    所以,在这么一堆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衣人中间,冯铮也实在是分不太出来君无欢说的到底是哪一个。

    冯铮拱手道:“长离公子知道这人?不知他实力如何?”

    君无欢道:“这人姓傅名冷,跟着南宫御月已经有十多年了。他的武功是南宫御月所授,实力应当…比萧艨要略高一筹。”

    “什么?”冯铮一惊,沉吟了一下有些惊讶地道:“听名字是天启人?”

    君无欢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天启人,不过冯大人若是想要劝降他就不必了。南宫御月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不会背叛南宫御月的。”冯铮虽然有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不过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既然君无欢这么说自然也就不再多想了。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只是皱眉道:“比萧艨还厉害?”

    楚凌也有些好奇,那个经常跟在南宫御月身边的白衣侍卫楚凌自然也是见过几次的,她能感觉到对方实力不弱但是具体有多厉害却不得而知。君无欢点头,道:“不错,桓毓和云行月加起来也打不过他。”

    楚凌不由一笑道:“两个打一个都打不过?长离公子,你又输了啊。”君无欢淡淡一笑摇头道:“云行月和桓毓跟他不一样。”楚凌点头,她当然明白君无欢是什么意思。桓毓公子和云行月一个是君无欢的朋友一个是君无欢的师弟,而那个叫傅冷的侍卫却是南宫御月的属下。关系不同,能力自然也不同。

    眼角扫到冯铮脸上的神色有些为难,楚凌问道:“冯大人,有什么问题么?”

    冯铮皱眉道:“若是如此说来,我们只怕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萧艨的实力本身就是禁军中仅次于他的,既然那傅冷强于萧艨,那至少也需要他亲自出手才能与对方有一战之力,而且胜负还未可知。如此一来,剩下的几个人选同样也有些危险了。若是再出现一两个超出预估的高手,天启可就没有什么胜算了。

    君无欢笑道:“冯大人倒也不必太过担心,貊族人必然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身边未必有多少高手。傅冷那样的高手,就算是北晋上京也并不多见。”

    冯铮点了点头,但是眉头却没有展开显然依然有些担心。

    君无欢和楚凌对视一眼,道:“冯大人若是担心的话,到时候如有意外,其中两场就由我和阿凌代替好了。”

    冯铮吓了一跳,“如何敢劳烦公主和长离公子。”

    楚凌笑道:“冯大人不必在意,既然事关天启的颜面,自然是要全力以赴多。”冯铮再次谢过了两人,才转身继续去忙碌了。楚凌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挑眉道:“要不要派个人叫萧艨回来?”

    君无欢摇了摇头道:“没有必要,而且现在派人去只怕也来不及了。”

    楚凌想了想也对,只要冯铮能保证赢上一句,五局三胜的比试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公主!长离公子!”身后,几个欢快的声音响起。两人转身就看到一群人朝着他们这边挤了过来,最前面的是赵季麟和黎澹,跟着他们的还有夏月庭和一群有些眼熟的公子哥儿。那几个公子哥儿看着楚凌的眼神尤其火热。君无欢有些不悦的微微眯眼,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跟前的人。

    这些公子哥儿或许文不成武不就,但是看人的眼力和警觉性却是不错的。几乎立刻就有人捕捉到了长离公子不悦的眼神,连忙道:“公主殿下,草民有事相求啊。”所以,长离公子你就别再拿眼刀子扎我们了,我们真的不是对公主殿下有想法,而是有正事啊。

    楚凌眼眸微山,有些好奇地道:“有事相求?我能帮你们什么?”

    一个微胖的白净少年赔笑道:“这个事儿,还真的只有公主才能帮得了我们。”

    楚凌秀眉轻挑,“说来听听。”

    “我们…我们想要投军,求公主收容!”一个少年鼓起勇气大声道。旁边的少年连忙一把按住他,纷纷道:“小声一点,让人听到了就麻烦了!”让人听到,传到他们家里人耳中。只怕还没有进军中他们就要被家里的长辈打个半死了,就像是黄靖轩一样。

    楚凌看着眼前七八个少年睁着一双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不由有些好笑,不过再好笑该问的事情也不能不问。君无欢沉吟了片刻道:“换个人少的地方说话吧。”楚凌点了点头,道:“去前面说话吧。”

    因为今天回来很多权贵,甚至永嘉帝都有可能会亲自到场,冯铮很是贴心地在校场周围隔出了一大片专门安置特殊人士的地方。比如预先留出来的永嘉帝的地方,以及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的地方。虽然不如厢房隐蔽清静,但是地方不小,而且附近都有禁军守着站岗,只要声音不大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楚凌和君无欢在已经准备好的桌边坐了下来,方才看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道:“你们都想要进神佑军?”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正是。

    楚凌不解,“你们好端端地在家里锦衣玉食的不好么?还是说,你们以为神佑军是给人混日子的地方?”众人脸色都有些黯然,一个脸皮稍厚的少年忍不住道:“公主,我们也不想混日子啊。但是…这不是,以前没有机会么?”没有人天生喜欢混日子的,但是他们这些人要么是家中庶子,要么就算是嫡子也不是长子,家中的家业并不需要他们去操心继承。父母家人自然也没有什么人会对他们抱以厚望。时间久了,他们自己便也得过且过了。如今好不容易想要振作一番,却没想到遭到了公主的怀疑和嫌弃。

    楚凌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道:“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不信的话你们问问赵季麟,这些日子在神佑军过得怎么样?”

    被点名的赵季麟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还…还行吧。”

    “还行?”有人不解,道:“怎么个还行?赵二,你可别藏着掖着啊,说好的大家都是兄弟呢?”赵季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就是刚去的时候天天打架,一直打到那些老人觉得你还行不欺负你了为止。然后就是天天训练,一天最少训练四五个时辰那种,还是要打架。对练那种,有时候一对一有时候打群架。”

    众人默然,纷纷看了看自己的小伙伴有些迟疑。一天训练四五个时辰?这个…好像有点可怕可怕了。刚进军营会被老兵欺负么?还要天天打架?他们这些人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虽然不知道前几天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跟貊族人打了个旗鼓相当,但是他们也不会因此就突然变成高手啊。

    楚凌笑吟吟地道:“怎么样?想明白了吗?想明白了就回去吧。别一会人我没能收上几个,反倒是让你们家里一大堆人找上我。这么多人,就算是我公主府也招架不住啊。”

    众纨绔们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起来,当然他们那样的窃窃私语楚凌和君无欢坐在一边一句也没漏的听了个清清楚楚。楚凌也不去管他们,而是看向旁边的黎澹笑道:“你怎么也来了?看戏?”

    黎澹摇头,拱手道:“公主,我也想去军中。”

    闻言,楚凌微微蹙眉道:“你的长处不在军中,而且你的体质也不算好。何必扬短避长?”

    黎澹微微抿唇,还有些稚气地脸上鲜有的多了几分倔强,黎澹道:“我…想要试试,请公主成全。”楚凌侧首去看君无欢,黎澹是她比较看好的文臣苗子,这几天跟着君无欢君无欢对他的能力也十分赞赏。

    君无欢沉吟了片刻,思索着道:“去试试倒也无妨。”

    “怎么说?”楚凌问道。君无欢道:“他还年轻,聪明人难免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好。至于到底好不好,总要做了才知道。更何况,以他现在的年龄,就算入了官场眼下也难以有什么作为。”永嘉帝既然禁止了黎澹参加下一届的科举,就不能因为黎澹投靠了神佑公主就当做圣旨不存在或者收回成命。那无论是对永嘉帝的威信还是对阿凌的名声都不太好。

    楚凌叹了口气道:“军中辛苦,便是赵季麟这样将门出身的人也觉得难熬,你可真的想清楚了?”

    黎澹点头道:“是,想清楚了。请公主成全。”

    楚凌有些无奈,摆摆手道:“罢了,强扭的瓜不甜。你要去就去吧,若是受不了了再说。”

    “表…表姐,我也……”旁边夏月庭忍不住开口,一双沉静的眼眸难得的亮晶晶的。楚凌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行。”

    “哦。”夏月庭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蔫了一般。

    楚凌道:“你还小,好好在家里读书练功吧,不满十八岁我是不会收你的。”夏月庭闻言眼睛一亮,原来表姐不是嫌弃他只是觉得他还小啊。十八岁,还有几年呢……

    “公主,我们考虑好了!”一边嘀嘀咕咕地众人终于考虑好了,推出了一个少年来做代表。

    楚凌挑眉道:“哦?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少年傲然道:“我们不怕累,黄靖轩都能吃不了苦,我们自然也能!”

    楚凌看着他们,没好意思打击他们人家黄靖轩好歹还是个举人。能考上举人不仅证明黄靖轩的脑子还是十分过关的,也证明他还是相当有毅力的,至于眼前这几位…都是真纨绔。

    “公主,求求你收下我们吧!”几个少年见楚凌不答,连忙又凑上来相求,好话不要钱一般的往外吐。

    楚凌叹气道:“总觉得你们会给我惹麻烦啊。”

    “不会不会,我们可听话了。”

    “我们家里也不会,黄家和赵家都同意了,我们家里也不会说什么的。”他们本来就是纨绔,现在就算去了神佑军也只是更加叛逆一些而已,大不了被打一顿嘛。跟黄靖轩和赵季麟这种直接放弃科举的青年才俊不好比。

    楚凌思索了半晌,方才道:“过几天让季麟带你们去看看,受不了的话就回来?”

    “多谢公主!”众人大喜,一时间声音雷动,引得不远处地众人纷纷侧目。

    “笙笙这是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南宫御月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众人侧首望去果然看到不远处南宫御月一身白衣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是北晋国师,驻守的禁军也不好拦他只得去看楚凌,楚凌对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放人过来,禁军这才让开了一条路任由南宫御月穿过走了过来。

    前天晚上刚刚被捅了一刀,今天上午就能若无其事地到处晃悠了,楚凌也是十分钦佩南宫御月这自愈能力了。虽然看起来脚步还有些漂浮,但是至少从外面是完全看不出来南宫国师不久前还刚刚受过重伤的。

    “国师,你怎么来了?”楚凌笑道。

    南宫御月有些不悦地扬眉道:“本座不能来?”

    楚凌道:“自然不是,既然来了国师请坐。”又对身后的黎澹等人挥挥手,示意他们先走。黎澹看了一眼南宫御月,点了点头和赵季麟一起带着众纨绔们走了。南宫御月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道:“跟这些废物有什么可说的?笙笙倒像是很喜欢他们?”

    楚凌道:“喜欢说不上,不过他们都还年轻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不是么?”

    南宫御月嗤笑了一声,显然是对楚凌的说法不以为然。

    楚凌也不在意,伸手到了一杯水放在南宫御月跟前,目光倒是跟多的落在了跟在南宫御月身边的白衣男子身上。其实这是一个长得还算俊挺的青年,只是他平时跟着君无欢沉默寡言,存在感极低,以至于即便是楚凌这样善于观察的人对他的关注也并不多。

    察觉到她打探的目光,傅冷抬眼看了一眼楚凌继续沉默不语。

    南宫御月扬眉笑道:“怎么?笙笙又对本座的人有兴趣了?也对,君无欢给你的都是一些废物,笙笙若是喜欢,本座送给你便是。”楚凌凝眉,看着南宫御月道:“人才难得,国师这样说未免让人心寒。”

    南宫御月冷笑道:“命都是我的了,难道还想背叛本座不成?”

    “公子说的是。”傅冷出垂首恭敬地道。

    楚凌看了一眼傅冷,将话题一转道:“听说今天这位傅侍卫也会参加比武?”

    南宫御月道:“本座不是被人给阴了上不了场么?就只能先让下面的人玩完了。”君无欢淡淡一笑,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南宫御月的嘲讽,“南宫,看来你的伤好得很快。”南宫御月冷飕飕地扫了一眼君无欢,道:“等本座好了……”

    “南宫,你现在也只是仗着我不会跟你动手罢了。我若是现在动手,你能奈我何?”君无欢悠然道。

    南宫御月眼眸更冷,“君无欢,激怒了本座对你没有好处。”

    君无欢脸上的神色也有些淡漠,“惹火了我,对你也没有好处。这一次,你应当体会到了。若是你觉得不够,也可以试一试再来一次。”南宫御月脸色一变,站起身来快步离去,只看他的背影都能感觉到他心中凝聚的怒火。

    楚凌看向君无欢道:“你故意的?让他怀疑他身边的人?”南宫御月这样的人本身就疑心病极重,这一次栽在了假的楚蝶衣身上,心理必然会对身边的人产生不信任感。君无欢再这么一说,南宫御月不怀疑自己身边的人才是怪事。

    君无欢低头喝了口茶,轻声笑道:“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阿凌放心吧,他不会在这个档口滥开杀戒的。”

    楚凌有些无语,“我是怕你把他给刺激疯了。”

    君无欢笑道:“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真疯了,怎么会被我的几句话就刺激疯了?阿凌多虑了。”

    “……”是么?但愿如此吧。楚凌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