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4、嫁给北晋国师!(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躺在清凉的水阁中,身上只是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衣。太过宽松的衣襟将他的胸膛露出了一小半,现出几分淡淡地慵懒之意,即便是冷若冰霜的容颜也仿佛给人一种奇异的诱惑。腹部的伤早就已经处理好了依然在隐隐作痛,但是南宫御月的神色却没有分毫的变化。仿佛他真的只是在悠然地躺着乘凉一般,对于疼痛他是习惯并且有足够的忍耐力的。有些慵懒地看在软榻上,南宫御月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杯中的药茶,冷声道:“换了。”

    软榻跟前的地上跪着一个白衣侍女,听了这话连忙道:“公子,大夫说您这几天不能喝酒也不能喝茶。”天启这个时候的天启本就闷热潮湿,公子腹部的伤若是养不好也是很危险地。偏偏公子素来仗着自己内力深厚百无忌禁,但是这一次大夫说了,因为昨晚的药让公子的身体比平时虚弱了许多,必须要好好养着才行。

    南宫御月眼眸一沉,“怎么?本座的话不好使了?”

    白衣侍女连忙低下头,“奴婢不敢,只是……”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国师不讲理起来真的是很要人命的啊。

    “公子。”门口一个身着白衣的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出去的人回来了。”南宫御月微微眯眼,将目光从那侍女身上移开。侍卫不着痕迹地对那侍女挥了下手,侍女暗暗松了口气连忙退了出去。南宫御月也不计较,只是问道:“人呢?”

    “请公子恕罪,没找到。”男子垂首道。

    南宫御月问道:“哪个没找到?”

    侍卫沉默了片刻,道:“两个都没找到。”

    水阁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侍卫垂眸不语不敢去看南宫御月的脸色。良久,才听到南宫御月冷笑了一声道:“行啊,本座养着你们这么久,倒是养出来一群废物!连个人都找不到!一群废物,给本座继续找,本座不信她们还能飞天遁地了!”

    “请公子降罪!”白衣侍卫单膝跪地低头请罪。

    好一会儿,才听到南宫御月冷声道:“本座再给你五天时间,若是还找不到人……”

    白衣侍卫连忙拜谢,心中却有些无奈地苦笑。人肯定是长离公子藏起来,想要从长离公子手里抓到人,简直是异想天开。但是,国师的命令也容不得任何人为你,当真是让人为难啊。

    水阁里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南宫御月也重新闭上了眼睛仿佛仿佛睡着了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御方才月微微睁眼,见那侍卫还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挑眉道:“还有什么事?”

    侍卫连忙道:“回公子,确实还有一事。方才属下进来的时候听到秦公子和珂大人说话,说是长离公子和神佑公主的婚事,大约是提前。珂大人似乎是想要阻止神佑公主大婚,公子觉得咱们……”按说侍卫是不想现在告诉公子这个消息的,但是他同样知道自己若是胆敢隐瞒,那就真的是活腻了。

    出乎意料之外的,南宫御月竟然没有如往常一般的大发雷霆。有时候连身边最心腹的侍卫都觉得奇怪,公子一贯都是冷漠无情的人偏偏遇到神佑公主的事情就时常大发雷霆难以自制。但若说公子对神佑公主有多么深厚的感情那也未必,毕竟当初公子可是威胁神佑公主去刺杀先皇,甚至明知道神佑公主被坚昆那样的决定高手追杀也置若罔闻的。若是哪个男人真心爱一个女人爱成这样,他也只能说这样的感情未免太可怕了一些。

    片刻后,南宫御月方才轻哼一声淡淡道:“不管。”

    嗯?白衣侍卫闻言,忍不住抬起头有些诧异地望了自家公子一眼。难不成昨晚被折腾了那么一通,公子的病反而好了?到底是知道自己这么想十分的放肆,白衣侍卫连忙收起了脑海中地各种杂乱无章的思绪,恭敬地点头应声道:“是,公子。”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淡淡道:“不希望这桩婚事扮成的人,可不知是本座啊。还有什么事么?”侍卫道:“还有就是先前珂大人提出的比武切磋,时间已经定了就在明天。公子您……”原本公子说是想要跟长离公子交手,哪怕不行的话也要试试那位深得永嘉帝信任的禁军指挥使的深浅,如今公子伤成这样自然是去不了了。

    南宫御月思索了片刻,看了那侍卫一眼道:“去告诉珂特吉,本座要一个名额。”

    侍卫一怔,“公子,您的伤……”南宫御月道:“本座不去。”

    “那……”谁去?

    “你。”

    “……”被自家公子想一出是一出折磨多年的白衣侍卫表示无话可说。

    请求永嘉帝同意提前成婚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虽然过程有些让人哭笑不得,不过出宫之后的君无欢和楚凌心情都十分不错。桓毓公子跟在两人身后,只觉得自己格外的多余。

    有些无奈地站定了脚步,桓毓公子道:“两位…能不能正视一下本公子的存在?”楚凌回头有些好笑地看着桓毓公子道:“桓毓公子这是怎么了?”

    君无欢拉着她道:“没什么,他孤家寡人一个,羡慕嫉妒了。”楚凌挑眉,“不是说玉夫人这些日子都在替玉公子相看么?”桓毓公子轻哼了一声翻了白眼,相看说的倒是容易。但是桓毓这些年在外面跑惯了,见识的多了哪里还会喜欢平京皇城里这些从小被教条约束规规矩矩长大的姑娘啊。原本肖嫣儿的脾气倒是很符合桓毓公子的性情和喜好,可惜她们认识的太早了,从桓毓公子认识肖嫣儿的时候,肖嫣儿就一直痴迷于云行月。本着朋友妻不可欺的原则以及对肖嫣儿这种诡异又执着的感情的畏惧,桓毓公子牢牢地将肖嫣儿的身份定位在了君无欢的师妹以及偏执的小妹子上,成果错失了动心的可能。

    楚凌点了点头,打量着桓毓公子正色道:“桓毓公子不用着急,回头有机会的话我帮你介绍几个好姑娘?”盘算了一下自己认识的妙龄未婚女子,巴拉了半天楚凌惊愕的发现自己手里竟然没有什么适合桓毓公子的资源。有些遗憾抱歉的同时,楚凌也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多结交一些京城里的漂亮妹子?

    桓毓公子没好气地道:“那倒是要多谢公主了。”

    “……”楚凌干笑,我就是那么一说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

    “公主?”

    说妹子,妹子就来了。楚凌回身就看到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顶软轿,一个姑娘从轿子里走了出来,面上虽然盖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眸,但楚凌三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地身份——平京第一美人儿,杨宛吟。毕竟昨晚才刚刚见过,想要认不出来还是有点难度地。不过楚凌有些不解的是,杨宛吟为什么会来找知己?要知道,楚凌回到平静已经好些时候了,但是她们这两个据说算是前后平京第一美人的两个人竟然当真没怎么见过对方。

    楚凌原本对此也并不在意,她没有必要去在意一个以美貌闻名平静的官家女子。

    以为楚凌不认识自己,杨宛吟微微一福身,道:“臣女杨宛吟见过公主,见过长离公子。”又对桓毓点了下头淡淡道:“玉六公子。”三人虽然是走在一起的,但是杨宛吟对三人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的。

    桓毓眼珠子在杨宛吟身上转了转,对着楚凌使了个眼色嘿嘿笑了两声便后退了几步将空间让给了楚凌。这位第一美人儿显然是来找公主殿下的。难不成是不忿第一美人的名声被公主抢走了,想要再抢回来?桓毓公子有些好奇地想着。

    楚凌点头笑道:“原来是文安伯府的千金,不知杨小姐在此等候,可是有什么事?”

    杨宛吟点头道:“确实有些事情,不知能否与公主单独谈谈?”楚凌微微蹙眉,回头看了君无欢一眼方才摇头,有些歉意地道:“抱歉,我们还有事情要办。杨小姐……”杨宛吟没想到楚凌会直接拒绝,如此地干脆利落。当下有些焦急地道:“我用不了多少时间,还请公主成全。”

    楚凌自然不会忘记昨晚杨宛吟做了什么事情。相较于这个时代的其他女子,杨宛吟算得上是相当的大胆了。楚凌并不讨厌为了自己的幸福和人生用一些手段的人。但是对杨宛吟昨晚的行为也称不上多喜欢。勇于追求自己的人生和幸福是一会儿,但是自己能否承担后果,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承受后果,以及别人又是否愿意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一厢情愿的强求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下次吧。”楚凌淡淡道,回头对身边的君无欢道:“我们走吧。”君无欢自然不会有意见,点了点头拉着楚凌往前面走去。

    “公主!”杨宛吟有些焦急,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公主,我知道…最晚你和长离公子也在那里!”

    楚凌脚步微微一顿,思索着杨宛吟的话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

    以杨宛吟的能力,是不可能感觉到当时她和君无欢就在不远处看着的。那就只能是别人告诉他的了。

    杨宛吟定了定神,笑声道:“昨晚,船尾,南宫御月,我知道…当时两位也在那里,你们都看到了。”

    楚凌偏过头,平京地打量着杨宛吟道:“不可能是你自己发现的,谁是告诉你的?”

    杨宛吟笑道:“公主愿意和我谈谈么?”

    楚凌笑道:“这对我来说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求您。”杨宛吟低声道,“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请公主给我一个机会。”

    楚凌看着他眼中的坚定和执着,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转身对君无欢和桓毓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她当然知道杨宛吟要说的事情八成是和南宫御月有关。不过正是因此,楚凌觉得可以多听一听。君无欢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杨宛吟,低头道:“自己小心。”楚凌笑道:“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桓毓公子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杨宛吟,杨宛吟也不羞涩躲闪,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让他看。桓毓公子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主动先一步转开了视线。

    送走了君无欢和桓毓,楚凌方才对杨宛吟道:“杨小姐,请吧。”

    两人并没有去太远的地方,楚凌只是随意找了一家街边不远处新开的角落刻着祥云图案的茶楼。楚凌身上佩戴着君无欢的玉佩,即便是茶楼地掌柜不认识她,看到她身上的玉佩也知道她的身份了。十分殷勤的上前,亲自将两人引到了楼上位置最好一个厢房坐下。

    等到掌柜送上差点之后退了出去,楚凌方才抬眼看向杨宛吟,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有第一美人称号且有些过于胆大的少女。这姑娘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她的美不是那种容貌的精致,而是一种温柔婉约的气质。但是楚凌却知道,这位姑娘的真实性格只怕是跟温柔婉约这个词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杨宛吟同样也在打量着楚凌,她第一次跟神佑公主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杨宛吟不得不承认京城里的权贵认为她略逊神佑公主一筹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位公主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行为举止都完全不像是一个从小在貊族地盘上长大的女孩子。如果自己不说的话,只怕就算是说她从小在皇家金尊玉贵的长大也是不会有人怀疑的。

    杨宛吟有些遗憾,她跟这位公主殿下大概是做不了朋友的。一个骄傲于自己的绝色容颜的女子,多半是不可能跟另一个比自己更美的女子做朋友的。因为…女人的嫉妒是永远无解的。

    楚凌把玩着手中茶杯,看着杨宛吟道:“方才杨姑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杨宛吟眼圈微红,同时脸颊也染上了一抹红晕。望着楚凌,杨宛吟眼神有些飘忽,轻声道:“昨晚…昨晚的事情,公主都看到了吧?”楚凌仔细看了看她,还是点了下头。杨宛吟苦笑道:“我知道在公主眼中我只怕已经是个不知羞耻的女子的。但是我…我实在是由不得以的苦衷,不能不做,让公主见笑了。”

    楚凌道:“杨姑娘,咱们不如还是直奔主题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杨宛吟望着楚凌,慢悠悠的开口道:“我…要嫁给北晋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