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1、第一美人?(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平生第一次有些后悔了起来,当然他并不是后悔算计了君无欢,而是自己太过轻忽大意竟然让君无欢反过来算计了!今天的帐…他一定、要讨回来!他绝对绝对不会让君无欢好过的!

    只觉得一股奇异的燥热蹿了起来,南宫御月并不是不知事的纯情少年,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南宫御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腹部的伤处,伤得虽然不重也不是要害,但是这个时候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时机。更何况,南宫御月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强迫自己,任何非他主观愿意去做的事情,在南宫御月眼中都是十恶不赦的。

    咬了咬牙,南宫御月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低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湖边。冷笑了一声,翻身直接跳了下去。

    君无欢,你以为本座会让你看笑话么?本座可不是你这种病秧子随便折腾一下就要去掉半条命。不就是……有什么了不起的?!

    三楼上,楚凌靠在栏杆边上看着扑通一声掉进了湖中的白衣身影,忍不住回头看不远处正悠然喝茶的君无欢,问道:“他不会有事吧?”她以为南宫御月这种身份脾气,遇到这种事应该是直接找个人应付过去,没想到这位竟然十分有骨气的直接跳湖了。

    君无欢抬头淡笑道:“阿凌放心,就这小小的湖泊还淹不死他。”

    楚凌不语,道:“我当然知道他淹不死,但是…他不是还受着伤么?”虽然避过了要害,但是楚蝶衣那一刀可是没有留情地。就算是好好养着,也要不少日子才能养得好,更何况南宫御月还这样折腾。

    君无欢有些忧伤地道:“阿凌,南宫御月这般算计我,你还替他担心?”

    楚凌思索了一下道:“我是怕他死了咱们会有麻烦。”这个时候搞死北晋国师,还真的是一个相当大的麻烦。不久让拓跋梁称心如意了,还让北晋人抓到一个大把柄。君无欢这才满意,笑道:“你放心,他命大着呢,要死早死了。”

    “……”这话仿佛跟先前某人说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看来这两位都认为对方是早该死了却总死不肯是的麻烦。话说这样的关系还能合作也是奇葩了,换了她自己是怎么也不敢跟这样的人合作的。

    如今还算是盛夏,即便是深夜跳进湖中也不会冻着。不过南宫御月并没有控制自己的身形,所以他是直接一头扎下去就直接落到湖底深处。湖面上的水温正常,但是越往下却还是越凉的。不过南宫御月目前正需要这一份冰凉,只是他腹部抽痛的伤口却让他知道自己并不能在水中久待。因为湖水的侵袭,原本已经止住了血的伤口里的血又开始流动起来了。

    南宫御月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气息,控制着时间直到觉得自己快到极限了方才浮上了水面。一跃上楼船,南宫御月便脚下一软跌坐在了船上。

    这地方是船尾最偏僻的一角,此时大家都在中间的大厅晚了,这种偏僻的角落上倒是十分的安静也鲜少有人来。南宫御月躺在地上喘息着,等待着力气慢慢恢复。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一个人影正颤颤巍巍地靠着躺在地上的南宫御月靠近。,楼上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君无欢和楚凌自然将这一幕看在了眼中。楚凌侧首去看君无欢,君无欢笑道:“不用担心,他虽然此时实力大损,但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还是能解决的。”

    楚凌眨了眨眼睛没说话,她担心的是这个么?

    那出现在船尾的人影不是旁人,正是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杨宛吟。杨宛吟原本并没有想要做什么,她一直坐在对面楼上盯着这边看,直到看到南宫御月和楚凌朝二楼船尾的厢房走去,她也忍不住跟着去了另一边船尾。虽然没有看到南宫御月跳船,却看到了楚凌和君无欢离开,还有白衣侍卫守在门口又有人匆匆离去。她忍不住下了楼想要去对面看看,但是二楼的那船尾一边的入口处却拦着人不让过去,杨宛吟心中郁郁不想看到下面的喧闹景象更不想遇到周羡之,只得随意乱走往偏僻安静的地方走去。却没有想到,竟然看到本该在二楼的南宫御月有些狼狈地躺在了船尾的角落里。

    难道是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对北晋国师做了什么?杨宛吟不由在心中怀疑道。

    “国师,你怎么了?”杨宛吟小心翼翼地靠近南宫御月,轻声问道。

    南宫御月慢慢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见他醒来,杨宛吟大喜,“国师,是谁伤了你?我…我扶您起来。不…我去叫人!”南宫御月慢慢地开口,吐出了一个字,“滚。”

    杨宛吟一怔,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望着南宫御月的眼神也跟着黯然了下来,她对南宫御月有些好感,自然也希望南宫御月能对自己有好感。没想到南宫御月吐出的却是一个滚字,无论是哪个女子遇到这种事情只怕也免不了一场伤心。

    杨宛吟咬了咬唇角,还是伸手去扶南宫御月。若是平时,南宫御月只怕一挥袖就能将她扫出去好几丈远。但是此时南宫御月身受重伤,又中了毒刚刚从水里爬上来。只觉得体内真气乱串,手臂根本使不上半分力气。

    少女纤细的手指碰到南宫御月冰凉的手臂时,南宫御月脸色又是一变。刚刚强行用冷水压下去的那股燥热再一次升腾而起,南宫御月只觉得被杨宛吟扶住的手臂也跟着火辣辣的热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仿佛也染上了几分红晕,只是此处光线暗淡,并没有人发现。

    “放开本座!”南宫御月冷声道:“滚开,别多管闲事!”被推开的杨宛吟愣了愣,看着挣扎着站起身来的南宫御月只觉得心头一阵阵抽痛。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难过,但是她知道她这一生从未因为任何男人而如此费心过。

    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个平庸无奇的未婚夫,再看看眼前俊美不凡即便是有些狼藉却依然气势傲然的北晋国师,杨宛吟脸上不由染上了一抹红晕。

    “国师,你……”

    南宫御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扶着墙壁站直了身体转身要走。只是汹涌的药性却让他寸步难行,额边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杨宛吟借着远处的火光看到了南宫御月额边的汗珠,顾不得方才刚刚被南宫御月拒绝又连忙上前去扶他。刚一碰到南宫御月的手臂就感觉到原本冰凉的触感消失不见,只余下一片滚烫还有南宫御月细细地喘息声。

    南宫御月似乎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将凑过来的杨宛吟按在了墙壁上。低头在她颈边轻轻磨蹭了几下,杨宛吟身体骤然僵住瞬间明白了南宫御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慢慢的,杨宛吟有些僵硬的身体重新放松了下来。杨宛吟有些羞涩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微微闭上了眼睛俨然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她不敢再看,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一般。

    如果…如果,她是不是就可以摆脱那个周家那个废材了?

    他如此俊美,如此优秀,还是北晋国师。就算是……周家也不敢找杨家的麻烦的。只要他能……

    只是,靠在她颈边的人却迟迟没有动弹。杨宛吟等了好一会儿也只听到了南宫御月的喘息声,却半点也没有感觉到他的动作不由睁开眼去看。南宫御月一只手压着杨宛吟,目光幽冷地盯着她的脸。

    “国…国师……”杨宛吟颤声道,声音中难掩羞意。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冷声道:“平京第一美人儿?”文安伯府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杨宛吟这个平京第一美人儿的称号却还是响亮的。虽然在神佑公主回来之后这个称号有些黯然了,但杨宛吟依然是平京难得的美人儿。所以即便是南宫御月,也曾经远远的被身边人提示过的。

    杨宛吟垂眸,低声道:“国师谬赞了。”

    南宫御月漫不经心地轻哼了一声,道:“你怎么不叫?”

    杨宛吟一怔,似乎有些不明白南宫御月的意思。南宫御月道:“不是说你们天启女子最讲究规矩么?本座这样…也算是冒犯了吧?你怎么不叫人来呢?”杨宛吟微微颤抖了一下,心中似乎在做着剧烈的挣扎,好一会儿她方才抬起头来望着南宫御月,低声道:“我…我,国师不是故意的,我……”

    南宫御月轻笑一声道:“本座明白了。”

    杨宛吟暗暗松了口气,却听到南宫御月冷声道:“可惜你长得太丑了。”

    杨宛吟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目光惊愕的望着眼前俊美的男子,这才看到他眼中的冷厉和不屑。

    南宫御月已经站起身来放开了她,“滚!”

    杨宛吟被吓了一跳,南宫御月一放开她就忍不住腿软的滑到在了墙边。南宫御月并不理会她,转身就往前走去。

    “国师!”杨宛吟忍不住冲口而出,声音带着几分凄厉和悲伤。南宫御月竟然说她丑?!杨宛吟这辈子从未听人说过她丑,即便是如今都说神佑公主才是真正的第一美人,但是所有人也都不得不说一句杨宛吟也同样很美。说她丑…这还是平生第一次。

    她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对方却以她太丑了拒绝她?!

    南宫御月回头,神色淡漠地扫了她一眼。杨宛吟泪眼婆娑地望着她,“宛吟当真如此不入国师的眼么?”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长得丑就少出来吓人。”

    杨宛吟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朝着南宫御月扑了过去。

    南宫御月本就还没有恢复,要压制心中的邪火已经让他花费了不少力气了,竟然就这么让杨宛吟给扑了个正着。杨宛吟靠在南宫御月怀中幽幽道:“国师,我真的不美么?比神佑公主如何呢?”

    南宫御月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赶杨宛吟走自然也不会是不愿意伤害良家女子这种无聊的理由。他只是认为自己今天绝对不能碰任何女人而已,否则他就是输给了君无欢。而且,君无欢肯定会趁机告诉笙笙,到时候不仅君无欢要嘲笑他,笙笙也会排斥他。

    但是这种想法在杨宛吟一而再再而三扑上来的时候,渐渐地有些土崩瓦解之势了。眼底闪动着幽冷的光芒,这个愚蠢的女人她以为他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吗?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本座成全你便是。

    “你想清楚了?”南宫御月捏着杨宛吟的下巴问道。

    杨宛吟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她就知道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逃出她的手心。更何况是一个中了药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给他下的药,若是,那他们倒是帮了她不小的忙。

    杨宛吟心知肚明,以她的身份想要光明正大地接近南宫御月进而让他动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想要摆脱那个平庸的男人,想要得到自己心仪的男子,只能是剑走偏锋。

    “宛吟…心慕国师……”

    南宫御月冷笑了一声,道:“好!”一伸手抓向了杨宛吟的衣襟。无论再怎么大胆杨宛吟也依然是一个闺中女子,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连手足都不知道要怎么放了。连忙闭上了眼睛侧过头,却不想南宫御月一把抓住杨宛吟的衣襟,直接将她甩了出去。然后南宫御月飞快地推开身后的房门走了进去,门在他身后狠狠地被拍了上去。

    杨宛吟被撞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坐在地上扭头去看,就看到眼前狠狠拍上的门。她有些呆滞地望着眼前的紧闭的房门好一会儿,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似愤怒,似遗憾,又似羞耻。好一会儿方才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走了。

    杨宛吟不知道的是,如果南宫御月的力气还在,她现在就不只是被撞得头晕眼花而是头破血流了。

    楚凌和君无欢将这一幕收进了眼底,楚凌微微挑眉有些惊讶地道:“南宫御月竟然…还挺有节操的。”如果南宫御月真的对杨宛吟做了什么,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君无欢轻笑了一声道:“他发现我们了。”他们站得这么近有没有刻意隐藏行踪,南宫御月即便是实力再不济也该发现他们了。

    “现在怎么办?”

    君无欢道:“不怎么办,让他自己待着吧。他既然拒绝了这一个,就不会再去动别人了。”

    楚凌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不由得有些同情起南宫御月来。得罪了君无欢,当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迟疑了一下,楚凌还是去唤来了两个白衣侍卫让他们帮忙守门。也免得南宫御月出了什么意外。处理好这些,两人才转身往外面走去,也幸好这地方偏僻,即便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外面的宾客们。

    “师兄,阿凌姐姐。”肖嫣儿心情愉悦地迈着轻快地步伐走了过来。

    楚凌微微挑眉,“今天玩得高兴么?”

    肖嫣儿笑得心满意足,“高兴极了。”能够坑到南宫御月,简直不要太开心了。

    君无欢淡淡道:“今晚就直接去神佑军,我和阿凌不叫你不要回来了。”

    “啊?”肖嫣儿一愣,“为什么?”

    君无欢微微挑眉,“你给南宫御月下了药,还敢在平京待着?真的不怕死么?”

    肖嫣儿笑眯眯地道:“本姑娘的药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他至少半个月动不了武,至于他身边那些酒囊饭袋,本姑娘才不怕他们呢。”君无欢点点头道:“随意,被南宫御月弄死了别找我。”

    “……”我都死了,还怎么找你啊。

    楚凌道:“嫣儿,你到底什么时候给南宫御月下的毒?”南宫御月本人虽然不是多精通,但肯定也是懂一些药理和毒术的。想要对他下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肖嫣儿指尖撑着下巴笑眯眯地道:“这个还不容易呀我把药下在了你们俩身上,他跟你们坐得越近,他中毒的程度就越厉害啊。”

    楚凌忍不住抽了抽唇角,“我们?”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阿凌姐姐不怕,我提前给你们用了解药,不会对你们又影响哒。而且药效也很轻,就算有影响忍一忍就过去了。”

    楚凌疑惑,“那南宫御月?”

    肖嫣儿道:“他喝了很多酒嘛,为了加强药效师兄还让人给他放了点血,我还顺便在那把匕首上也抹了一点药。”其实最方便的还是直接抹在刀上,只要刺进去了肯定能中毒。但是那种药抹在刀伤效果会打折扣,再被血一冲就更要打个折上折了。还是用晕染下毒法更加保险一些,南宫国师每吸一口气都会让他今晚过的很销魂啊。

    看着肖嫣儿神采飞扬的模样,楚凌心中暗道,看来君无欢的师门里,最好欺负的人就只有云行月了啊。

    “公主,长离公子!”平素一直跟随在南宫御月身边的白衣侍卫快步走了过来。楚凌扭头看向他,“何事?”

    白衣侍卫面色很是恭敬,“肖姑娘也在这里?”白衣侍卫算是南宫御月的半个心腹,自然也是知道肖嫣儿的身份的。肖嫣儿立刻闪到了君无欢和楚凌身后,探出了头来警惕地看着他。

    那侍卫深吸了一口气,拱手道:“还请肖姑娘见赐解药。”

    肖嫣儿装傻,“啊?什么解药,我没有啊。”

    白衣侍卫道:“公主,如果我们公子出了什么事,对天启也不好吧?”

    楚凌耸耸肩侧首看肖嫣儿,肖嫣儿跺脚道:“我真的没有,解药我给师兄了啊。”

    众人看向君无欢,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我问过南宫了,他不要我就扔水里去了。”

    “……”

    ------题外话------

    亲爱的们,五一长假快乐哦~今天有二更,可能会比较晚,也可以明天再看哟~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