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8、长离公子的惊喜!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子。”

    湖心地凉亭外,一个身形悄然无声地落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凉亭里虽然点着一盏灯却也显得有些幽暗。君无欢坐在靠窗地软榻上,楚凌正枕着他膝上沉睡着。听到声音立刻就要睁开眼睛,却被君无欢伸手捂住了眼睛,“没事,睡吧。”

    陪着君无欢下了许久棋,又在附近的山上玩了一下午,楚凌确实是有些累了。听他这么说,也没有挣扎重新放松了下来。

    君无欢问道:“何事?”

    外面的人低声道:“北晋国师派人过来请公子和公主了。”

    君无欢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道:“还早,让他们回去。公主休息一会儿自会过去。”

    “是,公子。”那人也不啰嗦,干净利落地退了出去。

    楚凌微闭着眼眸,有些懒懒地道:“让人等久了不好吧?”比起去那种需要勾心斗角了无新意的宴会,楚凌其实还是觉得就待在这儿更舒服的。但是既然答应了南宫御月要去,自然也不能失言。

    君无欢道:“阿凌不用着急,南宫御月准备的好戏,总是要晚一些才会开唱的。咱们现在去了也是干等着无聊。”

    楚凌想了想,若是去找了肯定又要跟那些贵妇们周旋,便爽快地同意了,“行吧,那就晚点去。”

    伸手抓着君无欢遮着她眼眸地手,楚凌笑道:“话说,长离公子说要给我的惊喜,到底准备好了没有?不会是糊弄我的吧?”

    “阿凌等不及了?”君无欢轻声笑道。

    楚凌道:“确实有些好奇了。”君无欢笑道:“自然不能让阿凌失望。阿凌睁开眼睛看看。”

    楚凌有些好奇,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不过今晚天色不错刚刚入夜也不会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外面绰绰影影的荷叶,淡淡地荷香在空气中弥漫,就着淡淡地月光恰是一副静谧的荷塘月色。

    楚凌微微挑眉,不解地侧首看向君无欢。君无欢对她一笑示意她继续看。

    不远处,一盏灯亮了起来。很快,又一盏,再一盏,不过片刻的光景,无数的光亮在夜色中闪现。楚凌远远地看清楚了,那是一盏盏的灯笼。不到半个钟的时间,她的目光望过去,一望无际的夜色中,灯笼如繁星一般的在夜色中静静的泛着浅淡的光明。

    不远处的荷塘深处,一抹淡淡的红光亮起,楚凌看到那团红光越来越明亮,也越来越的大,渐渐地绽开如一朵莲花。一朵几乎直径几乎有一个成年男子身高大小的红莲在无边莲叶中绽放。红莲的中心,却站着两个窈窕的女子。丝竹声响起,两个红衣女子翩然而舞。

    “好心思。”楚凌赞道,这个世间各种活动并不如她曾经所见那么千奇百怪创意百出,所以楚凌素来觉得各种宴会上的歌舞表演都十分无聊。虽然那些歌姬舞姬琴师中都不乏大家,绝对是真材实料的。但是对于楚凌这种自认鉴赏水平一般的人来说,难免有些单调,“咦…那好像是萃月和……”跳舞的似乎是萃月和素玉两位姑娘。

    君无欢搂着楚凌笑道:“平京的人都知道这两人才艺双绝,却不知道她们真正厉害的却是这双人的飞天舞。眉娘可是从未舍得拿出来给谁过眼,今日特意请阿凌先来欣赏。”

    楚凌眨了眨眼睛,“那我可要好好欣赏。”

    能让君无欢如此称赞,萃月和素玉自然是有真本事的。只见两人身形轻盈地在红莲中翩然起舞,红绫翻飞,足下恍若凌波。只见纤细的身影突然腾空而起,也不见她是从哪里来的手里就多了一盏巨大的彩灯。下方的另一人袖中数条彩带腾空而去,那彩灯也跟着像空中升起,越来越高。同时,四周的天空无数盏彩灯朝以红莲上空为中心慢慢的飘了过来。也不知道是如何控制的,无数的彩灯仿佛在天空游弋一般,与远处的灯笼一起,将原本幽暗的夜空照亮了。

    君无欢笑道:“阿凌,可好?”

    没有女人不喜欢浪漫,无论是十八岁的少女还是八十岁的老人。无论是软萌娇俏的萌妹子,还是楚凌这种随手就能搅风搅雨的女王殿下。楚凌抬头望着天空恍若满天繁星的彩灯,笑道:“只是这样?”

    君无欢低声笑道:“看来,阿凌还不够满意。”

    楚凌淡笑不语,便见君无欢站起身来。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君无欢对她笑了笑,抬手从腰间抽出了软剑,足下一点就掠了出去。红脸上翩然起舞的萃月和素玉很有眼色,见君无欢朝着这边过来,立刻便飞身退开了。

    君无欢落在红莲之上,手中长剑一凛,顿时剑气纵横,剑光纷飞。

    “萃月、素玉,见过公主。”萃月素玉二人也落到了凉亭外,恭敬地拜道。

    楚凌走了出来,目光落在湖面上起舞的男子身上,口中淡淡笑道:“辛苦两位姑娘了。”

    两个姑娘都是健谈之人,萃月笑道:“能在公主面前献舞,是我等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何敢说辛苦。公主觉得,公子的剑舞如何?”

    楚凌眼里带笑,眸光明澈,“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素玉笑道:“能得公主如此盛赞,公子想必十分高兴。”

    见楚凌目光定定地望着远处的君无欢,两人都退到了一边挤在一起掩唇偷笑。虽然她们对长离公子并不熟悉,但是却也听过这位不少事情。没想到,这位公子在心上人面前竟也如寻常男子一般,为了讨公主欢喜,还如此郑重其事的亲自舞剑。

    长离公子亲自舞剑自然不会只是舞剑那么简单,楚凌渐渐感觉到随着君无欢的剑舞,天上的彩灯又开始慢慢移动起来。原本楚凌还没发现,观察了片刻才发现,竟然是君无欢一内力推动这些灯笼改变了方向。而这些彩灯里面,竟然大多数都是巧匠制造的孔明灯。远远地看过去,就让人觉得无数的彩灯在随着月光下那人的剑势而改变着阵型,在夜空中排列各种各样的造型,只令人觉得赏心悦目,看得人目不暇接,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去看天上的灯还是湖面上的人。

    楚凌看得有趣,倒是也渐渐的摸出了几分门道。轻笑一声,抽出腰间的流月刀足下一点也跟着掠了过去。

    萃月和素玉看着在红莲上交起手来的一对璧人,对视了一眼目瞪口呆。也不能说是交手,因为两人并没有真的打起来,倒像是在月光下一起翩然起舞。楚凌的内力不如君无欢,是很难单纯以内力控制那么多的彩灯的。但是有君无欢带着她,却很快就能够随心所欲的控制了。夜色中远远的传来楚凌清越的笑声,显然是对这个游戏非常的感兴趣。

    “公子就是公子,这讨好心上的人的手笔寻常人八百年也赶不上啊。”萃月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素玉摇摇头道:“若不是公主,换了个女子也未必能有如此乐趣啊。”

    两人望着对方,不由双双觉得同病相怜。他们身为花魁,平素也是高高在上,想要对她们献殷勤的文人雅士高官权贵不知凡几,但又何曾有这样的真心诚意和手笔。

    “不行,心痛,咱们还是走吧。看来公子也不需要我们了。”素玉道。

    萃月点点头,她也不想待了,“待会儿还有一场要赶了。”

    “那个啊……随便弹两曲就行了,今天心情不好。”总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找不到如他们家公子这般的如意郎君了,不如以后还是跟萃月过吧。

    楚凌觉得很开心,非常开心。

    看着天空的彩灯随着自己的心意飘动着,仿佛所有的烦恼忧虑都被夜风吹走了一般。

    “阿凌很开心?”君无欢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楚凌点头,大方地承认道:“很开心。”

    “阿凌觉得开心,这些就值得了。”君无欢笑道,“阿凌可想上去看看?”

    “嗯?”楚凌有些不解,只觉得腰间一紧下一刻她就跟着君无欢一起腾空而去了。君无欢的轻功惊人,借着空中漂浮的彩灯借力,两人甚至一路飘到了比最高的花灯还要高的地方。

    “怕不怕?”

    “不怕。”楚凌笑道,“难道长离公子还能让我摔下去?”

    居高临下的感觉自然是很好的,站在一盏花灯的顶上,几乎能将整个湖面都一览无余。远远地还能看到胡泊另一头的光亮,以及看上去已经小小的几乎看不清楚人影的楼船。楚凌低头,看下面,碧叶连天的湖面上巨大的红莲依然绽放着,碧叶间不知何时还亮起了无数小小的红莲花灯。不远处的湖面上也同样飘荡着红色地莲花灯。

    他们足下的花灯正是最初被萃月和素玉放飞的那一盏。楚凌发现这灯并不是飘在空中的孔明灯,而是被人用墨色的绳索固定在半空中的。只是因为是夜晚,这盏灯又最高,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绳索的痕迹。也正是因此,虽然站了两个人在上面,却丝毫没有承受不住的迹象。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君无欢的眼中满是笑意。

    难怪这世上的人都喜欢高处,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确实是很多人都无法抗拒的。

    “这就是你说得惊喜?”

    “喜欢么?”君无欢轻声道。

    楚凌笑道:“喜欢,很喜欢。”如果有人向她描述这样的场面,她大约要嗤之以鼻。但是当你真正身处这样的环境的时候,她才知道说到底……楚凌也依然是一个寻常女子。一个会被心上人取悦,会因为喜欢的人花费心思准备的惊喜欢喜的女子。

    “喜欢就好。”

    君无欢低头,轻轻吻上了她的唇。楚凌微微垂眸,双手扶住了他的肩膀,双唇触碰到一起,片刻后便成了难舍难分的缠绵。

    “阿凌,嫁给我可好?”

    楚凌眨了眨眼睛,刚刚被轻吻过的唇娇艳欲滴,“我若是不答应呢?”

    “那我就抱着你跳下去。”

    “……”为什么长离公子求婚是这个画风?楚凌笑容越盛了几分,轻抚着他的脸颊道:“那你跳吧。”

    “……”长离公子有些幽怨地望着怀中脸颊绯红的少女,“我舍不得,阿凌,求你可好?”

    楚凌轻叹了一声,抬头轻轻稳上了他微凉的薄唇,“好。”我怎么舍得让你真的求我?

    不远处的山林中,桓毓公子怒瞪着不远处完全不知道节制的一双狗男女,忍不住恶从胆边生。随手抽出一把匕首眼神险恶地对着不远处的树上系着的绳索道:“你说我要是一刀砍下去,那两个会不会直接掉进水里?”有心上人了不起么?要成婚了不起么?有没有人体谅一下他这个孤家寡人?

    邵归远摸着下巴道:“凤霄现在是这个做派?幸好我早就成婚了,幸好他还知道避着人,没有直接在京城里来这么一出。”

    “什么意思?”桓毓公子不解的问道。

    邵归远同情地看着还是孤家寡人的某人,“哪个女子看了这样的…场面,还能满意别人?”就算是再知道彼此的差距,到底是意难平呐。

    桓毓公子无语,不得不承认邵归远说得很对。

    如此劳民伤财的场面,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弄得出来的。不,就是弄出来了,普通人也没本事搂着美人儿在半空中谈情说爱。

    相较于桓毓公子的满腔悲愤,另外一些人的情绪就显得正面多了。

    “好厉害!长离公子真英雄也!”

    “好浪漫,将来我娶媳妇的时候也要弄这样!害怕心上的姑娘不手到擒来?”

    “滚蛋吧,你有长离公子这本事么?”

    “公主也很厉害啊,寻常姑娘就算上去了也要吓得尖叫吧?”那么高,还只有一盏灯支撑着,别说是姑娘他都想要尖叫啊。

    “公主殿下果然威武!”

    “公主千岁!”

    “公主和长离公子果然是天造地设的绝配!”寻常男女绝对是招架不住这两位的。

    “是极是极。”

    “黄兄正解!”

    “笙笙和君无欢还没来?”此时热闹的楼船上,笙歌燕舞,一派歌舞升平的气象。貊族人本就没有天启那么多规矩,貊族人办的宴会自然也是。南宫御月大手笔的邀请了整个京城各家的花魁舞姬,各种才艺名家,着实是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们大饱了眼福。三艘楼船围成三角,中央空出来的地方直接被连接起来做成了献艺的地方。如此看上去,倒是是在一座巨大的三层楼的会场里面。着实是人声鼎沸冠盖云集,几乎绝大部分地京城权贵今晚都被集中在这里了。

    南宫御月坐在三楼的船边,有些慵懒地看着底下喧闹地场面。今晚永嘉帝没有来,众人也没有了什么拘束。有些放浪形骸过了头的人也不在少数。不过貊族人也不讲究这些,楼船中有不少厢房,若真有什么也是提供各种服务的,半点也没有天启人在别人的宴会上不敢随意失礼以免冒犯主人的想法。

    看着这些人,南宫御月唇边露出了一抹嘲讽地笑意,“你说…本座将这些人一锅端了怎么样?”

    白衣侍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小心地看了自家公子一眼连忙转移话题,“回公子,派去的人回来说,长离公子说时间到了公主自会前来,将他们打发了回来。”南宫御月冷哼一声道:“笙笙上午就出来了,这会儿还没到。姓君的是故意的吧!”

    白衣侍卫劝道:“神佑公主身份尊贵,晚到一些也是自然的。”

    南宫御月可听不进去这些,正要说什么只听有人突然叫道:“那是什么?!”

    南宫御月侧首望去,就看到远处的天空无数的光芒亮起,片刻后无数的花灯慢慢的腾上了天空。

    “应当是孔明灯吧?”他们这个地方,其实看得不太清楚。但是除了孔明灯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天空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光芒。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灯?是谁弄的?难道是北晋国师?”有人忍不住议论道。

    不过一会儿工夫,远处地天边似乎已经被点亮了。人们远远地看着天空闪动着各色的星光,在幽暗的夜色中十分惹人注目。不少原本还在饮酒作乐或者谈笑风生地宾客都闻讯挤到了船边,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奇景。

    “公子…那是?”

    南宫御月脸色铁青,咬牙道:“君无欢!”

    “公子是说那是长离公子……”为了讨好神佑公主安排的。

    南宫御月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侍卫连忙上前拦在他前面,“公子,不可……”

    “你想拦本座??”南宫御月声音有些阴恻恻地道。

    侍卫连忙俯身跪下,“属下不敢,只是…公子此时前去也无济于事,反而会令神佑公主对公子越发的排斥。还请公子三思啊。”

    南宫御月不语,好一会儿方才慢慢回到座位上坐下,只听他的声音仿佛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般,“君、无、欢!本座一定会让你知道挑衅本座的下场!笙笙…是本座的!”

    侍卫低着头跪在地上,暗暗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公子到底为什么对神佑公主如此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