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7、第一美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北晋国师刚到天启就要办什么荷花宴广邀京城的权贵,着实是有些喧宾夺主的意思。不过永嘉帝也并不计较,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更何况天启朝廷对待北晋人的态度素来疲软,这种算得上是无伤大雅的事情,一般也没有什么人反对。

    楚凌很给南宫御月面子,第二天上午早早地就过去了。京城外不远处有一个面积不小的天然湖泊,水道与护城河相同,湖中种了不好的荷花,没到夏季这里便是文人雅士聚会赏花地好去处。京城里不少人便在湖边的山脚下圈地建造了不少别院,作为夏日避暑或闲散玩耍的去处。

    南宫御月的荷花宴却不是在岸边的别院里举行的,而是在湖中的三艘巨大的画舫之上。

    楚凌去的早,并没有急着上传,而是站在岸边远远地看着,往日里还算宁静的湖面上今日却十分热闹。湖面上小船来来往往的忙着渡人,还有人泛舟湖上,心上湖上的天光云景,十里荷香。

    肖嫣儿跟在楚凌身边,有些好奇地道:“阿凌姐姐,南宫御月那家伙怎么会想起来办什么荷花宴,一看就是不怀好意!”楚凌笑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跟南宫御月熟不熟?”肖嫣儿撇了下小嘴,摇头道:“不熟。”

    “不熟?”楚凌挑眉,南宫御月和君无欢是师兄弟,跟云行月关系也很好。肖嫣儿是云行月的师妹,跟君无欢显然也很熟,怎么会跟南宫御月不熟?

    肖嫣儿小声道:“阿凌姐姐你不知道,以前南宫御月跟着师伯学艺的时候,只跟师兄好,不太理会我跟君师兄,他可讨厌了。”楚凌有些诧异,不过随即了然,那时候南宫御月看准了欺负云行月傻,自然不会理会心机莫测的君无欢和小魔女一般古灵精怪的肖嫣儿。

    “那他当初跟君无欢闹翻的事情你知道么?”楚凌问道。

    肖嫣儿点头道:“知道啊,他差点弄死云行月那个傻子,师兄…君师兄也差点打死他。我还帮忙来着!”楚凌有些好笑,“你帮什么忙?”肖嫣儿傲然道:“我帮忙踹了他几脚啊。”楚凌点点头,称赞道:“踹得好。”

    就南宫御月对云行月干的那些事儿,踹几脚都是轻的了。虽然楚凌对云公子有些不太好的印象,但是不得不说欺骗一个纯洁少年真挚的友谊还差点弄死人家,南宫御月这货实在是太渣了。若不是当初的南宫御月,云行月跟君无欢的关系只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好。

    肖嫣儿点头道:“当然好。”

    楚凌看了看她,都是有些不放心地嘱咐道:“今天别惹事儿。”

    肖嫣儿眨巴了一下眼睛道:“阿凌姐姐放心吧,我答应了师兄要好好保护你哒,绝对不会惹事儿。”但是君师兄惹不惹事儿我就不知道啦。楚凌有些好笑地点点她的鼻尖道:“你保护我?”肖嫣儿立刻往她身边蹭了蹭,“阿凌姐姐保护我。”

    “乖。”

    不远处的一个小船上,秦殊望着湖边嬉笑的两个少女,唇边染上了几分淡淡地笑意。

    坐在他对面的珂特吉有些好奇地扭头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神佑公主?”秦殊侧首看他,“怎么?奇怪?”珂特吉蹙眉道:“这位神佑公主,实在是有些不太像天启人。”珂特吉确实无法想象,一个天启的公主能够做到那么多的事情。无论是拜师拓跋兴业还是在上京发生的那些事。如果说她是天启皇室精心教养地也就罢了,但问题是她还在襁褓间的时候就已经进了浣衣苑那种地方。

    秦殊微微蹙眉,道:“这一点,我也没想明白。”这也是为什么在上京的时候从未有人怀疑过曲笙跟楚卿衣有什么关系的原因。没有人认为一个浣衣苑长大的少女能够长成曲笙的模样。这完全不合常理。

    珂特吉微微眯眼道:“秦公子觉得,这个神佑公主会不会真的是……”秦殊摇头道:“不可能,就算永嘉帝和天启朝廷会搞错,长离公子也不会搞错的。”珂特吉眯眼道:“如果,这就是长离公子的阴谋呢?”

    “你是说……”秦殊垂眸。

    珂特吉笑道:“如果是君无欢弄出来一个假公主,然后自己当驸马的话…秦公子觉得不可能么?”

    秦殊淡淡道:“珂大人好心思。”

    珂特吉有些得意地一笑道:“咱们或许可以跟安信郡王府那个女人接触一样了。”虽然那女人完全没有完成陛下的吩咐,但是如果有他们推波助澜的话,也未尝不会有奇效。还有不是还有那个安信郡王帮忙么?

    秦殊抬眼看向岸边漫步而行的几个女子身影,垂眸道:“或可一试。但是我提醒珂大人,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与天启结盟,若是惹怒了永嘉帝,此事只怕难办。若是影响了陛下的大计……”珂特吉皱眉道:“难道就这么算了?这神佑公主对我北晋态度十分不善。”

    “珂大人自己考虑吧,秦某只是提议而已。”颇有些置身事外之意,珂特吉眼眸微沉看着秦殊。陛下对这个西秦皇子十分看重,事实上这些年秦殊也确实立下了不少的功劳。因此,秦殊的意见他自然不能视而不见,若是将来出了什么问题,陛下怪罪下来他可承担不起。

    沉吟了良久,珂特吉咬牙道:“既然如此,先以大局为重。若是能让天启将神佑公主嫁入北晋,倒也无所谓她的真假了。”人入了北晋还能翻天不成?

    秦殊点点头,道:“大人英明,以我之见安信王府那个只怕撑不了多久。现在是神佑公主没有对她动手,一旦出手,她赢不了。大人若是将赌注压在她身上,效果只怕会让你大失所望。”

    “……”那你先前跟我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阿凌。”

    听到君无欢的声音,楚凌回头果然看到长离公子带着人站在身后不远处笑看着她。楚凌不由也是一笑,转身走过去道:“你怎么在这里?”君无欢叹气道:“公主府的人说公主殿下早早的出城了,我只好追出来了。”楚凌无奈,“我这不是怕长离公子事务繁忙么?”

    君无欢拉着她地手笑道:“再忙陪阿凌参加宴会的事情还是有的。”

    肖嫣儿跟在君无欢身边,见军芜湖拉着楚凌的手对他做了个鬼脸道:“师兄,我还在这儿呢。”

    君无欢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去跟你南宫师兄打过招呼了么?”

    肖嫣儿翻了个白眼,“谁要跟他打招呼?用什么打招呼?喂他一把毒药么?”君无欢道:“你若是喂得进去的话,也是可以的。”楚凌莫名觉得君无欢这话里带着几分杀气,挑眉道:“怎么?南宫御月又惹你了?”

    君无欢笑道:“没有,阿凌不用担心。”

    楚凌有些怀疑地打量了他一番,总觉得他没有说实话。

    君无欢拉着楚凌往前走去,道:“时间还早,我带阿凌去一个地方。”然后瞥了肖嫣儿一眼道:“你自己玩去吧,不要惹事。”肖嫣儿眨了眨眼睛,“师兄,我好歹是你师妹。”从到了京城就把她丢在宫里和公主府,平时见面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吩咐她办事的时候倒是毫不客气!肖嫣儿觉得自己命太苦了,三个师兄全都是混蛋,果然还是阿凌姐姐对她最好了!

    君无欢道:“别废话,去办事。办完了我把云行月叫回来陪你玩儿。”

    “谁要跟他玩儿?”肖嫣儿没好气地笑声嘀咕道:“本姑娘已经是成年人了好吧?”虽然是这么说,肖嫣儿还是利落的转身走了,“阿凌姐姐,我去办点事儿,一会儿见哦。”看着肖嫣儿离去的轻快背影,楚凌挑眉道:“你让她去办什么事?”

    君无欢道:“一点小事,阿凌放心她有分寸。你别看她平时傻乎乎的,小毒仙的称号也不是白叫的。”

    楚凌点点头,行吧。人家做师兄的都不担心,她担心什么。

    君无欢遣退了跟在两人身后的人,拉着楚凌沿着湖边一直往前走去。两人都是容颜气度极其出色之辈,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过却没有几个人敢上前来搭讪,只得默默看着两人远去。

    “长离公子和公主果然是一对璧人。”

    “别的不说,就只是容貌气度倒是当真十分匹配的。”

    还有一群公子哥儿们十分另类,除了鼻青脸肿稍微有些有碍观瞻,他们清一色全部都是神佑公主吹。

    “公主真是美若天仙!”

    “公主一身红衣,当真威武霸气!”

    “公主凤仪天成……”

    “那就是神佑公主?”湖面上飘着的一艘小船里,一只白皙如玉的纤细玉手轻抚着手中半开未开的荷花轻声问道。

    旁边的丫头道:“应当是吧,这两次宴会小姐都没有赶上,奴婢也没有见过神佑公主。不过听说公主容貌绝艳……”话刚出口,小丫头就立刻住了嘴,有些小心地看了一眼自家小姐。

    船中的少女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衫,容貌美丽婉约,眼波盈盈,一看就让人觉得这是一个书香门第出来的优雅贵女。

    小丫头有些讪讪地看着自家小姐,“小…小姐……”不为别的,只因为在神佑公主回来之前,京城第一美人儿的称号却是自家小姐的。自从神佑公主回来,许多人都说公主风华绝代比自家小姐更甚。虽然公主似乎对自己的容貌并没有什么兴趣,对京城第一美人儿的称好更没有兴趣,但是一些风言风语还是难免会传到她们耳中。

    这少女,自然便是文安伯府的嫡出小姐,据说已经与惠和郡主的嫡孙定亲的京城第一美人杨宛吟。

    杨宛吟瞥了丫头一眼,淡淡笑道:“想什么呢,这般小心翼翼的。只是几次错过了没能拜见公主有些遗憾罢了。对了,陛下先前说要为公主选伴读的事情,怎么……”小丫头笑道:“听说公主似乎对此兴致不大,最近事儿也多便搁在一边了。小姐何必在意,小姐已经订婚了,就算是真的要选伴读,老爷和夫人也不会让小姐去的。”

    提起订婚,杨宛吟秀眉倒是微微凝了起来,神色幽幽并不答话。

    小丫头见她心情不太好的模样,也不敢多说什么,安静地跪坐在一边陪着她发呆。

    杨宛吟目送楚凌和君无欢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转角处,才将目光转回了湖面上。今日湖面上十分热闹,时不时就有小船从旁边飘过,不远处还音乐传来丝竹吟唱和女子的欢笑声。不过最热闹的还要数停在湖中心的三艘画舫了。三艘都是十分高大的三层楼船,不知为什么三艘船竟然呈三角靠在一起,并不停靠在岸边等客人上船或者随意飘着让人能领略湖上的风光。说是船,倒像是一座搭在湖边上的巨型建筑一般了。

    “这北晋国师可真是大手笔。”小丫头见她看过去,也忍不住道。

    虽然平京水道纵横,湖泊众多。但是这种大型的楼船即便是整个上京也不超过五艘,权贵之家再有钱也鲜少会有人弄这么大一艘船放在那里一年也用不上几次的。这位国师刚到天启就弄来了三艘,可不是大手笔么?

    “听说今天平京有些权势的权贵都回来?”杨宛吟沉吟道。

    小丫头点头,笑道:“可不是么?周公子必定也会来呢。姑娘到时候也可以跟周公子说说话儿。”

    杨宛吟蹙眉,淡淡道:“孤男寡女的,我跟他说什么话?”

    小丫头有些不解,“周公子毕竟跟姑娘已经有了婚约,平时见面说说话也不逾礼。”只看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平常出双入对的也不见外人多说什么。毕竟未婚夫妻跟寻常毫无关系的男女还是不一样的。

    杨宛吟不语,目光悠远的看向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凌被君无欢拉着一路前行,两人都是轻功不凡之辈,即便是不用轻功也比寻常人快些。不多时,两人已经离开了人声鼎沸的热闹之处,越往前走倒是越安静许多。楚凌抬眼看向湖中连天碧叶和红白荷花,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荷香在鼻息见萦绕只令人觉得心旷神怡。

    君无欢低头看了看她,见她神色放松显然是身心愉悦的模样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楚凌抬头看向他,好奇的问道:“你还没说,要带我去哪儿呢?”

    君无欢笑道:“将阿凌带去卖掉。”

    楚凌翻了个白眼,“这个笑话太老套了。”

    “好吧。”君无欢叹了口气,道:“阿凌伸手。”

    楚凌挑了下秀眉,如他所说的伸出了一只手。君无欢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一带将她带入了自己怀中。然后楚凌只觉得脚下一轻,整个人便凭空飘了起来。君无欢的内力精湛,轻功自然是极佳。即便是带着一人竟然也毫不费力。足下只是在湖中的荷叶上轻轻借力,两人就从湖面上掠了过去。

    开始楚凌还有些警惕,未免君无欢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扔下水里。渐渐地发现君无欢确实是游刃有余,倒是放松了下来。靠在君无欢怀中,一边享受着在湖中无数莲叶间掠过的感觉,偶尔还伸手栽上一朵荷花或者鲜嫩的莲蓬。

    这湖泊面积确实是相当的大,两人一路向前越来越幽静,景色确实越来越美丽的。不过这些地方确是整天都种满了荷花,画舫游船根本就无法过来,人自然也就少了。终于,君无欢搂着楚凌在距离湖边不过十来丈的一座湖心亭里停了下来。扶着楚凌站好,君无欢笑问道:“阿凌觉得,此处如何?”

    楚凌抬眼望去,这是胡泊的一角,一处三面被山坡环绕形成的一个小小的内湖。湖心一座雅致的凉亭,湖边的山脚下还有错落有致的几间雅舍。一眼望过去,却又能看到远处一望无际的碧叶连天。地方虽然小,却是难得的幽静美丽之处。

    楚凌有些好奇,“这么一个好地方,怎么会没人?”

    君无欢笑道:“自然是因为,这一片地方是属于私人的。”

    “你的?”楚凌并不算十分惊讶,毕竟长离公子富甲天下,连山都可以成片的送,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自然不奇怪了。

    君无欢点头,“阿凌喜欢么?”

    “不错。”楚凌道:“若是想要躲清闲或是散心,这地方着实不错。不过……”

    “不过什么?”君无欢道。

    楚凌看着君无欢,道:“等花季过了,荷叶枯了……”留得残荷听雨声诚然也是一种境界,但若是放眼望去满天残叶,反正就楚凌这种脾气的人看来,着实是有些欣赏不来。

    君无欢笑道:“这种事情自然不需阿凌操心,阿凌若是不信,等到了季节不妨过来看看,又是何等景致。”

    楚凌点头道:“长离公子这般有信心,我自然是要来看看了。”

    两人走进亭中坐下,这凉亭独立水中却不算小。厅中桌椅软榻各种陈设一应俱全。就连新鲜瓜果都应有尽有,显然是有人提前准备的。楚凌倒是有些好奇,“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欣赏这里的美景么?”

    君无欢笑道:“自然不仅是如此,不过…现在时辰尚早,阿凌先休息一会儿可好。”

    见他如此,楚凌倒是越发的好奇起来。不过她素来也是很有耐心的人,倒是也不着急,只是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拭目以待了。”

    君无欢道:“定不让阿凌失望,阿凌陪我下一盘棋如何?”

    楚凌对棋道并不十分擅长,不过她此时心情不错倒是也不介意陪君无欢下一盘棋。

    “那就请长离公子多多赐教了。”

    两人悠然对弈的时候,南宫御月的心情却不太美好。

    南宫御月坐在楼船最高一层的花厅里,比起外面的喧闹这里面倒是十分的安静。整个花厅中除了南宫御月就只有身着白衣的侍卫或侍女了。南宫御月皱眉道:“你说…笙笙跟着君无欢走了?”

    侍卫点头称是,“是,公子。我们的人亲眼看到公主跟着长离公子一开的。”

    南宫御月咬牙道:“本座记得,没有送帖子给君无欢!”

    站在他身边的侍卫迟疑了一下道:“公子,长离公子没有登船。而且…如果长离公子不来的话,公子的计划……”所以,公子不给人家帖子根本就是赌气,若是长离公子真的不来……侍卫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南宫御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若是长离公子不来,公子不会打算算计神佑公主吧?会被打死的啊。

    南宫御月才不理会自己的护卫在想什么,冷声道:“立刻去找,就说本座请公主登船。”

    跪在跟前的侍卫道:“启禀公子,他们去的地方有人拦截,说是私人地方,外人不得擅入。”

    咔嚓!

    南宫御月冷冷地抛开手中裂开的茶杯,冷声道:“君无欢!”

    白衣侍卫连忙道:“公子,既然神佑公主答应了赴宴,肯定不会缺席。不如等一等……”

    南宫御月垂眸,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冷笑一声道:“也好,让笙笙亲眼看看,一定会更加的……惊喜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股不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