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6、国师要搞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黄大人这还是第一次来神佑公主府,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永远也不要踏入这里。但是只要一想到儿子做的事情,黄大人就气得肝疼。若是再不好好将这孽障收拾一番,下一次他就敢直接把天给捅破了!

    “臣,叩见公主殿下。”黄大人对着主位上的楚凌恭敬地一拜,目光正好扫到站在一边正努力将自己往赵季麟身后藏的儿子,唇角又忍不住抽搐了几下。这就是他黄家世代书香名门教导出来的子弟?教养都喂狗了么!

    楚凌笑道:“黄大人不必多礼。”

    黄大人又谢过了公主,这才起身恨恨地瞪了儿子一眼。

    楚凌道:“黄大人,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黄大人也不跟楚凌绕弯子,这些日子他一路旁观下来也算是明白了,这位公主殿下你跟她兜圈子玩心眼,根本就占不到任何便宜,与其如此还不如有话直说来得痛快。

    “回公主的话,臣是来带我这逆子回去的。”黄大人沉声道。黄靖轩吓了一跳,也顾不得躲避了立刻跳出来道:“公主,我不要!我不要回去啊。”

    “放肆!”黄大人气结,“公主面前岂有你说话的份儿!”黄靖轩不甘地道:“你不也在说么?”

    “我是你老子!”黄大人怒斥道。

    黄靖轩耷拉着脑袋,朝着楚凌抛去求救的眼神,拜托公主,我不想回去啊。回去会被打死的!楚凌看在眼里有些好笑,摇了摇头道:“黄大人息怒,令郎年纪尚轻,有些事情想的不周到也是难免的,哪里就值得动这么大的怒气了?若是气坏了身体,岂不是不值得。”

    黄大人指着儿子道:“这个混账东西不知轻重的胡闹,竟然还被人抓紧了承天府衙门,还要公主前去救他们出来。我黄家几辈子也没有出过这么丢人现眼的子孙。”黄靖轩从赵季麟背后探出头来,道:“老赵也去了,还有…还有黎家那个黎澹!”怎么就你这个老头子这么多事儿?

    黄大人阴恻恻地道:“黎公子被逐出家门了,你也要我将你逐出家门么?”

    黄靖轩顿时无言,他虽然有些叛逆,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志向,但是却还没有到能够淡然面对被逐出家门这种事的地步。见他如此,黄大人轻哼了一声道:“你既然没有黎公子的勇气,就别跟我废话。”楚凌看着黄靖轩可怜巴巴地模样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黄大人,昨天的事情也怪不得他们。”

    黄大人拱手道:“公主就不要为这孽障开脱了。”

    楚凌摇头道:“昨天的事是我指使地,黄大人要怪的话就怪本宫吧。”

    “……”黄大人怔住,有些不解地望着楚凌,显然是不明白楚凌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做了也就罢了,反正就算全京城的人都怀疑也没有证据,神佑公主又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承认?楚凌一只手扶着椅子的扶手,淡淡道:“黄大人,这几天貊族人在平京城的跋扈行径你想必也知道了。在自己的地盘上若是都不能给他们一个教训,貊族人只怕当真要将天启人看低到尘埃里去了。”

    黄大人沉默了良久,方才长叹了一声道:“话虽是如此,但是公主这般做未免也太……”

    “如何?”楚凌挑眉道。

    黄大人道:“毕竟来者是客,天启素来皆称上礼之邦,这若是传扬出去……”楚凌轻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好一会儿方才道:“传扬出去又如何?难不成大人以为天启如今的名声就很好听?败军之将和战败之国一样都是没有尊严的。就算你再礼仪周全,黄大人,貊族人懂礼么?”

    黄大人再一次沉默,黄靖轩却激动地道:“公主说得对!公主威武!”

    楚凌淡淡地一眼扫过去,黄靖轩立刻又缩了回去。

    楚凌看着黄大人笑道:“黄大人既然已经放了黄靖轩回神佑军,想必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又何必在计较这点事情呢?说得不负责一些,黄靖轩如今是神佑军的人,就算真有什么事儿,第一个也怪不到黄家身上。”见黄大人似乎想要说什么,楚凌道:“黄大人不必担心,昨天的事情参与者众,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影响到黄家的名声的。黄大人就算不信本宫,也该相信父皇才是,本公自认为,眼下还有几分圣宠?”

    何止是有几分?黄大人心中暗道,看陛下那架势,三天两头的就往神佑公主府送东西。平时跟大臣说话,言语间也都是公主还小,你们多担待不要欺负她云云。所幸这是个公主,若是个皇子的话怕不是就要直接立为太子了。不过话说回来,陛下子嗣凋零,若真的是皇子的话不管是什么模样也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了。可惜啊。

    黄大人看了一眼旁边没出息的儿子,咬牙道:“既然公主这么说,下官自然是相信的公主的。不过,这小子今天还是要跟我回去!”

    黄靖轩下了一跳,还没说话就听到楚凌笑道:“靖轩与黄大人是父子,谁能阻止父子天伦呢。不过……”黄大人拱手道:“犬子顽劣,以后还望公主多多费心。”这是同意了黄靖轩以后跟着公主府。楚凌满意地笑道:“靖轩,跟你爹回家吧。”

    黄靖轩磨磨蹭蹭还想说什么,却被黄大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冷声道:“还不走!”

    黄靖轩只得哀怨地望了楚凌一眼,缩着脖子跟他爹走了。

    赵季麟眨了眨眼睛,有些会不过神来。黄大人这是同意了?

    “公…公主,靖轩不会有事吧?”

    楚凌漫不经心地道:“谁知道呢,大概……要挨一顿打吧?”

    “……”真惨!

    南宫御月从公主府出来之后心情十分不好,挥退了身边的侍卫便自己走了。

    距离楚凌的公主府并不远地安信王府里,楚蝶衣正坐在空荡荡的小花园里发呆。自从纯毓郡主离开之后,虽然明面上没有如何但是安信王妃看她的眼神却渐渐地变了。她心中自然明白是为了什么,只得小心提防。所幸安信王妃还是个相当识大体的女人,这些日子也忙得很倒是没有功夫找她的麻烦了。

    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王府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叹什么气?”一个冷冷地声音从背后传来,楚蝶衣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忙回头便看到不知何时距离她不过四五步的大树下竟然已经多了一个人影。这个距离她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如果对方要杀她……

    楚蝶衣连忙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方才对着来人盈盈一拜,“见过国师。”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看似柔弱的女子,“你好大的架子。”

    楚蝶衣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连忙道:“国师恕罪,并非蝶衣不应国师召唤。而是……安信王妃的人因为先前纯毓郡主的事儿,这几日时时盯着我,我实在是……”

    南宫御月皱眉,“蝶衣?这是天启人给你娶的名字?你倒是适应的快。”楚蝶衣垂眸,脸上不出一丝有些羞涩又略带紧张的笑容,道:“奴婢…奴婢怕不小心说错了话,便时时刻刻记着这个名字。”南宫御月走到一边坐了下来,轻哼了一声道:“拓跋梁要你办的事情,你没有办成。本座要你办的事情,你也没有办成。”

    楚蝶衣吓了一跳,连忙扑通一声跪在了南宫御月跟前,“奴婢无能,请国师责罚。”

    南宫御月伸手,抬起了她的下颚,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道:“哦,如此无能,本座要你何用?”

    “请…请国师再给奴婢一个机会。”楚蝶衣颤声道,“奴婢…奴婢再也不敢让国师失望了。”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打量着她似乎是在评估她说的话真假。好一会儿方才慢慢放开了手道:“也罢,本座就再给你一个机会。若是再失败了,你就自我了断吧。”

    “是,多谢国师!”楚蝶衣大喜,匍匐在地上恭听吩咐。

    南宫御月冷声道:“明晚城外荷花宴,睡了君无欢。只要成功了,你要什么本座都会给你的。”

    楚蝶衣身体颤抖了一下,低声道:“奴婢…奴婢……”

    “别怕,本座会帮你的。”南宫御月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的味道,低声道:“听说你很讨厌神佑公主?是真的讨厌还是装的?”

    “真、真的!”楚蝶衣颤抖着道,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凭什么…凭什么她是公主?!凭什么我……”

    “这就对了。”南宫御月满意地道:“你想想,君无欢可是楚卿衣的男人,说不定她自己都还没有睡过。若是被你…捷足先登了,那她会是什么感觉?”楚蝶衣颤抖的更厉害了,“国师,我…我会死的。”

    南宫御月爱怜地摸着她的脸颊道:“别怕,本座会帮你的。明白么?只要你成功了,就算你想要做天启的公主,本座也能帮你办到。”

    “奴婢…奴婢遵命。”

    南宫御月满意地放开了手,淡淡道:“起来吧。”

    楚蝶衣有些蹒跚的站起身来,看着南宫御月的神色依然不太自然,俨然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南宫御月倒是并不在意,这世上很多人见到他的时候都是这副模样。笙笙除外!想起明天将要发生的事情,南宫御月原本一直郁闷的心情终于晴朗了几分。

    “不要让本座失望。”

    “是,国师。”楚蝶衣垂眸,恭敬地道。

    目送南宫御月的身影远去,楚蝶衣发了一回儿呆,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刚刚被南宫御月碰过的下巴打了个寒颤,楚蝶衣方才跌跌撞撞地朝着自己住的地方奔去。回到房间里,碰的一声关上了门,脚下一软就直接坐倒在了门口。长出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背后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这是怎么了?北晋国师这么可怕?”一个女声在房间里响起。

    楚蝶衣抬起头来看向暗处,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太可怕了。”她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坚持住没有在南宫御月面前露出马脚,幸好他很快就走了,若是再待下去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了。想起南宫御月抚摸她脸颊时的触感,就像是一条冰凉的蛇从皮肤上爬过去的感觉,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我可是听说有不少人爱上了北晋国师,难以自拔呢。”女声笑道。

    楚蝶衣连连摇头道:“无福消受。”那些能爱上这位国师大人的女人,若不是眼瞎心盲,就是真的勇气卓绝。她胆小怕事,实在是做不到。

    “好了,南宫御月跟你说了什么?”

    楚蝶衣脸上露出一丝郁闷地神色,将南宫御月地话重复了一遍,末了还忍不住抱怨道:“你说我命怎么这么苦?让我去跟公子……我要是这么有本事,怎么还会在这里当细作啊。”她早就成为君夫人了好么?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还是有自知之明。总之无论是那位北晋国师还是她们家公子,她都高攀不起。

    女声轻笑了一声道:“好了,我知道了。既然南宫御月这么说,你到时候见机行事吧。公子说了,这次的任务你若完成的好,以后就不会再用你了。”、

    楚蝶衣眼睛一亮,“请公子放心,绝不会让人看出破绽的。”做完这一票,她就可以拿着钱潇洒快活了,后半辈子无忧无虑,可比当什么郡主公主还是嫁给什么公子的省心多了。当初选择投靠富甲天下的长离公子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女声对她的反应显然也很满意,点头道:“很好,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有人来了!我先走了!”

    下一刻,那女声便消失在了房间里。片刻后,楚蝶衣从地上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

    “蝶衣姑娘,王爷和王妃请您过去。”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

    楚蝶衣垂眸一笑,道:“知道了,这就去。”

    君府书房里,君无欢沉默的听着跟前的女子禀告,良久没有说话。

    站在书房中央的女子不是旁人,正是萃玉轩的眉娘。眉娘看了看君无欢神色淡漠沉默不语的模样,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这北晋国师也太能折腾了,公子心中只怕……

    良久,才听到君无欢淡笑了一声,“他是这么说的?”

    眉娘连忙点头道:“回公子,一字不漏。那北晋国师……只怕是想要离间公子和公主的感情,公子还要小心才是。”

    君无欢点了点头问道:“明天的宴会,萃玉轩有人去么?”

    眉娘点头道:“萃玉轩两位花魁都被邀请了前去献艺,因此也可以带一些人过去。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君无欢摇了摇头道:“你去找嫣儿,就说我要拿一些东西用一用。”

    眉娘抬眼,有些疑惑地看向君无欢。君无欢低声说出了几个字,眉娘闻言脸色也不由得微变了一下,有些迟疑地看向君无欢,“公子,这…听说那南宫御月的脾气,若是……”若是弄不好,可是会死不少人的。

    君无欢冷笑一声道:“你放心,南宫御月这人死要面子,吃了这么大的亏他绝不会四处声张的。一旦事成,桓毓会派人立刻送她们离开平京,以后南宫御月不会有机会找到她们。”眉娘点了点头,他们这些人本就是为公子做事的,就算是丢了性命也没什么。难得公子还能想的如此周到。

    “属下明白了,请公子放心便是。那…不知公主那里……”眉娘有些迟疑,这种事还是要实现告诉公主一声的吧?万一出了什么纰漏公主那里也好说一些。君无欢道:“我自会跟阿凌说清楚的。你去吧。”

    眉娘拱手道:“属下明白了,属下告退。”

    出遣退了眉娘,书房里便只剩下君无欢一个人了。君无欢目光落在跟前的卷宗上,却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良久方才冷笑了一声道:“上次的帐还没有跟你算清楚,这次就让我这做师兄的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吧。”

    北晋驿馆里,正在喝酒的南宫御月突然打了个喷嚏,旁边的白衣侍卫也吓了一跳,忍不住扭头看向国师大人。南宫御月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天,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染上风寒了么?这天气不冷啊。

    ------题外话------

    嗯,原本的标题是睡了君无欢,未免让大家误会落差太大改掉~表急~真睡也不远了~没哈哈~月底了,亲爱的们有月票的请投喂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