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5、还想多活几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回到京城的时候天才刚刚亮,公主府里楚凌甚至还没有起床。昨天晚上为了开导黎澹,她一直到下半夜才回府休息,这会儿总共也还没有睡上两个时辰自然是困得很。公主府里众人都知道公主和长离公子的关系,见君无欢来了也并不拦着,让他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楚凌的房间。

    即便是身为已经有了婚约的未婚夫妻,在世人眼中直入对方的寝室而且还是在女子睡着的情况下显然也不是不合规矩的。但是这些规矩在有些人的面前似乎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反正公主府里楚凌亲近的众人以及君无欢身边的人就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仿佛这两位无论怎么样都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君无欢越过雕花屏风走进内室,就看到楚凌正躺在床上熟睡着。楚凌的睡姿相当的规矩,跟她平常的性格截然不同。这是常年严苛的训练所带来的,即便是换了一个时空换了一个身体也无法抹去曾经的人生对她的影响。更何况如今这个世界当真没有比她的前世安稳到哪儿去。

    君无欢刚走到床边楚凌就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迷茫地看了看他却没有起身,只是懒懒地道:“这么早你怎么来了?”君无欢笑道:“刚从城外回来,还没有回府。”楚凌眼眸渐渐的清醒了起来,仔细看了看他皱眉道:“你最晚没睡?”

    君无欢点了点头,道:“处理了一点事,中午还要见几个人。”

    楚凌皱了下眉,想了想便直接朝床里间滚了滚,道:“上来睡吧。”

    君无欢一怔,看了看楚凌没说话。楚凌才懒得跟他磨蹭,她自己还没有睡饱呢,“别废话,我还要再睡一会儿,困死了。”看着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的模样,君无欢也忍不住低笑了一声,跟着倒进了床里。楚凌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重新闭上了。

    不一会儿功夫,楚凌便又睡着了。从这方面来说,君无欢确实是楚凌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除非是撑不下去了否则楚凌从来不会真正在除了君无欢意外的人面前睡着的。这并非她故意区分远近亲疏,而是身体和大脑自然而然地就做出了选择。在君无欢根本她总是格外的容易放松。

    其实跟楚凌一样,在她身边君无欢也总是更容易放松一些。所以当他觉得格外疲惫且需要放松休息的时候,直觉地就来了阿凌的身边。

    君无欢侧躺在床上,低头望着她沉静的容颜。不知过了多久,方才靠近了一些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君无欢的体温较常人要低一些,虽然现在是早上公主府的寝室里也不热,但是这种季节这种微凉的感觉总是让人天然的觉得喜欢的。于是睡梦中地人又不自觉地往他怀里蹭了蹭。君无欢轻笑了一声,低头在她额边吻了吻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雪鸢和金雪带着侍女端着洗漱用品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正要伸手去推门的金雪也跟着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雪鸢。雪鸢对身后的侍女挥了挥手道:“公主昨晚睡得晚,还没起身。你们先退下。”

    “是。”

    几个侍女立刻微微一福退了出去。

    金雪有些惊讶,雪鸢对她笑了笑道:“公主一时半刻大概还醒不了,金雪姐姐有事儿就先去忙吧,我在这里守着就是了。”

    金雪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点了点头道:“那就辛苦你了。”她确实是还有事,如今公主府里的不少事情都是她在打点,原本公主说不用她在跟前侍候的。但是金雪认为她是公主的贴身女官,就算是有别的事情要处理,也不能耽误了正事。服侍公主起居才是她的主要工作,至少在有合适的人接替之前她是不能不管地。虽然白鹭和雪鸢一看就知道也是特意训练出来的侍女,但是对皇族和权贵间的规矩和行事却还不算了解,因此金雪平时不是跟着白鹭便是跟着雪鸢,也将自己这些年所学教授给她们。

    雪鸢笑道:“金雪姐姐不用客气,快去吧。”

    看着金雪远去,雪鸢才暗暗松了口气。明明昨晚她陪着公主一起回来的时候公子根本不在,怎么一大早的反而出现在公主房间里了。倒不是雪鸢觉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江湖儿女不在乎那些。只是金雪毕竟是宫中的女官,万一不小心跟陛下提上一句半句的,这个…陛下本来就看她们公主不顺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嗯,就是这样!

    外面的动静君无欢自然也听见了,虽然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但是对于内力精湛的人来说却也差不多了。睁开眼睛低头看了一眼楚凌,沉睡的容颜静谧美丽,白皙如玉的脸颊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只让人觉得想要伸手摸一摸,或者是咬一口。

    察觉了自己诡异的心思,君无欢有些无奈的扶额低笑。

    一定要想想法子,让皇帝陛下同意他跟阿凌早日成婚!南宫御月…就是一个不错的利用对象。

    “砰砰。”门外有人轻轻敲了两下。

    “何事?”君无欢淡淡道。

    门外响起雪鸢的声音,“启禀公子,北晋国师来了,说要求见公主。”

    “不见。”君无欢淡淡道,怀里的楚凌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声音带着些淡淡的慵懒,“怎么了?”

    君无欢顿了一下,道:“让他等着。”

    “是,公子。”

    “谁来了?”楚凌小小的打了个呵欠,懒懒问道。君无欢道:“南宫御月来了,阿凌要见么?”楚凌坐起身来,笑道:“北晋国师,怎么能不见。”君无欢轻哼一声,“阿凌不想见,不见便是。”

    楚凌回身笑看着他,道:“是我不想见还是长离公子不想让我见?”

    君无欢伸手将她揽回自己怀中道:“南宫御月只会唯恐天下不乱,见了他你也不见得会高兴。”楚凌伸手拍拍他笑道:“他身份摆在那里,见一见也没什么。”她当然知道南宫御月是什么脾气,其实直到现在楚凌都不相信南宫御月真的喜欢她。甚至,楚凌根本想象不出来,南宫御月这样的人到底会真的喜欢上什么样的人。

    楚凌既然说要见,君无欢自然不会阻拦。

    楚凌起身去后面更衣,一边道:“你在休息一会儿?”

    君无欢摇头,“中午要见几个重要的人,我回去换一身衣服。”

    楚凌点点头,飞快地换了衣服出来君无欢也已经起身整理好了仪容。看着他风度翩翩的模样,楚凌忍不住笑道:“真是看不出来,长离公子竟然当真是个谦谦君子。”楚凌忍不住在心中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根本真的没有半点吸引力。按说她的外貌跟青狐那女人算是一挂的,虽然青狐总是认为她自己更漂亮一些,但是赞同的人好像并不多。而且她血狐大人分明更加美艳,更加有范儿一些,哪里是那个懒货能比的?为什么长离公子还能一直坚持坐怀不乱?难道男人其实更喜欢青狐那样没脑子的自恋狂?

    回头看看不远处铜镜里的纤细身影,一定是这具身体的错!

    美则美矣,十六七岁的小丫头的身材再好也不能跟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相媲美啊。

    君无欢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眼神暗了暗。俯身在耳边低声道:“阿凌,你别惹我。”

    楚凌眨巴了一下眼睛,无辜又单纯。

    我说错什么了?

    即便知道她是装的,君无欢也无可奈何。轻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嘴唇在她耳边轻轻磨蹭着,低声道:“阿凌,我们还是尽快成婚吧。我不能让你担上不好听的骂名。”虽然他在永嘉帝面前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他却也明白这世上的人是杀不光的,流言蜚语更是断绝不了的。他无法忍受那些污秽言语被加在阿凌的头上。更不能忍受那些愚昧的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那样,他真的会杀人的。

    其实楚凌哪里会真的不明白君无欢的想法,不过是先来无事调侃几句罢了。

    抬头看到他眼中的认真,楚凌心中也不由得动了动。

    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了一吻,楚凌笑道:“行,本宫等着驸马来娶。”

    君无欢笑道:“公主放心,臣一定不会让公主久等的。”

    南宫御月坐在公主府的大厅里喝茶,一杯茶,两杯茶……越喝心情越不好,脸色也越难看了。

    “笙笙到底什么时候来见本座?”斜睨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白鹭,南宫御月问道。原本奉茶这种事情也不用白鹭亲自来的,但是鉴于这位杀伤力太大,公主府的普通侍女只怕是受不住,白鹭这才亲自捧着茶点上前来侍候。

    听到南宫御月的文化,白鹭笑道:”公主方才起身,稍有耽搁还请国师见谅。”

    “这话你已经说过两遍了。”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

    白鹭道:“公主想必是再用早膳。”

    “这话你刚才说过。”南宫御月神色不善,白鹭有些无奈地望着南宫御月,仿佛是再说,国师你一直问我也没办法啊。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盯着白鹭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不像是宫里出来的,君无欢的人?”

    白鹭恭敬地道:“奴婢现在是公主的人。”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我就知道是君无欢的人,透着一股跟他一样讨人厌的味道。”

    “……”你是国师你武功高你说了算!

    南宫御月一直等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终于听到外面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旁边侍候的白鹭也暗暗松了口气,这位国师也忒难缠了,公主再不来她也要撑不住了。

    楚凌穿着一身橘红色的常服,身上并未佩戴什么饰品,一头秀发用两支发簪挽起,显然是今天并没有打算出门。看到楚凌,南宫御月立刻将手中的茶杯扔到一边,有些不满地道:“笙笙,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楚凌笑道:“让国师久等了,还请恕罪。”这次倒真的不是楚凌故意要南宫御月久等,毕竟这位一个不耐烦把公主府掀了都是有可能的。只是起身桓毓就过来了,桓毓公子的待遇跟南宫御月自然不同,这么早过来必然是有要事。楚凌还是和君无欢先去见了桓毓,等桓毓和君无欢走了这才出来见南宫御月。

    还是没吃早饭,有点饿。楚凌略感委屈地想着。

    南宫御月笑道:“笙笙言重了,本座自然不会怪笙笙的。”

    楚凌在南宫御月对面坐了下来,道:“国师前来,可是有什么事么?”

    南宫御月点点头道:“确实有事。”

    楚凌示意他有话直说,南宫御月道:“本座明日打算在城外的湖上办一个荷花宴,笙笙可要赏脸啊。”楚凌倒是有些诧异,“国师打算…举办宴会?”而且还是在城外,还荷花宴?他记得南宫御月不是这么风雅的人啊。

    “笙笙不肯赏光?”南宫御月道。

    楚凌连忙摇头道:“自然不是,国师的宴会我自然是要去地。只是……不知道国师请了哪些人?长离公子可会参加?”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道:“宾客自然不少,不过…本座为什么要请君无欢?他不过一介商人,也配让本座请他?”

    “……”行吧,你高兴就好。楚凌在心中暗暗道,面上却微微蹙眉道:“国师也知道长离公子与本宫已有婚约,他若是不去,本宫也不便单独出席。”这种话自然忽悠不了南宫御月,“你什么时候这么重视这些规矩了?更何况…笙笙你又没有真的嫁给他。”

    楚凌淡笑不语,南宫御月摸着下巴道:“如果君无欢死了,这婚约就没了吧。”

    楚凌无语,您还没放弃弄死君无欢的打算呢?

    “国师…你和长离公子……”

    南宫御月挥挥手道:“本座知道,若真的杀了他笙笙只会更恨本座了吧?如果让他主动悔婚,笙笙总没有什么想法了吧?笙笙早晚会知道,比起君无欢那个病秧子,本座才是最好的选择。”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国师,你要知道如果君无欢真的毁了我的婚的话,我被伤了面子也是要发脾气的。另外,就算我和君无欢和平解除婚约,也并不代表我就会选择你。”

    “为什么?”南宫御月不解,仿佛楚凌抛弃君无欢选择他才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楚凌道:“没有为什么,就如同我也不知道国师为何要对我如此…执着?”她有些不太确定这个词用得准不准确,但是在她看来南宫御月确实对她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似乎也只能用执着两个字来形容了吧。

    南宫御月道:“因为笙笙长得好,武功好,脑子好啊。”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这世上长得好,武功好,脑子好的女子并不少。以我之见,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我不喜欢国师吧。”为什么每次她都要跟南宫御月扯这个话题?

    “你为什么不喜欢本座?!本座有什么不好?”南宫御月不悦地道。

    楚凌想了想,道:“这话我曾经也跟国师说过…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上一个跟国师说喜欢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南宫御月打量着楚凌良久,突然笑了起来,“笙笙,你果然很聪明。你方才的话说的不对,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聪明的女子了。”寻常女子就算是再聪明,明知道他很危险她们还是会忍不住靠近她。因为她们总是自以为自己能够征服他让他心软甚至是爱上自己的。但是楚凌却不同,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要靠近南宫御月。因为除了最初对南宫御月容貌气质的惊艳,从头到尾南宫御月这个人只给了楚凌一个感觉……危险。

    人皆有征服欲和挑战困难的心理,但是楚凌分得清楚什么是挑战什么是找死。更何况,她早早与君无欢有了感情,就更不可能去考虑南宫御月了。

    楚凌轻叹了一声,道:“国师,你这样不好。跟我开开玩笑无所谓,但是…若有一天遇到了真的对的人你还是这样的态度,早晚你会后悔的。”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显然是对楚凌这种语重心长的告诫嗤之以鼻。甚至还有心情继续挑逗楚凌,“本座觉得现在就遇到对的人了啊,是笙笙一直不肯给我机会。”楚凌但笑不语道:“好吧,国师的邀请我收到了。明日荷花宴,一定到场。”

    南宫御月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看着楚凌问道:“笙笙,如果你父皇一定要将你嫁入北晋,你会如何?”

    “父皇不会那么做的。”楚凌淡淡道,如果问永嘉帝对楚凌的婚事上最排斥的对象是谁,那么一定是北晋人。妻子女儿甚至诸多皇室宗亲在北晋受辱,再让一个好不容易回来的女儿嫁入北晋,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南宫御月道:“如果呢?”

    楚凌正色道:“我不会让这种如果发生。”

    南宫御月点了点头,“是么,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看来笙笙今天是不没有心情陪本座说话了,本座就先走了。”说完就当真朝着外面走去,楚凌也没有起身送客,她还在思考方才南宫御月说的话。

    “公主。”门外金雪快步走了进来,道:“启禀公主,赵公子和黄公子来了。”

    楚凌微微挑眉,“黄靖轩?他们来做什么?”

    金雪道:“大约是为了昨天的事儿吧?”黄靖轩和赵季麟虽然已经开始习武了,进展也还算不错。不过昨天的那一场乱战两人谁都没有捡到便宜,毕竟对手太强了而他们的队友又太弱了一些。于是,一大早过来盯着一张青青紫紫的脸,险些将公主府的门房给吓着。

    楚凌想起昨天在大堂上看到两人的模样也不由一笑,道:“让他们进来吧。”

    片刻后,黄靖轩和赵季麟快步走了进来。才刚跨进门口黄靖轩就忍不住叫道:“公主,公主殿下!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楚凌微微挑眉,有些不解地道:“嗯?出什么事了?”

    黄靖轩苦着脸道:“我爹说,要打死我。”

    “没有要逐你出家门?”楚凌问道。

    “……”公主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难道还不够惨么?还要被逐出家门?

    楚凌也自知这话说的不太得体,轻咳了一声道:“那个什么…昨晚黎家那位将黎澹逐出家门了,你们还没听说?”两人齐齐摇头,黄靖轩他爹一大早就冲到了赵家,赵季麟和黄靖轩连忙趁着赵家人拦着人自己偷溜出来了。只是就这么跑出来也不是个事儿啊,两人一合计还是只能来公主府求助。因此,一早上鸡飞狗跳地两人自然也就错过了这么大的一个消息。

    “这个,黎公子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啊。”黄靖轩不由羡慕。昨天的事儿他们也在场,自然知道黎澹是故意掺和进来的。

    赵季麟给了他一肘子,低声道:“还有心情管别人,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怎么办吧?伯父说了,只要看到你一定要打断你的腿。”

    “……”黄靖轩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公主,救命啊。”

    “启禀公主,黄大人求见。”门外,侍卫进来禀告道。黄靖轩小脸顿时惨白,哭丧着脸道:“公…公主……”

    楚凌叹了口气,新收的属下如此废物,可怎么好啊?

    “请黄大人进来。”楚凌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