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4、逐出家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当街斗殴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便注定了之后的风波不会小。毕竟,所有参与了此事的纨绔们回家之后最轻的都挨了一顿竹笋炒肉。至于重一些的,竹笋炒肉之后关祠堂,跪灵位,抄书饿肚子关禁闭什么的更是寻常。

    黎家祠堂里,黎澹独自一人跪在祠堂里的灵位前面,面上神色淡然半点也没有被祖父责罚地担忧和恐慌。只是,这深更半夜的,这祠堂里的气氛和檀香味儿让他觉得不怎么舒服罢了。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黎澹慢慢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来人并不觉得意外。

    “祖父。”

    黎大人站在一边看着他,良久方才冷哼了一声道:“你可知错?”

    黎澹垂眸,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孙儿没错。”

    “放肆!”黎大人怒斥道,黎澹恭敬地低下头听训,这副模样看在黎大人眼中却更是恼怒交加。黎澹是他从小亲自教养长大的嫡长孙,有多么看重自不必说。虽然因为之前的事情有些失望,开始培养起家中别的弟子,但是黎大人也并没有真的完全放弃黎澹。毕竟他还年轻,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这些日子对黎澹的冷淡,其实也有几分磨一磨他的性子的意思。没想到这个孙儿竟然一下子性格突变,朝着他完全不能理解的方向去了。难不成,这件事真的对他有这么大的打击?

    好一会儿,黎大人方才沉声道:“你说说,你今天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我听人说,今天原本是没有你的事儿,是最后你自己凑上去的?你还带着人家襄国公府的公子?前些天,也是你主动去找襄国公府的小公子的?澹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黎澹微微扯了下唇角道:“祖父不是已经查清楚了么?”

    “澹儿!”黎大人沉声道:“你是在怪祖父?”

    黎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明白祖父的意思。先前的事情,本就是我年少气盛做得不对,被人教训了也是应该的。”黎大人皱眉道:“既然如此,你这又是做什么?你还年轻,就算沉寂几年也算不得什么。”

    黎澹抬眼与黎大人对视,道:“孙儿只是…突然想明白了自己想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黎大人气得浑身颤抖,指着黎澹道:“你说你想明白了,就是跟神佑公主混在一处?你知不知她……”

    黎澹笑道:“祖父,今天的事情你有没有觉得高兴?”

    黎大人沉默不语,黎澹偏着头笑看着他道:“虽然祖父不说,但是我知道祖父心里也还是偷偷高兴的。这平京,除了公主殿下谁也不敢这么做。祖父,我还未及冠,难道还要一辈子都那么憋屈着过?”

    “但是你走的是一条死路!”黎澹怒道,“你以为就你聪明?就你眼力好?!别人怎么不凑上去?就算神佑公主再厉害,她也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她现在越厉害,将来的路就越难走,到时候你怎么办?”

    黎澹沉默了片刻,道:“孙儿不孝,祖父…将孙儿逐出家门吧。”

    “胡闹!”黎大人怒斥道。

    黎澹叹了口气道:“我知道祖父是为了黎家好,但是…请恕孙儿不孝,即便是陛下和公主都既往不咎,孙儿也做不回从前的黎澹了。既然如此,何不与黎家划清界限,也让孙儿去试试自己想走了路?还请祖父成全。”

    黎大人冷声道:“哪怕是将来声名狼藉,一败涂地,你也不后悔?”

    黎澹笑道:“祖父当年教过孙儿,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黎大人沉默,古人的文章诗词谁都会念会背,但是这个世道又有谁真的能够做到?那些真的去实践了的人,或许在寻常人口中得到的评价也不过一句“莫不是傻子?”。黎大人望着眼前正定定地望着自己的少年,那双眼眸熠熠生光,仿佛蕴含着什么他曾经也拥有过却不知道在何时就已经不见了的东西。黎大人突然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也仿佛苍老了许多。

    黎澹并不着急,见他不答便继续跪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大人方才沉声道:“你不后悔?”

    “不悔。”

    黎大人冷哼了一声,道:“好,从今天开始,黎家没有你这个人!”

    “祖父……”虽然是自己所愿,但是真的听到祖父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黎澹心中还是忍不住抽了抽。他原本也只是一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而已,眼眶也不由得红了。好一会儿,他方才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黎大人恭敬的叩了几个头道:“多谢祖父成全。”

    “起来!”黎大人冷声道:“你既然不是黎家的人,便不必再跪黎家的祠堂了!”

    黎澹沉默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摆跟着黎大人走出了祠堂。

    黎大人竟然是半刻也不肯停留,直接唤来了家中的人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并让人将黎澹的行礼收拾好就要赶他出去,黎澹拎着行李对哭泣着求黎大人的母亲和满脸痛楚无奈的父亲叩了头,“孩儿不孝,还请父亲母亲保重身体。”又对旁边的弟妹嘱咐道:“好好孝顺父母。”

    “哥……”黎澹最年长的弟弟今年还只有十四岁,看到兄长这副模样有些手足无措,“你别走。”

    黎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黎澹的父亲还想说什么,旁边黎大人已经沉声道:“行了,让他走!”

    黎澹望了众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道:“祖父,父亲母亲保重,孙儿拜别。”说罢便转身拎着行李走了出去,身后传来黎夫人哭到在丈夫怀中的声音。

    等到黎澹的身影消失,跟在黎大人身边的黎家二老爷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父亲,澹儿的族谱……”被逐出家门的子弟,族谱上的名字自然是要划去的。从此黎家的嫡长孙就要换人了。

    “闭嘴。”黎大人冷冷地看了次子一眼,转身走了。

    “……”

    黎澹拎着行李出了黎家,时间还不算太晚不过内城的街道上却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了。黎澹四周望望,叹了口气打算去客栈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安置也不迟。而且,今晚弄出这么大的事情,他还要好好想一想才行。

    刚要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地接头站着几个人影。为首的一人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了——神佑公主。

    黎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公主。”

    楚凌上下打量了他依然,目光落到了他手中的包袱上,道:“被赶出来了?”

    黎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楚凌叹了口气,“跟我走吧。”

    黎澹不知道楚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她走了。

    楚凌带着黎澹并没有走多远,就进了一座看起来面积不小的宅邸。宅邸外面的匾额上并没有写姓氏,只有凌霄二字。黎澹恍惚记起来,长离公子是天下首富,他手下最大的势力仿佛就叫做凌霄商行。所以,这是长离公子的地方?

    楚凌道:“君无欢不住这里,这纯粹是凌霄商行的办事的地方。”

    夜色幽暗,黎澹也没有心情看着府邸的景致。一路跟着楚凌来到府中西路的一座小院子推门走了进去。楚凌道:“以后你可以住在这里,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喜欢想要自己去外面住,也是可以的。这个地方会一直给你留着。君无欢下午出城了还没有回来,你先看一看安顿一下,过会儿我再跟你说话。”

    这小院里有一个丫头一个仆妇和两个小厮伺候,黎澹很快就跟着丫头进去了。等他看过了自己的居所,将行李安置下来再出门的时候就看到楚凌已经坐在院子里属下的石桌边上,桌上还拜访了不少饭菜。扑鼻的饭菜香勾的黎澹的肚子也忍不住咕咕叫了几声,他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从上午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进过食。

    楚凌对他笑了笑道:“过来,吃饭吧。”

    黎澹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确实是饿了。当下便走过去在楚凌对面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始吃饭了。楚凌也不着急说话,就坐在一边看着,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方才道:“今天的事儿虽然不小,但是你祖父也不至于将你赶出来啊。出了什么事?”

    黎澹放下碗,道:“是我请祖父将我逐出家门的。”

    楚凌微微挑眉道:“为什么?”这么严重的事情还能说得如此云淡风轻,这小子俨然是个干大事的人啊。

    黎澹道:“黎家是不可能站在公主这一边的,黎家世代清贵,黎家的子弟也多为言官御史。素以维护正统祖制为己任,公主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一件符合黎家的想法。”楚凌撑着下巴笑道:“你不就想得很开么?”

    黎澹道:“我能同意,我父亲也能,甚至我祖父都能,但是……黎家不能。”

    楚凌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如果没有人,那黎家又有何意义?你们黎家的传统,最终不也是要人来守的么?”

    黎澹沉默了良久道:“现在不行,我祖父现在也不会接受公主的想法,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强扭的瓜不甜,公主总不会不知道。我既然注定了要与他们背道而驰,还不如一开始就划清界限,免得将来互相牵绊,左右为难。”

    楚凌的打量了黎澹良久,方才轻叹了口气摇头道:“到底还是个孩子,凡事总是喜欢做的太绝。”

    黎澹微微皱眉,望着楚凌似乎很不赞成她的评论。

    楚凌笑道:“我若也如你一般行事,我刚回平京就能把上官成义套了麻袋打一顿扔到城外去喂狗。”

    黎澹瞥了下嘴角道:“学生自然不比公主沉稳端方。”

    楚凌对他一笑道:“不,其实这才是我真正想做的。这些日子,忍得我浑身难受。”

    闻言,黎澹也不由呆了呆。不过想起自己跟神佑公主第一次面对面那时候的惨剧,又觉得公主可能真的没有骗他。

    楚凌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罢了,事情做的做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不过亲人毕竟还是亲人,有空的时候回去看看你爹娘,送点东西回去也行。”黎澹低头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低声道:“多谢公主提点,学生明白。还有,公主……”

    楚凌扬眉,“还有什么问题,一并说了吧。”

    黎澹道:“我比公主还年长一些,不是孩子了。”

    “……”

    楚凌在给刚被逐出家门的少年做心里辅导的时候,君无欢却在百里之外的神佑军大营里忙碌着。夜深人静,即便是这段时间训练刻苦的神佑军大营也已经沉寂了下来,整个神佑军大营仿佛被无边的森林包围淹没了。除了山林中热闹的有些烦人的蝉鸣,几乎听不到别的什么声音。

    “长离公子。”

    萧艨站在书房里,看着主位上的正在看卷宗的君无欢。

    君无欢抬起头来合上了卷宗点头道:“不错,萧将军这些日子辛苦了。”

    “不敢,都是属下分内之事。”萧艨拱手沉声道。

    君无欢微微挑眉,打量着萧艨,好一会儿方才道:“萧将军可是有什么话要说?直说便是。”

    萧艨抬眼,好一会儿方才道:“公子可以回答萧某么?”

    君无欢放松了身形,靠在身后的椅子里,淡笑道:“萧将军不妨问问看,能答我便答,若是不能答,我也可以替你问问阿凌。”

    萧艨沉吟了片刻,终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公主和公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君无欢有些意外地看着萧艨,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会当着自己的面问这种问题。萧艨垂眸,仿佛没看到君无欢打量的眼神,道:“萧艨虽然鲁钝,但是这些日子多少也看出来了一些。公主……不像是只满足于这区区三千兵马的模样。”就他们现在待得这个地方,就算是藏个数万兵马也不是什么难事。这就让萧艨不得不怀疑神佑公主的意图了。

    书房里一阵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君无欢的笑声突然在深夜里响起。好一会儿才悠悠道:“萧将军既然已经想到了,又何必明知故问?另外,你现在才问是不是有些晚了,这船都上了,难不成你还想半路下去不成?”

    萧艨眼神微微一缩,豁然抬起头来看向君无欢,“你们……”

    君无欢道:”别那么紧张,我们对你想的事情不感兴趣。”

    萧艨不语,君无欢看了他一眼笑道:“不信?”

    萧艨默然,他确实不信。

    君无欢道:“你信不信也没什么关系,只是萧将军,有时候人想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萧艨道:“既然公子说你对我想的事情不感兴趣,那么……请问公子和公主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君无欢低声喃喃道。突然,他抬起手来往桌案上一拍,旁边笔筒里一支笔弹了起来,只见他抬手一挥半空中的毛笔突然转了个方向朝着萧艨斜射过去。萧艨侧首一让,毛笔便从他身边射了过去。萧艨回头去看,那毛笔已经钉进了旁边挂在墙上的地图上。那是一副原本的天启疆域图,毛笔钉下去的位置正好是曾经的天启都城,如今的北晋上京。

    君无欢问道:“这样,够了么?”

    萧艨回头,看向坐在主位上有些苍白的青年神色有些复杂。

    君无欢笑道:“萧将军想问的其实不是我和阿凌想要做什么,而是我们为什么要帮拓跋胤吧?”

    萧艨沉默不语,君无欢道:“萧将军觉得,如果没有当年摄政王和陛下的互相厮杀,貊族人能那么轻易入关么?”

    萧艨摇了摇头,即便是貊族人入关,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只怕也是曾经的数倍。

    君无欢道:“所以。”

    所以?

    “公子是要让拓跋胤和拓跋梁内斗?”萧艨问道。

    君无欢道:“可以这么说。”

    萧艨皱眉道:“拓跋胤是武将,斗不过拓跋梁。”

    君无欢笑道:“能不能斗得过,要试过了才知道。”

    萧艨沉默了良久,又才道:“公主…和拓跋兴业……”君无欢点头道:“阿凌的确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这有什么问题?”

    “没有。”萧艨声音坚定地道。

    君无欢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那么…去救拓跋胤,萧将军亲自走一趟没问题吧?”

    萧艨拱手道:“末将遵命。”

    君无欢道:“尽力而为,最好是让拓跋胤平安回到上京,不过若是为难的话,将他的尸体和证据带回来也是可以的。”

    萧艨道:“请公子放心,拓跋胤一定会平安回到上京的。”

    君无欢点点头没有说话,拓跋梁为了杀拓跋胤倒是真的下了不少功夫。不过他让萧艨去支援拓跋胤倒不是真的有多担心拓跋胤的性命。而是萧艨需要走一趟北晋。萧艨的武功能力都不差,真正还差一点的是驰骋沙场的信念和决心。一个高手,和一个武将本就是不一样的。神佑公主身边不需要武林高手,需要的是能真正带兵打仗的将领。

    君无欢从旁边翻出一封信函递过去道:“如果办完事情了就顺道去一趟信州,将这封信给靖北军将领。”

    萧艨眼神一闪,有些意外。“长离公子还跟靖北军有交情?”靖北军这几个月虽然没有再大肆扩张,却已经实打实地在信州站稳了脚跟。原本许多人还以为只是昙花一现的靖北军,也就渐渐地入了许多人的眼。只是靖北军的主帅身份神秘,各方面几乎都没有什么消息,而还有一江之隔的天启自然就更没有什么消息了。

    君无欢淡然道:“做过几次生意。”

    “末将明白了。”萧艨拱手恭声道。

    “对了,先前阿凌送来的上官家那个公子怎么样了?君无欢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萧艨又是一怔,很快便答道:“公子放心,着人严加看管,跑不了的。”

    君无欢道:“看紧了,注意一下别真的伤着了,不然不好跟上官成义交代。”

    “是。”

    君无欢从神佑军大营出来,从新回到官道上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按照这个速度赶回平京,差不多正好也就是开城门了。

    跟在他身边的侍卫看着他在暗夜中有些苍白的脸色忍不住道:“公子何不歇息一晚再回去?若是累着了,公主那边……”

    君无欢皱眉道:“昨天刚出了事,今天只怕也不会闲着。南宫御月在平京,我不太放心。”

    “公主聪慧灵敏,武功也好。南宫御月纵然再厉害也不敢在平京对公主如何啊。”侍卫道。

    君无欢摇摇头淡然道:“明面上他自然不敢如何,但南宫御月可不是什么走正经路子的人。更何况,这两天我事情也多,早些回去总是好的。”

    侍卫看看他坚定的神色也只能在心底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只是…公子身体本就不好,若一直这么操劳下去该如何是好?万一出了什么事……

    君无欢并非不知道侍卫的担心,只是如今这世道本也不是能安心养病的时候。不趁着如今身体尚好将事情解决了,等到将来万一有个什么差错,这些事情可都要压在阿凌身上啊。虽然知道阿凌的能力也并非应付不来,但是他又如何舍得?

    “走吧,天亮之前赶回平京。”君无欢坐在马背上沉声道。

    “是,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