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2、行侠仗义!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凑热闹?黎澹的方法很简单。

    下楼走进蹲了一片伤员的街道上,直接走到一个伤得已经有些爬不起的貊族人跟前抬起脚踹了两脚,直接把人给踹晕过去了。然后再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拽着夏月庭一起蹲到了那些鼻青脸肿的纨绔们中间。

    “……”承天府尹无语。

    “……”众人无语。

    一群有些狼狈的年轻人被衙役看守着蹲在街边围成了一个圈子。蹲在黎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拿手肘碰了碰他道:“兄弟,你怎么这么想不开?”黎澹淡定地道:“没有,我们来晚了而已。”

    夏月庭看看淡定的黎公子觉得自己有点胃疼,对面的一个年轻人打量了两人一会儿道:“你是…黎澹?还有…襄国公府的夏月庭?”

    黎澹和夏月庭原本都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孩子,跟这些纨绔混不到一起去,不熟也是难免的。不等夏月庭说话,黎澹很是大方的点头道:“正是,幸会。兄台贵姓。”

    “……”这黎澹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啊,不是说眼高于顶的名门才子么?

    承天府尹一脸牙疼地挥挥手让衙役们将已经在交流感情的纨绔们拉起来先带回衙门。同样的,那些貊族人自然也要一起带回去。毕竟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既然谁都不好得罪,那就一起抓了吧。承天府尹破罐子破摔的想着。

    另一处出小楼上,同样是敞开的窗户,房间里却坐了好几个人。

    桓毓公子靠在窗口看着被承天府的人押走的众人,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那个姓黎的小子什么毛病?还有故意把自己往承天府衙门送的?”

    楚凌靠在椅子里,懒洋洋地扫了他一眼道:“桓毓公子觉得好笑么?”

    “不好笑么?”桓毓公子看了一眼众人,发现果然只有自己在笑。难道…真的不好笑么?明明就是很好笑啊。

    邵归远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玉兄,你既然看出来他是故意的,那自然是有原因的,还有什么可笑的。”

    桓毓摇着扇子走到一边坐下,没好气地道:“你们今天聚在这里,就是为了看这群纨绔公子怎么把自己弄得鼻青脸肿外加被人抓进承天府?还是看那两个小鬼怎么主动撞上去找死的?”

    楚凌淡淡道:“你着什么急呢?这么多人一起被抓进去,承天府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

    “这倒也是。”桓毓公子点头赞同,这么多的纨绔子弟,每一个背后都有各自的势力,承天府若是真的把他们怎么样了,他们身后的家族还不闹翻天啊?桓毓有些迟疑地打量着两人,挑眉道:“今天的事儿,你们故意的?图什么?”

    楚凌笑眯眯地道:“不图什么,玩玩么。”

    桓毓公子默默翻了个白眼,我信你才有鬼了。”

    另一边,貊族驿馆里南宫御月和秦殊也收到了消息。消息传回驿馆的时候,秦殊和南宫御月正在议事,原本两人之间气氛还有些僵硬,这消息一来南宫御月的心情倒是明显好转了不少,“被承天府抓了,有什么奇怪的?回头不就放回来了么。”这两天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南宫御月并无意约束这些人的行为。虽然这次出使天启名义上是以他为首的,但是那些人里面可没有一个是他的人。就算着急也轮不到他着急。

    进来的白衣侍卫有些迟疑地道:“公子,这次…伤了不少人,听说都是天启权贵世家的公子。”

    “多少?”南宫御月抬眼问道。

    白衣侍卫道:“大约…伤了有二十多个吧?参与斗殴的天启人都伤了,我们…我们的人也伤了十来个,所以也不能全怪……”

    “等等。”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你是说…我貊族十几个精锐侍卫跟一群纨绔子弟当街斗殴,结果自己还带伤了?”

    “……”这种事情虽然不光彩,但是在谈条件的时候不是应该是一件好事么?双方都有损伤,也好了结一些。看着国师明显有些不善的神色侍卫心中有些不安,但是国师的话却不能不回答,只得道:“是的。”

    “哈。”南宫御月冷笑一声,目光扫向坐在对面的秦殊和珂特吉,“我以为陛下给你带的都是精兵,这种废物去追拓跋胤,有用吗?”

    被他毫不客气地点破他们暗中追杀拓跋胤的事,珂特吉脸色微变。秦殊神色却一派淡定,“国师,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是不是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南宫御月道:“秦公子有何高见?”

    秦殊微微垂眸道:“今天这事儿…只怕是有人暗中挑拨的。貊族士兵虽然狂妄,想必也不会故意挑起如此规模的打斗。”谁都知道,有些事情一旦闹大了就容易失控。若是真的惹得平京的百姓失控了,可不是他们这几百个貊族人能够扛得住的。

    南宫御月摸着下巴道:“说解决方法。”

    秦殊看了南宫御月一眼,道:“我要去一趟承天府。”

    “本座也去。”有热闹看,干嘛不去呢。

    此时,承天府的大堂里简直比菜市场还要热闹。被抓回来的众人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边。大堂的左边地上蹲着,站着,躺着一大群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公子哥儿。大堂的右边,站着同样鼻青脸肿但是却杀气腾腾的貊族人。

    承天府尹坐在大堂上的书案后面,默默地揉着自己的额边。

    “哎哟哟,好痛啊,本公子一定要让这些貊族蛮子好看!”

    “哎哟,我的骨头断了。”

    “不行不行,本公子要晕血……”

    “大人,您看这……”旁边的主簿有些担心的问道。

    承天府尹咬牙道:“给他们找几个大夫来!”

    “咱们承天府…没有大夫。得去外面请,这会儿……”

    “没有大夫,就叫仵作!”

    “……”人还没死呢大人,“要不,大人您还是先断案吧?”早断早了,然后把这些大爷送走。

    承天府尹深吸了一口气,抓起桌上的惊堂木一派,道:“肃静!”

    “……”堂上顿时一片宁静,所有人的眼巴巴地望着大堂上端坐的承天府尹。脸好黑,哪个傻子说承天府尹风相貌堂堂的?

    承天府尹沉声道:“尔等聚众斗殴,扰乱百姓,可知罪?”

    这话才刚出口,堂上就再一次炸锅了,“大人,什么叫聚众斗殴?我们是行侠仗义!”

    “对!我们可都是好人家的公子,到了大人嘴里怎么就跟地痞流氓似的?这是污蔑!我们是行侠仗义,是这些貊族蛮子太过分了!”刚刚还坐在地上哀哀直叫的年轻人从地上一跃而起高声叫道。

    对面的貊族人虽然口舌没那么凌厉也不甘示弱,对着对面的弱鸡们施威的挥动拳头,“南人卑鄙无耻!以多欺少!”

    “嘿!蹬鼻子上脸了!”众公子哥儿大怒,“兄弟们,咱们上!打扁这些貊族蛮子!”

    “怕你们不成!软脚虾!”

    “碰!”承天府尹只觉得头都要炸了,抓着惊堂木又是狠狠一拍,震得自己手都隐隐发痛顿时面目扭曲,“放肆!尔等还敢咆哮公堂!给本官先拖出去各打十板子!”

    “大人,我有功名在身!”几个声音同时响起,承天府尹一样望过去,发现这群纨绔里面竟然有半数都是有功名在身的。其中几个甚至还是举人……

    “……”貊族人一脸茫然,功名是什么玩意儿?

    揉了揉眉心,承天府尹将目光落到了一个熟人的身上,有些无奈地道,“黎澹啊,你跟着这些人闹什么?”

    黎澹公子站起身来,恭敬的肃立,微微敛眉神态从容端正,“启禀大人,学生偶见这些貊族人当街欺压良家少女,一时心中不忿。还请大人明鉴。”

    “……”你以为我没看见你是最后才自己跑进来蹲着的么?你这么爱凑热闹,你祖父知道么?

    见承天府尹眼神不善地瞪着自己,黎澹更加恭敬了几分,“大人容禀,虽然学生来迟了一步,不过有幸不远不近地将事情的经过都看在了眼中。也是有感诸位同窗及诸位公子心怀侠义,澹心向往之,这才……”

    承天府尹懒得理他,将目光转向黄靖轩和赵季麟,这两位也是出身高门且身怀功名的麻烦人物之一。

    “黄公子,赵公子,本官听闻两位去了神佑军,怎么……”这件事该不会还有神佑公主参与吧?

    黄靖轩摸了摸鼻子,道:“这个…我跟老赵刚好休假,出来吃早饭来着。正好遇到了,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赵季麟点头,正色道:“行侠仗义,大人不必客气。”

    我客气你大爷!

    “启禀大人,北晋国师和西秦大皇子求见。”门外,一个衙役匆匆来报。承天府尹忍不住低头痛吟了一声,他今天实在是不想再看到任何大人物了。一把拉过旁边的主簿低头吩咐了几句。主簿点点头飞快地转身退下了。承天府尹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扬声道:“请。”这种事情着实不是他一个区区承天府尹能管得来的,最好还是交给陛下处置吧。

    片刻后,一白衣一蓝衣两个俊美青年并肩走了进来。南宫御月扫了一眼乱哄哄地大堂皱了皱眉,走到一边的空椅子前坐了下来。秦殊倒是好脾气地向承天府尹点了点头道:“大人,手下人不懂规矩,让大人费心了。”

    承天府尹也只得赔笑道:“秦公子言重了,请坐下说话。”

    秦殊道:“多谢大人,倒是不必麻烦。方才的事情秦某也听说过一些,确有我方的过错,秦某和国师回去一定重则以儆效尤,不知我们可否将人带走?”承天府尹有些为难,那按理说闹出这么大的事儿不能不罚,但是这些人毕竟不是天启人,来者是客他们倒是不好重罚。若是罚得轻了,跟没罚有什么区别,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大人,这些貊族人当街调戏民女,就这么放了不合适吧?”黄靖轩抢先开口道。

    秦殊并不着急,看着黄靖轩淡然一笑道:“这位公子,请问…被他们调戏的民女呢?”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他们只顾着打架,这个…这件事起因的姑娘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啊。

    但即便是如此,纨绔们也不虚,“不管那姑娘去哪儿了,这些人也调戏民女了!再说了,我天启女子注重清誉,难不成你们还想让人家上大堂不成?当时可不只是我们看见了!”那些貊族人也不笨,立刻道:“我只是…只是跟那姑娘说几句话而已!”

    “呸!”有人嫌弃道:“跟你们这些蛮子有什么可说的?谁说话的时候还动手动脚?敢做不敢当,好不要脸!”

    眼看着又要闹起来了,承天府尹叹了口气道:“秦公子,国师,本官已经将此事奏明了陛下。具体要如何处置只怕是要由陛下定夺,这些人你暂时带不走了。”南宫御月意外的好说话,“无妨,客随主便。”

    秦殊微微蹙眉也没什么可说的。

    黄靖轩和赵季麟对视一眼:禀告陛下了?好像玩大了。

    夏月庭暗地里拉了拉黎澹:你想到会闹这么大了么?黎澹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又看了看同样有些不安的众人,低声道:“我们并没有做错事,陛下英明定不会怪罪我等的。不用担心。”

    原本众人还觉得跟夏月庭和黎澹这种好学生说不到一块儿去,此时却觉得这位黎澹十分的讲义气。这些纨绔们行事无忌,也没有什么理想抱负,因此并不十分在意黎澹被家族厌弃的事情。从某方面来说,他们也都算是不被家族看重的一群人。毕竟每个家族若是真的看重的子弟自然是精心培养怎么会容许他胡闹?

    “黎兄,够义气。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喝酒。”

    黎澹含笑点头应了,众人更觉得这位黎公子不若外传的那么高傲看不起人,一群人围在一起纷纷交谈起来气氛颇为和洽。

    秦殊坐在南宫御月身边自然也将这一幕收在眼底,目光在黎澹身上打量了片刻,微微挑眉。

    黎澹也注意到了这打量的目光,抬头与秦殊对望了一眼微微颔首示意,便转回头去跟身边的人说话了。

    “神佑公主到!”门外响起一声通禀,众人回头就看到楚凌带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楚凌穿着一身素色的常服,面容微冷。身边与她并肩而行地正是君无欢,落后两人一步跟着的却正是先前被人当街调戏的肖嫣儿。

    承天府尹连忙起身见礼,“微沉见过公主。”

    “见过公主!”

    楚凌一挥手,道:“大人免礼,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谢过起身,南宫御月没有起身依然靠在椅子里对着楚凌挥挥手道:“笙笙,你怎么来了?”

    楚凌挑眉一笑道:“国师和秦公子不也在这里么?”

    秦殊看了看楚凌和君无欢,将目光落到了肖嫣儿身上。肖嫣儿抬起下巴瞥了他一眼,偏过了头去不再理会。

    君无欢拉着楚凌在两人对面坐下,对承天府尹含笑道:“打扰大人了,还望见谅。”

    承天府尹拱手道:“长离公子言重了,不知公主和长离公子驾临所为何事?”

    君无欢看向肖嫣儿道:“你自己说。”

    肖嫣儿并不是寻常大家闺秀,即便是面对这种场合也没有半点拘束。脆声道:“请府尹大人为我做主。”

    “哦?姑娘请说。”承天府尹觉得,大概不是什么好事。

    肖嫣儿抬手指向貊族男子,道:“方才我上街去买东西,这几个混蛋竟然拦住本姑娘的去路,出言轻薄还动手调戏本姑娘!”承天府尹抽了抽嘴角,天启姑娘就算真被人调戏了,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当堂指正的也是凤毛麟角。忍不住看了看楚凌,“不知这位姑娘……”

    君无欢笑道:“这是君某的师妹。”

    长离公子的…师妹?

    也就是,神佑公主的未来师妹。这些嚣张的貊族人,果然摊上事儿了。

    也不等永嘉帝的旨意,承天府尹看向楚凌问道:“不知公主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

    楚凌微笑道:“此事本该大人拿主意才是,不过我们身为苦主想必也有资格说上两句的。旁的倒是没有,只是我这妹子从小千娇百宠地长大,若是不让她将这口气出了,我怕她气出病来。只要国师将那三个冒犯嫣儿的人交给我们即可。”

    南宫御月倒是不介意,若是能讨楚凌欢心别说是区区三个侍卫就算是把这大堂里所有的侍卫都交出去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是秦殊和珂特吉却不可能同意,不等秦殊开口珂特吉已经道:“不行!”

    南宫御月也不生气,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笙笙,不是本座不给你面子。而是…这些都不是本座的人,只怕还是要看珂大人和秦公子的意见。”

    貊族人素来骄傲不将天启放在眼里,怎么肯让自己人落到天启人手里?况且看着神佑公主的态度,人若是交出去就不知道还能不能要回来了。就算要回来只怕也未必就是四肢齐整的了。

    秦殊微微蹙眉,看向楚凌道:“公主,此事可否通融?我们愿意补偿这位姑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便是。”

    楚凌含笑看向肖嫣儿,肖嫣儿眨了眨眼睛摸着下巴道:“也不是不行。”秦殊望着肖嫣儿,心中觉得这个姑娘下面要出口的话只怕不是那么容易达成的。果然,只听眼前娇俏的少女道:“把他们的手和眼睛取下来给我做药肥吧。”

    “……”原本觉得肖嫣儿娇俏可爱,满腔正义的纨绔们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各自靠进了身边的人。这个长离公子的表妹说什么?他们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你们欺人太甚!”珂特吉大怒,指着肖嫣儿道。

    肖嫣儿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行么?”

    秦殊轻咳了一声,淡笑道:“姑娘,这个只怕是不行。”

    肖嫣儿有些委屈地往楚凌身边靠了靠,小声道:“阿凌姐姐,我能杀了他们么?”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一下道:“他们冒犯了你,只要你有本事,你当然可以杀了他们为自己报仇。”

    “公…公主!”承天府尹不得不出声提醒,“这是在公堂上。”杀人是犯法的,就算是犯了错的人,随便杀也是犯法的。

    楚凌有些歉意地对承天府尹笑了笑,转头嘱咐道:“这种事情,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

    “哦。”私底下还是可以的。

    秦殊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楚凌和肖嫣儿说话的口气仿佛是在开玩笑,但是他却不认为他们是在开玩笑。那小姑娘说起杀人的时候眼底可没有半点玩笑的意味。

    “公主,这件事却是他们做的不妥。我保证北晋会给天启和这位肖姑娘一个交代。”秦殊沉声道。

    楚凌侧首去看君无欢,君无欢道:“哦?不知秦公子打算如何交代?”

    秦殊道:“这三人毕竟是貊族人,无论如何也该由北晋来责罚。也免得影响了两国交情,君公子觉得如何?”

    君无欢定定地望着秦殊,片刻后才道:“希望秦公子不要让我和公主失望。”

    “自然。”

    “那么,这些人秦公子又有何打算?”君无欢扫了一眼大堂里的众人问道。

    秦殊道:“既然双方都有错,又各有损伤,不如就私下了结?今天的损失,由北晋负责,如何?”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君无欢方才道:“我们等秦公子的消息。”

    “多谢。”

    至于等什么消息,自然就是如何处置那三个貊族人的消息。秦殊是个聪明人,想必也知道怎么处置才是最正确的。

    “咳咳,公主,此事下官已经派人禀告陛下了。”承天府尹道。

    楚凌笑道:“大人不用担心,我也派人进宫跟父皇说了。些许小事,父皇说由我处置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