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91、平京史上最大混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貊族带了不少人来,毕竟双方关系不太好万一出了什么事人多一些总是好的。于是往日里就各色人种不少的平京皇城里更是多了不少的貊族人。这些貊族人在平京并不受人待见,虽然说如今天启和北晋勉强还算是和平,但貊族入侵毕竟也才过去十几年,如今平京皇城里大多数人都是当年从北方逃出来的,对貊族人能有什么好印象?像纯毓郡主那样满脑子情爱的毕竟是极少数。更何况,绝大多数的貊族人也并没有拓跋胤那么英武不凡。很难让中原人一见面就心生好感。

    这些貊族人大约也是头一回见识中原的繁华,貊族人虽然占据了上京但如今的上京比起十几年前天启还在的时候繁华程度其实远远不如了。看到被他们赶到江对岸的天启人竟然依然过着如此锦绣成堆,富庶丰饶的日子,貊族人心里大约也不会多么舒服。

    这些南蛮子,怎么配拥有如此富庶的土地?这是绝大多数的貊族士兵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短短不过两天,平京的承天府就已经接到了不下七八起因为貊族人寻衅滋事而导致的麻烦了。承天府尹对此烦不胜烦,直接求助了侍卫步兵司,不想即便是有禁军的干涉这些人也只是稍微收敛,转过头该如何依然还是如何。毕竟,禁军也只能制止,并不能真的将他们如何。

    与萃玉轩隔着两条街的一代是整个平京最热闹繁华的所在,这里是内外城接壤的地方,各种茶楼酒肆,青楼镖局等等都汇集在这附近,三教九流无所不包。这地方虽然热闹却是京城里大家闺秀们一贯不被允许踏足的地方,毕竟太过杂乱了出了什么事情就麻烦了。倒是这些纨绔公子风流才子们喜好在市井见浪荡的公子哥儿们时常在此出没。

    这几天各大书院和国子监都放假了,这些地方于是越发热闹起来。

    黄靖轩和赵季麟昨晚莫名其妙得了萧艨的假,被打包扔出了军营并表示不到假期结束不要回去。

    才刚在军营中混得如鱼得水的黄靖轩和赵季麟表示他们其实并不想放假。但是…军营这种地方,你想要放假的时候上司不同意你肯定放不了假,但是你不想放假的时候上司突然想要让你放假,你也只能盛情难却了。

    于是,两人一脸茫然地回到了京城。碍于如今黄靖轩还没跟他爹把事情扯明白,也就懒得回家直接寄宿到赵家去了。

    一大早,两个都不受待见的年轻人就可怜兮兮的结伴出门吃早膳去了。萧将军说给他们七天假期,时间没到不许回神佑军。若是往常,他们还可以找几个小伙伴一起出去玩玩,这段时间两人一心扑在神佑军,好些日子没有回来冷落了小伙伴们,一时间都不知道从前的小伙伴在做什么了。

    “你说,好好的将军把我们赶出来干什么?该不会是不想要咱们了吧?”黄靖轩一边咬着包子,一边问道。不过一个月不到的军营生活,就将原本风雅倜傥的御史府公子变成了一个大口啃包子的糙汉。不得不说,萧将军真是训人有方。

    赵季麟比他斯文一点,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吧?若是不想要咱们了直接就把我们赶出来了,不会说放假什么的,而且还有时间限制。”黄靖轩略微放心了几分,皱眉道:“那萧将军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办?他干嘛不直说?”

    赵季麟也不明白,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道:“是不是这几天京城有什么事儿?”

    两人对视一眼,他们昨晚半夜才回来还真不知道这几天京城有什么事儿?

    黄靖轩捏起桌上盘里的一颗花生米朝着不远处一个读书人模样的青年抛了过去,那人被砸了一下虽然不痛也有点不甘心,正要回头斥责看到黄靖轩却楞了一下,“黄…黄公子?”黄靖轩愣了愣,“兄台认识我?”

    那人倒是没了脾气,笑道:“在下也在国子监求过学,黄兄这是……”

    原来是同窗,可惜没啥印象。

    “这位兄台…不如过来一起坐?”那人倒也不推拒,起身走到了两人跟前坐下。有些好奇地道:“听说黄兄和赵兄…呃,去了军中,怎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大半夜被萧艨给赶了出来,赵季麟不动声色地道:“有些事情回城待几天。”

    那人这才点点头,笑道:“原来如此,黄公子和赵公子想必不认得在下,在下林垚,比不得两位去年才侥幸中了个秀才。”

    这就不能怪黄靖轩和赵季麟不认识他了,虽然大家都是在国子监读书,但是这位林公子一看就不是靠家族荫赐进国子监念书的人,这种人他们就算不认识也大多会混个脸熟。寻常人想要进入国子监读书,就需要各地学政的推荐,而且最低都要秀才的级别。也就是说,这位是才去年年底才刚进国子监地,黄靖轩今年年初就退学了自然不认识他。

    “原来是林兄,幸会。”赵季麟笑道:“林兄,我们俩好些日子不在京城,这几日京城可有什么热闹?”

    林垚愣了愣,看了两人一眼道:“热闹倒是没什么,不过就是貊族的使者来了。还有就是…两位竟然不知道么,听说神佑公主就是北晋那位拓跋兴业的亲传女弟子武安郡主曲笙。”听说这两位进的就是神佑军啊。

    “武安郡主?!”

    “神佑公主?!”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发现引来了旁人的注意才连忙低下头压低了声音。黄靖轩觉得自己心跳的有些不受控制,“林、林兄…你说,神佑公主,就是…北晋的那位武安郡主?”林垚点点头道:“这消息,整个京城都传遍了。怎么,你们神佑军中竟然没有听说么?”

    “……”神佑军搬到深山里去了,他们这些日子都在深山老林里摸爬滚打,还真没有外面的消息。

    黄靖轩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看向赵季麟的眼神都有些飘忽,“季麟,我…我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赵季麟比他要淡定得多,但是表情依然也有点不受控制。沉默了半晌才道:“我也听到了。”

    “那就是他的嘴巴有问题!”黄靖轩表情狰狞,吓得林垚忍不住往后靠了靠。准备等他一发疯自己立刻就转起身来往外跑。

    赵季麟叹了口气,对林垚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林垚其实很能理解他此时受到的冲击,点了点头表示无妨。事实上,就算是他这个毫无关系的路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还是忍不住摔了一个茶杯啊。

    过了好一会儿,黄靖轩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了。有些无精打采地拍在坐上叹气,“公主也太不够意思了。”

    赵季麟敲了敲桌面道:“你差不多就行了,这种大秘密公主怎么会告诉你我?”黄靖轩坐起身来道:“武安郡主啊,公主竟然是武安郡主!”

    赵季麟无语,“公主比郡主大。”公主都当了,一个郡主算什么?

    黄靖轩摆摆手道:“这怎么能比。”公主再大也就是个公主而已,如今之所以稀奇那是因为陛下就这么一个血脉了。武安郡主可不一样,没点本事能被拓跋兴业看上吗?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听说就连许多北晋皇子都没有这样的福分啊。

    赵季麟一边喝茶安神,一边道:“你有这个心情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如想象我们这些天要怎么过。”他可不认为萧将军会平白无故的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放假回家吃喝玩乐。

    黄靖轩点了点头,正色道:“是得想想。”武安郡主…不对,是神佑公主此举一定有什么他们还不能领会的深意。

    三人正一边说话一边吃早膳,窗外楼下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喧哗。

    黄靖轩有些好奇地扭头往外面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地接上一个貊族男子正拦着一个天启少女说笑。那少女看起来很是害怕,小脸长得通红衣服快要哭起来的模样,拦住她去路的三个貊族男子在肆意嬉笑。周围路过的人看着,虽然面有怒色却不敢轻易上前。因为之前上前的人被打趴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

    黄靖轩有些不悦地道:“那些貊族蛮子是怎么回事?”在平京大街上就敢肆意妄为,谁给他们的胆子?

    林垚也站起身来探出头看了一眼,倒是有些见怪不怪的了。

    “他们是客人,又是貊族使者。只要他们不杀人伤人,就算是承天府也不能将他们如何。”这种事,这两天林垚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虽然心中不爽却也无可奈何,他们这样的文弱书生,就算是想要出头也不够人家一只拳打的。而且这些貊族人也不傻,闹归闹但是却没有闹出什么大事儿。

    赵季麟微微皱眉,也站到了窗前抬眼看过去,脸色却微微一变道:“靖轩,那姑娘……”

    黄靖轩有些不解,“那姑娘怎么了?”

    赵季麟道:“那姑娘有些眼熟,你认不出来?”

    黄靖轩睁大了眼睛仔细看过去,不由一愣。回头与赵季麟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那姑娘……不是肖嫣儿么?!

    赵季麟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道:“我大概知道…我们要干点什么了。”

    黄靖轩会意,看了一眼外面道:“就咱俩?”他们是在军中待了一段时间了,赵季麟本身也有点底子。但是要跟那三个一看就实力不弱的貊族人动手只怕还差点吧。赵季麟皱眉思索了片刻,道:“你看看外面。”

    “外面?”

    黄靖轩朝着外面望去,一开始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片刻后才终于反应过来这才发现整条街上有不少楼上的窗户都开着,窗口的位置明显都有人。还有下面的街道上,偶尔也能看到几个他们眼熟地人。

    他们正对面的窗口也跟着推开了,里面露出了两张少年的容颜。

    夏月庭,黎澹?

    这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黎澹对两人微微点了下头,便扭头去看下面街道上了并没有跟他们说话。

    赵季麟拍拍黄靖轩道:“走吧。”

    “去哪儿?”

    “英雄救美啊。”赵季麟道。

    黄靖轩无语,“不是,你觉得…那位姑娘需要我们救吗?”人家救他们还差不多,虽然萧统领说肖姑娘的武功一般,但是再一般也比他们两个菜鸟强啊。虽然这么说,黄靖轩还是起身跟着赵季麟往楼下走去。跟在他们身边的林垚挑了挑眉也跟着跟在后面走了下去。

    街边的一个小摊子上,拦着肖嫣儿调笑的貊族男子正要伸手去摸少女的脸蛋,却被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抓住了手腕。貊族男子一愣,扭头一看确实一个穿的富丽堂皇,面容白净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的青年。

    对于突然跑出来碍事的人,貊族男子并没有放在心上。随手拍开年轻人抓住自己手腕的手,道:“别多管闲事,否则一不小心被大爷打折了,可被哭着说爷欺负你们。”

    年轻人挥动着手中折扇,用比他更盛气凌人的态度道:“本公子还就管这闲事了,怎么着吧?”

    貊族男子不屑地嗤笑道:“身无二两肉,还想充英雄好汉。你们这些南朝的男人,比我们北晋的女人还柔弱。爷跟你动手都是欺负你,滚!”

    “什么玩意儿?!”年轻人大怒,手中折扇一和,“小爷今天还非要让你看看,到底谁像娘们!”说罢,直接一拳就朝着貊族男子的脸上砸了过去。貊族男子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连躲避都懒得躲避只是微微侧首,不想那年轻人中途竟然力道一拐又直直地朝着他脸奔去。显然这位穿的宝光闪闪的公子也不是单纯的纨绔,至少还是有点功夫底子的。不过他到底也还是个纨绔,不过三两招功夫就败下阵来,被人毫不留情地推了出去。

    还没站稳,身后就传来一声嘲笑,“余小三,你到底行不行啊?”

    余小三大怒,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但是……看看朝着自己逼过来的貊族人,咬牙道:“你行你来!”

    “我来就我来!”说话间,几个年轻公子已经出现在了余小三身后,为首的年轻人傲慢地看着对面的貊族男子道:“立刻给我放了那姑娘滚蛋,本公子不跟你们计较!”

    貊族人哪里会吃他这一套,冷笑道:“想要充英雄,行啊,打过了我再说。”说罢,一拳就打了过来,那年轻人有些狼狈的避开,顿时恼羞成怒,“哥几个,揍他丫的!”

    方才还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的公子哥儿们纷纷将折扇扔的扔,插腰间的插腰间,嗷嗷叫着朝着对面的貊族男子扑了过去。另外两个貊族男子自然不能看着同伴吃亏被围攻,也连忙迎了上来。原本还在围观的天启人,胆子大一些的也跟着加入了战团。等到黄靖轩和赵季麟赶到的时候,街道上都已经打成了一团。

    就这么几步路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对望一样无言以对。

    这两位虽然不算是纯然的纨绔,但是这些年在平京的纨绔圈子里也是混得如鱼得水的。再加上两人竟然还都有举人的功名,俨然又比寻常纨绔高级了许多。因此在京城的权贵世家子弟圈子里颇有威望。这会儿在街上打成一团的人里面,至少有一半儿都是他们认识的。

    两人看了看对方,叹了口气双双也跟着加入了战团。

    这次的当街混战规模,可谓是空前绝后。

    事后据承天府衙门的消息,天启迁都平京十多年,基本上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纨绔子弟集体当街混战的事情。

    原本只是三个貊族人与几个公子哥儿的混战,后来因为有了路人的加入貊族人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开始落败了。却有在附近的貊族人闻讯赶来一言不发地加入了战团。再然后,在附近唯恐天下不乱以及看貊族人不顺眼的公子们也跟着加入了进来。一大早,整条街基本上被堵塞的水泄不通,完全瘫痪了。

    或许是这两天貊族人闹出的事情太多了,承天府和步兵司也是姗姗来迟。等到衙门的人赶到的时候,双方基本上都已经是两败俱伤之势了。

    一边是一群鼻青脸肿怒目圆睁的貊族人,一边是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地叫苦连天的公子哥儿们。承天府尹脸色难看的仿佛涂了一层锅底灰,盯着眼前的乱局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十分欢快。

    夏月庭站在窗口看着下面忍不住回头问黎澹,“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你就不怕出事儿么?”这些可都是京城里的权贵之家地子弟,哪怕是一两个出事都是一场大麻烦。

    黎澹道:“貊族人不会下死手,而且…有人照看着,不会有事的。”

    夏月庭皱眉道:“这么做有什么用处?陛下还有朝堂上那些官员是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得罪北晋的。”

    黎澹看着他笑了笑道:“公主和君公子并没有打算将他们如何,用意…也不在北晋人身上。”

    “那在哪儿?”夏月庭毕竟还年少,这些年一直埋头苦读,聪明是够聪明了,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长辈教导才能想到。

    黎澹指了指下面横七竖八或趟或坐在地上的年轻人道:“你看他们。”

    “……”毫无形象的哀哀直叫,就差就地打滚了。比起吃了闷亏还一言不发的貊族人,简直是没眼睛看。黎澹道:“夏兄,你仔细看。他们跟平时总是有些不一样的。”

    “特别…兴奋?”虽然都在叫唤,不过眼睛却是亮晶晶的,看起来确实是有些亢奋过度。

    黎澹道:“比起旁人,他们以后不会那么怕貊族人了。而且,公主认为一起干过坏事之后,有利于凝聚感情,过了今天,这些人之间的交情会比以前更好。”夏月庭微微蹙眉,道:“所以,你昨天特意去查这些人的身份和关系,这些人都是你特意删选出来的?”

    黎澹点点头道:“公主想要用他们,不过还要看看他们能不能用。”

    夏月庭有些无语地望着黎澹,前两天你还在公主府求原谅呢,今天都已经在替公主办事了?这适应的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黎澹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淡笑道:“我突然想通了,人生在世总要做一些旁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才不会太过无聊。”如果按照原本的人生规划,黎澹的一生或许平顺却觉得算得上无趣,就如同他的祖父或者父亲一般的过一辈子。而这次的打击不仅让他认清楚了一些现实,也发现了许多往常从未想过的事情。聪明人都是善于抉择并抓住机会的,而名闻京城的少年才子黎澹毫无疑问就是个聪明人。

    “咱们走吧。”黎澹转身道。

    夏月庭问道:“去哪儿?”

    黎澹道:“去凑热闹啊。”

    “他们八成要被带回承天府了,你怎么凑热闹?”夏月庭跟着他下楼,一边不解地问道。难道他打算偷偷潜入承天府?且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被发现了他可能不会怎么样,黎澹肯定会被黎大人打死的。

    “去了就知道了,去不去?”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