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86、拓跋梁的贺礼!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北晋使者的来意第二天早上满朝上下就都知道了,因为早朝上身为西秦质子的秦殊代表北晋新皇拓跋梁递交了一份国书。国书中阐述了北晋想要与天启结盟的意愿以及结盟之后天启能够获得的好处。一时间,朝堂上众人议论纷纷争执不休。争执的人大体分为三派,一是同意结盟的,认为天启能够拿回沧云城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处。沧云城位置险要,只要拿回了那地方,将来就可以作为收复北方的前哨,许多事情都会方便很多。

    一派人是不同意结盟,认为貊族人狼子野心不能与之为伍。一旦解决掉了沧云城,拓跋梁下一个目标必然是直指天启。至于还有一派则是和稀泥,既不赞同这家,也不赞同那家,总之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这一派,则是以朝中几个势力颇大的世家为主,这些人对什么结盟还是不结盟都没有兴趣,他们只需要管好自己的利益就可以了。

    朝堂上争吵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吵出什么结果来,下了早朝永嘉帝便怒气冲冲地去了永乐宫。

    今晚有一个为迎接天启使者而举办的宴会,所以楚凌一大早就进宫来准备了。虽然上官成义认为如今这种场合应该由身为公主的楚凌来主持,但是楚凌也只是挂个名头而已,真正做事的还是贤妃等三个高位妃子。对此三位嫔妃并不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反倒是对楚凌很是感激。她们年纪虽然不算大,但是却都不算受宠,而且永嘉帝后宫多年没有过子嗣诞生,所有人都默认了永嘉帝这辈子不会再有子嗣了。因此,她们这些妃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三妃因为出身好身份高,还能受些尊重,而能够筹办宫宴便是昭示她们在宫中的地位最好的方式。如果楚凌真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揽过去的话,她们除了有个好听的名头和每月多上几两银子一些东西,跟普通的低位嫔妃也没有任何差别了。如今楚凌愿意放权,她们自然是高兴的。

    经过了这些日子,楚凌和三妃倒是都找到了各自相处的方式。三妃都是聪明人,在发现这位公主殿下不喜欢听人奉承殷切侍候的时候态度就渐渐的恢复了正常。楚凌也觉得这三位嫔妃并不若她一直以为的那种只会后宫女子只会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事实上,这三位嫔妃私底下关系竟然还不错,或许是因为没有什么可争的,人自然也就和善起来了。总是,双方渐渐地都对对方的行为处事感到了满意。

    永嘉帝进来的时候楚凌正和三位妃子讨论今晚的宫宴细节,见到永嘉帝阴沉着连进来三妃都吓了一跳连忙起身相迎。

    “见过陛下。”三妃齐声道。

    “见过父皇。”楚凌也跟着起身行礼。

    永嘉帝一挥手让众人免礼平身,方才看向三位嫔妃道:“你们在永乐宫做什么?”楚凌一时间也不知道这三位是怎么想的,若是君无欢用这种不耐烦的语气跟她说话,她肯定是要翻脸的。却见贤妃抬起头来笑吟吟地道:“回陛下,臣妾和两位妹妹正在跟公主请示今晚宴会的事情呢。”脸上笑容温柔娴雅,半点也不看出来勉强之意。

    永嘉帝神色这才稍缓,道:“卿儿刚回来不久,许多事情都还不明白。你们要多教导她一些。”妃为上这三位出身都是不凡,教导楚凌一些身为贵女的行事和打理宫中事务自然是没问题的。贤妃笑道:“臣妾遵命,只是公主聪慧,礼仪行止从无失礼之处,只怕臣妾们也排不上什么用场呢。”

    没有父母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女儿,永嘉帝自然也不例外。看着贤妃的眼神也温和了几分,道:“这些日子你们也辛苦了,回去歇着吧。”回头派人送些赏赐过去吧,难得自从卿儿回来了,后宫中众人的做派都还算让他满意。

    “是,臣妾告退。”三人也不纠缠,屈膝向永嘉帝行礼之后便退了出去。

    楚凌扶着永嘉帝坐下,亲自倒了茶送到他面前方才问道:“儿臣看父皇刚刚进来的时候面有怒色,可是出什么事了?”

    永嘉帝喝了口茶,叹了口气道:“北晋想要和天启结盟共同对付沧云城,卿儿你怎么看?”

    楚凌笑道:“这种事情父皇自有定夺,怎么问我呢?”

    永嘉帝道:“父皇想知道卿儿是怎么想的。”

    楚凌在永嘉帝对面坐下下来,挥手让殿中侍候的人都退下方才小声笑道:“沧云城主是您未来的女婿,父皇您还需要跟别人联手对付他么?”永嘉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哦,你就这么确定,他会一直站在我们这边?”

    楚凌道:“横竖总不会站到北晋那边。父皇,就算是没有这层关系,沧云城的存在对天启来说也是意义非凡的。”

    永嘉帝点点头道:“这事儿早些时候你舅舅也跟朕说过,朕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若是拒绝了北晋……”

    楚凌低声笑道:“父皇不必急着拒接。”

    “嗯?”永嘉帝微微扬眉,楚凌含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永嘉帝一怔,道:“这样行么?”楚凌淡然道:“有什么不行的?父皇别忘了,除了沧云城,我们还有……靖北军。”永嘉帝脸上的神色变了变,看向楚凌的目光更深邃了几分,良久方才轻声道:“卿儿,这个主意是你自己想的,还是长离公子想出来地。”

    楚凌笑道:“自然是我们一起想的,眼下这局面…这不是最有效果地方法么?就算是舅舅在这儿,或许也是跟我们一样的意见。”

    永嘉帝轻叹了口气道:“卿儿果然已经长大了,这事儿朕会好好考虑地。你说得对,也不必太着急答复他们。”楚凌点头笑道:“正是如此,父皇英明。”永嘉帝望着楚凌,沉吟了片刻,道:“还有一件事……”

    楚凌笑道:“父皇是想说北晋有意与我们联姻的事情?”

    永嘉帝有些惊讶,“又是君无欢告诉你的?”君无欢消息灵通他是知道的,不过这也太灵通了一些,倒是让永嘉帝有些不放心了。

    楚凌摇头,“那倒不是,是南宫御月告诉我的。”

    “南宫…北晋国师?”

    楚凌笑道:“父皇莫不是忘了,我当初在上京待了两三年,跟南宫御月自然也是认识。而且当初我在上京曾经和君无欢订过婚,南宫御月也是知道我还活着的。他人还没到平京就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

    永嘉帝这才恍然大悟,明白过了传说这性格乖张的北晋国师今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客气。感情是…他认识卿儿啊。不对,就算是认识也不至于…永嘉帝看了看楚凌,问道:“卿儿,你跟父皇说实话,那个北晋国师是不是…是不是对你有意?”

    楚凌一怔,南宫御月没事总是喜欢撩拨她,楚凌其实都一些习惯了。有些时候,若是撩人的人不走心,被撩的那个自然也就不会当回事了。若是时间长了,也就真的没法子将这个当回事了。而且南宫御月这人心思太过诡异,更无法让人将他的话当真。譬如说上次刺杀北晋皇的事情,如果换了君无欢,在对她没有任何情谊的时候君无欢可能会让她去,但是一旦君无欢确定了感情就绝不会再做这种事。而南宫御月,即便是前面才刚跟她表白过了,下一刻一样能眼睛眨也不眨地推人往死路走。

    所以,南宫御月虽然时不时就会来一句“笙笙嫁给我”诸如此类的话,楚凌却着实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哪怕是君无欢,总是因为南宫御月对她的态度动怒,但其实也没有将他当成真正的情敌。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认真的问她,南宫御月是不是对她有意?

    楚凌一时间有些茫然,她还真不知道南宫御月到底是说着玩儿,跟君无欢斗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永嘉帝见她沉默,顿时紧张起来了,“卿儿啊,你要是不满意君无欢尽管跟父皇说。但是,这个南宫御月…他不合适。”

    楚凌闻言,不由失笑。摇头笑道:“父皇您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会对南宫御月有想法?”

    “当真?”永嘉帝有些担心地问道。楚凌点头道:“自然当真了。”

    永嘉帝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有些无奈地叹气道:“南宫御月虽然长得人模人样的,但毕竟是貊族的国师,听说还是个性格乖戾的,着实不是良配。卿儿对他无意就好,无意就好。”若是女儿真的看上了南宫御月,永嘉帝着实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忍痛成全她还是棒打鸳鸯,不用做选择实在是再好没有了。

    楚凌笑道:“跟南宫御月比起来,父皇是不是觉得看君无欢顺眼多了?”

    “……”永嘉帝无语,就算是也不能承认啊。

    晚上,皇宫里在一次热闹起来。

    永嘉帝为迎接南宫御月准备的宴会着实是比拓跋胤的要隆重盛大得多。毕竟拓跋胤最多也只能算是私访而南宫御月却是代表北晋朝廷的。楚凌跟着贤妃三人忙了一个下午,看到宴会顺利开始也微微松了口气。她虽然学过不少东西,但是操办如此大的一场宫宴却还是头一次。所幸有人指点,总算没有出什么纰漏。

    楚凌是跟着永嘉帝一起入场的,一行人踏入大殿中的时候大殿里已经坐满了人。楚凌跟在永嘉帝身边一眼就看到了并肩而坐的南宫御月和君无欢。而两人的下首方坐着地正是秦殊。这样的安排虽然有些突兀却也在情理之中,永嘉帝没有皇子,虽然有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也是皇室宗亲但两人年纪都不小心,跟南宫御月和秦殊这样的年轻人说不到一块去。因此身为永嘉帝未来女婿的君无欢出面作陪也就可以理解了。

    再看看几乎并肩而坐地三个年轻男子,一般的俊美无俦气势不凡,南宫御月俊美中透着生人勿进的冷漠,但是他看向别人的眼神却时时都带着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恶意。君无欢的容貌俊美当属三人之首,只是他常年生病,面色难免苍白消瘦了一些,倒是让容貌失色了几分。但即便是如此,当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少了几分血色的薄唇微微带着几分笑意,却并不会让人觉得亲切,而是令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仰望之意。

    秦殊看起来倒是三人中最正常的美男子了,容貌俊雅,气质温文,眼眸中带着几分淡淡地忧郁,唇角带笑却是令人如沐春风。

    坐在他们对面的不少贵女命妇,一下子看到这三位非同凡响的美男子也忍不住暗暗脸红心跳起来,连忙移开了视线不敢再看。

    “恭迎陛下!恭迎公主!”

    众人站起身来,齐声恭迎。

    永嘉帝拉着楚凌漫步走上大殿方才放开了她的手,楚凌走到了御案旁边的桌案边上,等到永嘉帝坐下才跟着坐了下去。

    “众卿平身。”永嘉帝道。

    “谢陛下。”

    众人齐声谢过了永嘉帝,然后才重新落座。

    楚凌对着下面的君无欢微微点头一笑,君无欢回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

    楚凌的眼眸从君无欢的身上掠过正好落到了旁边的秦殊身上,秦殊也正好在看着自己。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怔,秦殊似乎并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楚凌,微微皱了下眉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楚凌对他微微点头一笑,秦殊唇角也跟着撤出了一丝笑意,带对着她点了点头。

    永嘉帝看向下首的南宫御月,笑道:“北晋国师远道而来,朕先敬国师一杯算是为国师和西秦大皇子洗尘?”

    南宫御月难得的很给面子,端起酒杯道:“多谢陛下。”

    秦殊自然也不能拒绝,他慢慢将目光从楚凌身上移开,端起酒杯陪着喝了一杯。一杯饮尽,南宫御月又重新倒了一杯酒起身笑道:“陛下寻回公主,实是天大的喜事。可惜本座消息不甚灵通,竟然没来得及恭贺陛下和公主。本座再次借花献佛,恭喜陛下和公主父女团聚?”

    永嘉帝心情甚好,也不计较自己父女之所以分离本就是因为貊族人,端起酒杯跟南宫御月喝了一杯。两国之间的事情,就算是想要计较又哪里计较的过来?楚凌也跟着端起酒杯喝了一杯。

    宾主各自敬酒之后,宴会便正式开始了。

    南宫御月让人送上了北晋准备给神佑公主的礼物。

    永嘉帝对于北晋的贺礼并不以为然,有什么东西是天启没有而北晋有的?不过人家送来了,自然还是要给面子的。

    只见坐在靠后一些的一个穿着北晋官服但明显是貊族人的男子捧着一个盒子走上前来,道:“这是我皇送给神佑公主的贺礼,还请公主品鉴。”

    楚凌偏了一下头,道:“哦,北晋皇帝陛下送的礼物,想必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本宫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了。”

    一边侍候的内侍上前,接过了那男子手中的礼盒送到了殿上的楚凌跟前。

    盒子放在楚凌的桌案上,声音沉重,显然这盒子的分量也不轻。

    楚凌抬手轻抚了一下盒子,手指轻轻在盒子的边缘和上方叩了两下方才慢慢打开了那描金的木盒。

    描金的盒子里装着一顶镶嵌着宝石流苏的璎珞,看上去色彩艳丽宝光四射。楚凌看了一眼却并没有露出喜色,只是淡淡道:“多谢北晋皇的美意,这东西太过珍贵,本宫只怕是用不上。”

    永嘉帝侧首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微微皱眉。

    身为帝王他并不觉得一条镶嵌着宝石的璎珞有什么珍贵的,若是卿儿喜欢的话他可以让人专门为她打造十条八条每一个都比这个好看珍贵。但是卿儿这个时候这么说,问题显然并不是处在这东西的价值上。

    “卿儿,这是什么东西?”永嘉帝问道。

    楚凌含笑将盒子合上,道:“父皇,大概是北晋新皇登基太过忙碌,送错了东西。这是北晋后妃才会用的饰品。”虽然北晋的各种规矩跟天启比起来只能算得上粗浅,但是尊卑贵贱的区别却极为严苛。貊族女子喜好色彩艳丽的宝石璎珞,但是貊族资源匮乏对这些东西的形制却是有严格规定的。而这箱子里的这一条,却是实打实地后宫嫔妃才会用的样式。

    那奉上贺礼的官员显然并不认为自己送错了礼,朗声道:“公主说笑了,这是陛下亲自挑选,命臣一定要送到公主手中的,怎么会出错?”

    楚凌眼眸微闪,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道:“本宫承受不起,还请阁下收回。”

    “送出去的礼,哪有收回的道理。”那人自然不肯,“陛下有心与天启结盟,所幸公主从小在上京长大,想必也是能够习惯的。”

    永嘉帝脸色一沉,沉声道:“卿儿说得对,既然礼物不合适,就收回去吧。还有,卿儿哪里都不会去,北晋皇想多了。”

    太那使者脸色微变,侧首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南宫御月和秦殊。南宫御月微微皱眉,看着他的神色有些不善,显然这一出南宫御月根本就不知道。秦殊正垂眸饮酒,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

    那使者看了看殿中众人,突然一笑道:“在下只是奉命行事,陛下和公主何必为难在下。”言下之意,是非要楚凌手下这个东西,要退就自己去跟北晋皇退。

    如果他在平京城里多待几天在送礼的话,或许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人只觉得这神佑公主在浣衣苑待了许多年,性子必然怯懦软和,并不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楚凌脸色却是一沉,抬手一挥跟前沉重的木盒平飞了出去,朝着那人直直地撞了过来。

    那人心中一惊,连忙退开了几步,跟在他身边的一个侍卫连忙飞身接住了盒子。

    “公主,你?!”那使者又惊又怒,看向楚凌厉声道。楚凌已经从桌案后面站起了身来,一身红衣明艳如火,神色淡漠眼眸如刀,却让那人将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楚凌居高临下,淡然道:“本宫说了,不喜欢这个礼物。大人听不明白么?”

    男子惊愕,道:“公主不怕影响两国关系么?”

    楚凌微微勾唇,淡笑道:“现在是北晋想要跟天启结盟,可不是天启想要和北晋结盟。”

    求人态度还这么傲,显然是缺少世道修理。

    殿中众人看着神佑公主和北晋使者的对峙,不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君无欢放下酒杯,看着殿上的红衣少女唇边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有些阴阳怪气地道:“怎么?长离公子不去英雄救美?”君无欢淡淡道:“这种场合,阿凌不需要我出面。”

    不需要给朝廷百官一个神佑公主事事都需要未来夫婿保护扶持的印象。未来真正能够影响到这些官员态度的,必然是神佑公主而不是他这个公主驸马。

    君无欢是一个很傲气的人,但是他的傲气却并不是事事都要冲在前面,非要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他并不介意隐身在阿凌的身后,看着她光芒万丈,荣耀加身。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有足够的自信,他能够配得上阿凌,可以与她并肩而行,无论她将要走向何处。

    这便是君无欢的自信和傲气。

    南宫御月轻呵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嫉妒还是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