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84、国师驾到!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中的药并不厉害,楚蝶衣显然也知道君无欢这样的人并不容易对付。一些太过烈性的药往往都极其容易让人察觉,而既想要不让人察觉,又能够达成效果的药则往往效果较为缓慢。因此楚蝶衣并不敢真的给君无欢下什么烟花之地惯用的烈性药物,不过是一些限制行动的药物罢了。

    楚凌重新回到荷香斋的时候,君无欢已经能恢复了行动能力,只是烛火下的脸色看上去更加苍白了几分罢了。

    听楚凌说了纯毓郡主的事,君无欢并不惊讶,只是淡淡道:“安信郡王这个女儿,算是白生了。”安信郡王府的嫡出郡主,若是与平京的权贵结亲,绝对足以拉拢一个庞大的势力。哪怕就是不用来结亲,纯毓郡主未来的夫婿也会是安信郡王府天然的盟友。然而,这位被宠坏了郡主显然是半点也没有为自己的父亲和兄弟甚至是自己的未来考虑,直接就看上了拓跋胤。拓跋胤对于安信王府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合适的联姻对象。不仅不能带给安信王府好处,反倒是会让安信郡王在一部分文人的心中失去往日的地位。

    那些文人是沽名钓誉,迂腐顽固,但是他们大多还不想卖过,更不想向貊族人称臣。

    “我若是安信郡王,这样的女儿就当是没生过。”君无欢淡然道。

    楚凌道:“我看安信郡王只怕也是这个意思,他让拓跋胤将纯毓郡主带走,听着不像是联姻的意思。”听安信郡王那口气,拓跋胤若是真的同意带着纯毓郡主走,纯毓郡主也不可能享受郡主的待遇。多半是被当成一个普通的天启女子跟着拓跋胤回去,安信王府更不会承认她是纯毓郡主,说不定过些日子就直接宣布纯毓郡主病故了。

    可惜,纯毓郡主显然并不知道他父亲的心思。

    君无欢微微摇头道:“安信王妃只有纯毓郡主这一个女儿,安信郡王无论想什么只怕都实现不了。安信王妃娘家的势力也不小,这些年一直都是支持安信郡王的,安信郡王若真的牺牲掉了纯毓郡主,安信王妃能干么?”

    楚凌挑眉:“那就要看安信王妃觉得儿子重要还是女儿重要了,你觉得最后会怎么样?”

    君无欢笑道:“这要看拓跋胤会怎么选。”

    楚凌想起拓跋胤那冷漠的目光,摇摇头道:“拓跋胤只怕是不会同意。”君无欢对此毫不在意,靠在楚凌身上有些慵懒地道:“阿凌管他干什么?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办。阿凌就不关心关心我么?”

    楚凌瞥了他一眼,不解地道:“关心你什么?”

    君无欢抬眼望着他,幽幽道:“阿凌,我被人下药了啊。”

    “不是好了么?”楚凌道。

    “……”君无欢长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陛下赐婚了,阿凌就觉得我不值钱了。现在连关心我一下都懒得关心了。”楚凌哭笑不得,“长离公子,你敢在沧云城也表现出这幅德行么?你就不怕吓死你的属下啊。”这是什么毛病?

    君无欢道:“我现在是君无欢。”

    “……”所以你是想说你是君无欢不是晏凤霄就可以不要脸皮么?还是说你其实是人格分裂?

    看着他定定地盯着自己的模样,楚凌也不由面上一热。俯身在他眉心吻了一下,道:“长离公子受委屈了,这样行了么?”君无欢仔细看着她无奈的模样,不由笑了出来,伸手将楚凌揽入怀中笑道:“阿凌,你太心软了。”

    楚凌狠狠地磨牙,正要说话却听到君无欢闷咳了两声。直觉不对连忙低头去看他,“你怎么了?”

    君无欢抬起头来,随手抹掉了唇边的一抹血丝道:“没什么,收了点内伤。”

    楚凌心中一沉,君无欢的身体本来就是强练内功折腾出来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受点内伤调理一段时间也许就好了,但是对君无欢来说有时候却是要命的事情。想到此处,楚凌对被眉娘带走的楚蝶衣也更多了几分怒气。

    “是因为方才那药?”楚凌沉声问道。

    见她脸色不好,君无欢也不再跟她调笑,只是轻声安慰道:“没事,阿凌不要担心,最多两日就好。”

    楚凌轻哼一声,道:“回头让嫣儿看看,云师叔说你短期内不能在发病了。”

    “好,都听阿凌的。”君无欢温声道。

    “……”

    昨晚萃玉轩的事情并没有闹得满城皆知,但是平京的权贵圈子里知道的人却不少。拓跋胤并没有在平京久留,依然是按照既定行程早上入宫像永嘉帝辞行,中午便带着人动身离开平京了,只是跟随他一起离开的人里面多了两个少女。

    并没有多少人去送行,楚凌和君无欢算是极少数几个。

    楚凌看着不远处穿着一身侍女服饰却依然满心喜悦的纯毓郡主,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显然安信王妃即便是在疼爱女儿也还是明白儿子更重要的道理。纯毓郡主显然并不明白,自己已经被父母放弃了的事实。在纯毓郡主看来,或许她依然还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只是事急从权才不得不委屈一些。等到将来她兄弟做了皇帝,她不仅是郡主还可能成为公主,成为名正言顺的沈王妃。但是她却不知道,从她无名无分地跟着拓跋胤离开开始,她就成为了安信郡王府的耻辱和污点。从此以后安信郡王府再也不会有人提起她,哪怕她的兄弟真的成为皇帝也绝不会承认自己有这样一个姐姐的。更不用说…跟着拓跋胤去了北地,如今北晋的情况对拓跋胤并不有利,到底有多少危险和腥风血雨,一心只有爱情的纯毓郡主真的知道么?

    见楚凌时不时看向自己皱眉,纯毓郡主微微皱眉,她跟楚凌不熟,也不喜欢这个神佑公主。

    “你看什么?”纯毓郡主不悦地道。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放肆。”

    “你……”纯毓郡主怔住,只听楚凌道:“不过是父皇送给沈王的两个丫头,谁给你的胆子质问本宫的?”

    送给…沈王、的丫头……

    纯毓郡主有些懵,在她眼中这只是一时的委屈求全,但是在被人眼中她真的已经不是安信王府的嫡女,而只是陛下送给沈王的两个丫头之一。这其中身份上的落差,让她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再看看拓跋胤看向自己淡漠的眼神,纯毓郡主心中不由咯噔一声。

    她…真的没有选错吗?

    楚凌并没有过多理会纯毓郡主,转头就看向正在说话的拓跋胤和君无欢。君无欢笑容温文尔雅,半点也看不出看内伤的虚弱和人后对世事的洞察和嘲讽,”沈王一路保重。“拓跋胤淡淡道:“多谢,本王只怕赶不上两位的大婚之期了。就先在此预祝两位白头偕老。”

    这个祝贺大约没什么诚意,若是北晋和天启不能和平共处的话,楚凌和君无欢有没有白头的机会都不好说。而目前的局势来看,两国和平共处的几率约等于零。

    君无欢和楚凌相视一笑,楚凌大方地笑道:“那就借沈王殿下吉言了,也祝沈王此去,一帆风顺。”

    “多谢,时间不找了,本王就先告辞了。”

    “不送。”

    拓跋胤转身往不远处被侍卫拉着的郡王走去,纯毓郡主有些慌张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安信郡王和王妃,见两人并没有上前说话的意思这才有些难过地转身跟上了拓跋胤。跟着纯毓郡主一起被送给拓跋胤的就是昨晚纯毓郡主身边跟着的丫头,原本也是纯毓郡主的贴身丫头。倒是不知道昨晚眉娘换出去的“楚蝶衣”是怎么做到的,昨晚的事情竟然半点也没有波及到她身上,此时依然规规矩矩地站在安信郡王和王妃的身边目送纯毓郡主离开。

    楚凌和君无欢携手站在路边,看着拓跋胤上马离开,望着渐行渐远的队伍楚凌轻叹了口气。

    “阿凌怎么了?”

    楚凌道:“等到拓跋胤回到上京,只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君无欢道:“这是谁也无法逃避的事实,朝堂之上权力纷争,只有成败生死。貊族人更是如此,胜利者绝不会怜悯败者,退了,等待他和拓跋罗的只有死路一条。”楚凌微微皱眉道:“这么说,当初在沧云城拓跋胤是做错了?”

    君无欢摇头,“那也未必,如果当时拓跋胤不让一步地话,只怕当时就是两败俱伤而且必定是拓跋胤败得更惨一些。如今这般,算是给双方流出了一个转圜的余地和时间,而且那些原本归他统辖的兵马只会更加忠心于他。只要拓跋胤能顺利回到上京,并且整合北晋皇留下的势力,想要重新收回兵权并不是难事。”

    楚凌点了点头,道:“拓跋胤这样的性子……”根本就不适合朝堂争斗,跟拓跋兴业一样他们都更适合成为单纯的将领。

    君无欢道:“由不得他选,除非他想要拓跋罗跟他一起死。”

    楚凌莞尔一笑,道:“罢了,有空操心他的事情还不如操心操心我们自己的事情。”

    “嗯?”君无欢有些不解,似乎不明白她说的是哪一桩事情。

    楚凌道:“南宫御月要来了,我觉得我的身份大概是藏不住了。”

    君无欢微微点头,“早晚的事。”

    就算消息再不灵通,一年半载的也足够让所有人知道楚凌在北晋的身份了。由南宫御月来揭破,至少他们自己还可以掌控局势,总比什么时候藏不住了被人突然揭破要好得多。唯一让长离公子有些不满的就是,南宫御月这人忒烦人了,为什么这货一定要来天启!为什么他不能好好地在北晋跟拓跋梁明争暗斗呢?

    南宫御月一行人晃晃悠悠,硬生生的拖到拓跋胤离开平京三天后才到了京城。

    南宫御月进城的时候楚凌并没有去城外迎接他,而是坐在一条通往皇宫的必经之路的酒楼上围观。不得不说,南宫国师无论到了那儿都一如既往的喜欢摆排场。四匹马拉着地华丽精致的宝马香车,数十名白衣若雪的青年男女簇拥在马车周围。所幸平京的这条中轴线上的大街很是宽敞,若是寻常的街道只怕还容不下国师如此宏伟的排场经过。

    马车周围素白的纱帘都被挽了起来,站在街道两边地人们正好可以看到坐在里面的白衣公子俊美冰冷的容颜。

    “不是说是貊族国师么?怎么…长得不像啊。”有人忍不住低声议论道,前些天那位北晋沈王他们可是见过的,虽然也长得很是英挺俊朗,但是跟这位国师完全不同。这位国师的模样看起来倒是更像天启的贵公子而不是貊族人。

    “谁知道呢,大概…是有天启血统?”有人答道。

    ”不是说貊族人很看不起天启人么?若是如此他又是怎么做的国师?而且,这位国师…好生年轻啊。”国师和王爷不同,王爷是因为皇室血统而册封的,年龄再小的王爷都有。但是国师……貊族的国师难道也是世袭制?父传子子传孙的?

    楚凌原本坐在一边悠闲的喝着茶顺便看热闹,突然转身一把抓住坐在自己背后大放厥词的人将他推了出去。那人被推得一个趔趄,正要发怒,却听咚的一声一柄明晃晃地弯刀从窗口射了进来定在了他刚刚坐着的凳子上。那人一愣,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楚凌伸手将弯刀拔了下来,看了那人一眼淡然道:“以后别在外面胡说八道,当心小命都不知道怎么丢了的。”

    那人抹了一把冷汗连连点头称是,跟他同桌的人也吓得半晌不敢开口说话。

    楚凌将头探出窗口,果然看到底下有一个骑在马背上的侍卫正盯着他们这个风向。不由笑了笑,随手将弯刀抛了下去,道:“他已经受到教训了,还请手下留情。”

    只凭她抛刀的这一手功夫,那侍卫就知道对方实力不弱。他原本也只是警告一下,毕竟是初到别人的地盘上,并没打算刚到平京就杀人见血。因此也没有纠缠只是看了楚凌一眼,却不想这一眼就愣住了。直到楚凌的身影消失在窗口,方才扭头跟上了前面的马车。、

    “公子。”白衣侍卫策马追了上去,马儿不快不慢的与马车平行。

    南宫御月微微侧首挑眉道:“怎么?”

    白衣侍卫低声道:“属下方才好像看到武安郡主了。”

    “哦。”南宫御月坐起身来,到底没有让马车立刻停下来。沉默了片刻方才轻笑道:“在平京看到笙笙有什么奇怪?这会儿她还在外面,看来是不指望在宫里看到她了。”

    白衣侍卫道:“公子真的觉得…武安郡主就是神佑公主?”虽然公子早就这么说了,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接受不了。那位…武安郡主,竟然会是永嘉帝的女儿?而且还是从浣衣苑逃出去不见了的那一个?

    南宫御月斜了他一眼道:“你觉得,除了她…君无欢会跟别人订婚么?”他们在路上就收到了永嘉帝为君无欢和神佑公主赐婚的消息,当时南宫御月就捏碎了两个酒杯。过了这些日子,好歹也算是冷静下来了。

    白衣侍卫深深怀疑公子这一路上拖延行程就是怕太早到了上京跟长离公子打起来。

    南宫御月自然不知道属下心中在想什么,沉声道:“先去见了永嘉帝那老头,在去探望笙笙。本座给笙笙准备的礼物……”

    “公子放心,都准备好了。”白衣侍卫连忙道。

    南宫御月偏着头思索着,“婚期在明年…你说永嘉帝是不是对君无欢那病秧子不满意?要不…咱们去把笙笙抢过来吧。神佑公主配北晋国师,你觉得如何?”

    白衣侍卫只觉得头皮一紧:公子,您还记得长离公子打人的时候有多可怕么?

    不,不对!永嘉帝就算再看长离公子不顺眼,那也肯定比看您这个貊族国师顺眼多了啊。

    永嘉帝对貊族的使者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毕竟是一国之君在这种国家大事上也不能耍什么脾气。但是召见南宫御月的时候难免就要冷淡几分。让人奇怪的是,连拓跋梁的面子都不给,据说脾气古怪的国师对永嘉帝竟然十分的宽容。即便是永嘉帝冷淡,也不见他有半点不高兴的样子。一场宾主见面竟然也就这么平平顺顺的过去了。不仅是让天启的官员觉得惊讶,貊族随行的官员更是仿佛看怪物一般打量着南宫御月,很是怀疑他们那位性格乖戾的国师是不是半路上被人给掉包了。

    派人将南宫御月送回驿馆休息,永嘉帝才看向留在御书房的几个老臣道:“诸位爱卿,你们说这北晋国师来天启到底有何目的?”明面上说是为了祝贺永嘉帝寻回爱女,但是谁都知道这个理由相当的扯淡。别说是寻回了一个公主,就算是寻回了一个皇子,也没有重要到让貊族国师亲自前来道贺地地步。

    众人各自对视了一眼,一时间倒是都没有话说。

    永嘉帝微微蹙眉,道:“怎么?有什么不好说?”

    朱大人起身道:“启禀陛下,如今北晋朝拓跋梁和焉陀弥月还有拓跋罗正在争权,焉陀弥月这个时候来平京,或许有想要避开风头的意思?”在貊族,除了朝堂和正式场合,大多数人都称呼国师为南宫御月。但是天启朝堂上却大多只知道南宫御月的貊族名字。

    襄国公微微皱眉道:“朱大人,据我所知北晋这位国师并不是个喜欢退避的性子。”襄国公思索着当初在上京见这位国师时的模样,以及上京权贵对南宫御月的评价。

    朱大人并不生气,挑眉道:“哦?那不知襄国公怎么看?”

    襄国公微微摇头道:“这个,在下也想不明白。不过…既然他来了,有什么目的总是会说出来的。”襄国公现在有些担心的是楚凌的身份,南宫御月和阿凌在上京时交往甚多,只要一见面肯定是能认出来的。

    襄国公却不知道,南宫御月还没有到平京的时候就已经猜测出了神佑公主的真实身份。

    “上官大人也是见过北晋国师的,上官大人怎么看?”永嘉帝看向上官成义问道。

    上官成义皱眉道:“回陛下,臣与襄国公看法一致,这位此来只怕是所图非小。而且,来的也不只是北晋国师,与他同行的那位西秦大皇子,是拓跋梁的人。”

    永嘉帝微微眯眼,“哦,这么说…倒是当真有些意思了。”堂堂国师在这个北晋朝堂纷争不断的时候亲自千里迢迢跑到平京来,拓跋梁又跟着一起派了自己的人来。自然不可能只是来玩耍一番欣赏江南的风光。

    不过他们不说永嘉帝也不着急,这里毕竟还是天启的地方,如果真的有什么图谋,他们早晚会自己说出来的。

    永嘉帝道:“也罢,国师和西秦大皇子远道而来也不宜怠慢了,让下面的人好好侍候。”

    众人齐声称是,上官成义问道:“陛下,北晋国师的洗尘宴……”

    永嘉帝一挥手道:“国师远道而来想必也是累了,洗尘宴就定在明晚。公主已经与三妃商议过此事了,上官大人不必担心。”

    “是,陛下。”上官成义想着神佑公主虽然爱胡闹,但正事上绝对靠谱的确实没有什么可担心,便拱手表示明白了。

    朱大人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看到上官成义朝自己微微摇了摇头,便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永嘉帝见众人没什么话说,便道:“没事诸位就先回去吧,襄国公留下。”

    “是,陛下。”

    “臣等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