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83、以假替假!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几个起落,已经掠过了一大片荷叶落到了荷香斋里。

    楚蝶衣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有些警惕地盯着眼前一身少年装扮的楚凌,颤声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确实没有想到,楚卿衣身为公主竟然会大晚上地出现在青楼里跑。楚凌扬眉笑道:“你都可以在这里,我为什么不可以?”

    楚蝶衣忍不住看了一眼外面,还没来得及移动脚步就听到楚凌悠悠道:“你若是连腿都不想要了的话,就尽管跑吧。”

    楚蝶衣强作镇定,道:“你不敢对我怎么样。”

    楚凌轻笑了一声,走到君无欢身边问道:“你怎么样?”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南宫御月的药,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解开。”听到南宫御月四个字,楚凌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又坑你?她又是怎么回事?不是拓跋梁的人马?怎么跟南宫御月扯到一起去的?”君无欢笑道:“你忘了,上次南宫御月被我揍了几天的事。”南宫御月那样的人,指望他不记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怕他就是忘了他自己是谁也不会忘了跟他有仇的人。

    “至于她为什么会跟南宫御月搅和到一起……”君无欢看了一眼楚蝶衣,道:“阿凌不妨问问她,她到底是拓跋梁的人还是南宫御月的人。”

    楚凌疑惑,“难道她是南宫御月安插在拓跋梁身边的人?”这也太曲折了一点。

    楚蝶衣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面对着眼前这两个人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光着身子没有穿衣服一般。不,或许这的光着身子都不会比现在更难堪。她以为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其实人家早就已经将自己的底细查的清清楚楚了。她顿时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的作为就像是一个丑角在台上自以为是的表演献媚。她费劲了心思观看的人其实只将她当成消遣的乐子。

    羞耻,痛恨,不甘一瞬间都涌上了她的心头,楚蝶衣心中的怨恨终于忍不住喷薄而出。

    “就算我是假的,那又怎么样!”楚蝶衣声音凄厉地叫道,“难道是我自己想要假装别人的?!有人问过我的意愿么?你知道从小被迫学那些自己根本不感兴趣的东西,天天跟一群长得一样的人在一起,模仿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人是什么感觉么?!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要过这种日子!如果没有你们,如果没有那见鬼的灵犀公主,我原本能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我长得这么漂亮,要什么得不到的!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别人当别人的影子!”

    楚凌坐在君无欢身边,轻轻眨了下眼睛道:“但是,你演得也不像啊。你到底在扮演谁呢?”楚拂衣还是楚卿衣?都不像好吧?如果楚卿衣不死,应该也不会长成楚蝶衣的样子。

    “而且,你有怨恨找强迫你的人去,恨我做什么?”楚凌不解地道。

    楚蝶衣依然怨恨地瞪着眼前的楚凌,“我才是公主、我才是公主!”

    “你刚才都承认你是冒充的了。”楚凌觉得这姑娘脑子有问题。

    君无欢拉着楚凌的手摇了摇,示意她还有正事。楚凌点点头,示意君无欢先问。君无欢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楚蝶衣神色微变,似乎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咬着牙不肯说话。君无欢点点头,道:“很好,看来…这萃玉轩也有你们的人?拓跋梁还是南宫御月的人?”

    楚蝶衣依然沉默不语,君无欢轻笑了一声,道:“你都背叛拓跋梁了,想必也不可能为他保密。那就是南宫御月的人,你知道南宫御月是怎么对待任务失败的人的么?来人!”

    “公子。”两个灰衣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外,恭敬地道。

    君无欢道:“让眉娘过来一趟。”

    “是,公子。”

    楚蝶衣震惊地望着君无欢,为方才出现的两个灰衣人。也就是说,就算楚凌不出现,她今晚依然没有丝毫的胜算。

    楚凌也很惊讶,扭头打量了君无欢半晌才缓缓道:“萃玉轩…是你的地盘?”

    君无欢轻笑一声,温声道:“阿凌喜欢的话,就送给你。”

    楚凌抽了抽嘴角,半晌方才道:“都说凌霄商行在南朝势力不盛,我看也不见得。”连这种名震京城的青楼都是凌霄商行的产业,谁敢说长离公子在南边没有势力?难怪眉娘一个女子能撑起这样一家楼子,背后有凌霄商行撑腰还有桓毓暗中扶持,确实是稳妥。

    君无欢无奈地请轻叹道:“都是一些不大拿得出手的产业,真正能赚钱的大生意不多。萃玉轩的存在也不是为了赚钱。阿凌还没说,你喜不喜欢呢。”楚凌道:“还是算了吧,你不是连两个姑娘都舍不得送给我么?直接把萃玉轩送给我,桓毓公子只怕要吐血。”

    君无欢心中暗道,我哪里是舍不得送两个姑娘给你,我是不想让那两个女人留在你身边而已。

    “阿凌若真的喜欢,那自然是属于阿凌的。”君无欢道。

    楚凌摇摇头,她对开青楼真的没什么兴趣。即便是君无欢不说,楚凌也知道萃玉轩是拿来干什么的。同样的,她对当情报头子的兴趣也不大,收集情报从来就不是她的专长。

    眉娘来的也很快,一踏入荷香斋她脸色就变了,扫了一眼有些狼狈的楚蝶衣,单膝跪地道:“属下失职,请公子降罪。”

    君无欢看着她,淡淡道:“眉娘,我看你这两年有些散漫了。”

    眉娘低着头不敢答话,君无欢道:“萃玉轩混了别人的探子进来你都不知道,若是再过一些日子,是不是要等萃玉轩易主了我才知道?”眉娘道:“属下知错,请公子再给属下一个机会。以后绝不会再犯!”

    君无欢垂眸不语,眉娘也不敢起身只得单膝跪着等待君无欢的指令。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眉娘,先前见到的时候还带着明艳妩媚之色的女子此时脸上却只剩下了肃然和凝重。若是换一个地方只怕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青楼的老板。

    轻轻扯了一下君无欢的衣角,君无欢对她一笑,方才道:“起来。”

    “多谢公子。”眉娘松了口气,连忙站起身来。侧首看了一眼楚蝶衣,眉娘神色有些不善,“公子,这个女人公子打算如何处置?”

    君无欢思索了片刻,问道:“前些日子我让你找的人可找到了?”

    眉娘道:“找到了,虽只有五六分像,但有楼中姑娘妙手,不敢说十成十但八九分相似还是可以的。”

    君无欢满意地点头,“无妨,别人也未必真记得清楚她有几分像。自己人?”

    “自己人。”眉娘道。

    “身手如何?”君无欢问道。

    眉娘道:“身手不弱,善用暗器,轻功也尚可。”

    君无欢点头,“很好,今晚就把人放出去。”

    “是,公子。”眉娘虽然看起来是个十分热情长袖善舞的性子,但是在君无欢面前却意外的不多话。说话了这些,便恭敬地退到了一边等候吩咐。楚蝶衣觉得现在的情形对自己来说有些危险,转身想走。但是眉娘后退的位置却正好挡住了荷香斋地门口,她想要离开就必须经过眉娘身前,但是很显然眉娘并不会这么轻易放她过去。

    片刻的惊慌过后,楚蝶衣倒是有些镇定了下来,笃定了楚凌和君无欢不敢真的对她怎么样,她倒是有些有恃无恐起来了,“你们想怎么样?”

    君无欢侧首去看楚凌,楚凌轻笑了一声道:“不想怎么样?我们当然不会对楚蝶衣怎么样了。”

    君无欢眼中溢出一抹淡淡地笑意,楚凌对他启唇一笑,再转向楚蝶衣的时候神色却有些冷漠,“但是,你是楚蝶衣么?”

    “什么意思?”楚蝶衣一愣,“我当然是楚蝶衣!”

    楚凌看向眉娘,笑道:“眉娘,她是楚蝶衣么?”

    眉娘垂首,恭敬地道:“回凌公子,蝶衣姑娘是安信郡王的义女,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她当然不是楚蝶衣。”

    “那她是谁?”

    眉娘道:“我们萃玉轩新买了的姑娘,不过看着身体不好,资质也是平平,成不了什么气候。属下很快便会处理掉,请两位公子尽管放心。”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我不希望她这张脸出现在任何一个烟花之地,你可明白?”

    眉娘笑道:“公子尽管放心,我们也不只是做皮肉生意的。”

    “你们想干什么?!”她终于明白过来方才君无欢跟这个眉娘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他们想要找人顶替她?!让一个假货顶替假货?这实在是太……

    眉娘笑道:“姑娘不必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性命的。”

    “你敢!”楚蝶衣惊怒交加,也顾不得眉娘还挡在跟前就朝着门口冲了出去,一边往外冲还一边想要放声大叫引来别人注意。眉娘轻笑一声,毫不犹豫地出手将她拦了下来,“姑娘莫不是忘了,你可是将荷香斋附近的人都调走了。”所有,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人,有也被她给处理掉了,就算她叫得再大声也没有人能听得见的。

    楚蝶衣并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是她的身手也并没有高明到哪儿去。眉娘能够独自一人撑起偌大的萃玉轩,不仅能力不俗,身手也不弱。不过七八招的功夫,楚蝶衣就毫无还手之力的被眉娘擒在了手中。她奋力想要挣扎,但是被眉娘死死押着却怎么也撼动不开。

    “你们……”话还没说完,眉娘已经飞快制住了她的穴道。

    “公子。”眉娘一手扣着楚蝶衣,看向君无欢等候吩咐。

    君无欢淡淡道:“带下去好好问问我要知道南宫御月和拓跋梁到底想要干什么,若实在是问不出来就处理了吧。”

    “是,公子。若是无事,属下就告退了。”

    君无欢点头,“去吧,我们也该回水榭了,待太久终究会惹人起疑。”提起水榭,楚凌终于想起了有什么事情被她给忽略了,“糟了!”从桌边一跃而起,楚凌的脸色变幻不定。

    君无欢不解,“阿凌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楚凌道:“她不是自己来的,纯毓郡主也一起来了,她们的目标是拓跋胤!”忙着看君无欢的热闹,她竟然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虽然她现在知道了,楚蝶衣一开始的目光应该就是君无欢,只怕纯毓郡主也是被她给忽悠过来的。但是…纯毓郡主的目标还是拓跋胤啊。

    君无欢倒是淡定,“拓跋胤在水榭里,那里人多,纯毓郡主未必找得到机会。”安信郡王肯定是不希望女儿跟拓跋胤扯上什么关系的,就算真出了什么事安信郡王自己都会帮着遮掩住。

    旁边,眉娘神色微变,望着两人欲言又止。

    楚凌道:“眉娘有什么话要说?”

    眉娘迟疑了一下,道:“属下方才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北晋那位沈王殿下往归云阁去了。”归云阁也是萃玉轩后园的一处建筑之一,精巧别致,不过位置有些偏。眉娘远远的看了一眼还有些奇怪沈王往那边去做什么,只是当时公子叫的急后园本来就是对宾客开放的,她自然也没有理由去拦住拓跋胤了。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

    拓跋胤是个聪明人,应该没事……吧?

    君无欢身上的药效还没有完全消散,楚凌便让他继续留在荷香斋休息。反正有眉娘派人在附近守着,不会有人过来也不用担心什么。楚凌却有些好奇拓跋胤那边的情况,还是准备溜过去看一眼的。

    等到楚凌赶到眉娘所说的归云阁的时候,里面倒是相当的热闹。眉娘带着人站在归云阁下来,似乎很是焦急地原地打转。看到楚凌过来立刻迎了上来,苦着脸道:“凌公子,凌公子你来了,您可要替我们说句公道话啊,这…这今晚这事儿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儿啊。”将一个遭受无妄之灾的老板娘的角色演得惟妙惟肖。

    看着眉娘这番唱作俱佳的表演,楚凌忍着笑,一脸正经地道:“眉娘,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眉娘看了一眼归云阁里面,长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楚凌微微挑眉,“我能进去看看么?”

    眉娘没有说什么却也没有拦着楚凌,楚凌便越过他走进了归云阁。

    归云阁下面开着门的花厅里此时气氛有些诡异的低沉,安信郡王本就喝了不少酒的脸此时在火光下已经成了青紫色。一边地上,一个小丫头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她旁边却是跌坐在地上的纯毓郡主。纯毓郡主此时正捂着脸低声痛哭,原本白皙的脸蛋上有一个红彤彤地手掌印,显然打她地人当真是没有留力气。

    拓跋胤沉着脸坐在一边的软榻上,并不说话眼睛却定定地盯着安信郡王。

    安信郡王此时已经顾不得拓跋胤的视线了,他整个目光都盯着跌坐在地上的女儿,放在扶手上的一只手还在微微颤抖着。好一会儿,他才用力握紧了拳头,以免自己忍不住再一巴掌抽过去。

    看着这个女儿安信郡王就觉得悲从中来,他和王妃就只有这么一个嫡女,从小千娇百宠比王府的公子们还要受宠。谁知道,宠了这么多年,就养出来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蠢货!上一次在安信郡王府已经闹得够难看的,但那是在自己家想想办法就压下去了,这一次她竟然还敢故伎重演而且还是在萃玉轩这种地方。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了,整个安信郡王府的公子姑娘们的婚事都要泡汤了。

    那些文人酸儒更是不会放过他们家。

    拓跋胤可没有心情顾忌安信郡王的心思,只是淡淡问道:“王爷,今晚这事你如何看?”

    安信郡王脸色阴沉,扫了一眼女儿咬牙道:“我这不孝女…王爷若是不嫌弃,就带走吧!”就当他从来没有生过这么一个女儿!

    闻言,纯毓郡主眼睛一亮,连忙看向拓跋胤。拓跋胤淡淡道:“王爷说笑了,本王与令爱素无瓜葛。既然王爷不介意,那么本王也可以当此事没有发生过。毕竟…本王马上就要走了,也碍不着什么事。”

    怎么可能碍不着什么事?只是碍不着拓跋胤什么事而已,对于安信郡王府来说却是麻烦大了。

    安信郡王是事情闹大了之后才听到风声过来的,这一阵子功夫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了今晚的事情更不知道明天整个京城会传成什么样子,想要封口只怕是已经晚了。但无论如何,纯毓郡主的名声算是毁干净了。如今拓跋胤还不肯认,毫无疑问安信郡王府的处境会变得更加难堪。

    安信郡王恨不得掐死这个不孝女。

    纯毓郡主也呆住了,她没想到拓跋胤竟然如此无情。

    纯毓郡主显然忘了,上一次拓跋胤也没有对她多情,自然也不可能这一次突然就被她给感动了。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认为只要她跟拓跋胤怎么样了,拓跋胤就会娶她。

    “沈王殿下……”纯毓郡主喃喃道。

    拓跋胤微微皱眉,目光淡淡地扫过纯毓郡主身上。他其实并不太明白纯毓郡主为什么总是缠着自己,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从头到尾就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更没有发生过什么英雄救美之类的恶俗桥段。一个受着中原最好的皇室教养长大的郡主,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为了个男人奋不顾身了?

    若是这是什么感情,这感情也来的太莫名其妙了一些。

    “王爷,沈王殿下,这是怎么了?”楚凌站在门口,有些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一眼疑惑地问道。

    安信郡王微微变色,但是想想之前的事情觉得这会儿拦着这位小公子也已经晚了只得作罢。看向楚凌笑容有些僵硬地问道:“凌公子怎么来了?长离公子……”楚凌笑道:“哦,长离公子方才身体有些不适,在荷香斋那边休息。我怕各位担心就想先回来说一声,没想到扑了个空大家都到这边来了。这里…是出什么事了吗?方才眉老板在外面…呃……”楚凌看看安信郡王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君无欢身体不好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安信郡王倒也没有怀疑。甚至有些暗暗庆幸君无欢没有跟着过来,不然他会觉得更加难堪。

    拓跋胤站起身来,淡淡道:“没什么事,有劳凌公子关心了。本王明天中午就要启程,明早还要去宫里向陛下辞行,就先告辞了。”

    说罢,就要往外面走去。楚凌却能看得出来,拓跋胤地脚下有些虚浮,显然并不是酒喝多了的缘故。

    “沈王殿下……”身后,纯毓郡主哀声叫道,安信郡王只觉得丢脸之极,狠狠的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睛道:“沈王殿下留步,本王有些事情想要与王爷商谈。”

    拓跋胤停下脚步看向安信郡王,安信郡王道:“请借一步说话。”

    拓跋胤点了点头,楚凌倒是有些担心,“沈王殿下,你…没问题吧?”

    拓跋胤摇头,道:“多谢凌公子关心,无妨。”

    楚凌点了点头,既然拓跋胤觉得没问题,她当然也没有必要多管闲事了。很是识趣地转身告辞,“既然如此,两位先谈,在下先告退了。”说完转身就走,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背后安信郡王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来人,将这个孽女给我带回去关起来,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见!”

    “是,王爷。”

    楚凌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眉娘,两人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然后各自转开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