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81、萃玉双姝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降临的时候君无欢亲自来公主府接人,就看到公主府侧门走出一个白衣翩翩的俊美少年。君无欢一怔,不由摇头微笑。楚凌看着他,挑眉道:“怎么?不像么?”

    君无欢仔细看了看,道:“很好。”

    确实很好,楚凌的乔装易容虽然算不得巧夺天工,但是也还算过得去。该遮掩的地方都遮掩了,看上去就是一个长得有些精致的小少年。但是行为举止绝无半分女子的娇柔之气,外人只会当成是她年纪尚小还没有完全长开才显得这般精致的。再将声音压低一些,不熟的人绝不会想到这就是据说美丽绝伦的神佑公主。

    萃玉轩既然号称平京三大名楼,自然是有它的底气的。

    萃玉轩在平京内城与外城的交界处,周围的几条巷子是整个平京夜晚最热闹的地方,也就是传说中的花街。而萃玉轩,就在其中最热闹的一条街上最中间的地段。萃玉轩外面是一座三层小楼,小楼后面则是一大片的园子,财大气粗地占据了小半条街的长度。据说萃玉轩后园的景致在平京也可名列前十,所以美的不仅是人还有景。

    萃玉轩镇楼的花魁有两位,一位名叫萃月一位名叫素玉,平京的风雅文人称之为萃玉双姝。许多文人雅士为了见两人一面一掷千金,更有不少人为她们写诗作赋歌颂其美貌才华,因此引得更多的人趋之若鹜。这一两年隐隐有力压玉香楼的第一花魁玉娇容之势。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选了这么个地方给拓跋胤践行,倒也算是费了不少心思了。

    楚凌还是第一次来平京的烟花之地,难免有些好奇。不得不说,比起北晋,天启即便是烟花之地也显得更风雅一些。刚一走进萃玉轩,就有人迎了上来。并不若楚凌原本想象中的那种老鸨形象,是一个美艳动人的中年美妇。妆容虽然艳丽,衣服看起来也比寻常女子要轻薄几分,却难得的只让人觉得热情大方妩媚动人,半点也不见风尘之地的**放荡和面对客人的矫揉造作谄媚低俗。楚凌只看了一眼坐在大堂里的客人就明白了,这个萃玉轩若是在前世大约是属于高级会所的性质了。能进来的都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物,绝不会招待一些粗鄙的底层人物。地方自然也要配得上这些大人物身份的高雅清幽。至于这些大人物私底下还能不能保留自己的人皮,那就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了,至少在外面不能表现出来。

    “两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小楼真是蓬荜生辉,两位里面请。”中年女子笑道。

    君无欢取出两张帖子递过去,那女子一看立刻笑道:“原来是安信郡王的贵客驾临,两位还请后院喝茶。”说着便要亲自引两人往后院走去。大堂里的宾客都有些好奇这两个能让这一贯有些高傲的老板娘亲自引路的年轻人是何方神圣,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两人气度非凡自然也不会无故跑过来招惹不痛快。

    萃玉轩的后园果然十分不错,虽然此时是夜里却依然是华灯高照宛若白昼。刚走进园中,楚凌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香气清雅只让人觉得心旷神怡。楚凌道:“好香,不知夫人这园中种了什么花儿?”

    女子因为楚凌的一声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笑道:“奴家名唤白宛眉,公子若是不嫌弃唤我一声眉娘便是。我这园中种的是南疆的夜铃香,此花虽不出众,却难得香气不俗,且四季常开。公子请看,就是这个。”

    楚凌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花圃的角落里长着许多状似铃兰的花儿,只是比铃兰略小几分,在淡淡地火光下泛着浅浅的幽蓝色,看上去有几分脱俗之意,倒是与这园子十分相配。

    楚凌笑道:“原来如此,夫人好心思。”

    眉娘笑道:“区区俗物,能入公子的眼便是值得了。”

    眉娘带着两人一路往园子深处走去,很快便到了一处水榭外面。水榭外面的屋檐上挂满了红色灯笼,四周湖水静谧,假山奇石环绕,岸边垂柳依依,清风阵阵,好一片清幽雅致的景象。

    水榭里传来悠扬的琴声,楚凌虽然不善乐器,却也听得出来弹琴的人技艺不俗。

    眉娘笑道:“两位王爷即刻便到,妾便不送两位公子了。两位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侍候的人便是。”

    君无欢点头道:“多谢眉娘。”

    眉娘对两人盈盈一拜躬身告退了。

    楚凌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挑眉道;“都说自古奇女出风尘,果然不假。这个眉娘…倒不像是寻常人。”君无欢点头道:“寻常人哪里能经营得了这萃玉轩,更何况…寻常女子,从哪里找来就算是南疆也不可多得的夜铃香?”

    楚凌饶有兴致的思索了一番,笑道:“咱们还是先进去吧,不知道拓跋胤来了没有。”

    拓跋胤已经到了,正独自坐在水榭的一隅喝酒。水榭中已经到了几位宾客,有一些楚凌认识有些却不认识,只是看起来都是风雅之辈,正坐在一边饮酒谈笑。虽然他们是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请来的陪客,但是很显然拓跋胤跟他们说不到一起去,他们也没有兴趣跟拓跋胤搭讪。

    一个美貌清雅的清雅女子正坐在一边抚琴,水榭中间几个舞姬正偏偏起舞。只可惜,正常宴会真正的宾客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拓跋胤靠着水榭的柱子一手拎着酒壶,正盯着水面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脚步声,众人连忙回头看过去。见站在门口的两个人都不由得愣了愣。君无欢他们是认识的,陛下钦点的未来神佑公主驸马,来参加沈王的践行宴还说得过去,不过那白衣少年是谁,倒是眼生得很。

    拓跋胤的目光落在楚凌身上,打量了片刻便收了回去,显然是已经认出了楚凌。

    两人走上前去,君无欢笑道:“沈王殿下怎么在这里喝闷酒?”

    拓跋胤微微蹙眉,侧首去看楚凌。君无欢笑道:“这是凌公子,没见识过这种地方正好有机会便一起来凑个热闹。”

    楚凌含笑拱手道:“沈王殿下,幸会。”

    拓跋胤微微点头,道:“幸会,两位请坐。”

    两人在拓跋胤身边坐了下来,不远处的几个人有心过来搭话,只是看到拓跋胤那生人勿进的神色到底没有过来。

    没人打扰,三人也乐得清静,君无欢微微挑眉,低声道:“安信郡王是怎么想的?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

    拓跋胤微微摇头,表示他不知道也不感兴趣。只是问道:“南宫御月什么时候到平京?”

    君无欢道:“还要两天吧。沈王殿下不用担心,这次你的敌人不是他。”

    拓跋胤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有两位的妙手,本王倒是有些分不清楚到底谁是友谁是敌了。”楚凌低声笑道:“是敌是友不要重要,重要的是…沈王殿下想要什么。只要有相同的目标,即便是敌人又如何?”

    拓跋胤道:“多谢凌公子提点。”

    君无欢伸手倒了一杯酒,对这拓跋胤举杯道:“祝沈王殿下此番回上京,一路顺风。”

    拓跋胤看了他一眼,举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多谢。”

    楚凌看了看拓跋胤,沉吟了片刻道:“沈王殿下,有个问题不知能否赐教?”

    拓跋胤微微挑眉示意她说,楚凌问道:“秦殊这个人…沈王殿下了解多少?”

    拓跋胤微微蹙眉,片刻后方才道:“秦殊跟着一起来天启了?”

    楚凌并不否认,拓跋胤道:“如果我是公主的话,最好防着秦殊一些。”

    “哦?”楚凌挑眉,拓跋胤轻抚着自己手中的酒杯边缘,一边道:“听说公主跟秦殊有些交情,不过…秦殊此人原本我和大哥也不知道,直到他自己暴露我们才知道他竟然是拓跋梁的人。不仅如此,拓跋梁还颇为信任他。公主应该知道,拓跋梁并不是轻信之人,而秦殊却是个西秦质子。貊族人,拓跋梁信任的尚且不多,更何况是外族。他连自己的女婿都尚未全信。”即便是现在,拓跋梁也未必有多信任百里轻鸿。

    楚凌偏着头思索着道:“所以,拓跋梁能够信任秦殊,一定是秦殊做过什么能够让拓跋梁完全相信他的事情。或许,还不止一件?”

    拓跋胤点了点头道:“自从秦殊暴露之后,兄长一直在派人查他。可惜这些年他都安安分分的待在别院,查不出什么结果来。”

    楚凌心中微沉,越是如此越说明秦殊的厉害。拓跋梁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信任一个人?

    一时间,楚凌心中有些惆怅。

    在貊族的那两三年,说实话楚凌跟秦殊的关系甚至要比跟君无欢还要好一些。毕竟君无欢身份敏感,事情也多,两人并不便于经常接触。而秦殊却只是个无所事事也不关朝政的西秦质子。更何况,君无欢一直给楚凌一种危险的感觉,相比之下秦殊却要无害得多。没想到,她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想到此处,楚凌也不由无奈苦笑。

    君无欢看了楚凌一眼,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楚凌对他淡淡一笑表示自己没事。

    拓跋胤看着两人的神色,眼眸更深了几分。

    片刻后,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果然联袂而来,一进门安信郡王就先赔礼,“本王来迟,还请各位见谅。”

    坐在不远处说话的宾客纷纷都站起身来,道“王爷言重了”。

    安信郡王与那几个人寒暄了几句,就朝着他们这边来了。楚凌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跟在一边的博宁郡王,博宁郡王显然对这样的宴会并不怎么敢兴趣,对那些宾客也都是淡淡的,完全没有安信郡王的长袖善舞。此时安信郡王过来他也没有急着过来,反而留下跟那些宾客说了几句话。

    “沈王殿下,长离公子,抱歉本王来迟了。”安信郡王笑道,目光落到楚凌身上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好奇地道:“这位公子是?”君无欢笑道:“这是君某的好友,凌公子。刚从北方过来。”

    安信郡王笑道:“原来是凌公子,果真是少年英才,幸会,幸会。”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出眼前的少年是个英才的。楚凌笑道:“不请自来,还请王爷见谅。”果然见楚凌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北地口音,安信郡王笑道:“怎么会?今晚本就是为沈王殿下践行,自然是越热闹越好。本王看……凌公子跟沈王殿下似乎也是认识的?”方才他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这边,这少年跟拓跋胤交谈地模样可不像是由君无欢刚刚引见的。

    楚凌笑道:“原先在北方确实跟沈王有过几面之缘,沈王殿下,是不是?”

    拓跋胤看了楚凌一眼,淡淡地点了下头。

    有了拓跋胤作保,安信郡王倒是更相信楚凌的身份了一些,热情的请三人入座。

    原本水榭里的宾客分成了两边割据一方,如今主人已经到了,大家自然是要一起入座了。楚凌因为长离公子的面子,也占了个十分不错的位置,就跟君无欢同桌坐在拓跋胤旁边。那几个安信郡王两人请来的陪客则全部做到了对面,倒是有几分泾渭分明的意思。

    安信郡王先举起酒杯对众人笑道:“今晚本王和博宁王兄特意在此设宴为沈王殿下践行,各位贵客前来也是荣幸之至,还请各位千万不要拘束。本王方才来迟了,先饮一杯向诸位赔罪。”

    说罢,果真一仰头将杯中过的酒一饮而尽。

    众人纷纷称赞王爷好酒量的。楚凌坐在君无欢身边,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对面的宾客以及主位上的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看来博宁郡王在朝中果然是十分的低调平常,这些客人都不是什么真正手握重权的朝廷众臣,但是对安信郡王的态度和对博宁郡王的态度却都十分的明显。博宁郡王脾气竟然也十分的好,半点也不见生气的意思。全程都沉默地坐在一边跟着喝酒,楚凌倒是有些好奇,这般模样他到底来做什么?

    安信郡王笑看了一眼坐在右手边第一位的拓跋胤笑道:“沈王殿下来到我平京多日,想必还未曾领略过这江南绝色的风姿。今晚本王和博宁王兄特意请了名满京城的萃月和素玉姑娘来为诸位助兴,沈王殿下和长离公子姑且一看?”

    拓跋胤不答,既不欣喜也不反对。

    倒是君无欢看了一眼楚凌,含笑道:“王爷想得周到,本公子倒是托了沈王殿下的福才能有如此眼福了。”楚凌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也想看看这号平京绝色萃玉二殊到底如何美丽动人。”

    安信郡王对两人的捧场十分满意,若都是如拓跋胤这般冷淡,今晚倒是有点尴尬了。

    “必不会让凌公子失望的。”安信郡王笑道,抬手轻轻拍了两下,一直在谈情歌舞的女子立刻停了下来,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片刻后,两个女子为首领着一群华服女子脚步盈盈地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女子一个怀抱琵琶,一个抱着素琴。抱着琵琶的女子眉目浓艳,身着桃红色衣衫,明艳动人。抱着素琴的女子却是一身青衣,容颜淡雅神色浅浅。虽然容貌气质不同,但是这两位看起来倒是都不太像是风尘女子,身上竟没有什么烟花之地的风尘气。

    楚凌坐在君无欢身边,好奇地打量着两个女子猜测着到底哪个是萃月哪个是素玉。

    “见过两位王爷,见过各位贵宾。”两女微微屈膝行礼,态度也是不卑不亢,只让人觉得亲切却不谄媚。跟在她们身后的女子也纷纷行过礼便抱着各自的乐器走到一边坐下准备去了。

    安信郡王笑道:“这两位就是萃玉轩地萃月姑娘和素玉姑娘么?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今晚竟然能一次见到两位,倒是咱们的吩咐。这两位是沈王殿下和长离公子,两位姑娘也见个礼吧。”

    烟花之地本就是消息灵通的所在,拓跋胤的名气可能还要小一些,但是君无欢的名声这两位姑娘显然都是听说过的。听了安信郡王的话,连忙上前对着两人也是微微一福,“见过沈王殿下,见过长离公子。”拓跋胤端着一杯酒漫不经心地喝着,只是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显然是对这两位绝色女子都不感兴趣。君无欢倒是给了几分面子,微微点头道:“不必多礼。”便侧过头去跟坐在自己身边的楚凌低声说话去了,显然是也不感兴趣。

    一时间,众人都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最在对面的几个宾客看两人的神色更是有些不善。本来么,向萃月素玉这样的红牌绝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见就能见得到的,如今安信郡王特意请了两人过来对面的两个男人竟然不理不睬一副全然不感兴趣的模样。男人的嫉妒心,有些时候比女人更可怕。自己渴望而不可得的人别的男人不屑一顾,而且那个男人还比自己年轻比自己有钱有势比自己长得好看,这不是全方位的显得自己特别的次特别的不上台面么?

    “看来沈王殿下和长离公子的眼光都很高啊。向萃月素玉两位姑娘这样的绝色也看不上眼。”一个中年男子身影有些酸地道。

    安信郡王笑道:“长离公子是陛下钦点的未来驸马,眼光自然是要高一些的。更何况,公主殿下堪称绝色,据说当初北晋武安郡主也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想必长离公子都见怪不怪了吧。”君无欢曾经跟北晋武安郡主订过婚的事情,其实平京城里知道的并不算少。但是一直没有什么人拿这件事做太多的文章,毕竟当初君无欢在上京做的事情更加为人所熟知。以一己之力挑动北晋皇和拓跋梁之间的争斗,险些就弄死了北晋皇害得貊族王室损失惨重。无论是已故的北晋皇还是现在的拓跋梁都已经恨死君无欢了。更何况武安郡主如今下落不明,很多人都默认武安郡主已经死了,自然也就没有人对此说些什么了。

    安信郡王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居心是什么外人不知道,不过却着实是有些不将神佑公主放在眼里。在这种场合提起神佑公主,若只是拿武安郡主说事那也没什么毕竟身份还算相当。但是拿两个青楼女子跟神佑公主比较,就有些不合适了。

    君无欢眼眸微沉,正要说话却被楚凌暗地里按住了手背。君无欢微微皱眉,侧首看向楚凌,楚凌对他笑了笑示意他看那边。之间站在厅中抱着琵琶的姑娘笑吟吟地道:“王爷这话可是折煞贱妾和素玉姐姐了,我等卑贱之身,难望公主裙角,哪敢与公主相提并论。”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倒是没说什么,仿佛瞬间忘记了自己先前的话笑道:“瞧我,说这些做什么?既然今晚有幸请到两位姑娘,不如两位姑娘献技一番,也好为沈王殿下践行?”

    两人自然称是,各自对视了一眼走到一边坐下来准备。

    她们虽然是风尘女子,却也不是傻子。安信郡王今天这话若是传到了神佑公主耳中,哪里会有她们的好日子过?这世道,女子本就活得不易,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身份。这位安信郡王…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注意还是故意的。

    片刻后,琵琶声响起。

    铮铮的琵琶声,清越动人。

    原本水榭中有些尴尬的气氛也随之散尽,众人重新开始推杯换盏谈笑风生起来,仿佛方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