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80、上官成义的妥协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人一路退到后方的队伍中,连南宫御月那群白衣侍卫的影子都看不到了脸色才完全沉了下来。跟着他一起来的一个小官连忙问道:“珂大人,国师那里……”珂大人一挥手,冷着脸往后面走去。后面的队伍中也有几辆马车,只是不若南宫御月那般的华丽张扬。珂大人路过第一辆马车的时候,马车的帘子被人从离开掀开,露出一张温文尔雅的俊雅面容。

    那人穿着一身浅蓝色布衣,端坐在马车中却给人一种温雅如玉的感觉。

    “珂大人。”

    珂大人停下了脚步,对着那人拱了下手算是行礼,“大皇子。”

    对方对他的敷衍恍若不见,淡然一笑摇头道:“苏大人不必客气,秦某不过一介质子罢了,更何况如今西秦王并非我父王,何敢称一声皇子?”西秦先王驾崩,如今的西秦王是秦殊的弟弟,但是新王登基之后却并没有册封秦殊任何爵位,因此在西秦秦殊的身份着实有些尴尬。不过秦殊也不住在西秦,倒也无所谓了。而在北晋,一般人还是称呼秦殊一声大皇子。这个称呼听起来正常却要看称呼的人怎么想,若是心怀几分善意,这样的称呼就是给秦殊面子。若是心怀恶意,这样的称呼却是充满了嘲讽意味。

    珂大人虽然并不怎么将秦殊放在眼里,但他毕竟是拓跋梁派来的人,知道拓跋梁器重此人,因此还是带着几分客气的。道:“既然如此,下官便称呼一声秦公子?”

    秦殊点点头,“很好,国师那里可有什么事?”

    珂大人脸色微沉,道:“国师要在前面的城里停留一日。”这一路上,他们已经因为国师的这个理由耽搁了不下三天的时间了。这让珂大人不得不怀疑南宫御月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但是,南宫御月为什么故意拖延时间,他却有些想不明白。”

    秦殊淡淡一笑,道:“国师要停,咱们也不能强求啊。”

    珂大人有些着急,皱眉道:“秦公子,陛下的吩咐…若是咱们去的晚了,只怕是……”

    秦殊摇头道:“珂大人,国师的脾气你我都知道,若真惹得他动怒只怕你我不仅完不成陛下的托付,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珂大人皱眉道:“那该如何是好?”他何尝不知道南宫御月这人惹不得。若是让南宫御月找个借口弄死了他们,只怕陛下也不会替他门讨回公道了。

    秦殊想了想道:“珂大人若是不放心的话,不妨先将人布置下去。陛下要的是拓跋胤…若是我们到了平京拓跋胤还在自然好说,若是他先一步跑了,咱们正好趁机将他解决了,也免了跟天启人磨舌头。天启人纵然懦弱,心机却也不少。”

    珂大人想了想,觉得也只能如此了。对着秦殊拱了拱手,转身下去吩咐人办事去了。

    车队已经重新开始前进,秦殊抬头望了一眼前方的队伍,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公子,珂特吉让人绕路离开了。”马车里,已经重新换上了雪白的兽皮地毯,不远处地角落里香炉中燃起了袅袅轻烟,整个马车里弥漫着淡淡的香气,方才的血腥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闻言,南宫御月睁开眼睛冷笑了一声,道:“不用管他,拓跋胤若是连那些废物都应付不了,那便是他自己命该如此了。”

    “是,公子。”马车外再无动静,庞大的队伍依然不紧不慢地向前方行去。

    楚凌刚回到公主府,府中长史就来禀告上官成义来了,已经等了她许久了。

    楚凌微微挑眉,笑道:“上官大人日理万机,竟然有功夫在这里闲坐着等我?”上官成义这种人,基本上他肯亲自上门就是给人面子了。主人不在家还要干等着,可见是真的有事了。

    长史恭敬地道:“襄国公也来了,上官大人在书房跟襄国公下棋。”

    “原来如此。”楚凌点点头,“去通报一声吧,我换身衣服就过去。”

    “是,公主。”

    等到楚凌回房换了衣服去书房的时候,上官成义和襄国公已经没有下棋了。两人一左一右坐在书房里喝茶,似乎谈得十分契合一般?见楚凌进来,两人连忙连忙起身,“公主。”楚凌抬手阻止了两人行礼,笑道:“难得今天舅舅和上官大人一起来我这公主府,可是有什么事?”

    襄国公笑道:“我倒是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来跟你说一声,北晋的使者快要到了。正好碰到上官大人过来,许久没有下棋了我便陪着下了两盘棋。”楚凌蹙眉道:“先前就说北晋的使者要来了,不过我一直没想明白,他们是以什么理由来的?如今这不年不节的。”

    襄国公轻叹了口气道:“先前公主回来不是册封的急么?他们说是来恭贺陛下寻回公主的。”

    楚凌嗤笑一声,挑眉道:“我记得,北晋驿馆的使臣送过礼物了。”虽然两国的关系着实不怎么样当使臣简直是玩命,但是北晋在天启确实是有驿馆的。毕竟如今这传信不便,有些事情等传到上京黄花菜都亮了。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驿馆的官员就直接处理了,然后再上报给北晋朝廷即可。

    襄国公笑道:“人家要来,陛下总不能说不用来吧。”

    楚凌点点头道:“除了南宫御月,还有谁?”

    襄国公皱眉道:“还有…西秦大皇子,秦殊。你对这人了解多少?”

    楚凌一怔,“秦殊?”

    “怎么?”襄国公不解地看着她,上官成义也跟着看了过来。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道:“秦殊…我还真的认识,先前关系也还不错。不过…认识了两三年,我倒是直到要离开上京之前不久才发现,秦殊大概跟我想象地不太一样。他跟拓跋梁的关系似乎还不错。这次能被派来作为使节出使天启,看来拓跋梁是相当信任他的。”

    襄国公皱眉道:“这么说,这个秦殊倒是不容小觑了。”阿凌的能力他是见识过的,能在她眼皮子底下骗过两三年的时间,秦殊绝对不是一个易于之辈。这个西秦大皇子,早先襄国公确实没有注意过,只当是一个普通的西秦质子罢了。但是一个西秦质子,能在拓跋梁手下混得如鱼得水,确实是不简单。

    一直没说话地上官成义突然问道:“公主,那位西秦大皇子了解你多少?”

    楚凌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道:“大概跟我了解他一样多。”

    也就是说,虽然相交了两年其实他们谁也不了解谁。说起来,朋友做到这个地步…楚凌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上官成义却似乎很满意,“那就好,既然互相都不了解,公主也不算吃亏。”

    “……”这就是官场老油条的想法么?

    “不知上官大人今日上门,所为何事?”楚凌问道。

    襄国公看了看上官成义,“上官大人可需要在下回避?”上官成义摆摆手道:“老夫是为公事而来,并无不可对人言之处。”

    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上官成义,她竟然不知道上官成义会找她谈公事。在上官丞相眼中,她这个公主不是应该乖乖蹲在公主府里等着嫁人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吗?

    上官成义自然看明白了楚凌的神色,有些无奈地道:“公主,老夫既是天启丞相,自然会以大局为重。”

    楚凌倒是没有吐槽上官成义的话。

    她相信上官成义所说的,说到底身为天启人只要上官成义没有跟貊族人勾结通敌卖国的意思,他总是希望天启能好的。只不过,有时候人与人的观念立场相差太远,针锋相对未必就是怀着恶意,只是都觉得自己的方法更好而已。当然,楚凌坚定的认为上官成义对自己的性别是绝对怀有恶意的。

    这群老学究就是觉得她身为女子妄图插手朝廷大事,本身就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无论她的出发点是什么,都是不可接受的。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面上楚凌却没有表现出分毫来,笑道:“这是自然,本宫和舅舅自然都是相信上官大人大公无私的。不知上官大人想要谈什么?”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陛下后位空置,虽然有三妃打理后宫,到底是名不正则言不顺。眼看着天启的使臣就要来了,宫宴的事情只怕还要公主出面主持。

    楚凌微微蹙眉,不解地道:“三位娘娘打理后宫多年从未出过纰漏,为何这次就要本宫来主持?若只是为了名正言顺,这些年天启都是怎么过来的?各位大人若是如此介意此事,怎不劝父皇早日立后?”上官成义摇头道:“公主,原本确实无法选择,但是如今既然有了公主,公主又尚且待字闺中乃是皇家嫡长公主,自然还是由公主出面更妥当一些。也免得令北晋使者认为我们怠慢了他们。”

    楚凌一只手肘撑着扶手,微微凝眉道:“丞相是否过于迁就貊族人了?”更何况,楚凌并不认为貊族人会在意这个。他们自己本身就嫡庶不分,北晋皇连皇后都有好几个,谁是嫡谁是庶还真不好说。

    “礼不可废。”上官成义道。楚凌想了想,点点头道:“也罢,此事我会跟父皇和三位娘娘商量。上官大人亲自过来,总不会只是为了这件事吧?”上官成义摇头道:“那位蝶衣姑娘的事情,公主打算如何处置?”

    楚凌有些惊讶,挑眉道:“这事儿上官大人不是应该问父皇么?”

    上官成义抚着胡须道:“陛下的态度老夫自认还是能看明白几分的,此事不在陛下,在公主。”陛下分明就没有将那楚蝶衣当一回事,不过是安信王府剃头挑子一头热罢了。

    “这么说,上官大人是相信本宫了?”楚凌笑道。上官成义望着楚凌良久方才道:“如果一定要选一个的话,我希望公主才是真的。”楚凌半晌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上官大人如此公私分明,我都要觉得有些对不住你了。”

    上官成义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并不说话。

    楚凌点点头道:“我明白上官大人的意思,貊族人走之前,我会解决掉楚蝶衣的。那不是先前我说的事情……”上官成义盯着楚凌道:“先前公主说的事情,老夫仔细想过了…只要公主能顺利解决掉这次貊族来的那些使者不令天启再次向貊族折腰。老夫…也愿意相信公主一回。”

    楚凌点了点头,“那么…上官大人要什么?”

    上官成义道:“犬子…还请公主手下留情。”

    楚凌愣了愣,半晌方才轻笑出声。清越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带着几分愉悦的味道。上官成义…果然不简单啊。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大人不再考虑考虑么?我还可以出得起更多的价码。”

    上官成义道:“不敢。”

    楚凌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送走了上官成义,楚凌盯着空荡荡的门口若有所思地道:“上官成义这个人…很有意思啊。”

    襄国公喝着茶,淡淡道:“若是没意思,他也不可能从一个贫寒出身的进士做到如今的丞相之位上。阿凌,你需得记得,这世上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上官成义对他的妻子不义,但不代表他的能力有问题。

    楚凌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身为女子总是先天的看一些渣男不顺眼的,无论这个渣男有多少丰功伟绩。而上官成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算得上是一个渣男。襄国公道:“你选择拉拢上官成义而不是朱昭安,想必就是明白的。上官成义是清流出身,身后没有那么多家族牵扯。朱昭安虽然掌握着兵权,但他出身名门世家,身后盘根错节,即便你能够说动他本人,也未必能跟他身后的势力达成一致。这些权贵世家啊…亡国在他们看来,其实算不得什么。就算天启灭了,他们也不会灭的。运作的好,他们依然是权贵世家享受着锦衣玉食。所以,想要说动他们,往往十分的困难。”

    楚凌点头表示明白,“不错,当初君无欢也是这般跟我说的。更何况…兵权并不是只能从朱昭安那边入手。但是朝政上,却是怎么都绕不过上官成义的。眼下,我们也没有能够替代上官成义的人。”

    楚凌不喜欢上官成义,但是并不影响跟他合作。只要上官成义不通敌卖国,一切都好说。

    “你就不怕上官成义要你说服卓夫人?”襄国公问道。

    楚凌笑道:“上官大人是聪明人,不会提非分的要求的。你瞧,他明知道上官允儒在我手里,也没有要求我放了他。”

    “或许他是诈你的。”襄国公笑道。

    楚凌摇头,上官成义或许没有证据也找不到上官允儒,但是他确实认定了上官允儒在她手里。到底是不是诈她,楚凌还是分得清楚的。而且,上官成义也没有外人意外的那么在乎虚名,若非如此,早在卓夫人搬出上官家的时候,上官成义只怕就要跟她拼了。

    挺好,聪明,识时务,也不那么沽名钓誉。楚凌对上官成义这个合作者勉强还算满意。

    襄国公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楚凌道:“这是黄家那老头请我给你的。”

    “黄家?”楚凌一怔,伸手结果信一看果然是黄御史的信。一时倒是有些好奇,黄御史竟然会写信给她?不会是想要骂她一顿吧?

    打开信一看,楚凌才发现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黄御史的信里倒是没写别的身份,而且还颇为客气。只说请公主以后多多教导犬子云云。襄国公道:“黄御史把黄靖轩逐出家门了。”

    “嗯?”楚凌愣了愣,“逐出家门?”

    襄国公点头,“黄靖轩坚持要从军,不肯好好在家里读书。黄御史一气之下就将儿子逐出家门了。这封信是黄夫人送到你舅母那里的。”

    楚凌想了想立刻就明白,黄家虽然在京城也算是有些名气势力,但是却算不得厉害。黄家世代都是文人,而且大都是言官御史,属清流一派的。若是黄靖轩进入神佑军之后一直安安分分地当个小兵神佑军也一直安分守己或许还没什么,若是将来出了什么事情整个黄家都要被当成公主府的党羽一起攻击。而黄御史大概也看出来了,她这个神佑公主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物,早晚要出事。所以才抢先一步将黄家从这里面摘出来。将来无论黄靖轩还是神佑军闹出什么事情,都跟黄家没有关系了。

    这年头,聪明人果然比蠢货多得多啊。

    襄国公看着她道:“你也别怪他,他……”

    “舅舅,我明白的。”楚凌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更何况人家担负着一个家族的命运。我什么都没有还是个女子的身份,凭什么让人家跟着我冒险?能舍出一个儿子,已经是高看我一眼了。”如果她是个皇子的话,黄家说不定还愿意跟她赌一把。可惜她是个公主,黄家凭什么赔上整个家族的前程跟她胡闹呢?

    襄国公点点头,有些欣慰的笑道:“你明白就好。”

    襄国公一直留到傍晚才起身离开,楚凌本要留他用晚膳,襄国公只说家里还有事楚凌也不好强留,亲自送他出门去了。

    “公主。”刚送走了襄国公,楚凌还没转身回府,就看到一个人匆匆而来。楚凌认出他是君无欢身边的管事,不由笑道:“你们家公子有什么事?”来人掏出一张帖子笑道:“公子说今晚安信郡王和博宁郡王设宴为沈王践行,问公主去不去?”

    楚凌有些不解,“安信王叔和博宁王叔设宴,不请我反而去请了君无欢?”她有这么招人讨厌么?让那两位王叔连设宴都不想请她了?

    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个…大约是、设宴的地方不太方便女眷前往。所以两位王爷才没有给公主帖子吧?公子说,只是个私宴。”

    楚凌结果帖子一看……萃玉轩。

    “这是什么地方?”

    那人看了看楚凌,迟疑了一下才道:“萃玉轩,是…平京三大名楼之一。”其实他觉得,给公主送帖子的公子病得着实不轻,这种地方一看就是女眷止步的地方,公子竟然还主动送帖子给公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楚凌微微扬眉,好心情地收起了帖子笑道:“替我谢谢你们公子,果然是个好地方,我去了。”

    “……”公主…好像也没有正常到哪里去。

    楚凌将帖子小心地收起来,摆摆手道:“去回你家公子吧,晚上我跟他一起去。”

    那人只得小心翼翼地拱手道:“是,属下告退。”

    等那人走了,楚凌才转身回了公主府。一边走一边拿出帖子来仔细观看,“我这两位王叔有点意思啊,给沈王践行选在萃玉轩这种地方?”是王府没地方了还是王府的歌姬舞姬长得不够漂亮?拓跋胤那种人,也不像是用美人计就能够套得住的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来平京这么就还没有逛过青楼呢,去逛一逛见识一下天启的花魁也是一桩美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