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8、卓氏的礼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当君无欢承诺一件事情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绝对做得完美无缺,除非是他自己故意耍你。所以楚凌一点儿也不担心绑架了丞相府的二公子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事实上,虽然当天晚上丞相府的二公子离家出走的消息就传遍了平京的权贵圈子,但是楚凌也确实没有被波及到。

    虽然上官成义知道上官允儒失踪前见过楚凌,也并没有将上官允儒的失踪跟楚凌联系到一起。因为上官允儒在离开跟楚凌说话的茶楼之后,还回了一趟家,一直到傍晚才离开了上官家出门的。之后在京城里也有人看到过上官允儒,直到即将关闭城门的时候上官允儒才出了城的。

    到了晚上,上官家的二少夫人才从丈夫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封上官允儒留下的离家出走的信函。经过上官成义的亲自鉴定,表明那确实是上官允儒的亲笔信。知道孙子离家出走,上官老夫人当即哭的呼天抢地,最后晕死了过去。整个上官家都是一片混乱,找大夫的找大夫,照顾老夫人的照顾老夫人,还要派人出城寻找上官允儒。

    当然,即便是有上官成义的令牌可以在城门关闭之后出城,那些人也连上官允儒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其实这些年离家出走的权贵子弟并不是没有,上官允儒平常就算真的留信出走也不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最多也就是当成谈资笑谈一段时间罢了。但是如今上官家的情况却有些微妙,难免让人觉得上官允儒是无法接受父母和离的事情才离家出走的。

    不仅外人这么想,上官家的老夫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上官成义刚刚去上早朝,上官老夫人就带着人怒气冲冲地杀到了卓氏居住的地方。

    “阿凌姐姐,阿凌姐姐。”肖嫣儿快步走进来的时候楚凌正在梳妆,昨晚睡了一个好觉,楚凌今天的气色也十分不错。今天一早就换了一身修身的浅色衣衫,准备出城去看看萧艨准备好搬家的事情了没有。

    见肖嫣儿进来,楚凌笑道:“卓夫人那边有什么动静?”

    肖嫣儿蹙眉道:“果然不出你预料,上官家那老太婆去找卓夫人麻烦去了。”

    楚凌挑眉,“哦,这么看来这位老夫人身子骨挺硬朗的啊。”肖嫣儿赞同地点点头,“我看她的身体比卓夫人健康多了。听说昨儿晕过去了,一大早起来还是中气十足啊。”楚凌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起身道:“咱们走吧。”

    “去哪儿?”

    “去救卓夫人啊。”楚凌道,“你就不怕那位老夫人将卓夫人给撕了么?”

    肖嫣儿连忙点头道:“对对对,我们快去吧。”

    卓氏昨晚就知道上官允儒失踪的消息了,虽然对这个儿子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儿子总是会担忧他的安危的。不过很快神佑公主就拍了个小姑娘来跟她说,上官允儒没事,只是要出去历练一段时间让她不要担心。卓氏也赞同上官允儒需要历练,果然就放下了心来。

    她如今已经想开了,并不指望以后还能有什么母慈子孝天伦之乐。只是因为母子骨肉之情,对他的安危有些担心罢了。既然知道上官允儒没事,那就罢了。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大早上官老夫人竟然就闹上门来了。

    早上卓宅的门房听到碰碰碰的敲门上,刚打开门还没来得及问是谁,大门就直接被人撞开人也被推到了一边地上,上官老夫人怒气冲冲地冲了进去,一边走还一边怒吼道:“卓氏,你给我出来!”

    喧闹声很快就将卓氏引了出来,卓氏看着眼前的老夫人皱了皱眉还没说话,上官老夫人就已经冲到跟前一抬手就一个耳光挥向了卓氏。卓氏身边的蜜儿见状,立刻扑上前去一把推开了卓氏,让上官老夫人的耳光摔了个空。

    “夫人,你没事吧?”蜜儿关心地问道。

    卓氏扶着蜜儿的手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上官老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老夫人大怒,“你这个贱人!你叫我什么!”

    卓氏脸色微沉,冷声道:“我敬你年长,还请你自重。”她已经离开上官家了,尊称她一身老夫人是看她年纪大,以及为了自己的修养,可不是真的怕了她了。上官老夫人指着她怒骂道:“这世上哪有你这样的媳妇,不守妇道不说,还害的我孙儿离家出走!我上官家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才娶了你这么一个不贤不孝的贱人!要不是你,害的儒儿没脸在京城待着了,他好端端的怎么会离家出走?你这种贱人,就该被抓去浸猪笼!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抓起来!”

    跟在上官老夫人身边的是上官家的几个管事仆人以及上官允儒的妻子,上官家的二少夫人。

    对于丈夫的离家出走,二少夫人自然也是有些怨恨卓氏这个婆婆地。平时她对卓氏就称不上尊重,这会儿更不会站在卓氏的一边了,只是站在一边扶着上官老夫人冷眼看着卓氏被人围住。

    卓氏毕竟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家闺秀,从前在上官家步步退让那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以及她身为上官家媳妇的身份。如今她能狠下心来儿子孙儿丈夫都不要了,又怎么会跟从前一般处处让着上官老夫人?若是如此,她还从上官家跑出来干什么?

    “放肆!”卓氏冷声道,“这是我家,不是上官府,容不得你等无礼!”

    上官老夫人带来的仆人有些迟疑地看向她,上官老夫人冷笑一声高声道:“不用理会她,她还能比的上老爷不成?”

    也对,卓夫人娘家早就没人了,老爷可是当朝丞相!想到此处,几个仆人再次向卓氏围了过去。卓氏沉声道:“来人,将这些擅闯民宅的贼人给我打出去!”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几个穿着劲装的男女冒了出来。卓氏并不是无知地小姑娘,跟上官成义和离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又怎么会不注意自己的安全问题。早在刚从上官家搬出来的时候,她就通过襄国公府人找了一些护院来保护自己。她的嫁妆虽然被用了不少,但是留下的也还不少,找一些会功夫的人当护院还是不成问题的。

    双方人马立刻打了起来,原本安静的院子里一片喧闹声。

    上官老夫人没想到卓氏竟然真的胆大包天地敢反抗自己,一把推开二少夫人就朝着卓氏扑了过来。她本就是农家出身,早年也是泼辣厉害的角色。这些年被上官成义小心奉养养尊处优,却也没有养出多少心机来。上官老夫人这辈子最大的心机只怕都用来琢磨怎么折腾儿媳妇了。若真是遇到了事情,她还是更喜欢直接动手。

    卓氏也没想到这老太太竟然直接朝自己扑过来了,连忙后退了几步。虽然年轻许多,但若真的打起来的话卓氏只怕还不是上官老夫人的对手。况且,这个年纪的老太太,若是一个不小心死在了她这里……卓氏心中摇摇头,她确实惹不起上官成义。

    “夫人,你快走!”蜜儿拦在卓氏跟前叫道。

    蜜儿虽然是丫头,但是如今却是卓氏最亲近的人。卓氏自然不能让她在这里被上官老夫人打,当下连忙上前帮忙,两人一左一右拽住了上官老夫人不让她动弹。旁边的二少夫人也有些惊呆了,但是她没有上前只是满脸惊惧地看着,“母亲…母亲,你快放开祖母!”

    卓氏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上官老夫人自从儿子做了官哪里受过这种遭遇,嘴里立刻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她平时还能端着几分诰命夫人的架子,这会儿真的气昏了头骂起人来跟从前还是寻常村妇的时候没有任何两样。大约是这些年憋得狠了,几乎将她几十年不曾不出的脏话都骂了出来。旁边还打成一团的人们也都有些忍不住震惊了。显然是无法想象这些污言秽语竟然是堂堂丞相府的老夫人说出来的。

    卓氏有些厌恶地将她推向了二少夫人,早年她刚过门的时候上官老夫人也是满嘴粗言秽语。她总是想着她是她婆婆只当没听见忍了,如今却实在是忍不了也不想忍了。

    “咦,今天怎么这么热闹?”楚凌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从门外传来,众人连忙回头看过去,就看到楚凌带着肖嫣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过公主。”卓氏连忙上前见礼,卓氏身边的人都吓了一跳,连忙也跟着行礼,然后上官家的人也反应过来纷纷跪了一下。虽然他们没见过公主,但是卓夫人总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

    倒是上官老夫人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还瞪着眼睛望着楚凌。

    楚凌微微扬眉,好笑看着上官老夫人,“这是在做什么呢?”

    卓氏垂眸,淡淡道:“上官老夫人的孙儿离家出走了。”

    上官老夫人怒道:“卓氏!儒儿难道不是你的儿子!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楚凌微微凝眉,看着上官老夫人,“上官老夫人,虽然你年纪大了,但是见到本宫…如此无礼,你觉得合适么?”

    上官老夫人这才有些不甘地上前见礼,然后道:“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请公主不要管。”

    楚凌轻笑一声,道:“我可管不着上官家的家事,我找卓夫人有事儿,上官老夫人先回吧。”

    “我还要找她……”

    楚凌声音微冷,“上官老夫人,你觉得是你的事重要,还是本宫的事情重要?”

    当然是自己的事情重要!上官老夫人在心中愤愤道,但是她到底还有些理智,知道公主的身份比她贵重。这些年,上官老夫人就算什么都记不住,但是有一个道理还是记住了的。不要轻易招惹身份比自己高的人。原本她是有些飘了,但是之前在宫中吃了一次亏,被上官成义说过一次之后多少有些回过神来了。

    找卓氏算账也不急在一时,上官老夫人想到此处,便不再纠缠。有些敷衍地跟楚凌告辞之后,带着人就往外走了。

    看着上官老夫人带着人出去,卓氏挥退了众人请楚凌进了花厅坐下方才上前又是一拜,“多谢公主特意前来替臣妇解围。”

    楚凌摇摇头,道:“我看那老夫人不是个讲理的人,卓夫人可想过以后怎么办?”

    卓氏想了想,点头道:“想过了,等我跟上官成义的事情了了,我打算带着蜜儿离开京城。公主对我有恩,我也不知该如何回报公主若是不嫌弃的话……”卓氏从袖中的手腕上退下了一个不起眼银镯双手奉到楚凌跟前道:“公主若是不嫌弃,这个请公主手下。”

    楚凌有些疑惑,那银镯纤细精巧,带着几分古朴素雅的韵味。上面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宝石,只是挂着一个仿佛铃铛一般的小东西,但是楚凌从没听到卓氏身上有什么声音,显然并不是铃铛。

    卓氏淡淡一笑,伸手捏住那小铃铛轻轻按了几下,一声轻响之后那小铃铛咔嚓一声打开了。里面放着一颗蜡封的小球,因为体积只比那铃铛略小一些,装在里面扣起来之后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声音了。

    “这是什么?”楚凌有些好奇地道。

    卓氏道:“这是我兄长临终前留给我的,说是卓家祖上留下来给我留个纪念。这个东西我以前也见过,是小时候在父亲的书房里。父亲说…这里面藏着的是一份地图,卓家祖上有一位先人喜好游历,终其一生都在游历各方,还曾经将他的游历些成了一本游记,不过可惜南迁的时候都遗落了。父亲说,这里面藏着的是那位先人曾经发现的一处海外仙岛的路线,可以供卓家在需要的时候居家前往避世。不过这并没有引起卓家的重视,毕竟…卓家的根基都在天启,若非万不得已如何愿意背井离乡。更不用说,据先祖游记中记载,那仙岛的位置距离上京何止万里?就算是卓家需要避世,也不需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楚凌点头表示同意,卓家这样的人家若真的到了需要举家逃跑地时候了,别说是万里之外根本不知道的地方,就算是千里之外知道目的地的地方这些人也未必能走得到。更何况,中原万里河山,真要退隐山林何处不能隐居?远赴海外这种事情…基本上不再绝大多数人家的考量之内。

    卓氏道:“兄长将这个给我,倒不是觉得我能用得到。一来这毕竟是先祖留下来的遗物,二来虽然这东西对我来说没有用处,但是对有些人来说总还是会有些兴趣。兄长说若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将此物献给陛下或许能有些用处。”

    “海外仙岛么?”楚凌明了,皇帝嘛总是对那些什么仙山仙岛有些兴趣,更何况又在万里之外的不知名海域上。以如今天启的国力,就算知道了也未必能有功夫去找。哪怕去找也需要不少时间。若卓氏真的遇到什么万分紧急无法解决的事情,将这个献给永嘉帝至少可以有个缓冲时间。至于若是找到的仙岛不尽如人意,或者根本没找到这种问题,在事关生死的时候哪还需要考虑。马上就死和几年后再死谁都知道怎么选。而且,既然卓家将这东西一代代传下来,应当是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至于是不是仙岛,这个就不好说了。

    楚凌道::“这么重要的东西,夫人送给我?”

    卓夫人笑道:“这东西对我来说除了是先祖遗物也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了,就算给了公主或许也没什么用处呢?只是我身无长物,那点嫁妆只怕公主也看不上。也就只有这个东西还有几分新奇了。”

    楚凌摇摇头道:“不必了,我也不是单纯为了帮夫人。”她又不想修仙求长生,要什么海外仙山?

    卓氏却十分坚定,道:“无论公主是为了什么,我都是受了公主的恩惠的。若非公主点醒,我这辈子……只送这么一个小东西,实在是让我有些汗颜。原本说好为公主做事的,只是…上官家那位老夫人着实是有些…我留在京城只会给公主添麻烦,还望公主不要嫌弃。”

    见卓氏说得恳切,楚凌想了想还是伸手接过了那银镯,道:“如此,我就多谢卓夫人。这个东西我先收着,夫人若是以后想要取回随时都可以。”卓氏摇了摇头不以为意,她知道里面是一副地图,但是那对她没有任何意义。就如同他们卓家世世代代没有人去寻过那所谓的海外仙山,卓家南迁她兄长同样没有去看过,就算留在她手里她也不打算给自己的儿子,更何况她现在连儿子都没有了。

    “公主随意处置了就是。”卓氏道。

    楚凌看着她道:“我先前说想请卓夫人帮我做事并非虚言,不过卓夫人若是想要离开京城也是可以的。我在别的地方也有一些事情需要人帮忙,不知道卓夫人以为如何?”

    卓氏有些惊喜地望着楚凌,她清楚这个世道孤身女子在外面生活何等不易。若是有神佑公主护着,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至于说为神佑公主效力,卓氏只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她不太明白,自己这点本事到底有什么能为公主效力的。但是公主既然不嫌弃,她自然是万分愿意的。

    “承蒙公主不弃,请尽管吩咐便是。”卓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