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6、一点也不想她!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这日一早的平京皇城里,似乎弥漫着一股古怪的氛围。各家茶楼酒肆中的宾客似乎都平时要多一些,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读书人。但是这些人却又不像是那些单纯的吃早餐与人闲聊打发时间的宾客。他们一边漫不经心地聊着天,眼神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外面望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楚凌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衫,漫步走进了一件看上去装饰的十分高雅幽静的茶楼。

    二楼的角落里,隔着一扇六折屏风后面坐着一个高大冷淡的青年男子。楚凌上楼之后只是扫了一眼整个楼上,便毫不犹豫地朝着他走了过去。

    “沈王殿下,早啊。”楚凌轻声笑道。

    拓跋胤放下茶楼,淡淡道:“公主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来喝茶么?”

    楚凌笑道:“沈王殿下都有心情,我怎么会没有心情呢?不介意拼个桌吧?”拓跋胤并不在意,淡淡地点了下头表示随意。楚凌走到拓跋胤桌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侧首看了一眼窗外已经人来人往的街道,轻声叹道:“上京的早晨,可没有这么热闹。”

    拓跋胤道:“公主想说什么?”

    楚凌微微勾唇道:“我想说…沈王殿下应该回上京了。”拓跋胤并不觉得意外,只是道:“本王什么时候回上京,是由公主来决定的么?”楚凌抿唇微笑道:“自然不敢,我不过是觉得,或许沈王殿下并不想在平京见到北晋故人。”

    拓跋胤微微皱眉,“谁要来?”

    楚凌道:“我已经回来这么久了,沈王殿下也在平京住了一些日子了。难道沈王殿下认为,平京的消息一点儿也传不到上京去么?武安郡主和沈王殿下同时出现在平京,无论是谁当权都该派人过来看看吧?”

    拓跋胤握着茶杯地手一用力,茶杯咔嚓一声碎了。

    “你是故意?”拓跋胤沉声道。

    楚凌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浅淡,“沈王殿下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可能隐藏一辈子的。我既然成为了神佑公主,当初在上京的事情就不可能瞒得住。”十六岁的楚凌不是才十三岁鲜少见外人地楚卿衣,十六岁的少女容貌身形也不可能比十七岁相差太多。而身为公主,日日暴露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之下,那些老学究恨不得将她扒皮削骨一般的大量探究,她也不可能长期乔装易容。

    拓跋胤沉声道:“这就是公主的目的?”

    楚凌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拓跋胤冷声道:“拓跋大将军的亲传弟子居然是天启公主,拓跋梁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收回大将军的兵权吧?这难道不是公主的目的么?”

    楚凌失笑,有些无奈地摇头道:“沈王殿下,我并没有算无遗策的本事。当初在上京的事情…我承认,拜拓跋大将军为师,确实是我当时能想到的最快的捷径。”如果她没有遇到阿朵,之后拓跋兴业没有提出要收她为徒,那么楚凌会另外想别的办法变强。但是当拓跋兴业提出来的时候,当时的楚凌不可能拒绝。拒绝一个宗师级的绝顶高手,不是楚凌会做的事情。

    楚凌觉得,她来到这个世上最愧疚的事情,大概就是她拜了拓跋兴业为师却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另外,无论沈王殿下愿不愿意承认,拓跋大将军现在也都是拓跋梁的眼中钉,拓跋大将军若是现在能够退步抽身,说不定是一件好事。”楚凌道,拓跋胤冷笑一声道:“对天启来说是一件好事。”

    楚凌耸耸肩,并不打算继续劝服拓跋胤。本来就是对手和敌人,劝说拓跋胤相信自己是无辜的有什么用处?更何况连楚凌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是无故的。当初她拜她拓跋兴业为师的时候当真没有半点别的心思么?她也不知道。

    轻叹了口气,楚凌道:“好吧,我来见沈王殿下是想要告诉你,拓跋梁已经开始准备对付大皇子了,沈王殿下若是再不回去,只怕会晚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提前通知你。”拓跋胤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楚凌笑道:“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如果沈王殿下能够说服拓跋大将军站在你们这一边的话,或许,你和大皇子有机会赢了拓跋梁。如果让拓跋梁先干掉了拓跋大将军,恐怕……”

    拓跋胤看着他,冷声道:“拓跋梁要对付的不是我大哥,是拓跋大将军吧?你想让我回去救他?”

    楚凌默然不语,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淡淡笑道:“我总觉得…我师父那样的人,不该死于阴谋诡异。”

    “拓跋大将军若是上了战场,难过的只会是天启人。”

    楚凌要头道:“你错了,拓跋大将军若是领兵打仗,难过的会是天启的将士。但若是换了别的人,难过的或许是天启的百姓。沈王殿下也是领兵之人,应该不会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拓跋胤沉默,他当然知道楚凌说的是什么意思。貊族兵马残暴嗜杀由来已久,所以北晋兵马多少都有掠杀普通百姓的劣行,即便是拓跋胤麾下也不例外,只是相对较少却无法完全遏制。也只有拓跋兴业威信足够,他麾下的兵马基本上不会残杀普通的百姓。但也正因为如此,拓跋兴业的兵马其实也存在一些隐患。当别的军队将士都可以获得许多意外之财的时候,他们却什么都得不到,心中自然会感到不平。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国与国之间的事情,最好还是战场上解决比较好。谁输谁赢,生死无怨。但是…对普通百姓挥动屠刀…沈王殿下,貊族人在中原长久不了。”

    拓跋胤冷笑一声,道:“公主不妨拭目以待。”

    楚凌微笑,“自然。”拓跋胤或许认为他们的杀戮事出有因,但是对天启人来说却是罪无可赦。

    拓跋胤从旁边拿过一个空杯子,从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方才慢慢道:“公主的意思我明白了,本王会在北晋来人之前回去的。但是,公主答应本王的交易……”楚凌微笑道:“我自然不会失言,沈王殿下要的东西,离京之日双手奉上。”

    拓跋胤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楚凌的要求。

    说完了正事,气氛倒是渐渐缓和了一些。只是两人都不是喜欢废话的人,一时间倒是有些冷清。

    拓跋胤打量着楚凌良久才道:“你一点儿也不像她。”

    楚凌愣了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拓跋胤说的他是谁。轻笑道:“没有人觉得我像她啊。”

    拓跋胤不语,看着楚凌的眼神似乎有些失望。楚凌倒是有些好奇起来,“沈王殿下对…拂衣姐姐,是真心的么?”

    拓跋胤神色微变,微微抿起了唇角。似乎楚凌的问题让他非常的不舒服,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若是真心的,怎么会让她落得那样的下场呢?”这话,似在问拓跋胤,又似乎在问自己。

    拓跋胤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有些生硬地道:“这跟公主无关。”

    楚凌也不在意,点了点头。她对这个问题也并不是真的那么有兴趣。因为无论是真是假,最后的解决也已经注定了无法更改。

    “沈王殿下。”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两人齐齐抬头就看到两个女子正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原本楚凌和拓跋胤隔着屏风并不引人注意,但是被这女子的声音一叫立刻就有许多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楚凌微微蹙眉,透过屏风看着朝他们而来的两个女子——纯毓郡主和楚蝶衣。

    纯毓郡主显然也是提起得知了拓跋胤的行踪,一上楼就直奔这里而来了。越过屏风才看到屏风后面坐着的竟然并不是只有拓跋胤一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住了。楚蝶衣在后面慢了一步跟上来,脸上虽然也有惊讶的神色眼神却十分平静,显然是提前知道楚凌也在这里的。

    “你怎么在这里?”纯毓郡主皱眉道。

    楚凌一只手撑着桌面,有些慵懒的回头打量着纯毓郡主,悠悠道:“纯毓郡主,这是你对本宫说话的态度么?”一个郡王的女儿就敢对公主无礼了,这安信郡王府还真的以为皇位是他们家的囊中之物了?

    纯毓郡主语塞,她自然知道是自己理亏,也不跟楚凌争辩而是漫步走到桌前看向拓跋胤,“见过沈王殿下。”

    拓跋胤微微蹙眉,神色间有些不耐烦。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纯毓郡主的脸色有些僵硬。跟在她身后的楚蝶衣连忙上前大圆场,“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沈王殿下和公主,真是巧了。我们不请自来,还望两位见谅。”楚凌笑吟吟地道:“我也是蹭了沈王殿下一个位置罢了,见不见谅的,自然还是沈王殿下爱说了算。沈王殿下爱若是怜香惜玉,这点小事想必也不会放在心上。沈王殿下你说是不是?”

    拓跋胤淡淡地扫了楚凌一眼,只是低头喝茶并不答话。

    如此一来,不仅是纯毓郡主就连楚蝶衣也觉得有些尴尬了。

    这世上最难打交道的不是牙尖嘴利巧舌如簧的人,也不是那些蛮不讲理横行霸道的人。而偏偏就是拓跋胤这样性情冷淡,看不上你就一句话都不想跟你说的人。楚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就看到拓跋胤慢慢放下茶杯从桌边站起身来,道:“本王还有事,神佑公主,失陪。”

    然后……他就走了。

    目送拓跋胤不紧不慢地下来,楚凌都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了。瞄了一眼站在旁边脸上的表情比她更难以形容的纯毓郡主,楚凌轻咳了一声道:“呃,纯毓郡主,沈王走了你不追么?”

    纯毓郡主似乎终于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飞快地追了上去。

    楚蝶衣连忙也跟了上去,只是走了进步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楚凌。楚凌笑吟吟地对她挥挥手,“回见。”

    “……”

    这间茶楼的宾客们大约觉得今天过得应该十分的精彩纷呈。原本只是聚在茶楼里等一个消息,没想到这看起来并不十分起眼地茶楼里竟然悄无声息的坐进了几个大人物。看着纯毓郡主追着拓跋胤离开的背影,一阵沉默之后众人纷纷开始了激情四射的讨论。

    “那不是安信王府的纯毓郡主么?怎么跟那个貊族人扯上关系了?”有人忍不住道。

    “你没听到么?那是北晋的沈王。”

    另一人嗤笑一声,道:“沈王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貊族蛮子?那纯毓郡主堂堂郡主之身,竟然追着一个貊族人跑,真是…不知羞耻!”

    “噤声!”

    旁边的人吓了一跳,连忙制止了他的话。平时讨论一下政事,吐槽一下皇家和权贵也就罢了。这么光明正大的侮辱安信王府的郡主,若是传到了安信郡王的耳朵里,就算是不死不伤,一辈子的小鞋只怕都穿不完。

    “跟着纯毓郡主的那姑娘是谁?看着有些眼生,又不像是丫鬟下人之流。”

    “莫不是那位吧?”有人猜测道。

    “那位?”

    “就是…安信郡主府新收的义女啊。”那人道:“就是那个……”众人顿时了然,就是那个疑是真公主的姑娘嘛。有人忍不住抱不平,“若是陛下认为那姑娘是假的,就应该将她处置了才是,怎么会让安信郡王收为义女?若是连陛下都分不清楚到底谁真谁假,为何那位…还能安安稳稳地做着公主,这位却只能是个无名无分的郡王义女?”

    “那还能怎么办?两个之中肯定有一个是假的。陛下也不可能将两个都封为公主啊。”有人不以为然地道。

    “话不是这么说,万一这位姑娘才是……”

    一时间,整个楼上都热闹了起来,人们讨论的目标已经从纯毓郡主转到了真假公主的身上。有的人认为神佑公主才是真的,不然陛下为什么不削去她的封号?也有人认为可能楚蝶衣才是真公主,否则冒充公主可是杀头的罪名,陛下为什么不责罚她?反倒是让安信郡王收她为义女?分明书因为不能给女儿公主的身份,所以才不得已做了的补偿罢了。

    楚凌一边喝着茶,一边兴致勃勃地听着众人的议论。觉得今天的早膳吃的特别有滋有味。

    直到——

    “早朝结束了!陛下驳回了弹劾的诏书!”一个有些急促地声音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整个二楼顿时都炸开了锅。

    “什么?!”

    “陛下竟然不肯接受士人的上书么?”

    有人不满,“陛下竟然如此偏袒公主!”

    “毕竟是陛下唯一的血脉,除非神佑公主真的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否则陛下只怕要护她到底了。”

    “那我们怎么办?”读书人都是要面子的,他们轰轰烈烈地弄了一场联名上书弹劾,最后却被陛下轻描淡写地打回来了。以后他们的面子往哪儿搁?有人暗暗懊恼起来,不是说陛下耳根子软,性格软弱,一般不会随意驳回臣子的奏折么?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就算陛下不赞同至少也要押两天与百官讨论之后再驳回。这样当庭驳回浑然是没有当一回事的模样。显然是半点面子都没有打算给这些读书人留。

    “咱们先回去,商量一下再说!”有人提议道,立刻响应者众,众人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彼此都萌生了退役。

    楚凌饶有兴致地坐在屏风后面,看着原本还做了不少人的二楼转眼间就走的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不由轻笑了一声,悠然道:“这些人,也是有趣。”

    “哦?阿凌觉得他们有趣么?”

    楚凌侧首,看到君无欢从另一边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走到楚凌身边坐下。

    楚凌挑眉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君无欢道:“不久。”

    骗人!

    楚凌也不在意,耸耸肩道:“你不觉得有意识么?难怪有人说…文人造反,三年不成呢。这些人啊……”

    君无欢道:“如果是阿凌,阿凌打算怎么做?”

    楚凌笑道:“当然是现在立刻马上就去宫门口,向陛下套一个说法啊。”

    君无欢道:“宫门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的,一个弄个不好就变成逼宫了。”

    楚凌笑道:“若是换一个皇帝自然不会这样做,但是父皇性格温和软弱,轻易不会对这些读书人下杀手的。这任何人之间,无论是父子君臣还是普通人,若有人退了必然就会有人进。再加上那些看我不顺眼的大臣,就算他们弄不死我,只怕也能折腾出不少事情来呢。事情若是太多太烦了,说不定有朝一日父皇也会觉得厌烦呢?”

    君无欢轻声道:“他们不是想不到这一点,而是他们不敢。”

    楚凌点头,确实。即便是有人能想到,但是真的有勇气跟皇权拿命相抗衡地读书人却不多。天启皇室是不杀读书人,但是这绝对不包括谋逆逼宫的读书人。更何况,就算真的不杀人,光是没了前途只怕对这些寒窗苦读的人来说就比死了还要难过了。

    楚凌问道,“朝堂上的事情你知道么?父皇真的当面就驳回了他们的折子?”

    君无欢点点头道:“陛下连看都没看,直接就驳回了。”

    楚凌轻笑了一声,道:“希望那些老头子不会烦死了父皇。”朝廷向来提倡广开言路,这皇帝陛下连读书人的折子都不肯看就直接驳回了,肯定是会有大臣发声的。

    君无欢点点头道:“那些人只怕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的,阿凌可准备好了?”

    楚凌摊手笑道:“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他们告我的那些事情无凭无据,人家苦主都没有出来,他们跑出来跳得欢,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君无欢闻言不由摇头笑道:“阿凌这话若是让那些老头子听到了,他们非得……”

    “气死不可。”楚凌笑吟吟地接上。

    其实那些老头子没有那么容易气死,能在朝堂上混迹这么多年的怎么会没有一个坚强的心脏?

    楚凌拍拍自己手上的点心沫子,拿过旁边的湿巾擦了擦手,道:“虽然父皇不反对我的计划,却也没有同意。还是要尽快搞定那些老头子才行啊。”

    君无欢点点头,道:“阿凌觉得,哪一个更容易说服一些?”

    楚凌摸着下巴思索了良久,看向君无欢问道:“你觉得呢?”

    君无欢淡然一笑,伸手在桌面上写下了两个字。

    楚凌挑眉一笑,道:“我也这么认为。”

    君无欢道:“虽然如此,不过他只怕也没那么好说服。你先前把人得罪狠了。”

    楚凌不以为然,“我一会一样会得罪他,但是那也不代表不能合作。至少比起姓朱的那老先生,他还是比较好沟通地。”

    “……”听说你每次都把他气个半死,这原来已经是好沟通的表现了么?

    “二公子,请你不要再来找夫人了!”楼下,一个有点熟悉的少女声音响起。楚凌微微挑眉探头看向外面。果然看到楼下的街道上,一个年轻人正拦着卓夫人和先前见过的哪个叫蜜儿的丫头说着什么。

    卓夫人神色淡漠显然是不愿意与那年轻人多说,蜜儿拦在两人中间气鼓鼓地看着那年轻人。

    虽然背对着看不清楚那年轻人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身影也能看出来,此时年轻人的表情只怕不会太好看。

    “放肆!”年轻人薄怒道:“我有话和母亲说,你一个小丫头拦在这里做什么?”

    蜜儿气鼓鼓地道:“夫人多说了,不想跟您说话,您听不懂还是怎么的?以前在家的时候,您怎么就没话跟夫人说呢?夫人每次想找你说话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你都不知道夫人有多伤心!”

    “蜜儿。”卓氏轻声道。

    “我……”年轻人似乎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楚凌微微扬眉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旁边君无欢道:“那个年轻人,就是上官家的二公子上官允儒?”

    楚凌点了点头道:“不错,怎么你认识?”

    君无欢摇摇头道:“听说过,听说上官家二公子学识不错是个可造之材,如今看来,倒也未必。”

    楚凌对此很是嫌弃,“告诉你这话的人眼瞎。”

    君无欢认真的想了想,“大概,确实有点。”一个对母亲都不闻不问的不孝之子,怎么能算得上是可造之材?这种材造出来他也不敢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