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5、你想做什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哟,这事在认亲呢?”不远处,君无欢桓毓和邵归远结伴而来,三人身后还跟着一脸沮丧的黄靖轩和赵季麟。桓毓公子看看两人有些不满地道:“凌姑娘,你都认了月庭做表弟了,怎么就没见你叫过我一声表哥呢?”好歹他这也还算有一点点血缘关系的吧?理应该更亲一些才对。

    楚凌似笑非笑地道:“认弟弟跟认哥哥能一样么?要不然,桓毓公子叫我一声表姐也是可以的。”

    桓毓公子郁闷,谁要认姐姐啊,他还想要趁着阿凌姑娘叫他表哥的机会占君无欢一点便宜呢。只要一想到君无欢有朝一日要叫自己表哥,桓毓公子就觉得浑身舒爽。这些年被君无欢使唤的郁闷感也没有了。

    邵归远笑吟吟地看着楚凌道:“看来公主已经得到消息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确实,多谢邵公子关心。”邵归远摇摇头道:“我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不过是消息略微灵通几分罢了。”一行人进了书房坐下,楚凌才看向黄靖轩两个,无奈地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黄靖轩哭丧着脸道:“公主,这事儿真的不管我们的事。我…我老爹没有让人插手这件事。”

    赵季麟也连连点头,他们家虽然也不乐意让他去军中混,但是却也没有将锅扣到神佑公主身上的意思。他爹早就知道,就算他进不了神佑军早晚也要自己跑出去找他大哥的。所以只是在刚知道他进了神佑军做亲兵的时候打了他一顿,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如今突然闹出这件事,两人都有些担心。

    楚凌笑道:“行了,我知道不关你们的事。别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难看。”

    黄靖轩眼睛一亮,“公主,您相信我们?!”

    楚凌点点头,看向君无欢道:“可是有什么消息?”

    君无欢点点头道:“京城里确实有人在暗中张罗想要联名向陛下上书,而且都是平京附近有功名的读书人,大部分是准备参加明年春闱的。不过,这些人也不是自发组织的,我看着,应该是有人暗中起头牵线指引的。”那些人明年就要参加春闱了,正是最忙碌紧张的时候,如果不是有人从中联络,哪里有那么功夫管别人的事情?

    桓毓公子叹了口气,“凌姑娘,你觉得这次是谁从中作梗?

    楚凌耸耸肩,她得罪的人那么多,哪里知道这次到底是谁在暗中作乱?不过…不知道也无所谓,引蛇出洞引出来就行了。若是实在找不到幕后主使者,就别怪她无差别攻击了。

    桓毓公子看着眼前的少女觉得有点绝望了,“公主殿下,得罪这么多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楚凌撑着下巴思索了良久,方才正色道:“一开始就得罪,总比以后再翻脸好看一些么。本公主是个正直的人,做不来两面三刀的事情。”现在关系太好,将来再翻脸多难看啊。

    “……”所以你是已经笃定了早晚要跟他们翻脸么?果然是先下手为强么。

    邵归远道:“那些士人闹事可大可小,再往后朝中那些人肯定也会掺和进来的,到时候情况只怕是对公主不利,公主还需小心提防才是。”楚凌啧地轻叹了口气,没好气地道:“我到底做什么了让他们这么兴奋?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公主挖了他们家的祖坟了呢。”她是得罪了不少人,但是那都是单独的个人好吧?而且还都是有权有势的人,那些还没不如仕途的人那么兴奋做什么?本公主跟他们好像是无冤无仇的吧?

    邵归远其实也有些疑惑,就算真的是神佑公主拐了黄家和赵家的儿子,也不至于闹得这么大才对。人家黄赵两家自己都还没有人出面呢,这显然是有人在暗中挑唆。

    君无欢揉了揉眉心,道:“远归,平京那些年轻的权贵子弟,跟你相熟的让他们都安分一些,不要跟着闹腾。”

    邵归远有些意外道:“跟我相熟的,肯定都是站在神佑公主这边的啊,你让他们不要闹?”那就是别人单方面的闹了,神佑公主在声势方面就会变得更弱了。楚凌有些好奇,“站在我这边的?”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平京城里除了跟君无欢或者跟舅舅有关系人以外,竟然还有站在她这边的。

    邵归远笑道:“其实…公主也不必妄自菲薄,京城的权贵子弟中,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很看好公主的。”倒不是他们觉得神佑公主有多大的能耐。能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宏图大业。而是单纯的觉得神佑公主比起那些食古不化地老头子要有趣得多。这些权贵子弟都还年轻,大都经历过当年貊族入侵天启南迁的苦难。年轻人心中难免会比那些朝堂上的老学究多几分血性,自然对那些一味对貊族采取迎合奉承退让态度的老头子们十分不满。

    但是他们都只是一些手里无权无势的年轻人,很多甚至生活来源都还要靠父母长辈,想的再多也是空谈。即便是不赞同长辈的想法也无济于事。

    于是这些年平京的权贵子弟们分成了好几路人,一种是跟邵归远一样,入朝为官压着心中的热血继续过自己的人生的。这一类人,有一直压抑着等待着希望某一日朝廷能振作自强所以努力奋斗的,也有渐渐地沉沦忘记了自己初衷得过且过的。还有如赵伯安一样从军的,其实黄靖轩和赵季麟的事情权贵中也没有看的多重。因为这些年,离家出走去从军的权贵子弟也并不少。这次之所以闹得这么厉害,不过是因为黄靖轩和赵季麟投靠的是神佑公主罢了。最后一种就是纯粹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这种人并不在乎天启的都城是在上京还是平京,更不在乎天启能不能收复失地。他们唯一在乎的大概就是,希望有生之年貊族人不要打过来就是了。看起来倒是跟那些老头子有些殊途同归的意思了。

    神佑公主的出现,让许多人厌恶。但是同样的也让很多人觉得有趣。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但是自己讨厌的人讨厌的人,那一定是有趣的人。所以,这些日子在邵归远的那个圈子里,其实神佑公主的名声还真是不错的。甚至在楚凌先前得罪黎家的时候,这些人还暗地里搅过浑水给楚凌帮忙。而黄靖轩和赵季麟原本也是这些人的一员。只不过比起别人的谨慎观望,这两位是十足的行动派。

    听了邵归远的话,赵季麟和黄靖轩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选择神佑军固然是因为可选的范围太小了,但如果真的一点都不看好神佑公主的话,他们也不可能义无反顾的就加入了神佑军。要知道,这年头一个不小心站错了队可是很麻烦的。

    “公主,陛下派人来请公主和长离公子入宫。”外面,金雪匆匆进来道。

    楚凌微微挑眉,“看来父皇也知道这件事了。”

    君无欢道:“阿凌不用担心,上书也是有固定的程序的,计算他们再快,至少也要明天早朝折子才会出现在陛下跟前。”楚凌站起身来笑道:“我没有担心呀,走吧,去看看父皇有什么事。”回头看了一眼邵归远几人,楚凌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专程过来给她报信,她却将人抛下自己走了总归是有些不那么礼貌的。

    “几位要是没事的话,不妨在公主府喝喝茶,晚上我回来请你们吃饭。”楚凌笑道。

    桓毓挑眉道:“你能回来吃晚饭么?”

    陛下请公主进宫,总是要留下公主吃顿饭的。

    楚凌不以为然,“吃过了还可以再吃啊。你们要是忙就下次再约,若是不忙饿了就让金雪他们先上菜不用等我们。”

    邵归远点头笑道:“也好,在下正好也想尝尝公主府的佳肴。”事情还没说完,总要等公主和君无欢回来说清楚再走吧。夏月庭有些腼腆,也小声道:“我也没事。”黄靖轩和赵季麟就更没事了,黄靖轩还没能说服他老爹,现在回家不是挨骂就是挨打,他表示一点儿也不想回家。赵季麟虽然没那么惨,但是也差不了太多了。

    君无欢和楚凌如今虽然还没有成婚,但是毕竟毕竟得了永嘉帝亲自赐婚,在世人眼中两人就已经绑在一起了。君无欢就是铁板钉钉的未来神佑公主驸马,自然也是有资格进宫的了。到了宫门口,侍卫只是看了一眼两人便立刻放行了,倒是比上次爽快多了。

    两人到的时候永嘉帝正在作画,抬眼看了一眼走进来的两人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坐吧。”君无欢谢过之后便走到下首坐了下来,楚凌却是直接走到了永嘉帝跟前,好奇地看了一眼永嘉帝正在画的画。是一副鸳鸯荷花图,就楚凌的眼光来看她自认品不出这画好不好,但是挺好看倒是真的。

    “父皇画得真好。”楚凌笑道。

    永嘉帝抬头,是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哦?哪里好了?”楚凌眨了眨眼睛道:“我没学过画,说不上来哪里好,但是就是很好看啊。”

    永嘉帝摇摇头,有些无奈地笑道:“你倒是诚实。”若是换了别的人就算看不出来也必然要绞尽脑汁的想出一些溢美之词,哪里像她就干巴巴地一句好看,奉承的一点都不走心。

    楚凌道:“这个…儿臣不是读书少么。”

    “读书少?回头朕请几个大儒教你,免得别人总说朕的公主不好。”永嘉帝道。

    楚凌连忙谢绝,“这个,父皇还是不用了吧。大儒多难得,还是用来教导那些青年才俊将来为父皇出力的好,我这种…随便学学就行了,就不要浪费这些老先生的时间了。”

    “不学无术。”永嘉帝没好气地道。

    见永嘉帝并没有真的给自己请几个大儒教学的打算,楚凌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不是她不好学,而是…这年头学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真的有点浪费时间和精力。而且她也并没有成为一代才女的伟大抱负。有那功夫,她还不如多练练功,看看兵书比较实在。

    永嘉帝放下手中的笔,走到旁边洗了洗手。接过宫女奉上的布巾一边擦手一边道:“朕听说,你将黄家和赵家的两个公子收进神佑军了?”楚凌走到君无欢身边坐下,有些不满地道:“父皇,这些读书人怎么不讲道理啊。明明是黄靖轩和赵季麟自己非要跑到神佑军去的,为什么他们都说是我拐了人家儿子?”

    “他们去你不收就没有今天的事儿了。”永嘉帝没好气地道。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我干嘛不收啊,两个白来的劳力。这年头,军营里要找出两个举人多难啊。”一支优秀的军队,是必须要提高将士的个人素质的。

    永嘉帝道:“那你就别跟朕抱怨那些人针对你。黄家和赵家那两个小子年纪轻轻就都是举人了,前途无量。如今连科举都不肯参加了,你说别人怎么看你。”楚凌点点头道:“知道了,反正那些读书人就喜欢随便甩锅嘛。这次他们是想怎么样?让父皇你罚我?取消神佑军?还是干脆剥夺我公主的封号?”

    永嘉帝笑看着她道:“看来你也清楚他们的用意。”

    楚凌耸耸肩侧首去看君无欢,君无欢含笑道:“陛下想必心中已经有了定夺?”永嘉帝轻哼一声,没理会君无欢而是看着楚凌道:“只要朕在一天,就没有人敢动你。这才的事情你也不必担心,但是卿儿啊…都这些日子了,真还是没看明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楚凌含笑看着永嘉,片刻后方才道:“父皇…真的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永嘉帝摇了摇头,楚凌道:“父皇也许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知道而已。所以…父皇如果不愿意支持我的话,现在就是个机会。”剥夺她的兵权,收回她的特权。

    永嘉帝沉默不语,御书房里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君无欢沉默地打量着永嘉帝并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是永嘉帝和阿凌父女俩的事情,并不想要他过多地插嘴。他要做的就是站在阿凌身边,支持她的决定。

    良久,永嘉帝方才长叹了一口气道:“卿儿,好好地当公主不好么?朕希望你这一生都平平安安的。”女儿的心思他并非不知道,但是却有些为难。如果卿儿是个皇子的话,无论如何永嘉帝也会支持她的。永嘉帝本身对皇位并没有多少执念,当年之所以处心积虑的算计楚烈,是因为他知道楚烈不仅会威胁他的地位更会威胁他的生命。而且,这十多年他摆脱了楚烈之后,也并没有得到自己原本想象中掌控天下的快感,皇位反倒是一种束缚和压力。

    但是很可惜,楚凌是个公主,在天启一个公主是绝没有可能名正言顺的登上帝位的。无论是谁都不会答应,那么她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对于未来的皇帝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在地时候尚且能护着他,但有朝一日帝位上必然会换上一个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楚凌唇边勾起一抹浅浅地笑容,道:“父皇,生在乱世没有人能一生平平安安。我们可以捂着眼睛当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貊族人不会因为这样就放弃南方。”貊族虽然眼下政局有些混乱,但是整个族群和国家依然还处在向上的趋势,对于富庶的南方更是垂涎三尺。一旦貊族的内乱结束,接下来定然会剑指江南。

    楚凌一向认为,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永嘉帝微垂的眼皮颤了颤,显然是在做着激烈的挣扎。

    君无欢悄然伸手握住了楚凌的手,楚凌微微一怔抬头看向他。看到了君无欢对她露出的和煦温柔的笑容,楚凌原本有些清冷的面容也渐渐的柔和了下来。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仿佛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楚凌垂眸看着地板,一只手依然与君无欢的手轻轻交握着。神色淡然而平静的等待着永嘉帝的决定。

    “你当真决定了?无论将来会付出什么代价,遇到什么样的困境?”终于,永嘉帝开口道。

    楚凌抬头与他对视,神色从容却坚定,“是。”

    永嘉帝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也变得平静了许多,沉声道:“跟朕说说,你想怎么做?”

    楚凌一怔,扭头去看君无欢,两人不由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