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4、本公主无所畏惧!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往日总是宁静肃穆的神佑军大营外今天有些难得的热闹,刚刚下过雨地上还是湿漉漉的,空气中也带着几分泥土和雨水的味道。站在大门外与守门地士兵隔空对峙的几个人中有人正有些焦躁地在地上走来走去。

    “你们想干什么?就算是公主府的亲兵也不能私自扣押官家子弟!”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道,旁边还有一个穿着暗色锦绣华服的妇人正在哭泣,“轩儿!你们快把我的轩儿放出来!不然…不然我就算告到陛下面前,也要讨一个说话!”

    “娘,你在干什么!”黄靖轩急匆匆地从里面走出来,扶着正呼天抢地的夫人没好气地道。他甚至有些不敢回头去看跟在后面出来的楚凌等人和赵季麟的表情,脸都被丢光了!黄靖轩恨不得直接将脸埋进地上。

    妇人看到黄靖轩顿时大喜,拉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心疼地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看这脏的…轩儿,你到底是怎么惹上公主的?不是跟你说过了,要离公主府…要对公主恭敬一些么?”妇人眼角瞥到楚凌从里面走了出来,立刻改口道。

    楚凌站在大营门口,神色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一群人目光落在扶手站在一边的中年男子身上,挑眉道:“黄御史?”

    黄御史上前两步,拱手一揖道:“臣参见公主。”楚凌点点头问道:“黄御史带着人堵在本宫的大营门口,是为了什么?”黄御史扫了儿子一眼,道:“小儿不懂事,还请公主见谅。臣是来带犬子回去的。”

    楚凌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黄靖轩,跟着你爹回去吧。”

    “……”说好的不是这样的啊。黄靖轩看看正瞪着自己的老爹,再看看站在一边一脸事不关己的神佑公主,黄靖轩果断地往楚凌那边移动了两步,对着黄御史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黄御史顿时沉下了脸,怒道:“放肆!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一点大家公子的模样?别忘了,你明年还要参加科举!”

    黄靖轩犹豫了一下,对着他爹坚定地摇了摇头道:“我不参加科举。”

    “什么?!”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对于黄家这样的人家来说,家中子弟还没有能力自立门户之前,再也没有比参加科举更重要的事情了。虽然花钱也是可以捐官的,但是朝廷有规定,捐官最高也不能超过正五品,而且大多数都是没有实权的,不过是个好看的名头而已。黄家这样的书香门第自然不屑于这样的花架子。黄靖轩不肯参加科举,不就是要自绝前程么?这如何能使得?

    “轩儿,你疯了是不是?怎么说这种胡话!”黄夫人一把拉住黄靖轩也顾不得他身上的污泥了,焦急地问道。

    黄靖轩道:“娘,我没有开玩笑,我认真的。”

    黄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认真的?那更不行了!

    “放肆!”黄御史厉声道:“你这逆子,再敢胡说!立刻跟我回去!”

    黄靖轩涨红了脸,也忍不住高声道:“爹!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回去的!我不要参加科举,我要从军!”

    “混账!”黄御史大怒,“来人,将这逆子给我绑回去!”儿子不想参加科举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要跑来当个武夫?!他黄家的脸面往哪儿个?

    黄靖轩不满地道:“爹,你想干什么!”

    “拿下!”

    “公主!老大!救命啊!”看到自家老爹身边的人朝自己围了过来,黄靖轩毫不犹豫地扑向了楚凌…的腿边。当然,在长离公子幽冷的目光下,他没敢伸手抱神佑公主的大腿,但是抱大腿的姿态还是做得十足的。

    见儿子这副没出息地模样,黄御史气得浑身发抖,“混账!还不将他给我绑了!丢人现眼的东西!”黄夫人也不敢劝,她只觉得儿子是迷了心了,等回去了他们好好劝劝说不定就好了。

    “公主,属下可是早就投靠您了,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黄靖轩哀嚎道。

    楚凌无奈,这么丢人的属下她好像不太想要,“你又不会死。”

    “我爹会打死我的!”

    “咳咳,黄御史。”虽然心里吐槽着,但楚凌还是站出来轻咳了一声提醒黄御史自己还在场。黄御史早就被儿子起糊涂了,险些忘了神佑公主还在场。回过神来连忙收敛了脸上的怒容,拱手道:“微臣失礼了,还请公主见谅。小儿年少轻狂,不知道轻重。这些日子打扰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楚凌悠悠道:“恕罪倒是不必,不过…黄御史,令郎可是在我神佑军登记造册过的正式亲兵,你说带走就带走,不合适吧?”

    公主威武!黄靖轩大喜。

    黄御史神色一僵,有些难以置信地扭头去看黄靖轩。黄靖轩脖子一缩躲到了赵季麟身后,看得黄御史差点忍不住又一巴掌抽过去。看看这才几天?学了一身的兵痞子的德行,哪里还有半分书香门第的公子哥儿的模样?

    “这个…微臣并未同意。”黄御史道。

    楚凌笑道:“黄公子早已经及冠,这种事情…好像不需要黄御史同意,只要他自己同意就行了。”最多,外人也只能说黄靖轩不孝顺,做了什么决定也不先告诉父母一声,却不能说他加入神佑军无效。因为,成年男子参军确实不需要父母同意,而且黄靖轩既不是长子也不是独子,不影响家族宗祠。

    “这……”黄御史哑口无言,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黄靖轩地动作竟然这么快,竟然已经加入了神佑军。神佑军虽然不是禁军,但神佑军的将士也都同样是军户,根本就不能再参加科举了。

    “你这个逆子!我打死你算了!”黄御史怒吼一声,举起手就朝着黄靖轩扑了过去。

    黄夫人尖叫一声,连忙上前想要拦住黄御史,“老爷!老爷息怒啊!”

    “息什么怒?!””黄御史大怒,“你听听这个混账都做了些什么!”

    “轩儿……”黄夫人望着黄靖轩,希望他能说几句软话。

    黄靖轩似乎也被黄御史的态度刺激到了,忍不住道:“爹,我没做错!”

    “你再说!”黄御史怒道。

    黄靖轩道:“我没做错!靠科举有什么用?就算考上了,以后就像爹您也一样当个太平御史,每天衙门府中打转打探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什么都不闻不问么?我做不到!”

    “你!”黄御史气结,“你还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

    黄靖轩轻哼一声道:“我要从军,等我学会了武艺,就去北方投军!”

    听到黄俊轩竟然还要去北方投军,黄夫人终于忍不住惊呼一声晕了过去。黄靖轩嗖地一声窜过去扶住她,没好气地道:“娘,你别装了,谁看不出来你是装的啊。太假了!”片刻后黄夫人幽幽转醒过来,“轩儿,你就不能听你爹和娘的话么?”

    黄靖轩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楚凌无语,“黄公子,你才刚来就说要走的话,是不是有点没将我这个公主放在眼里?”黄靖轩干笑了一声,有些讪讪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黄御史冷眼看着儿子半晌,方才冷笑道:“老夫倒是不知道,黄二公子原来有如此雄心壮志。”

    黄靖轩干笑道:“现在知道了也不晚啊。”

    黄御史轻哼一声道:“黄靖轩,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这天下没了你就不行了?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被父亲这么说,黄公子有些黯然,道:“我不知道我有多少斤两,就算我什么都改变不了,也总比什么都不做强!”说到此处,黄靖轩似乎觉得多了许多勇气,扬起下巴道:“如果每个人都跟爹你一样的想法,那天启什么时候才能收复失地?就算只能当个普通的士兵,就算将来战死沙场,我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虚度人生!”

    “你…你!”

    看着这父子俩互相等着对方互不服输的模样,楚凌轻叹了口气。道:“黄大人,黄公子还年轻,年轻人偶尔冲动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黄御史笑容有些惨淡,“一时冲动,赔上的就可能是他一辈子的前程啊。”黄家不需要黄靖轩顶门立户,他头上有大哥,后面有弟弟。但是黄靖轩自己这辈子的前途难道就不重要么?作为父亲,黄御史自然是希望儿子一辈子都平平顺顺的。

    楚凌道:“至少,这证明他还有血性。”

    黄御史神色微变,死死的地盯着黄靖轩看了半晌突然道:“跟我回去!”

    “爹!”黄靖轩有些着急了,他这个爹怎么就说不通呢?他都说了就算回去他也无法再参加科举了,他爹干嘛还揪着不放啊。

    楚凌却有些明白了黄御史地意思,沉吟了片刻道:“黄靖轩,你先跟着黄御史回去。”

    “啊?!”黄靖轩有些委屈,公主这是要放弃他了?

    黄御史冷哼一声,对着楚凌拱了拱手,道:“我们走!”

    黄御史一走,其他人自然也跟着走了。就连有些恋恋不舍的黄夫人也只能担心地看了儿子一眼,也跟着走了。

    “公主,您怎么能让我跟着他回去呢?”黄靖轩道:“我回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楚凌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给你三天时间,回去说服你爹你就可以留下,不然就回去乖乖读你的圣贤书吧。”

    “我爹那个老顽固……”黄靖轩有些不乐意,他要是有本事劝说他爹改变主意,哪里还会偷偷跑来神佑军投军啊,早就进了禁军了好么?

    君无欢淡然接口道:“连你爹都说服不了,你还想要上战场么?”

    “……”这有什么绝对的关系么?

    君无欢道:“阿凌既然说了让你回去,自然就是黄御史是可以说动地。但是…到底能不能说得动,那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黄靖轩扭头去看赵季麟,赵季麟显然比黄靖轩要敏锐得多,当下也微微扁头道:“靖轩,回去试试看吧。”

    黄靖轩可怜巴巴地道:“万一…我被关起来了怎么办?季麟,你们可一定要来救我啊。”

    赵季麟有些好笑,敷衍地点点头道:“行,你若是真的出不来了,我们一定去救你。”

    黄靖轩这才满意,“那就好,我就知道还是你靠得住。”公主…一点儿也不靠谱!可惜,这个不靠谱的公主是如今京附近的兵马中唯一肯收留他的。

    黄家人到神佑军大营门口闹事的事情自然也很快传遍了整个平京,特别是那些看楚凌不顺眼的文人墨们,更是瞬间高潮了。在天启人特别是天启读书人的眼中,女子都是应该贤良淑德,温婉恭谨的存在。楚凌这样的脾气性格,简直就是颠覆了所有天启文人对女子的印象。

    打人、骂人、挑拨离间、误人子弟、而且竟然还敢手中掌握着军队。连这世间绝大多数男子都没有的权力竟然掌握在了一个女人身上,这让这些天启文人们如何能够甘心?

    “公主!”

    夏月庭来的时候,楚凌正在花园里练刀法。听说夏月庭来求见公主便让人直接将领到了花园里,夏月庭顾不得打扰了公主练功,有些焦急地唤道。楚凌放下手中的流月刀,笑道:“是小表弟啊,急匆匆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夏月庭郑重地点头道:“公主,有人要弹劾你!”

    楚凌秀眉微挑,道:“哪天没有人弹劾我了?”御书房里,言官们上书告状的折子只怕已经堆了有一人高了。不过都被永嘉帝放在一边等着落灰了吧。公主的事情本属后宫,但是永嘉帝没有皇后,掌管后宫的三妃根本就管不到她的事儿。所以言官们只能向永嘉帝告状,但是只要公主没有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皇帝想要偏心女儿,一般大臣还真不能强迫陛下如何。

    夏月庭有些着急地道:“这次不一样,是那些读书人想要联名弹劾公主!”这跟言官上折子不一样,言官文风奏事,而不必为了内容的真实性负很大的责任。虽然这有利于培养言官敢于直言,但同样也让言官的弹劾显得不那么有分量。用一些朝中官员的话来说,谁当官没被言官弹劾过?言官们每个月都是有考绩的,因此弹劾的内容有时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凑数。

    但是读书人联名上书就不一样了,这代表的事普通士林的声音。一般没有大事,读书人是不会这么玩儿的,毕竟牵扯太大了,会很麻烦有时候后果也很严重。但正是因此,皇帝对此也十分重视。基本上这些文人联名上书的折子,皇帝是必须要做出回应的。

    楚凌有些惊讶,好奇地问道:“我最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吗?”

    夏月庭犹豫了一下,道:“那个…坊间传说您诱拐黄家和赵家的两位公子荒废学业。”赵季麟和黄靖轩都是有举人功名的,两人如今一起放弃了科举,确实很容易惹人诟病。

    楚凌郁闷了,“他们两个做的决定,要我来买单?本公主冤枉啊!”

    夏月庭小心翼翼地看着楚凌,“公主,这事儿那些人还在筹划,您要不要先进宫跟陛下通个气儿?”若不是他的几个同窗想要拉他入伙,他也不能这么快得到消息,这才赶紧过来跟公主报信了。楚凌摆摆手道:“没事儿,让他们来。”

    夏月庭瞪着楚凌,有些反应不过来,“公主,您不担心么?”

    楚凌哼哼道:“本公主无所畏惧。”

    “……”

    见眼前的少年一脸看病人的神情望着自己,楚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咳了一声道:“小表弟,别担心,我心里有数。”夏月庭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有些腼腆地道:“公主心里有数就好。”

    楚凌有些失望地道:“别呀,我都叫了你这么久表弟了,你怎么还不肯叫我一身表姐啊。”

    夏月庭稚嫩的脸颊顿时通红,有些不知所措地道:“我…我不配……”他不配叫公主表姐,他根本就没有段家的血脉,跟公主更没有血缘关系。

    “胡说!”楚凌没好气地道:“我是不是叫你娘舅母?你是不是叫我舅母娘?”夏月庭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是啊。”楚凌道:“那不就得了,以后要叫我表姐,知道么?”

    夏月庭看了看楚凌,“真的…可以么?”楚凌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他红彤彤的脸颊,再看看他有些发红的眼睛,觉得这少年简直可爱,“当然可以了,你若是不肯叫我表姐,我可就当你夏公子看不起我这个从北晋回来的公主了。”

    “没有!”夏月庭连忙否认,望着楚凌大声叫道,“表姐!”

    “乖。”楚凌满意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