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3、孺子可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那日楚凌去了军中之后,在萧艨的带领下神佑军上下都开始照着楚凌给出的训练名目开始训练了。虽然……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么辛苦训练到底有什么意义。

    即便是原先还是禁军的时候,训练也远没有如今这般辛苦。成为了公主府的亲兵之后,许多人理所当然的认为训练就更加不用放在心上了。毕竟公主府亲兵只是为了保护公主的安危,而神佑公主长期住在皇城之中甚至根本用不上他们来保护。因此他们这些亲兵最大的作用其实就是每隔一段时间选一批人轮流去公主府当守卫罢了。哪里需要这么劳心劳力的训练?

    心态不好的时候,再怎么优秀的训练计划结果都会大打折扣。训练了这些日子,萧艨自然也能看得出来这些将士的问题所在。只是这个问题他解决不了,也无法结局。想要说服这些将士努力发奋向上。就跟对这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乞丐说要都好好念书,满腹经纶将来才能治国平天下一般荒唐且毫无用处。

    但是萧艨也知道,楚凌是说到做到的人。如果时间到了这些士兵达不到公主的要求的话,他们真的会被赶出神佑军。这世道艰难,除了将门世家出身的人,会来投军地家里都不会多宽裕,若是真的被赶出了神佑军,这些人将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因此,这些日子身为神佑军统领的萧艨将军很是头疼。

    萧艨站在校场上,不远不近的看着正在训练的士兵们。目光落到了两个十分狼狈却还在努力在泥地里摸爬滚打的年轻人身上。昨晚下了一场雨,校场地东北角积了许多水。萧艨原本打算让人先将水排干,但是看这些将士连干活都是懒洋洋得过且过的模样一怒之下直接让他们在泥水中训练了。反正公主给的训练名目里,也有这方面的训练,就当是提前了。

    赵季麟和黄靖轩正抱着在泥水里厮打翻滚,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泥浆泡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了,两人的脸上也满是泥垢。但是两人却半点也不在意,脸上反倒是挂着兴致勃勃的笑容,看得一边的将士直在心中暗骂两个傻子。

    自从那日在玉家得到楚凌的收容之后,两人就直接跑到神佑军大营来投军了。开始神佑军的将领还以为这两个公子哥儿是专门来捣乱的,将他们给赶走了。两人又去找了萧艨,得到萧艨亲口确认之后两人才被收了进来。

    和那些无所事事的将士不同,两人从进入神佑军每一天过得都十分的充实而努力。无论是训练还是做别的事情,都十分的认真。即便是做的不好,态度也足够让人点头了。这种奋发向上的模样,在普遍士气低迷的神佑军里,自然就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了。为此两人也没少被神佑军的将士收拾。但是这两个公子认准了要投军,就非要咬牙坚持到底。有人欺负他们他们就努力打回去,一个人打不过就两个人一起上,两个人也打不过就先放着,等能打了再打或者想别的办法扳回一城。两人如此折腾了大半个月,两人竟然都坚持了下来并没有如许多人想的一般被吓走。倒是让许多士兵也有些佩服起来了,欺负他们的人也就渐渐少了。

    “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练得还挺起劲儿啊。”楚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萧艨转身拱手道:“见过公主,长离公子。”

    君无欢微微点头,“萧将军客气了。”楚凌扫了一眼偌大的校场,一眼就能感觉到目前整个神佑军的气氛。对此,楚凌并不觉得意外。任何一支队伍,若是没有个有效的目标和凝聚力,都是不会有多少战斗力的。

    楚凌走到赵黄二人几步远站定,笑吟吟地道:“两位小公子,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立刻放开了对方从泥浆里爬了起来,“公主…这个,属下仪容不整……”到底是世家公子,这会儿面见公主第一件想起来的竟然是自己的仪容问题。楚凌闷笑了一声道:“两位现在这个…确实是有些不整。不过,男子汉大丈夫不拘小节,这些小事都不用在意。”

    两人窘迫非常,这个怎么能算是小事?不过在看看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坦然的模样,倒是放松了许多。大家都一样的话,就不会显得自己另类了。

    楚凌有些好笑地侧首问君无欢,“你觉得他俩怎么样?”君无欢淡淡道:“赵季麟底子不错,练一练还能练出来。黄靖轩底子太弱了,阿凌看得上的话,还要另想办法。”

    黄靖轩闻言立刻有些沮丧起来,看了看君无欢想说什么,到底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默默地低下了头去。楚凌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笑吟吟地道:“有什么意见可以提,不用藏着掖着。”黄靖轩瞄了一眼君无欢,小声道:“我哪里底子不好了?本公子身体好着呢,就算不好…总也比长离公子好吧?”

    长离公子那样消瘦苍白的样子,才是底子不好呢。

    楚凌失笑,略带几分调笑地看向君无欢。看来有人不服啊。

    君无欢神色淡然,道:“你来试试。”黄靖轩有些茫然,“呃?试试?试什么?”

    楚凌道:“他说让你试试看,你能不能打得过他。”黄靖轩呆了呆,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道:“这个…不太好吧?”长离公子可是神佑公主未来的驸马,也就是他未来的顶头上司衣食父母的丈夫啊。跟他打?他是疯了么?

    楚凌饶有兴致地道:“这样好了,你如果能在君无欢身上落下一点泥,就算你赢了。”长离公子今天穿着的是一身白衣,越发显得整个人清瘦非常。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这种天气穿着一身白衣还是很需要勇气的。但是一路过来,长离公子硬生生地在湿漉漉的泥地里走出了漫步云巅的感觉。

    黄靖轩忍不住鼓起了腮帮,公主这也太瞧不起人了。他虽然是新来的,但是这些日子也是刻苦训练了的。昨儿他跟赵季麟还打了一场胜仗呢。听神佑公主的意思,他连长离公子的衣角都沾不到?

    “公主可不要小瞧我!”黄靖轩挥舞着拳头道。

    楚凌笑道:“这不是给你机会打我脸么?来吧,让我看看黄二公子到底有多厉害。”黄靖轩眼珠子一转,“如果我赢了,有什么好处?”楚凌笑眯眯地道:“你赢了,我让萧艨单独教你一个月。”黄靖轩是知道萧艨的厉害的,能得到他的指点,着实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当即道:“还要加上季麟!”

    “没问题。”楚凌大方地点头道,黄靖轩这小子看着跳脱,但是很讲义气。

    旁边,赵季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公主答应的这么轻松,黄靖轩真的能这么顺利的成功么?

    “好,一言为定!”见楚凌答应了,黄靖轩当即有些兴奋地从泥浆里爬起来跃跃欲试。

    周围的士兵见状,也跟着围过来想要看热闹。

    君无欢上前两步,淡淡道:“开始吧。”

    黄靖轩嘿嘿一笑,年轻的脸上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

    黄靖轩飞快地一扬手,一团污泥朝着君无欢飞了过去。原来他方才起身的时候就从地上抓起了一把泥团,打算打君无欢一个措手不及。君无欢只是淡淡的说看了他一眼,不闪不避,一挥袖宽大的袍袖拂了出去。

    黄靖轩冷笑,就算他将泥团打了回去,那泥也会沾上他的衣袖。

    却不想,君无欢那看似轻描淡写地一挥,那泥团根本就没有碰到他的衣袖就直接被一股气劲拍了回去。黄靖轩躲避不及,泥团直接拍到了他的胸口。黄靖轩呆滞地望着不远处正慢条斯理地理着自己衣袖的君无欢,对方雪白的衣袖上依然是纤尘不染,飘然出尘。再看看自己胸口那显眼的泥点,揉了揉隐隐有些作痛的胸口,黄靖轩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楚凌笑吟吟地道:“怎么样?还打吗?”

    黄靖轩看看君无欢,再看看一边等着看热闹的众人。咬牙道:“打!”

    楚凌也不阻止,只是对君无欢使了个眼神,手下留情啊。

    君无欢微微蹙眉,有些迟疑。黄靖轩这种程度…要怎么做才能手下留情?楚凌也觉得太为难君无欢了,黄靖轩这种菜鸟,无论怎么出手对君无欢来说也是一个秒杀而已。罢了,不死不残就行了。

    黄靖轩兴冲冲地朝着君无欢冲了过去,君无欢神色淡然依然不闪不避。黄靖轩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只见君无欢微微侧身,黄靖轩立刻就与他擦肩而过冲了出去。黄靖轩反应也不满立刻回神就想要去抓君无欢。君无欢深处一只手,问问的架住了那只伸向自己的满是泥垢的爪子。黄靖轩只觉得被君无欢捏住的手腕巨疼,眼睛一转另一只手飞快地抓想君无欢。君无欢轻哼一声,一挥袖直接将人给拍了出去。

    站在一边观战的赵季麟甚至来不及伸手去接人,黄靖轩就直接砸进了刚才的泥浆里。

    黄靖轩挣扎着从泥浆里爬了起来,看看自己跟泥猴一般无二的造型。再看看依然玉树临风的长离公子,满心都是绝望。这个病秧子,怎么这么厉害?!

    赵季麟叹了口气,上前伸出手将黄靖轩拉了上来。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黄靖轩摇摇头,有些沮丧,“我输了。”

    赵季麟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胜败乃兵家常事,不用放在心上。”

    楚凌拉着君无欢走了过来,含笑道:“怎么样?黄公子,服了么?”

    黄靖轩看看君无欢,用沮丧幽怨的眼神望着楚凌,“服了。”不服也没办法,人家根本就没有出手他就已经输得难看了。黄靖轩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自然知道君无欢其实还是让着自己了。这位…就是传说中的绝世高手吧?真有范儿!

    眼看着一个斗志昂扬的年轻人被长离公子打击的跟一朵蔫了的花儿一般,楚凌也有些于心不忍了。安慰道:“别放在心上,你打不过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也打不过他。”黄靖轩无语,所以,公主您的意思是,我不仅打不过长离公子也打不过您么?

    黄靖轩一时间也不知道,打不过一个病秧子和打不过一个姑娘到底哪一样更丢脸一些。黄靖轩有些沮丧地道:“我输了,公主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便是。”楚凌有些诧异,“我什么时候要你做什么了?”黄靖轩有些奇怪地道:“公主答应了我赢了就让我跟萧将军学武,现在我输了当然也要为公主做一件事啊。”

    楚凌摆摆手道:“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做,你如果一定想做点什么的话,就努力训练,提高实力的吧。说不定到时候我就真的有事情需要请你做了呢。”

    “……哦。”说来说去,还是嫌他实力太低了嘛。

    “公主。”萧艨上前将看热闹地众人回退,方才问道:“公主和长离公子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君无欢道:“听阿凌提起,萧将军说神佑军的将士士气低迷,我便陪阿凌来看看。”萧艨看了口气,看了看楚凌有些犹豫,“最近神佑军的士气确实不太高。”任是谁突然从威风八面的禁军变成了一个公主的亲兵,都会有些想不通的。君无欢微微蹙眉,淡淡道:“在其位,谋其政,既然想不明白还留着做什么?”

    萧艨无奈地道:“君公子,若是如此的话…只怕这神佑军中连三成的人都剩不下来。”若是公主府再自行招募,也未必就能比现在更好。毕竟,跟着一个公主是没有前途的,有能力的人不回来,没能力的人来了还不如不来。

    楚凌点点头,淡然道:“萧将军说得也不错,不过…若实在是无心留下的人也不必强留了。至于补充的人员不用担心,我自会补足的。”萧艨看着楚凌,问道:“若是这些人出去,公主的训练计划……”萧艨身为将领,自然知道楚凌那份训练计划的可贵之处。若是传了出去……

    楚凌不以为然,道:“不算什么特别的东西,传出去也没什么。貊族人看不上这样的训练计划,天启人只怕是无心于此。若是有兴趣的,拿去用了就用了。”天启大多数的人无论文官武将,如今的心思只怕都不在练兵上。自然也就看不上别人的什么训练方法。

    萧艨有些意外,拱手道:“公主大义。”

    楚凌轻笑一声,道:“另外,将第一批你觉得可以踢出去的人送走之后,就准备拔营吧。咱们换地方了。”

    萧艨一愣,“公主不是说这里可以住……”

    楚凌道:“那是之前的驻地还没有找好,现在找到了就尽快搬走吧。免得京城里那些老头子整天盯着让人烦不胜烦。”

    “是,公主。”萧艨躬身应道。

    萧艨转身做事去了,楚凌和君无欢在军中转了两圈,君无欢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显然是对神佑军的表现十分的不满。楚凌想起在沧云城看到的沧云军地风貌,也能理解君无欢的不满来自何处了。跟沧云军比起来,神佑军或者应该说天启的禁军,着实是有些不太行。也就难怪只能偏安一处,半点也不管妄想光复北地的事情了。这也算是难得的有自知之明了。

    “阿凌对这些人可有什么想法?”军君无欢问道。

    楚凌笑道:“我知道你不满意,我也不满意。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实条件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脱胎换骨的。”

    “哦?”君无欢扬眉,楚凌淡淡笑道:“他们不是觉得现在的人生毫无意义没有前途么?那我就替他们找一个目标和异议就是了。这样他们总能够打起精神来了吧?若是这样还不行,那就真的只能彻底放弃了。”君无欢倒是有些好奇,“阿凌想要给他们什么样的目标。”

    “活下去。”楚凌淡淡道。

    君无欢一怔好一会儿方才低笑出声,轻声赞道:“这倒真是个不错的目标,这世上所有人都不得不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阿凌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便是,我也有些好奇这些人将会在阿凌的手中如何脱胎换骨呢。”看来阿凌是打算收拾这些人了,君无欢有些期待的想着。他着实是有些好奇阿凌练兵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楚凌笑道:“长离公子拭目以待便是。”

    “公主,公主……”一直站在一边没走的黄靖轩见众人都散开了,又拉着赵季麟蹭了过来。楚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还有事?”黄靖轩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她,吞吞吐吐地道:“这个…那个……”

    “哪个?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楚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

    黄靖轩一咬牙道:“方才长离公子说我…底子不好,但不是说赵季麟还不错吗?那…能不能让季麟跟着萧将军学武?”赵季麟也没有想到黄靖轩磨磨蹭蹭不肯走竟然是为了自己,一时间感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听黄靖轩道:“不用感动,等你学会了再教我就行了。”

    “……”感动不起来了。

    “怎么样公主?”黄靖轩满脸期待地看着楚凌,赵季麟无奈,“靖轩,萧将军事务繁忙,而且我们都才刚入门,还用不着劳烦萧将军那样的高手教导。”

    黄靖轩不以为然,“想要成为高手,一开始就是名师教导肯定比自己慢慢摸索要好吧。公主,对不对?”

    楚凌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就这二位这个年纪,就算再怎么名师也很难教出决定高手了。楚凌这个身体十三岁习武,拓跋兴业还偶尔惋惜她启蒙的晚了呢。这二位可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

    两双眼睛满是期待的望着楚凌。

    楚凌无语,“你们不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亲自去问萧艨吗?哪里有硬按着人头让人收徒弟的?你俩就不怕萧艨一个气不顺直接废了你们?”

    黄靖轩缩了缩脖子,赵季麟倒是机灵一些立刻反应过来了,“多谢公主教诲!”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

    能让君无欢说一句底子还可以的赵季麟确实是不错的,至于黄靖轩虽然要差一点,不过也比绝大多数的普通士兵要强得多。否则才短短这些时间,黄靖轩和赵季麟也不可能从一开始的纯挨揍变成现在的偶尔还能扳回一城。

    “启禀公主,大门外有人闹事!”一个士兵急匆匆进来禀告道。

    嗯?

    楚凌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有人闹事?什么人?为什么?”没想到,天子脚下竟然还有人敢来神佑军的大营闹事?

    士兵摇头,“属下不知,只是…来的人说公主、拐了他们家的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