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2、亲故无恙?宗祠安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安信王府书房里

    安信郡王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眼前的楚蝶衣,楚蝶衣秀眉微蹙,神色间似乎有几分惊惶又有几分不以为然。另一边,坐着安信王妃和早先被楚凌一脚踢下水的那位太常寺卿蒋雍。书房里的气氛有些凝重,让人隐隐有些喘不过气来。

    安信郡王盯着楚蝶衣,沉声道:“今天的事情,是谁让你擅作主张的?”

    楚蝶衣垂眸有些委屈地低声道:“王爷,我也是想要……”安信郡王不等她说完,轻哼一声道:“你想要什么都没有用,你若是真有本事就让陛下如同相信神佑公主一般相信你,你现在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用委屈在我这小小的王府里了。”

    楚蝶衣抬眼,楚楚可怜地道:“承蒙王爷和王妃收留,是蝶衣的福分。王爷这样说,岂不是让蝶衣无地自容?”

    安信郡王轻哼一声,眼前这个女人是什么货色,他还能不知道?不过,显然还是有人不知道的。

    “王爷。”脸色还有些惨白地蒋雍见楚蝶衣这个模样有些不忍,道:“蝶衣姑娘也是想要早些揭穿那神佑公主的真面目,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狡猾。王爷就不要怪她了。”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看了一眼蒋雍,眼底闪过一丝惋惜。

    蒋雍是个不错的人才,年纪不大能力却不弱。可惜,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就眯了眼睛。他是不是忘记了,他自己落到如今这个地步马上就要被剥夺官身以后一辈子都只能做个庶人固然跟神佑公主有直接关系,但是楚蝶衣也是功不可没的。这种轻易就能被女人迷住的人,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也罢!

    蒋雍并不知道,就是因为他这一句话这一时的怜香惜玉,让原本还想要替他周旋一二的安信郡王彻底放弃了他。

    安信王妃坐在一边,秀眉微凝有些不悦地道:“王爷,玉儿的事情你打算如何处置?”

    安信郡王剑眉一皱,沉声道:“玉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跟拓跋胤撞在一起?”安信王妃神色微变,犹豫了一下才示意楚蝶衣和蒋雍先出去。两人遵命退了出去,安信王妃方才叹了口气,低声道:“玉儿…好像是对拓跋胤有意。”

    “什么?荒唐!”安信郡王大怒,重重地一拍书桌怒道,“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她是天启的郡主,竟然敢对一个貊族皇子有意!她疯了是不是!”这些年,她的堂姐妹甚至是不少长辈都还在貊族受苦受辱,他安信郡王府的女儿竟然想要嫁给貊族王爷,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说到此处,安信郡王哪里还能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当下沉下了脸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今天只是一场误会!明天陛下哪里我去说,以后谁都不准再提起这件事!还有玉儿,这些日子你好好看着她,多教教她规矩。等这事儿过了,就给她找个人家嫁了!”

    “王爷!”安信王妃有些不满,道:“玉儿是咱们的掌上明珠,婚事如何能这般草率。更何况,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看准了什么就一定要得到。我哪里劝得了她?”

    “劝不了也要劝,实在不行就给我关起来!”安信郡王冷声道,“我安信王府丢不起这个人!”

    安信王妃从未见过安信郡王如此大怒的模样,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道:“王爷,其实…拓跋胤虽然是貊族人,但毕竟是北晋王爷,论身份,也是配得起玉儿的。”安信郡王冷笑一声道:“人家配得起她,可惜她配不起人家!昔日灵犀公主在四皇子府尚且只能做妾,她算个什么东西?”

    “王爷!”安信王妃气得脸色铁青,哪有做父亲的这么埋汰自己的闺女的?更何况,灵犀公主那是俘虏,那能一样么?

    安信郡王没好气地道:“行了,是她又说什么糊弄你了吧?”

    安信王妃无奈道:“也不算是糊弄,我觉得其实玉儿说得也是有点道理的。陛下如今不是要跟拓跋胤合作么?拓跋胤回到北晋虽然已经不是皇子,但拓跋罗拓跋胤兄弟俩也不容小觑,拓跋梁只怕也不能奈他们何。如今又有咱们天启暗中帮助,以后北晋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呢。玉儿嫁过去做个王妃,也能帮王爷……”

    安信郡王简直都要被自己这个一牵扯到女儿的事情就糊涂的王妃气哭了。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是不是傻啊,不管拓跋胤能给我们多少助力,只要我将女儿嫁给他,朝中那些老头子都绝不会再支持我了。除非把你女儿送去给拓跋胤做妾,你肯么?就算你肯,人家拓跋胤要么?”

    安信王妃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有些恼怒地道:“那你说怎么办!”

    安信郡王轻哼一声道:“该怎么办我已经说了,你自己不乐意我有什么办法?”这么一想,安信郡王突然觉得他有些羡慕起永嘉帝来了。有个这么厉害的女儿,着实比自己家里这个只会添乱的强得多。别看神佑公主嚣张跋扈,到处惹事。但是真正让陛下头痛不已疲于应付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过。

    安信王妃无法,只得道:“我再去跟她说说。”

    安信郡王脸色一沉,道:“玉儿到底是怎么跟拓跋胤扯上关系的,派人去查查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提到这个,安信王妃的脑子也渐渐清醒过来,神色也越发冷凝起来。朝着丈夫点了点头,安信王妃道:“我知道了,明天就让人去查。”

    楚凌第二天自然没有进宫去掺和拓跋胤和安信郡王府的事情,因为安信郡王先一步派人来说这件事安信郡王府会和沈王殿下私了,就不劳公主费神了。这句话翻译一下,大概就是:这跟你无关,少多管闲事。

    楚凌很好的领会了安信郡王的意思,果然撒手不理不去掺和了。

    楚凌不去掺和安信王府的事情,倒是另一边有人找上她了。

    公主府里的湖心凉亭里,楚凌笑吟吟地看着坐在自己跟前的上官成义,再侧首越过凉亭和湖面看向不远处岸边站着的君无欢,唇边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上官成义喝了一口茶,将茶杯轻轻放到桌面上,沉声道:“公主回到天启这些日子,下官自问…没有得罪过公主。”

    楚凌点点头道:“上官大人宽厚大度,与人为善,怎么会得罪我呢?”最多就是偶尔想方设法在父皇面前说她点坏话而已,确实算不上得罪她。

    上官成义皱眉道:“既然如此,公主为何处处针对下官?”

    楚凌不解地眨了下眼睛,状似吃惊地道:“上官大人何出此言?我什么地方处处针对你了?”

    上官成义冷声道:“卓氏的事情,难道不是公主的手笔?”楚凌耸耸肩,轻出了一口气道:“原来大人说的是这件事啊,这个嘛…确实和我有点关系。”

    “公主,你!”上官成义怒而拍案,楚凌从容自若地看着他拍地通红的手掌,笑眯眯道:“上官大人,你还是悠着点比较好,毕竟…这个年纪大了骨头脆,一不小心说不定就拍骨折了,到时候这朝堂上下的脏水还不是往我身上泼?说不定就要传说,是我把上官大人的手给打折了。多不好?”

    上官成义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确实很痛!

    楚凌悠悠道:“上官大人见谅啊,这个我插手卓夫人的事情确实不是在针对大人呀。”

    上官成义冷冷道:“哦?那是为了什么?”

    楚凌傲然道:“自然是为了行侠仗义,扶危救困,普度众生了。本公主从小就立志要做个好人,为了全天下女性的幸福和自由坚持不懈的奋斗。卓夫人那么惨,她自己也愿意立起来,我出手相助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难道上官大人你希望,当有朝一日卓夫人将要命归黄泉的时候,回首半生发现自己的人生除了被人欺负隐忍就什么都没有?那多可怜啊。”

    上官成义气结,好半晌才咬牙道:“公主想要行侠仗义也不能随意插手别人的家事。上官家因为公主而名声受损,所受到的伤害又有谁来弥补?”

    楚凌轻笑一声,“老先生,你这样可不太好哦,上官家为什么会名声受损?自然是因为你们做了会令名声受损的事情。若你们什么都没有做,无论我怎么蹦跶外人也只会来抨击我扰乱别人家后宅,说卓夫人不守闺训吧?怎么会让上官家名声受损?上官家明明是受害者啊,大家都是很同情你们的。”

    上官成义再次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楚凌笑道:“所以…上官大人做错了事情却不想付出任何代价,还要求受害者为了你们上官家的名声隐忍一辈子,虚度剩下的本就不多的时光?上官大人,您不觉得你太过分了一点嘛?圣人不是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上官大人就是这么领会圣人言语的?”

    “你……”楚凌微笑道:“我知道,上官大人也算是一代名儒,这种浅显的道理自然不用我来教。不过,上官大人,本宫以公主的身份建议你,这个读圣贤书啊,不仅要入脑还要入心才行啊。”

    上官成义的手指有些颤抖了,这个神佑公主这是在讽刺他?说他枉读圣贤书?!

    眼看着老头一副要抽搐的模样,楚凌有些警惕起来,可千万别一个不小心把这老头给气死了那乐子就大了。不过上官成义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是远比她估计的要高。神色变幻不定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上官成义哑着声音道:“公主还是直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公主是聪明人,老夫不相信公主做这事情真的只是为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楚凌有些诧异地轻挑秀眉,上官成义对上她的视线,沉声道:“公主不必惊讶,若是连这点自觉都没有,老夫也爬不到现在这个位置。说句难听的话,这平京城中日子过的不好的命妇多得是,公主偏偏盯着卓氏的事情,不是有所图谋是什么?”

    楚凌微微一笑,点头道:“上官大人说的不错,我确实有所图谋。不过…你若是想要请我劝卓夫人回头的话,那么我只好告诉你无论你出什么样的价码都是无法打动我的。能打动我的价码,只怕您也出不起。”

    上官成义不悦,“这么说,这件事就没得谈了。”

    楚凌道:“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虽然我不能改变卓夫人的意愿,但是却可以降低这件事对上官家的影响。恕我直言,看着卓夫人十多年如一日的在上官家被折磨,上官大人您的良心就不会痛么?听说上官大人当年也得了卓家不少的帮助吧,上官大人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心么?”

    上官成义怔住,静静地看着楚凌道:“公主这是打算对微臣晓以大义?您难道不觉得可笑么?”

    楚凌笑道:“当然不是,上官大人能走到今天,我知道您必然是心如磐石的。不过…上官大人,有道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上官大人就不怕报应么?”

    上官成义唇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看来我不该来找公主谈。”

    楚凌托着下巴笑道:“我知道您不信,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上官家今天的局面,就是你这么多年对卓夫人受的苦视而不见的报应呢?

    上官成义的脸色渐渐沉了一下,楚凌笑道:“一大把年纪,夫人强行和离。老母亲临老了被整个京城的权贵们唾弃。以后谁家姑娘敢嫁到上官家?谁家儿郎敢娶上官家的姑娘?啧啧……”

    “神佑公主!”上官成义厉声道。

    楚凌微微扬眉,“上官大人,虽然您是老臣,但是动不动就对本宫大呼小叫,也还是不对的。”

    “公主到底要做什么?”上官成义深吸了一口气道。

    楚凌微微勾唇,道:“很简单,我希望上官大人未来三个月内都不要对本宫的任何行事发表任何意见。也不能跟人联手对付我,就跟你之前做的一样就好。如何,不难吧?”上官成义道:“如果老夫说不呢?”他贵为丞相,手握重权。神佑公主若只是想要待在公主府或宫中养尊处优的话他奈何不得她。但是她若是想要插手朝政,却绝对越不过上官成义去。

    楚凌露出一个乖巧可爱的笑容,“那我就只好去教教卓夫人,该如何切实有效的打击人渣了。上官大人,你是不是觉得上官家现在就已经很糟糕了,要不要试试看,再糟糕十倍是什么情况?朱大人和黎大人不了解我,我以为…上官大人应该是了解我的。你猜猜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你在威胁老夫!”上官成义冷声道,警惕地看着楚凌,“公主到底想要做什么?”

    楚凌淡淡道:“做你们这些废物不敢做的事情。”

    “你!”上官成义猛然起身,满脸怒气地瞪着眼前的楚凌。

    楚凌却半点也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失礼之处,懒懒道:“上官大人这么大反应,可是有什么指教?”

    上官成义定了定神道:“你只是一个公主!”

    楚凌嗤笑一声,道:“是呀,我只是一个公主。我本该养尊处优地待在皇宫里享福,无忧无虑的等着长大嫁人。是谁害我不得不自己努力往上走的?我不自己努力,难不成等着下次再被一群没用的废物卖了或者扔了?”

    上官成义神色有些阴郁,“公主不怕我将这话告诉陛下么?”

    楚凌勾唇笑道:“去呀,说不定父皇听了就能发愤图强一把呢。上官大人,我对你的丞相之位没有想法,但你若是想挡我的路…朝堂上的事情我是不太懂,但要是实在绕不开,我也就只好简单粗暴了。您可千万别见怪。”

    “你会毁了天启的!”上官成义道。

    楚凌微笑,眼底闪动着星光,“总比在你们手里慢慢湮灭强。”

    “公主将江南的百姓置于何地?”上官成义沉声道。

    楚凌定定地望着上官成义,悠悠道:“敢问上官大人,祖籍何处?乡邻何在?亲故无恙?宗祠安好?”

    楚凌每问一句,上官成义的脸色就越白一分。上官成义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祖籍金州。是貊族入关攻入上京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貊族入关后经历最凄惨的一块地方。早年间,越往北天启百姓就死的越多死的越惨。上官成义的祖籍金州几乎被貊族人屠得十不存一。

    看着上官成义失魂落魄地模样,楚凌摇了摇头站起身来,飞身直接从湖面掠向了不远处湖边君无欢所在的方向。飘然落地,一只手稳稳地握住了她的手,“阿凌,小心点。”

    楚凌与他双手交握,俨然一笑,“没事,不用担心。”

    君无欢扫了一眼依然坐在凉亭的上官成义微微挑眉,楚凌嫣然笑道:“上官大人也没什么事,可能是需要时间消化一下。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

    君无欢点头,“既然无事,我陪阿凌去神佑军看看?”

    楚凌欣然同意,比起天天呆在京城里的无聊日子,她其实也更愿意去城外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