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1、蓝颜祸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上官大人家的事情,跟公主可有关系?”邵归远看看楚凌,有些迟疑地问道。

    楚凌微微挑眉,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邵归远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公主可知道,这两天上官家的事情在京城闹得有多厉害?”楚凌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她确实不知道啊,前几天她都不在京城,现在才刚回来又忙着收各家的订婚贺礼,哪里有功夫管上官家又怎么了?

    邵归远扭头去看桓毓公子,桓毓公子抛给他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扭过头去看外面的风景了。邵归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再看看君无欢知道是不能指望他了。妻管严是没有指望的。

    “公主难道不觉得,这样…会对你有些不太好的影响么?”邵归远道。要做,就做的更加隐秘一些。神佑公主做的这事儿,既不能让人抓着她的把柄说她挑唆上官家后院失和,又不能完全将关系撇清楚。这种情况,看在旁人眼中就难免让人觉得有些挑衅的意味。一个刚回到上京的公主就想要挑衅整个天启的文官集团,未免让人觉得太过狂妄了一些。

    楚凌单手撑着下巴道:“不会呀,本公主再和善温柔不过了。”

    “……”面对这种无法沟通的人,即便是能言善辩的邵大人也只能苦笑了。

    君无欢看了一眼邵归远纠结苦逼地模样,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对楚凌温声道:“阿凌,邵归远是担心以后那些文官对你使绊子。”

    楚凌点点头,她当然知道邵归远没有恶意。不过……“我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们早晚也要对我使绊子的。我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舒服一些。”

    “……”您要是什么都不会做,那些文官也不是吃饱了撑着了天天揪着一个小姑娘不放。所以您这话的意思就是,您将来肯定会做一些那些老学究接受不了的事情吧?所以,公主殿下您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楚凌想要做什么,自然不会现在就告诉邵归远。邵归远确实是君无欢的朋友,但是还不到能够让楚凌无条件信任的地步。

    “对了,那两个小鬼怎么样了?”桓毓公子在一边插嘴问道。

    楚凌微微挑眉道:“大概…正在死去活来中吧。”两个世家出身从未有过从军记录地公子哥儿,被扔到神佑军里面去,特别还是如今正在执行楚凌最新做出的训练计划的神佑军。不死也要脱掉两层皮。楚凌现在对他们并不关心,直接就交代了萧艨,如果那两个小子撑不过一个月,就不必跟她汇报了。直接赶出去就行了。算算时间,那两个小鬼现在不正是死去活来的时候么?

    邵归远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桓毓公子,那连个…也不见的比玉家六公子小几岁。玉公子这称呼上倒是半点也不客气。

    安信郡王收义女的宴会办得很是热闹,京城里的权贵都愿意给安信郡王面子大半都来了。

    虽然之前在后院里闹出了一点笑话,不过当着安信郡王的面谁也不敢提。倒是让收义女的仪式平平顺顺地进行了下来。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蝶衣总觉得周围有许多意味深长的目光在盯着自己,让她感觉很是不舒服。

    典礼一成,安信郡王就请宾客们去宴客的大堂享用盛宴了,安信王妃却借口身体不适先一步退场了。安信王妃本身就对楚蝶衣没什么好感,若不是安信郡王拿她有用,安信王妃岂会答应收什么义女,抢走自己女儿的风头?当年,灵犀公主也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这楚蝶衣既然有几分像灵犀公主,即便略逊几分却也同样是个美人儿。至少绝不比纯毓公主的容貌差多少。

    方才楚蝶衣还在后花园丢了那么大的一个脸,险些连累了自己女儿的名声,安信王妃对她能喜欢的起来才怪。

    安信王妃一走,女眷这边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毕竟,宴客的时候女主人不在到底不是什么合适的事情。所幸有博宁王妃出面缓和气氛,才让场面不至于太过难看。只是许多人看着楚蝶衣的目光都有些变了。安信王妃摆明了就是不待见,这位…不管是真是假,只怕都比不上神佑公主啊。

    面对这些目光,楚蝶衣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只是微微垂下了眼眸,掩去了眼底的幽冷。

    楚凌不爱掺和这些热闹,在宴会上坐了一会儿便悄然退席,独自找了个地方休息消遣。正靠在窗口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楚凌豁然睁开眼睛,微微眯眼问道:“怎么回事?”

    白鹭抬头眺望了一眼外面,道:“公主,好像是花园里传来的声音。”

    楚凌有些惊讶地挑眉,感叹道:“这花园什么的…果然是事故高发区啊。”先前她们已经在后花园里闹了一场了,这是谁啊连人家安信王府的前院也不肯放过么?

    金雪道:“公主,咱们去看看么?”

    楚凌站起身来,点头道:“去,当然去。”有热闹干嘛不看?

    三人循着声音一路过去,花园里已经为了不少人。不过楚凌到的时候也不算迟,场面依然让人觉得有些一言难尽。

    拓跋胤神色冰冷地站在一边,在他不远的地方纯毓郡主跪坐在地上低着头,楚凌分明问道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公主,是纯毓公主的额头上。”楚凌站的位置看不太清楚,不过白鹭却能看见。一缕血丝从纯毓郡主的额边滑落在白皙的侧脸留下了一道血痕。安信王妃在丫头的扶持下急匆匆的过来,看到地上的纯毓郡主立刻就变了脸色,厉声道:“怎么回事?玉儿,你怎么了?”

    纯毓郡主抬起头来,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吸了口凉气。纯毓郡主的左右额角上一块铜钱大小的伤痕,虽然血并不是很多,但是却也将小半边脸染红了,看上去着实有些可怖。

    “玉儿?!”安信王妃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的!”

    纯毓郡主似乎被吓傻了,只会倒在安信王妃怀中嘤嘤哭泣。安信王妃一边搂着纯毓郡主,一边扫视了一圈围观的众人,很快就将视线锁定在了拓跋胤的身上。安信王妃沉声道:“沈王殿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拓跋胤淡淡道:“是我推的。”

    楚凌挑眉,略带赞赏的看了拓跋胤几眼。

    敢作敢当,真英雄,真好汉,真蠢!

    安信王妃的声音有些尖锐,“好!好得很!沈王殿下来者是客难道不知道做客的礼数?竟然如此理直气壮得出手伤人,本妃真是见识了!”旁边,楚蝶衣走到安信王妃身边蹲下,低声道:“王妃,还是先请大夫给郡主看看吧。”

    安信王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对对对,快,快让人请大夫来!”

    其实早就有人去请大夫了,只是还没回来罢了。安信王妃焦急地搂着只知道哭泣地纯毓郡主,道:“玉儿,你怎么样了?疼不疼?可是还有哪里难受?”

    纯毓郡主弱弱地唤了一声母妃,安信王妃含着泪应了一声,安慰道:“别怕,母妃已经让人请大夫去了。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纯毓郡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了。

    大夫很快就被人拉着跑了过来,一行人手忙脚乱地将纯毓郡主送到最近的一处小轩安置。一边等着大夫替纯毓郡主疗伤,安信王妃这才有功夫来对拓跋胤发难。

    “沈王殿下,不知我安信王妃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让你要下如此毒手对付我女儿?”安信王妃冷声道:“你若是不说出个理由来,就算你是北晋王爷,也别怪我安信郡王府对你不客气!”

    拓跋胤之前一直没说话,无论别人怎么议论都只是垂着头看着地上仿佛没听见一般。

    这会儿听到安信王妃的质问,方才抬头道:“意外。”

    “你胡说!”安信王妃自然不会相信,“什么意外?怎么会出意外!”好端端的怎么就会出这种意外?拓跋胤是习武之人,怎么会意外将人给推成这个样子?

    拓跋胤微微蹙眉,似乎有些困扰。安信王妃只当他做贼心虚,冷笑了一声道:“果然,沈王殿下莫要忘了,不管你北晋如何的兵强马壮,眼下你也是在天启的。王爷是不是不将天启和我们安信王府放在眼里了?”见拓跋胤不答,安信王妃神色越发难看起来,正好目光扫到了在一边看热闹的楚凌,安信王妃道:“公主,还请公主为我们玉儿做主啊。”

    当安信王妃的目光扫向她的时候,楚凌就觉得不好。果然,她还来不及撤退,安信王妃的话就已经让所有人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楚凌干笑了一声,慢悠悠的走到安信王妃和拓跋胤中间,轻叹了口气道:“沈王殿下,给个解释呗。您这样…很容易被打地。”

    “……”拓跋胤无语,楚凌耸耸肩道:“当然他们打不过你。但是…你的事情也会很难办的。”毕竟,安信郡王是个很得人心的王爷,跟京城里那些文官的关系都不错。而那些文官,正是掌握着整个天启的朝政局势的人啊。

    拓跋胤淡淡道:“是她自己要往我身上扑的,我随手一推她就撞上去了。”当然他如果要补救的话,其实也是可以避免这件事情发生的。但是如果他要救人的话,一开始就不会出手推人。

    啧,真是个没风度的男人!

    安信王妃的脸已经黑了,冷冷地盯着拓跋胤道:“沈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拓跋胤蹙眉道:“我从这里路过,那姑娘突然跑出来跟本王说话。本王有要事在身,没空跟她闲扯就请她离开,她不肯。”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只见安信王妃脸上的颜色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一会儿青,一会儿紫。楚凌觉得,她现在应该是万分懊恼自己方才对拓跋胤的咄咄逼人。

    “王爷,你自己出手伤人,还污蔑姑娘的清誉,这就是你们北晋人的做派?”安信王妃冷声道。

    拓跋胤有些不悦,也跟着沉下了脸。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虽然说伤了安信王府的郡主,但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多少。如果安信王妃低调处理的话,他只会私下跟安信郡王夫妇协商,自己认下个不小心伤人的事情就是了。但是这安信王妃如此这般的作为却让拓跋胤心生反感,就连那一点点愧疚也瞬间消失无踪了。

    “本王从不为这点小事推诿责任。人是本王推的,但是却也怪不得本王!”拓跋胤沉声道:“本王听说天启贵女自幼教导严苛,今天一见似乎也未见得就比我北晋女子强在哪里?本王自问不曾招惹过这位姑娘,她突然拦住本王的去路,不知是何道理?”

    “你……”

    “够了!”安信郡王问讯匆匆而来,立刻出声打断了安信王妃后面的话。快步走进人群中间,安信郡王沉声道:“没什么大事,各位都先散了吧。”众人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安信郡王亲自出声赶人了,他们自然也不能不走了。只得遗憾的安慰了安信郡王夫妇几句,便纷纷退开往自己原本来处而去了。

    楚凌后一步,被安信郡王叫住了。

    “公主。”

    楚凌转身,笑得和煦乖巧,“王叔,您有什么教导?”

    安信郡王说了声不敢,然后才道:“今日之事……”

    楚凌道:“今日什么事?不就是沈王殿下不小心撞到了纯毓堂妹么?纯毓堂妹没事就好,回头由父皇出面,请沈王殿下向安信王叔陪个礼便是了,安信王叔觉得如何?”

    安信郡王微微皱眉,他不觉得如何。若是如此,这件事还会闹得更大,“不…不必了,原本就是意外……”

    “什么意外?!”安信王妃怒道,“玉儿的脸毁了!额头上那么大一个伤口,以后若是落下了疤痕……”说到此处,安信王妃有些恨恨地瞪了拓跋胤一眼,她虽然有几个儿子但是女儿却只有纯毓郡主这一个。从小对这个女儿便疼爱有加,一想到女儿毁容了,安信王妃就怒不可遏,如何能让拓跋胤那么容易就逍遥番外?更何况…这个貊族蛮子,竟然还敢污蔑她女儿!

    听听他说的那是什么话?那分明就是在暗指玉儿想要勾引他!他也配!

    这下子,玉儿的名声全毁了!

    “够了,住口!”安信郡王有些恼怒地瞪了王妃一眼。王妃顿时红了眼睛,狠狠地瞪着安信郡王不甘示弱。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王叔,王妃也是为了纯毓堂妹太过忧心了才会如此。这事儿毕竟…不是小事,两位不妨私下在谈谈,也问问纯毓堂妹这是怎么回事?今天毕竟是王府的宴会,总不好…再闹出什么笑话。这件事,不如就稍后再说如何?”及时止损啊两位,再闹下去今天安信王府就真的成了笑话了。

    安信郡王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楚凌一眼还是接受了楚凌的建议。

    这位公主…当真是让人有些看不透啊。

    楚凌道:“那就好,纯毓郡主想必是受了惊吓,我就不进去打扰她了。两位还是好好照顾她吧,有什么事情,明天早朝后见了父皇再说。当然,三位若是能协议解决就再好不过了。”

    “休想!”安信王妃咬牙道:“这件事,我一定要到陛下面前讨个公道。”

    随便吧。楚凌心中漫不经心地想着,这种事情说到底还是姑娘家吃亏,更不用说还是纯毓郡主出动招惹的。

    不过拓跋胤在天启的名声也不好,若是安信郡王有办法让那些文官相信他…纯毓郡主也讨不了什么好处。朝廷现在还用得着拓跋胤,父皇是绝对不会动拓跋胤的。到时候,只怕纯毓郡主的名声……

    楚凌皱了皱眉,有些不解。

    纯毓郡主为何如此急切的想要跟拓跋胤扯上关系,甚至不惜放弃自己身为皇室郡主的尊严往拓跋胤怀里扑?虽然立场相悖,但是楚凌是相信拓跋胤的人品的,在这种事情上拓跋胤绝对不会撒谎。

    而且…拓跋胤这个人,特别讨厌女子主动对他献殷勤。他看不上眼的人,若是做的过火了他真的不会怜香惜玉,随手推倒纯毓郡主的事情并非不可能发生的。

    安信郡王夫妇进去看纯毓郡主了,楚凌侧首看了看拓跋胤,“沈王殿下,美人多娇何必辣手摧花呢。”

    拓跋胤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转身就走,显然是没有回答她问题的兴致。

    楚凌耸耸肩跟了上去,白鹭和金雪跟在身边,金雪不由有些感慨,“安信王妃平时也是个再聪明不过的女子了,没想到方才竟然……”

    楚凌摇摇头道:“舔犊情深,再聪明的女人面对自己儿女的事情也难免会失了分寸。去查查,纯毓郡主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对我们的沈王殿下情根深种了?”

    白鹭点头称是,楚凌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渐行渐远完全没有等他们的意思的拓跋胤,不由轻笑一声。

    白鹭不解,“公主笑什么?”

    楚凌轻叹道:“蓝颜祸水啊。”

    蓝颜祸水?不是应该红颜祸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