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0、倒打一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看风景?!

    所有人都忍不住拿怪异地目光看着眼前这位风姿卓然的公主,无法理解她是怎么将这么无耻的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的。这花园里也是有人的好不好?不是她推得难道是蝶衣姑娘自己跳下去的?

    现在已经是七月中旬了,又是大中午的即便是落入了水池中也不会被冻着。不过正因为天气热大家都穿的薄,楚蝶衣被人从池子里捞出来立刻就有些微妙了。湿漉漉的衣服贴在她身上,有些消瘦纤细的身形在衣服下面若隐若现,让在场的人一时间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放。

    楚蝶衣双手搂在自己胸前,看着楚凌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愤怒,“神佑公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我怎么对你了?”

    “你…你为什么要推我下水?”楚蝶衣红着眼睛,道:“我知道…我知道、你……”

    你知道个屁!

    楚凌默默翻了个白眼,无辜地道:“你少冤枉我,本公主要杀你多得是法子,犯的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么?”

    “你!”楚蝶衣气急,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公主,还请你自重!”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站出来,沉声道。看着楚凌的目光充满了不满和猜忌。楚凌偏着头扫了他一眼,懒洋洋地道:“你又是那根葱?”

    中年男子顿时气红了脸,咬牙道:“臣是太常寺卿蒋雍。”

    楚凌点点头,“太常寺卿啊,请教一下本宫怎么不自重了?”蒋雍怒道:“公主将人推下水,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言威胁,难道还不是不自重?不管公主是真是假,现在既然坐在了公主这个位置上,就应当恪守礼,为宗室贵女做出表率,如此这般粗鲁残暴…当真是……”

    碰!

    话还没说完,正在滔滔不绝的也男人也步了楚蝶衣的后尘落进了水池中。蒋雍根本没想到楚凌竟然一言不合就将他踢下水,掉进水里被灌了一口凉水才反应过来。连忙挣扎着想要爬上岸,“还愣着做什么?快拉我上去!”

    但是,神佑公主就站在旁边谁敢去拉他?万一也跟着被神佑公主踹下去呢?

    楚凌站在水池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泡在水里地蒋雍笑吟吟地道:“蒋大人,学明白了吗?这才是不自重。”

    蒋雍显然是会水的,而且王府这个水池的深度除非失去意识或者行动力,否则也淹不死一个成年男子。

    蒋雍站在水里,忍受着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咬牙瞪着楚凌道:“就算你是公主,也休想一手遮天!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楚凌笑道:“我不想一手遮天,但是收拾你总是够了的。蒋大人,不如说说吧。你口口声声亲眼看见我把蝶衣姑娘推下水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边是女眷休息的地方吧?请问,你一个成年的男子,在没有主人的带领下,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呢?”

    蒋雍脸色微变,“我…我路过不行么?”

    “路过?去哪里?”楚凌问道:“这里好像是通向安信郡王的后宅的,我安信王叔后院美眷如花,还有不少待字闺中的小郡主,难不成你是想……”

    “你血口喷人!”蒋雍脸色大变,若是真让这神佑公主给他扣上这么一顶帽子,他这一辈子都要被毁了。

    楚凌笑得意味深长,“哦,我血口喷人啊。那蒋大人方才又是什么?让我想想,你不仅仅是血口喷人那么简单。污蔑当朝公主…不错呀,蒋大人。”

    “我没有……”蒋雍道。

    楚凌轻哼一声,“谁能证明你没有啊?你们?”

    旁边的几个人连忙后退了两步摇头不止,不是他们畏惧公主的势力,而是他们确实不能。他们都是听到声音才连忙过来的,一开始看到的就是楚蝶衣在水池里扑腾的情景。救人都来不及哪里有功夫注意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先暗示公主推人入水的就是这位蒋大人。

    楚蝶衣咬了咬唇角,道:“我!”

    楚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你污蔑本公主,是想弄死本公主好继承本公主的爵位么?”

    “……”虽然她确实很像弄死楚卿衣然后自己做公主,但是她并没有污蔑她!这个公主,怎么这么无耻!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不远处响起一阵嘈杂声,安信郡王夫妇俩带着人急匆匆地朝着这边走来。楚凌抬眼看过去,不由啧的赞叹了一声,真是壮观啊。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就带了这么多人来了。

    “我说…蝶衣姑娘。”楚凌看看楚蝶衣,迟疑了一下道:“你要不要考虑,先去换件衣裳。虽然你这个衣服穿得确实十分勾魂,但是…毕竟有碍观瞻是不是?”

    楚蝶衣这才想起来自己还穿着湿透了的衣服,连忙叫了一声就要往旁边躲。旁边的一个小丫头有些不愿地脱下了自己的外衫给楚蝶衣披上。没有一个女子愿意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衣服,哪怕只是一件外衫。但是这蝶衣姑娘是王爷和王妃的义女,若是让她在人前出了仇,自己也逃不掉被罚的命运。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安信王妃风一般地冲到了楚蝶衣跟前,楚蝶衣也立刻抽泣了一声扑进了安信王妃的怀中,低头痛哭起来。

    楚凌从容不迫地站在一边欣赏着这对新母女在众人面前上演的母女情深,还有心情对正担忧地看着她的襄国公夫人一个微笑。君无欢和桓毓公子也跟着一起来了,跟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前些日子见过一面的邵归远。

    邵归远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神佑公主如此彪悍的实力,正有些惊讶地打量着楚凌。楚凌也不在意,还给了他一个友善的笑容。

    “公主,这是怎么回事?”安信郡王沉着脸,道。

    楚凌面带疑惑,“王叔,哭的是蝶衣姑娘,在水里泡着的是蒋大人,您为什么要问我呢?或许是这两位都想嫌热想要泡水,蒋大人觉得跟蝶衣姑娘一起不方便把她给赶走了,蝶衣姑娘委屈的哭了呢。”

    “……”我们听你鬼扯!

    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得嘴角扭曲抽搐了几下。

    安信郡王沉声道:“还请公主慎言,女子闺誉珍贵,公主也是女儿家,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

    楚凌不等他说完,就冷声道:“安信王叔觉得楚蝶衣是女子,我就不是么?况且,你安信王府做出这种事情,还好意思跟我说闺誉?”回来这些日子,楚凌也算是总结出了一个道理。跟这些天启权贵说话,一定要抢的比他们快。只要你慢一点儿,他们立刻就能把一堆罪名都栽到你的身上。到时候你磨破嘴都费劲能让他们听明白。

    安信郡王脸色有些难看,“公主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安信郡王府做出这种事?我们做什么事了!”安信郡王也不傻,若是让别人误会了什么,对安信王府的名声可不好。而群众脑补的能力是十分巨大的。

    楚凌轻哼一声道:“您让楚蝶衣带本公主去女眷休息的地方,她却拉着本宫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说一堆有的没有的。非要逼着本公主承认是冒充公主的,她才是真的。本公主不认,她就跳进水池里诬陷本公主!这也就罢了,她才刚落水,本公主都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外男突然冲出来,指着本公主的鼻子就说本公主要谋害楚蝶衣。请问安信王叔,这个人是怎么进了女眷休息的后院的?又是怎么正好出现在本宫跟楚蝶衣说话的地方不到十步远的?若是本宫没看错,他先前是藏在那里地吧?请问,那是正常人会待的地方么?你们弄一个男人在本宫休息的地方,是想要做什么?”

    楚凌话还没说完,就有好事者已经跑到楚凌指向的地方去查看了。很快就有了结果。

    “确实有人待过的痕迹,还有几株花草都被踩死了。”

    众人立刻将目光看向安信郡王,安信郡王沉着脸看向终于偷偷爬上来的蒋雍。冷声道:“蒋大人,你有什么话说?”

    方才楚凌的话蒋雍自然也是听见了的,此时满脸通红怒气冲冲地道:“王爷明鉴,微臣冤枉。明明是公主……”

    “请问蒋大人,你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做什么?”君无欢突然上前,走到楚凌身边站定淡淡问道。

    “我…我……”当着楚凌的面,蒋雍也不敢再说什么路过了。但是他也确实找不到他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因为这个后花园本身就是女眷所在的地方。进来之后唯一的路就是通向王府的后院。

    楚凌与君无欢并肩而立,似笑非笑地看着靠在安信王妃身边的楚蝶衣道:“蒋大人若是不是冲着本宫来的,那就是冲着王府的哪位……”

    “公主!”安信王妃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这神佑公主已经被赐婚了,从北晋回来的也不在乎名声。但是安信郡王府的郡主们的名声却是十分要紧的。若真的坏了名声,就算是郡主也别想要那些高门大户的接受。安信王妃道:“王爷,这人擅闯女眷休息之所,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都是罪不可恕!还请王爷下令严惩!”

    “王妃,我?!”

    “闭嘴!”安信王妃轻轻推开楚蝶衣,冷声道,“难不成,你真的是对公主所有图谋?你好大的胆子,王爷和本妃好意请您赴宴,你竟敢如此放肆!”

    “我……”对上安信王妃冷厉地目光,蒋雍只得颓然地低下了头。他出身平平,这个时候若是说得太多了只怕过后安信王府也不会放过他,“臣,一时不慎误入后花园。听见有女眷的声音未免冲撞才躲了起来的。绝不敢对公主有任何不敬。”

    楚凌微微眯眼,“哦?那么,蒋大人看见我推蝶衣姑娘,确实是个意外了?”

    推字的音咬得有些重,蒋雍心中不由一跳。事实上,楚凌并没有伸手推楚蝶衣,而是下脚踢的。只不过楚凌下脚的位置巧,就算检查只怕也查不出什么痕迹。

    好一会儿,蒋雍才垂首道:“我…我站的位置看不太清楚,只是我出来的时候看到公主在水池边,才以为是公主……”

    “不对,我……”楚蝶衣有些不悦,立刻就想要出声纠正却被旁边的安信王妃拉了一把。安信王妃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几分警告。这个楚蝶衣要干什么她不管,但是谁敢坏了她女儿的名声,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今天的事,摆明了就是神佑公主故意的。谁让你蠢,竟然让个男人在这里蹲着?换个女人是会死么?

    换个女人当然不会死,但是楚蝶衣根本没有想到楚凌一言不合就踢人下水。原本只是想要套楚卿衣的话而已,套话作证自然是朝中官员的话更有说服力一些。她才刚到平京,根本左右不了王府那些郡主和平京的贵女。至于王府那些小丫头,她们的话就算说了又有什么用处?有几个人会信?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看来是个误会,不过…即便是误会,还请安信郡王给公主一个说法。否则,就算陛下不计较,本公子也不好什么都不做。否则,岂不是让陛下怀疑,本公子无力保护公主?”

    安信郡王的神色有些僵硬,却还是点了点头道:“长离公子尽管放心,本王明早就向陛下请罪。”

    君无欢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道:“蒋大人呢?”

    安信郡王咬牙,“本王会奏请陛下,剥夺蒋雍的官身。”

    这话一出,蒋雍身体不由一颤,脸色苍白如纸。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众宾客也不好再看热闹了。纷纷退了出去。

    楚凌看了一眼君无欢,漫步走到楚蝶衣跟前笑吟吟地打量着她。

    楚蝶衣咬牙道:“你还想怎么样?”

    楚凌轻声笑道:“小宝贝儿,教你个乖。下次想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最好多找几个人,最好是找那种一看就德高望重的老头子。方才站在这里的要是上官成义那老头,也就没我什么事儿了。更何况,我一向是个尊老爱幼的,至少绝对不会把那老头子踢下水。”怕他爬不上来真的一口气就断了。

    “……”她要是请的动上官成义,还用楚卿衣这女人说?!

    楚凌也并不打算跟她纠缠,说完这句转身就走了。

    君无欢等在一边,也跟着转身一起往外面走去。闹出了这么一场,还休息什么?还不如出去玩儿呢。楚凌可不想被一群贵妇贵女用看怪物的目光盯着看。

    “小宝贝儿,不是你那只松鼠的名字么?”君无欢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满。也不知道是对小松鼠的名字不满,还是对楚凌叫楚蝶衣小宝贝儿不满。

    楚凌悠悠然道:“哦,我就随口一叫,显得我平易近人嘛。”

    “……”平易近人?神佑公主这是认真的么?

    桓毓和邵归远等在后花园的出口处,看到两人出来桓毓公子挑眉笑道:“公主威武啊。”

    楚凌对她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玉公子过奖了。”

    “……”虚伪!

    邵归远道:“公主怎么出来了?”

    楚凌耸耸肩道:“闲着没事,我就不去吓唬那些娇滴滴的贵夫人了。怎么,邵大人不欢迎?”

    “不敢,公主请。”邵归远连忙赔笑道,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这位公主绝对不是外传的那样简单粗暴的人物。若真是这样一个人,君无欢也不可能看得上。邵归远看了看四周,指着前方花圃边长形的凉亭笑道:“咱们去那边坐坐吧。”

    楚凌点了点头,同意邵归远的目光。

    四面通透,地方也大,既不怕人偷听,也不存在所谓的暗室授受的猜疑。

    “邵大人请。”

    “不敢,公主请。”

    一行四人往凉亭边上走去,身后不远处的门口几个人正看着他们的背影直皱眉头。

    “黎大人,你看看…这就是当朝公主!简直是,不成体统啊!”一个中年男子眉头紧锁,一脸的痛心疾首。

    御史中丞黎老大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花白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我等确实应该上书陛下,多请一些教养嬷嬷严格的教导公主了。襄国公夫人毕竟是个继室,博宁王妃也是个和善的人,只怕也不敢对公主太过严厉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正是这话。”一个未婚女子,竟然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混在几个男人中间毫无避讳之意。这样的公主…简直丢尽了天启皇室的脸面!另一个年轻一些的男子忍不住低声道:“其实…就算神佑公主从小不在宫中长大,也是先皇后和灵犀公主亲自养大的。该懂的忌讳也还是懂的,这位神佑公主……”

    话虽然没说完,意思却是深沉。

    这么毫无教养的女子,真的是公主吗?

    当年的灵犀公主才刚刚及笄的年纪,就已经是端庄娴静,仪态举止优雅有度,从不会出一丝一毫的纰漏的。

    众人不由地对视了一眼,黎大人微微皱眉道:“那个蝶衣姑娘……”

    他是看不上神佑公主,但是同样也看不上楚蝶衣。虽然只是见过两面,黎大人已经看明白了那楚蝶衣的性格,说是公主还不如说是瘦马。人前柔柔弱弱的模样,连天启许多人家的庶女都不如。但也别以为她真的就是个毫无心机的蠢货,今天这事儿明眼人都知道是谁的手笔,只不过神佑公主技高一筹罢了。

    黎大人长叹了口气,“陛下子嗣艰难…幸好是个公主,这若是皇子……”

    见黎大人似乎对楚蝶衣不感兴趣,那年轻人有些不甘却也不再多说。有些事情说得多了就会让人生疑了,看了一眼远处正坐在凉亭下说话的几个人,这个神佑公主自己作死,也怪不得他们了!

    “有人在偷看咱们。”凉亭里,桓毓公子靠着柱子兴致勃勃地道。

    邵归远侧首看了一眼,桓毓公子方才看向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影。

    楚凌拖着下巴道:“看就看呗,本宫还能被那些人看死啊。”

    邵归远劝道:“公主,天启的文人对女子的清誉和规矩看得十分重,您这般随意只怕会让他们更加反感你。”

    楚凌道:“我也不靠讨好他们活啊。况且,不管我怎么讨好他们,他们都是看我不顺眼的。除非我乖乖地躲在宫里哪儿都不去,什么都不做。等过两年找个理由直接把我远远的嫁了,他们大概心里就舒服了。”

    “公主怎么会这么想?”邵归远有些惊讶,他能感觉到这位公主殿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那些文官打好关系,所以才那么嚣张的今天得罪这个明天招惹那个。

    楚凌轻笑一声,笑吟吟地看着邵归远道:“邵公子,如果有一天你跟你朋友一起出门,路上遇到强盗你为了保命丢下自己的朋友跑了。之后你功成名就锦衣玉食的过了许多年,你还想见你那个注定受了很多的苦楚甚至耻辱的朋友么?”

    邵归远怔住,楚凌轻叹一声道:“你看,你也不愿意对吧?因为这代表着耻辱的过往,抛下朋友独自逃生的羞耻。其实就算不自己跑,你也做不了什么。说不定只是落得跟你朋友一样的下场而已。而那些老头子呢,我这个公主还有宗室贵妇们在北晋受苦,他们却在南边苟且偷生。如今看到我他们心里怎么会舒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他们当然不想死了,那最好就希望我死在外面不回来了。”

    邵归远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方才叹了口气低声道:“微臣惭愧。”

    楚凌摆摆手,笑眯眯地道:“开个玩笑罢了,邵公子这么认真做什么?”

    邵归远有些哭笑不得地看向君无欢。

    这位公主平时就是这么开玩笑的?

    君无欢但笑不语,阿凌自然不管说什么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