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8、嫉妒!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回到自己的主院,果然看到君无欢正站在屋檐下含笑看着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楚凌问道:“你是怎么让我父皇答应的?”楚凌并不觉得永嘉帝会成为她和君无欢婚事上的障碍,但是因为她不急着成婚而君无欢刚到平京也根基未稳,就都没有认真的去攻略永嘉帝。没想到永嘉帝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同意了,而且还直接下了赐婚的诏书。

    天启人注重信义和女子名节,既然那些朝臣当场没能让永嘉帝收回成命,那么以后除非君无欢出了什么事这桩婚事都是铁板钉钉的。想到此处,楚凌倒是有些担心起来了。虽然她这个公主在一些人家看来是不如从前的金枝玉叶们高贵的,但奈何永嘉帝只有她一个女儿,受宠程度无以复加,难保没有为了权势想要分一杯羹的。到时候,君无欢可就危险了。

    他们不能让永嘉帝收回赐婚的诏书,却可以让履行婚约的人永远无法履行。

    “阿凌可是怪我自作主张?”君无欢轻声道。

    楚凌道:“你被父皇给坑了,这一年说不定会很麻烦。”君无欢虽然并不在乎麻不麻烦,但也还是有些懊恼,“陛下收了我的礼,还算计我!”他以为永嘉帝是个心软又感性的人,说动了他又投其所好的送了礼物,这桩婚事应该很快就能心想事成了。然而,长离公子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一个父亲对未来女婿的恶意,永嘉帝为公主的婚期定制了严苛的要求,明明什么都没表示却让钦天监硬生生将婚期延迟了将近一年。而且,无论是谁都说不出来什么不对。

    想给女儿选个好日子出嫁有错么?

    舍不得女儿想多留几天有错么?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历朝历代刚刚及笄就赐婚,婚期却拖到十七八岁甚至更大的公主也不在少数。驸马家里能怎么样?还不是乖乖地等着。

    楚凌好奇,“送礼?你送了什么礼物给父皇?”

    君无欢道:“皇帝陛下喜欢宝剑。”

    “……”楚凌无语,她以为她的那位父皇应该是喜欢笔墨丹青才对。永嘉帝虽然没有什么治国之才,但是本身的才学却是不错的。毕竟从小被名师教导,摄政王不让老师教治国之道总要教点什么吧?琴棋书画最安全了,若是培养好了还可以消磨永嘉帝对权势的野心。所以,永嘉帝的字画都是十分拿得出手的。他要君无欢考科举,也不是纯粹的为了功名身份。还有至少一半是觉得自己的女婿应该是个才子而不是个武夫或者商人。

    不过,竟然连永嘉帝的爱好都没有搞明白,她这个女儿多少有点不称职啊。

    君无欢摸摸下巴安慰道:“这不是阿凌的错,这个消息比较隐秘,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大概就是属于…缺什么就想补什么的吧?”不过,永嘉帝的品味也就在那儿了。即便是宝剑他也偏好华丽精致的造型,而不是锋利的剑锋和罕见的材质。所以,余泛舟那把华而不实的剑正好适合送给他。那种小玩意儿拿到战场上去还不被貊族人笑死?他沧云城可丢不起那个人。

    “阿凌,你父皇不厚道。”君无欢搂着楚凌将下巴枕着她的肩膀不满地道。

    楚凌拍拍他的背心表示安慰,“当皇帝的嘛,你能指望他厚道到哪儿去?”

    “……”阿凌这是在安慰他么?君无欢抬起头,幽幽地望着她。楚凌忍不住笑叹,“好吧,父皇不厚道,委屈长离公子了行不行?”君无欢眨了下眼睛,望着楚凌的目光越发深邃柔和,低声道:“阿凌,我很高兴。”

    楚凌一怔,淡淡的暖意从心底绽开。

    楚凌抬头与他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身影和满满的笑意。楚凌轻声道:“我也是。”

    “君无欢,有事……”匆匆从外面进来的桓毓公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正站在屋檐下深情对视的两个人,飞快地转过身去,“打扰了。”万恶的两口子!被赐婚了不起啊,成天虐狗!

    楚凌噗嗤一笑,连忙叫住他,“玉小六,什么事直接说吧。”

    桓毓公子回过头,翻着白眼道:“我不叫玉小六,凌姑娘,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嘛?”

    楚凌眨了眨眼睛,迟疑道:“呃,你不是叫玉小六吗?玉家不愧是名门之后,这名字取得…真是接地气。”

    “…我叫玉、子、涣!”桓毓公子咬牙道。

    楚凌当然知道桓毓的真名叫什么,不过觉得桓毓公子炸毛的模样很有趣罢了。点点头笑道:“哦,原来是子涣不是小六啊。”

    “……君无欢,劳驾管管你的未婚妻,不然小心本公子哪天打死她!”君无欢抬了一下眼皮,淡淡道:“阿凌是公主,我也管不着她,另外…你不一定打得过阿凌。作为朋友,我劝你还是不要……“

    “……”不要自取其辱是吧?!桓毓公子觉得自己快要喷血了。上天不公,竟然让他认识了这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眼看着桓毓公子就差原地爆炸了,楚凌轻咳了两声拉回了话题,“玉六公子,你还没说有什么事呢。”看在你这么生气的份上,就不追究你擅闯公主府了,本公主真是个胸怀广阔的好人啊。

    桓毓摇了摇牙,恨恨地道:“拓跋胤派人跟我说,安信郡王的人跟他联系了。”

    君无欢微微挑眉,“安信郡王不是跟拓跋梁有一腿么?怎么又来勾搭拓跋胤了?”

    桓毓眼神幽深,自从认识了阿凌姑娘,长离公子这遣词用字的水平也是江河日下了。有一腿?勾搭?真亏你说得出来。

    另外两个人显然不觉得自己说得有什么问题,齐刷刷地盯着桓毓。桓毓没好气地道:“这我怎么知道?或许他想脚踩两只船呢。”

    “……”看来谁也不能说谁,都没好到哪儿去。

    三人走进书房坐下来,楚凌才问道:“拓跋胤有什么打算?”

    桓毓嘿嘿一笑道:“那个假公主,只怕是对拓跋胤有点意思。”

    “嗯?”楚凌一怔,有些惊讶地看着桓毓。桓毓道:“我昨天傍晚跟拓跋胤一起在街上喝茶,没一会儿功夫那个假公主也来了。言辞间似乎十分亲近的样子。对了,那个…纯毓郡主也来了。我看这势头,搞不好安信郡王府要祸起萧墙啊。”这话绝对是幸灾乐祸。

    楚凌扬眉道:“你是说…纯毓郡主对拓跋胤……”

    拓跋胤确实是十分出众的男子,比起天启文人的手无缚鸡之力,和大多数武将要么年事已高要么身份平庸,身为北晋沈王,且手握重兵地拓跋胤就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了。特别是,拓跋胤还长着一张十分出众的脸和挺拔修长的身形,半点也没有天启人影像中貊族人的粗鲁不文。纯毓郡主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突然见到这样的男人,芳心暗动也是难免的。

    只是……纯毓郡主到底还记不记得她们被从北方赶到南方,拓跋胤在其中到底出了多少力。拓跋胤又杀过多少天启人啊?

    楚凌思索了一下,道:“这事儿只怕闹不起来,安信郡王绝对不会同意让女儿嫁给拓跋胤的。”虽然拓跋胤的王妃已经“病逝”了,但是如今拓跋胤在北晋算是失势的那一方,自己都前途未卜,安信郡王怎么肯让女儿真的跟他扯上关系?更何况,即便是纯毓郡主在天启身份尊贵,到了貊族也只能做个侧妃而已。

    桓毓公子摸着下巴道:“那可不好说,我看那丫头对拓跋胤像是一往情深地模样。”

    君无欢弹指道:“那不是正好,让拓跋胤去处理就是了。”

    桓毓道:“拓跋胤不喜欢那两个丫头。”拓跋胤对那个假公主的意见非常的大,桓毓旁观的时候甚至觉得拓跋胤很想划花了那丫头的脸。啧,好歹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儿,真是心狠手辣啊。

    君无欢淡淡道:“我又没让他喜欢,他身为皇子连这种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就可以去死了。”

    桓毓耸耸肩道:“行吧,我去跟他说,他自己要怎么做我就管不着了。”

    楚凌靠着君无欢,懒洋洋地笑道:“其实也不用太紧张安信郡王府,父皇心软,除非叛国否则我们是弄不死安信郡王府的。更何况,只看他的那些儿子孙子,那些老臣就是拼了命也要保他的。只要别让他给我们捣乱就行了,咱们不做动辄灭人满门的事儿。”

    “……”谁说要灭人满门了?这么随意的说出口,其实这么想的是公主殿下你把?

    君无欢握着楚凌的一只手,道:“阿凌如今才刚回来,确实不宜闹出什么太大的事情来。”

    之前那些得罪黎家上官家之类的事情,在真正触怒文官集团的事情面前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桓毓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得,反正做决定的是您二位,我就是个跑腿地。你自己看着办吧。”

    君无欢看着桓毓温声道:“怎么会,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帮忙的。”

    桓毓微微抬起下巴,斜视着他。

    君无欢道:“拓跋胤现在虽然是我们的合作者,不过毕竟是敌非友。他在平京期间,就由你盯着他吧。”

    君无欢,我去你大爷!

    安信王府要收义女自然不是一件小事,在楚凌回京之前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原本楚凌打算跟襄国公夫人一起去,不过如今既然订婚了,楚凌就决定跟君无欢一起去。

    这并不符合规矩,但是楚凌回来,也并不是打算做一个循规蹈矩的公主的。

    人的接受能力是无限大的,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对她抱有希望,大臣们对她的要求自然而然的就会降低许多。相反的,如果一开始她为了求表现处处小心翼翼,之后的反弹反而会越大。

    这天中午,安信王府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楚凌坐在君无欢的马车里,隔着马车的帘子影影绰绰的看着外面的情形。安信王爷夫妇亲自站在门口迎接宾客,身边还跟着两个容貌美丽的妙龄少女。纯毓郡主是京城的权贵们见惯了的,另外一个少女看着十分纤弱。容貌秀美眸光莹莹,一看就是个温柔婉顺的性子。

    这位就是那传说中的真假公主的主角之一吗?看着…有不少人都是见过楚凌的,心中暗道比较起来还是那一位更有公主风范一些。听说这位与灵犀公主长得很像,但是在许多老人的记忆里灵犀公主的气质可不是这样的,大约像的只是皮相而已吧?

    “阿凌?”君无欢看着楚凌道。

    楚凌回头对他一笑道:“今天挺热闹啊。”

    君无欢道:“确实热闹,整个平京三品以上的文官有七成都来了。安信王府的宴会一向热闹。”因为安信王府是最有可能被过继皇子的宗室,所以即便是跟安信郡王没什么关系的人也乐于给他个面子捧个场,至少不要把关系给弄僵了。

    至于武将,安信郡王虽然也有拉拢不过却并不十分上心。天启武将地位不高,武将虽有统兵之权却没有调度兵马的权利。况且,禁军司都指挥使对永嘉帝忠心耿耿拉拢也是无用。

    君无欢道:“阿凌若是下去了,一定会更热闹。”

    楚凌挑眉道:“我怕么?”

    君无欢道:“阿凌自然不用怕,我会陪着阿凌的。”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等我们出去,恐怕是别人要吓着了。”这些老家伙,本公主订婚了他们不吭不响的,却跑来庆祝安信郡王多了个义女!

    “走吧。”君无欢先一步下车,同时从后面一辆车里下来的金雪白鹭已经走到马车前等着了。君无欢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伸手去扶楚凌。

    原本安信王府的人并没有太注意到君无欢的马车,毕竟在一众权贵高官的马车中间,君无欢的马车虽然看着清新素雅,但是却着实不太显眼。

    但是当君无欢出现的时候,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有一些人,并不需要如何装腔作势,也不需要如何大的排场,只要他出现就自然而然地能够让所有人将目光聚焦到他的身上。

    安信郡王看到君无欢原本只是微微一怔,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却见君无欢并没有走向大门口而是转身伸出手要去扶什么人。和安信王妃对视了一眼,安信王妃这才认出站在一边的两个少女正是神佑公主的随身侍女。连忙低声跟安信郡王说了,夫妻俩跟身边的客人告了声罪连忙迎了上来。

    “臣见过公主。”安信郡王和王妃道。

    “恭迎公主!”门口的众人这才知道公主大驾光临,连忙跟着俯身行礼。

    “诸位免礼,安信王叔,王妃,不必多礼。”

    楚凌扶着君无欢的手从里面走了出来,众人站起身来看到站在马车上的神佑公主甚至连那些老古董都没有反应过来公主此举越礼。楚凌今天是客人,自然不能穿着太过隆重的礼服喧宾夺主。只是选了一身红色的一群,纤腰细细,身形窈窕。眼前的少女五官精致却明艳大方,神色淡然含笑,一袭红衣裹在她的身上,却并不十分张扬骄傲,只让人觉得仿佛看到了朝阳一般的静谧温暖又令人忍不住想要仰望神往。

    一瞬间,原本站在安信王妃身边的柔弱少女和骄傲的纯毓公主就被衬的苍白无力了。

    纯毓公主怔怔地望着楚凌,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嫉妒和痛恨。这眼神正好被站在她身边的女子看在了眼里,那少女微微垂眸唇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嫉妒么?

    确实应该嫉妒。

    她也嫉妒,这个神佑公主…拥有着这世间最好的一切。绝色的容颜,出色的未婚夫婿,还有皇帝的宠爱。凭什么上天偏爱一个人,就要将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放到她一个人身上?这让她们这些从小在困苦中打滚的人怎么能甘心?

    永嘉帝竟然真的对她不闻不问,仿佛丝毫不在意到底谁是真公主谁是假公主一般。

    她并不觉得永嘉帝已经能确认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了。如果真的确定了,她又怎么还有机会站在这里?但是在还不确定的情况下,永嘉帝显然是站在神佑公主那边的!

    凭什么?

    楚卿衣…总有一天,她会将她取而代之。

    或许,本来就该这样,或许她才是真正的公主!不然,为什么她会比楚卿衣更像灵犀公主?



    ------题外话------

    依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书院会显示,就不定时了直接上传。等系统稳定一些了再定时~么么哒~亲爱的么,最后两天了还有月票地求投嗷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