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7、倾城以聘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出去一趟没想到倒是捡了个小宝贝。楚凌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些自信的,但是她对医术特别是毒术却是一窍不通。认识了肖嫣儿之后她才知道这个世间竟然又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毒药,还有那些防不胜防的下毒手法。万一哪天倒霉了遇到个毒术高手,这个小家伙还能救一下急。

    伸手摸摸小宝贝儿的脑袋,楚凌笑眯眯道:“小宝贝儿,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叽叽。”被打扰了吃东西的小松鼠不满地抗议。

    肖嫣儿干笑道:“阿凌姐姐,这个东西……不太可能是野生的。说不定,是什么高人走丢的。”她都还没有呢,师父当初倒是有一只,可惜她还没满十岁的时候就老死了。一只觊觎那只小家伙的肖嫣儿对着那药蛊鼠的尸体哭了两天。

    楚凌挑眉道:“确定有主了再说,反正现在是我的。”

    肖嫣儿忍不住搓搓手,咽了咽口水,道:“阿凌姐姐,能不能借我玩玩?”

    楚凌笑道:“不是还要你研究它的毒么?平时你若是不嫌麻烦也可以照顾它。”

    肖嫣儿大喜,不过还是尽心地提醒道:“其实阿凌姐姐有了它就算中了毒也没事。”药蛊鼠的血是绝对可以解它的毒的。楚凌摇摇头道:“这么小的小东西,我总不能三天两头放它血啊。”

    虽然说小家伙是个宝贝儿,但是楚凌最先看中它的还是觉得它可爱,后面的药蛊作用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但是楚凌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宠物奴,但是也没有虐待小动物的爱好啊。

    “对了,你这两天在城里,跟我说说安信王府的事儿。”楚凌看着趴在桌边逗弄小松鼠的肖嫣儿道。肖嫣儿轻哼一声道:“阿凌姐姐,你可小心一点安信王府的人,我看着他们不安好心呢。”

    “怎么说?”楚凌挑眉。

    肖嫣儿道:“你可知道他们为何要办宴会,那个安信郡王说要收那个假货当义女。说是既然暂时分辨不出来真假,陛下肯定哪个都舍不得伤害。那假货又跟大公主长得那么像,就收养她做个义女。万一将来查出来是真的,也不至于太过委屈了公主。如果一直都这么僵持着,就当是让陛下宽心也当是为灵犀公主积福了,安信王府也不缺一个姑娘的花用。哼!那个安信郡王是不是脑子有病,那个假货是骗子好不好?冒充公主明明应该当街问斩竟然还能变成王爷的义女,这让全天下的老实人要怎么活?”

    楚凌倒是不在意,撑着额头笑道:“你怎么不想想,也许在人家眼中我才是假货呢。假货当着高高在上的公主,真公主却要委委屈屈地被王府收养,多可怜啊。”

    肖嫣儿不屑,“阿凌姐姐跟那个假货才不一样!”

    楚凌满意地点头笑道:“嫣儿小嘴真甜。”

    肖嫣儿无奈地道:“阿凌姐姐,我是认真的。你想想啊,那个安信郡王大张旗鼓的收一个假货当义女,这不是明白了告诉别人,皇家依然怀疑你的身份,那个才是真的么?我看那些文官好像不太喜欢阿凌姐姐,说不定他们要联手给你使绊子呢。陛下也不太高兴,不过安信郡王说不要郡主封号,陛下也没办法。”总不能拦着人家不让认义女,人家又不要求封号,收不收义女是安信王府自己的事。

    楚凌笑道:“嫣儿,教你一个道理啊。这朝堂上啊,只要你引导得好,那些文官是永远都无法真正联合起来的。”

    肖嫣儿赞同地点头,“也对,他们最喜欢窝里反了。”

    楚凌有些诧异,“我怎么觉得这才几天时间,你就进步了很多啊。谁教你的?”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道:“萧艨啊。”

    “你跟萧艨……你不是看他不顺眼么?”楚凌不解地道。肖嫣儿得意地道:“那是以前,他也是个可怜人,以后就是本姑娘罩着的人啦。”

    “……”你这样说话,我很容易想歪的。

    “为什么他就是你罩着的人了?”楚凌问道。

    肖嫣儿叹了口气道:“阿凌姐姐你都不知道,那木头脸看起来一副厉害得很的模样,被人欺负了竟然都不敢还手。本姑娘三两下就帮他教训了那些混蛋一顿,那些家伙见到本姑娘就吓得屁滚尿流,以后再也不敢来欺负萧艨啦。”

    楚凌有些迟疑,“你说的欺负萧艨地那些人,该不会恰巧也姓萧吧?”

    肖嫣儿扬起下巴,傲然道:“没错啊,阿凌姐姐,我做得不对么?”你敢说我不对我就哭给你看!

    楚凌识趣地赞扬,“做的太对了,萧艨可是咱们的人,谁敢欺负他给我狠狠的怼回去!”

    “嗯嗯!”

    “……”刚要进门的萧艨。他并没有被欺负好么?他只是不想理那些人而已。

    距离神佑公主府不远的君府,君无欢有些迟疑地看着坐在自己跟前的中年男人。

    半晌方才轻咳了一声道:“陛下,有何赐教?”

    永嘉帝冷眼打量着君无欢,好一会儿方才道:“先前,是你带卿儿出城的?”

    君无欢点头。

    “还住了三天?”

    君无欢再次点头。

    永嘉帝脸上的神色越发冰冷了,“君无欢,你知不知道女子名节有多重要?即便卿儿是公主,也难逃悠悠众口。”

    君无欢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陛下为何不将那些议论阿凌的人都给杀了?这些人表面上不说什么,私底下是怎么议论阿凌的,陛下总不会不知道吧?”永嘉帝脸色一白,他当然知道。

    浣衣苑那是什么地方?一个从小在那里长大的姑娘,怎么可能不被人议论?

    甚至卿儿刚回来的时候,还有人暗中提议请医女为公主验身。虽然提议的人只是后宫一个位份不高的妃子,却依然让永嘉帝勃然大怒,他知道那妃子不过是别人试探他的探路石罢了,当即将那妃子打入了冷宫。他已经知道了那些年灵犀将卿儿保护得很好,但是也绝对不能答应让公主验身这件事。

    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莫大耻辱。特别是卿儿这样骄傲的性子更是绝不会答应的。

    但是,面对这些人私底下地议论,永嘉帝除了寻着理由处理了几个人以外,也没有别的什么法子。

    法不责众。

    “便是如此,也不是你不尊重朕的女儿的理由!”永嘉帝冷声道。

    君无欢垂眸,温声道:“陛下,您误会了。我对阿凌…这世间再也没有比阿凌对我更重要的人了。”

    “哦?”永嘉帝微微挑眉。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陛下应该记得,阿凌在北地的身份和她的能力。”

    永嘉帝微微眯眼,有些警惕地看着君无欢。君无欢轻笑一声,摇摇头道:“陛下不必多虑,君某是久病之身,尚且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几时,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但是…陛下可还记得灵苍江对岸的百姓?可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永嘉帝神色黯然,默然不语。

    君无欢道:“三年前,我刚遇到阿凌的时候,她对我说——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其实这八个字对现在北方的百姓来说一些过了,连哀鸿和民都没有哪来的聊生?要我说,是十室九空,渺无人烟。”

    永嘉帝盯着他,有些烦躁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永嘉帝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他没有雄心壮志也没有什么社稷为重的想法。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让女儿平平安安的过一生。这种沉重的话题让他不由得心生焦躁。

    君无欢道:“阿凌不需要您在这些小地方保护她,她能够应付这些事情。无论是流言蜚语还是朝臣的攻讦都伤害不了她。陛下要担心的是,若是有朝一日她真正需要面对无法解决的事情的时候,陛下可能够保护得了她?”

    “什么事情是朕解决不了?”永嘉帝不以为然。

    “貊族。”君无欢毫不客气地道。

    见永嘉帝想要反驳,君无欢道:“若是有朝一日,貊族说要神佑公主和亲以示两国友好,陛下可能应付?貊族人生冷不忌,他们可不在乎神佑公主到底有没有成婚。就算您将阿凌许给了别人只怕也没用吧?”

    永嘉帝沉默了良久,“那么你呢?你就能保护阿凌?”

    “我是沧云城主。”君无欢淡淡道,“若是天启容不下阿凌,我便带她回沧云城。只要我在一天,沧云城就不会倒。只要我在一天,就能护阿凌一世安乐。”永嘉帝道:“若是你不在了呢?”

    “那阿凌就是沧云城主。”君无欢道。

    这个决定并非君无欢因为私情而偏向楚凌,而是他深思熟虑过后地决定。比起桓毓或者沧云军的几个大将,楚凌显然更适合这个位置。

    永嘉帝有些薄怒,“卿儿是个姑娘家!”

    在一个父亲的眼中,沧云城并不是君无欢留给女儿的财富和依靠,而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和压力。天启的公主,就应该被人保护着,宠爱着,平平安安的过一生。而不是被迫去战场上和貊族人厮杀。

    君无欢眼底有些淡淡的失望,“陛下,或许您从未了解过阿凌。或者你可以想一想,如果当年灵犀公主有阿凌如今的本事,就算被抛弃了,她也可以保护自己,逃出北晋。她才是真正被千娇百宠着长大的,但是您的宠爱给了她什么?无所不用其极的宠爱一个人,却不能宠爱她一辈子,这比从一开始就没有更残忍。”

    永嘉帝无言以对。

    “生逢乱世,阿凌有能力有胆识,为什么要依附别人而生存?”君无欢道。

    永嘉帝只觉得心口隐隐作痛,闭上了眼睛道:“卿儿她…她不相信我这个父皇么?”

    君无欢微微勾唇,轻声道:“她只是想帮您,她不想让世人以为自己的父皇是个懦弱无能的人,她是您唯一的血脉了。”

    永嘉帝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定定地盯着君无欢道:“你想说服朕将卿儿嫁给你?”

    君无欢点头道:“是。”

    “你倒是坦白。”永嘉帝皱眉道,他不喜欢君无欢,应该说永嘉帝不喜欢所有太过强势的人,女儿除外。君无欢虽然表现的很温和,但是永嘉帝却能感觉到他性格里强势霸道地一面。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君无欢是他见过的未婚男子中唯一配得上女儿的人。

    君无欢道:“阿凌如今既然是公主,我自然希望她的婚事能圆满一些。”

    永嘉帝点点头道:“好,你没有家世,没有功名,你拿什么来娶朕的女儿?

    君无欢似乎早有准备,抬手轻轻拍了两下。

    两个侍从沉默地从外面捧着两个盒子进来放下,然后无声地退了出去。

    君无欢翻开盒子,对永嘉帝道:“这是凌霄商行所有商铺的契书,以及我名下所有房产的地契。”又指了指另一个盒子道:“这是沧云城城主夫人的令牌,见城主夫人如见城主。”也就是说,只要拿着这个令牌,楚凌有调动整个沧云军的权力。

    永嘉帝看着盒子里那厚厚的几乎要填满了的契书,以及那块刻着浮云印记地玄铁令牌,半晌说不出话来。

    凌霄商行到底有多少产业,只怕就算是皇家也要羡慕嫉妒的。这些东西,君无欢竟然都都毫不犹豫地拿出来送给楚凌。

    没错,这不是聘礼,这是单纯送给楚凌的。

    想要娶神佑公主,聘礼自然必须是能放在明面上让人看到的。

    “如此大手笔,长离公子不会后悔么?”永嘉帝道。

    君无欢眼神温和悠远,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他觉得愉快的事情,轻声道:“阿凌值得…君某倾城以聘之。”

    永嘉帝深深地望了君无欢良久,这个年轻人本该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却做了这世间大多数愚蠢的人也不会做出的决定。永嘉帝突然觉得有些欣慰了,如果他这个做父亲不能注定不能倾尽所有的疼爱女儿,至少这世上还有个人能够这样待她的吧?

    “好,明天早朝,朕会为你和卿儿赐婚。”永嘉帝站起身来,沉声道。

    君无欢也跟着站起身来,拱手深深一揖,“多谢陛下。”

    永嘉帝看看君无欢,皱眉道:“朕还是想问一句,你…到底是谁?朕不能让女儿嫁给一个不知来历的人。”

    君无欢垂眸思索了片刻,抬头轻轻吐出两个字。

    “君傲。”

    永嘉帝身形一震,眼神错愕地望着君无欢。君无欢眼神平静地与他对视,好一会儿永嘉帝才叹了口气,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楚凌并不知道永嘉帝因为他们出城的事情还特意去找君无欢谈了话,更不知道永嘉帝已经亲口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所以第二天一早,听到宫中传来的消息以及赐婚的圣旨,楚凌险些吓了一跳。

    打发走了传旨地官员,公主府里也是一片欢腾。公主被赐婚了,自然是喜事一件。

    “阿凌姐姐,你要成婚了唉。”肖嫣儿眼巴巴地望着楚凌,好奇地道。

    楚凌笑道:“还早呢,你没看见么?明年八月成婚。”显然,永嘉帝还是坑了长离公子一道。公主备嫁可是很费时费力的,特别是公主刚回来,公主的嫁妆啊,还有各种典礼啊什么的都来不及准备。钦天监还要看日子,日子不合适不行,日子跟公主驸马相冲突不行。总之永嘉帝一定要选一个十全十美的日子,钦天监能找到明年八月,已经是帮了长离公子大忙了。

    朝野上下对这桩婚事也不太满意,特别是一些想要成为公主驸马的人家。不过永嘉帝这次没有跟任何人商量,直接在早朝上让人宣读了圣旨。众臣想要反驳都来不及,皇帝颁布的圣旨哪里有随便收回来的道理?

    不过依然有人上折子表示这桩婚事不妥,婚期还远着呢,还有的是时间转圜,他们不急。

    肖嫣儿捧着脸笑道:“真想看看阿凌姐姐当新娘子是什么模样。”

    楚凌道:“这么好奇,你自己先嫁了不就行了?”

    肖嫣儿摇摇头道:“我不能嫁。”

    “你为什么不能嫁?”

    肖嫣儿有些沮丧地道:“师兄不肯娶我啊。”

    “他不肯娶你,你去嫁别人不就是了?”楚凌一边观察着肖嫣儿的神色,一边道:“你喜欢小宝宝吗?成了婚就可以生几个小宝宝来玩儿哦。”

    “小宝宝。”肖嫣儿一亮,她喜欢小宝宝!

    成了婚就可以生几个小宝宝来玩儿哦……

    她想要孩子、很想要……

    肖嫣儿微微蹙眉,楚凌立刻打断了她的思索,笑道:“好了,成婚之前先要找一个你想嫁,他也想娶的人。嫣儿,好好考虑哦,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云行月不乐意,就算他娶了你,以后也不会对小宝宝好的。”

    “……”肖嫣儿若有所思,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楚凌一把捏住在自己衣袖里捣乱地小家伙,一边给它顺毛一边思索着。

    小宝贝儿的血能不能解肖嫣儿当初喝下去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