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6、分明是孙子!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对宠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前世她也没有养过宠物。不过,楚凌现在觉得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很有趣。特别是看着它明明害怕地恨不得立刻跳下来逃走,却偏偏因为君无欢的凝视不敢动弹。只能僵硬地将脸埋进自己的手里的模样。

    楚凌纤细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它的小脑袋,“小可爱,你想做什么?”

    “叽叽……”小松鼠一边躲避着楚凌的手指,一边伸出两个小爪子想要抱住她的手指。

    只是还没有碰到,就再一次被君无欢捏住了。

    “你别吓到它。”楚凌轻声道,君无欢拎着小家伙到自己跟前认真看了看,道:“小心一些,被它抓伤了很麻烦。”楚凌眨了眨眼睛,再看看小松鼠,“它…不是松鼠么?”

    君无欢道:“是松鼠,不过不是一般的松鼠。”楚凌低头看看他手里的小松鼠,看了半晌也没有察觉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君无欢捏起小松鼠的爪子,道:“有毒。”

    楚凌这才发现这小家伙看似小小的爪子竟然看起来十分锋利,而且带着一些奇怪的色泽。君无欢道:“我以前在师叔那里见过一只,这小东西从小吃各种毒物长大,无论是爪子还是牙齿都有毒。不过这种松鼠一般都是医者特意养成的,在外面也是千金难买,这种野生的…倒是不多见。”

    小松鼠大约是知道自己挣脱不了君无欢的手,只得停止了挣扎老实地任由他拎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楚凌觉得有趣,不由笑出声来。

    “阿凌喜欢?”

    楚凌点头道:“挺可爱的。”这小家伙长得不仅比普通松鼠大一些,毛色也十分的鲜亮好看。一个个褐红色的毛溜光水滑,让人很想上手去揉一揉撸一撸。

    君无欢道:“先给嫣儿研究一下,等研究出了解药阿凌就可以留下来养了。”

    楚凌点点头,见那小家伙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楚凌道:“我看这小家伙挺乖的,给我来带着吧。”君无欢犹豫了一下,低头看看小松鼠乖巧的模样,警告地看了它一眼才小心地放入楚凌手中。

    楚凌摸摸小松鼠的脑袋,将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小东西,不要乱跑哦。不然…受伤了我可不负责。”楚凌好声好气地警告道。

    “叽叽”小家伙睁着小眼睛跟楚凌对视,楚凌慢慢放开手,小松鼠竟然没有趁机逃走,而是爬到了楚凌的颈边,还用大尾巴扫了扫楚凌的脖子。楚凌含笑戳了戳它,见它趴的稳稳地不会掉下来便任由她去了。

    跟在两人身边的明诺和白鹭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公主这运气当真不错。这才刚出来多大一会儿,就捡到了一直看起来似乎很机灵的小宠物。

    有个小东西在脖子上趴着,楚凌一边走便一边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倒了那小东西身上。君无欢无奈只得跟在她身边,时而小心翼翼地扶上一把。虽然知道以她的实力不太可能会摔跤,但是在这种地势不平的山林中还是忍不住会觉得担心。

    “这片山里住了多少人?”楚凌问道。

    君无欢侧首看明诺,明诺连忙道:“回公主,眼下只有负责守卫和打理山林的人,大约两百人左右。剩下的都住在山外附近的庄子里。如果公主觉得不方便的话,这些人的位置稍后可以由神佑军接手。”这地方原本就是送给公主的,怎么安排自然是按照公主的意思来。楚凌摆摆手示意不必了,她自然是相信君无欢的。如今神佑军还没有整合,只怕还不如君无欢的人靠得住一些。

    一行四人漫步在山林中,这个季节正是鸟兽横行的时候,倒是收获了不少的猎物。楚凌也在君无欢的引领下,将这片已经属于自己的地方巡视了一番。

    驻扎三千士兵对这偌大地地方来说着实是有些浪费,如果楚凌愿意的话,这地方就算悄无声息的驻扎三万兵马都不是问题。更妙的是,这地方东南方向正好便是她的封地,想要暗中运送一些物资进来都可以不惊动别人,可惜说十分的便利了。

    不过……楚凌有些惋惜。

    她又不打算造反,藏那么多兵马做什么?神佑公主要做什么事,讲究的都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

    楚凌和君无欢在别院住了三天,每日里不是打猎就是与君无欢切磋练武,十分的逍遥自在。不过逍遥自在的日子终究是过不长久,三天后永嘉帝便派人来请她回去了。倒是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安信王府为那位疑是真公主的少女举办了一次宴会,邀请公主殿下回去参见。当然就算是永嘉没有派人来请,楚凌也该回去了。毕竟……上官家那边,她也该回去验收成果了。

    上官成义和整个上官家最近的日子都不太舒坦。原本上官成义见上次公主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后续了,已经稍微放下了心来。不想这两日,京城里突然传出来一个很火热的段子。

    说是什么某朝某代有位丞相,少时贫困多得岳家资质。却在岳家败落之后任由其母将自己的妻子虐待至死。当然,这只是背景交代,这些段子的主要内容是恶婆婆如何虐待儿媳妇的。原本刚开始只是一个两个,结果人们似乎对这种故事十分的有兴趣,短短不到两天时间,好事的文人几乎就总结出了十几条婆婆虐待儿媳妇的路数。许多茶楼酒肆说书的先生若是不会说上两段,简直都不配说书了。还美其名曰……西门丞相府教导媳妇十八例!

    若是这样,也只是市井中一个无聊的逸闻罢了。但是偏偏有人不知道是想要奉承上官成义还是想整他,以认为这些段子是在影射上官家,直接以污蔑当朝丞相为由将人给抓了。如此一来,大半个京城立刻就炸锅了。能有空想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传的这么广的多半都是读书人,偏偏这些读书人才是最不好惹的。

    陛下都不管我们谈论时政,你一个丞相就能以自己的家事随意抓人?更何况,我们讨论的还不是上官家,是西门家好么?你们家若是什么都没有做过,心虚什么?时下文人虽然多半看轻女子,也认为孝道为重,但是这种受了别人恩惠还纵容自己母亲虐待人家女儿的人也还是让人看不起地。这不是忘恩负义么?

    于是,一群书院的学子聚集在丞相府和京城衙门口上书要求放人。并且表示,如果衙门不接受他们的上书的话,他们就要去皇宫门口敲登闻鼓,告御状。这些学子都是有功名在身的,没有犯罪没有被剥夺功名,衙门的官员也不敢拿他们如何。一时间只觉得头大如斗。

    上官成义听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不过已经晚了,上官成义排行第五已经订婚的庶子当天就被人退了婚。

    与上官家结亲的是一个真正的书香门第世家,虽然如今权势不显但是在文人中地位却不凡。上官成义颇为看重这个庶子,费了一些力气才与人家接了亲。结果人家一听上官家老夫人虐待儿媳妇,立刻就上门退亲了。

    你说上官老夫人只虐待儿媳妇不虐孙媳妇儿?

    有句话说得好,小媳妇熬成老公婆,谁知道将来上官夫人翻身了会不会有样学样?这还是当家夫人呢,他们家姑娘嫁过去可是庶子媳妇!

    就在上官家一团乱麻的时候,一直卧病在床的上官夫人不知怎么的竟然悄无声息的出了上官家。她是正一品的诰命夫人,是有资格直接入宫觐见的。卓氏入宫之后直接求见的如今主管宫中事务的贤妃,诉说了自己这些年的委屈,并且请贤妃做主要和上官成义和离。

    贤妃哪里敢做这个主?连忙让人请了永嘉帝来。

    永嘉帝是一个很感性的皇帝,若是寻常皇帝在这种时候一定是先召见上官成义,劝和不劝离,除非他不想用上官成义了。但是永嘉帝却不这么认为,他现实看到了卓氏生活的艰难,隐隐也觉得上官成义这么对卓氏有些不厚道。如果事情没有爆发出来也就罢了,但是卓氏已经哭求到他跟前来了,可见是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总不能为了所谓的颜面礼仪将一个好端端的人逼死吧?

    看着卓氏瘦骨嶙峋的模样,永嘉帝叹了口气派人招了上官成义和上官老夫人入宫。

    之后的事情自然是鸡飞狗跳一地鸡毛,因为上官成义咬着牙不肯和离,永嘉帝便做主令卓氏可以带着自己的嫁妆另辟居住,至于两人的婚事如何可以再商量。如果三个月卓氏依然坚持和离的话,就由永嘉帝做主令两人和离。

    上官老夫人自然不同意,永嘉帝十分善解人意地给出了另一个选择。上官老夫人需得亲自前往城外的护国寺,当着护国寺的菩萨和主持的面立下重誓,以后不得再伤卓氏半分。并且将上官家后院所有权利移交给卓氏,从此安心颐养天年。

    上官老夫人更是险些气晕过去,年龄越大她对手中权利抓的越紧。半点也没有其他这个年纪的老封君吃斋念佛颐养天年的悠闲。更不用说,在护国寺当着菩萨的面立誓了,对将颜面看得无比重要的上官老夫人来说比杀了她还难受。如今她已经恨透了卓氏,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哪里还会善待她?

    回到公主府的楚凌,一片啃着瓜一边兴致勃勃地听着金雪讲述她离京这几日的八卦。听到愉悦处,还忍不住点评一二。

    “卓夫人现在如何了?”楚凌放下手中的瓜,问道。

    金雪道:“公主请放心,卓夫人昨天傍晚已经带着嫁妆离开了上官家。眼下住在一座新买的小院子里,离咱们这儿也不太远,就隔着两条街。”卓夫人毕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官家女子,能力也不差。既然决定了要和离,自然会为自己安排好后路。原本金雪还准备看看卓夫人需不需要帮忙,没想到她自己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不过卓夫人的嫁妆这些年被挥霍了不少,如今带出来的嫁妆已经不足当初嫁入上官家时候的一半了。对此,卓夫人并不在意,只要能离开上官家,她人了。

    楚凌微微挑眉,“还是太软弱了一些,怎么能认了?她的嫁妆是当初拿去补贴上官成义了吧?”

    金雪笑道:“毕竟是几十年地夫妻,还有两个儿子和孙儿孙女呢。就当是给自己的儿子,了断母子关系罢了。”

    “这话说的有趣。”楚凌笑看了一眼金雪。

    金雪有些不好意思,“奴婢随口一说,公主……”

    “没,说得好。”楚凌赞道,“哪里是儿子,分明是孙子啊。”用了女方的钱往上爬还不善待人家,分明就是孙子,龟孙子!

    “公主,和离的事情没有办成,咱们怎么办?”金雪道。

    楚凌笑道:“现在该着急的是上官成义,不是咱们。你怕什么,等着吧。过不了多久上官成义自己就会同意和离的。”

    “只怕不容易吧?上官成义这人……”上官成义这人能力是不错,但是为人却有些虚伪,沽名钓誉。他会同意和卓夫人和离么?

    楚凌笑道:“他不会,但是别人会让他愿意的。他不是要孝顺母亲了,派个人给那位老夫人吹吹风。就说…外面的人都在嘲笑上官成义,说的越难听越好。顺便多说一点卓夫人的坏话……”

    金雪眼睛一转,瞬间了悟。

    “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公主请放心。”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去吧。”

    金雪转身出门办事去了,楚凌宽大的袖袍动了动,楚凌抬手轻轻一抖,一小团东西滚落到了跟前的桌面上。小松鼠被摔得头晕脑胀,爬起来甩了甩头就看到了旁边桌上摆着的新鲜瓜果,小眼睛一亮立刻扑了过去。按住一颗果子就开始咬,几乎将整个鼠都压在了果盘上。

    楚凌无语,抬手戳了戳它。小松鼠叽叽两声似乎在抗议楚凌对自己的骚扰,埋头继续啃了起来。

    感情这是个吃货啊。

    这家伙抓过咬过之后,谁还敢吃?

    “阿凌姐姐。”肖嫣儿从外面进来,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也亮晶晶地看起来十分的神采飞扬。楚凌挑眉道:“哟,这两天嫣儿过的很滋润啊。”肖嫣儿笑道:“阿凌姐姐偷偷跟师兄跑了,还说我!”

    楚凌道:“那你怎么不跟着金雪她们过去?”

    肖嫣儿耸了耸脖子,“这个……”

    “哪个?”楚凌道。

    肖嫣儿眼珠子飞快地转了一下,很快将目光落到了小松鼠地身上,“呀,阿凌姐姐,你从哪儿弄来这个小宝贝儿的?”

    楚凌淡淡道:“山里捡地,怎么你认识?”

    肖嫣儿羡慕地看了看小松鼠,阿凌姐姐运气真好,她怎么就捡不到呢?

    “这叫药蛊。”见楚凌神色有异,连忙摆手解释道:“跟那个蛊毒没有关系,只是养出来的方式很像而已。这种鼠从小就用药养大,然后不停的喂各种毒药。松鼠一般最多只有十年的命,但是这些工作至少要五六年才能完成,所以废了很大功夫养出来也用不了两年。而且大多数的松鼠因为各种药物,根本就不能再生育后代,所以可以说是得不偿失,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养了。”

    楚凌挑眉,“我看着这小家伙还挺小的。”

    肖嫣儿点点头道:“这一只应该还不到两岁,而且它不是药喂出来,可能是两只药蛊鼠生下来的,天生就带着药蛊鼠的特性。”

    楚凌撑着额头问道:“你们这么费劲是为了研究什么毒?”

    肖嫣儿笑道:“阿凌姐姐,不管这药蛊鼠的毒是什么毒,总会找到办法解决的。最重要的是,这小家伙的血可以解除这世上绝大多数的毒。这还不够么?

    楚凌若有所思地看看桌上一脸无辜地小家伙,“这个……倒是很不错。这家伙总算还能有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