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5、第一份聘礼?(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出宫的时候,就看到君无欢正在宫门外等着她。有些惊讶地朝他挑了下眉,笑道:“在这里做什么?怎么步先回去?”君无欢笑道:“带你去个地方。”

    楚凌有些好奇,他们刚到平京不久除了去了一趟军营楚凌这些日子几乎没有出过城,甚至就连城里除了习惯性的踩踩点,别的也还没有全部逛完。

    “去哪儿?”

    君无欢道:“先出城。”

    两人一路出城,城外不远处已经有人牵着马等着了。见两人过来立刻恭敬地上前见礼,“公主,公子。”

    君无欢结果来人手中的缰绳,飞身上马对楚凌伸出手笑道:“阿凌,上来。”

    楚凌含笑伸出手去,让他将自己拉上了马背。君无欢将楚凌放在自己前面,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踏着风尘奔向了前方。

    “咱们这是去哪儿?!”楚凌有些好奇的问道。

    君无欢轻声笑道:“阿凌去了就知道了。”

    楚凌耸耸肩,好吧。

    马儿一路飞驰,足足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君无欢这匹马也是难得一见的骏马,楚凌算了算时间,她们离开京城至少有五六十里了。

    马儿在一座山前的路口听了下来,君无欢飞身下马转身要接楚凌,楚凌已经一跃而起飘然落到了地上。两人对视一眼,双双笑了起来。楚凌看看四周,道:“这地方有什么奇异之处么?”

    君无欢将缰绳系在马上,轻轻拍了拍它地后背,那骏马便嘶鸣着朝远处奔去了。君无欢伸手道:“咱们要往上走一段,阿凌累么?”楚凌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君无欢很是遗憾,阿凌要是累的话他不介意抱着阿凌上山啊。

    楚凌自然没有看到君无欢遗憾的表情,否则只怕就要直接将人给踹飞出去了。

    两人一路并肩往山上走去,越往上走楚凌才发现原本狭窄崎岖的小路竟然越来越宽阔起来。直到转过一个山坳,远远地半山腰上一个别院的一角在山林间若隐若现。楚凌停住脚步侧首去看君无欢。君无欢含笑道:“这座山还有附近的地方都是凌霄商行的产业,阿凌喜欢吗?”

    楚凌道:“都是你的?”

    君无欢点头,指了指不远处地那座别院道:“那座别院原本是平京一个豪商修建来想要颐养天年的地方。那豪商前些年得罪了朝中权贵被迫将院子连着地卖了出去。被邵阳伯府买下了,前些日子邵归远转给了我。”

    楚凌好奇地道:“你跟邵归远地关系真不错。”

    君无欢笑道:“邵阳伯府是以武起家的,邵归远的官路并不会如你所以为的那么顺畅。”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片刻就明白了,天启文人十分的自傲,即便是读书人中间也能分出个三六九等。邵归远这样武将之家出来的,即便是自己考上了进士,也是被人归为次一等的存在。那些骄傲地读书人,怎么会愿意让一个他们眼中的武夫站在自己的头上。

    楚凌摇摇头,道:“这些读书人若是将一半儿的精力放在正途上,只怕天启也没有当年貊族之祸。”

    君无欢笑道:“阿凌,你对他们的要求太高了。上去看看如何?”

    楚凌点点头,两人漫步朝着山间的别院而去。

    两人出宫的时候本来就已经是下午了,又骑了一个多时辰的马,等到了别院跟前的时候天色已经稍微有些暗了下来。不过正因为如此,倒是越发的漂亮了。

淡淡的月光洒在青石铺成的小路上,远远地就看到了别院外面挂起了灯笼。或许是知道主人要来,别院里面也十分的明亮,隐在幽静的山林间,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楚凌和君无欢并肩站在别院外,抬眼眺望远处,收入眼底的竟是一大片群山环绕的山谷。一路往下,偶尔有火光点点仿佛天生的星辰点缀着幽静的山林。

    “这里有人住?”楚凌道。

    “自然。”君无欢含笑道,“阿凌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楚凌摇头,君无欢笑道:“这里虽然看似里京城很近,但是这片山林的另一头却是与你的封地相连接的。所以……”夜色下,少女的眼眸熠熠生辉,接口道:“所以,神佑军可以在这里训练。”

    君无欢含笑点头,“阿凌喜欢么?”

    楚凌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君无欢仿佛明白她的心思,拉着她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别院的大门从里面被人打开,明诺带着两个年轻人迎了出来,恭敬地道:“公子,公主。”

    君无欢点点头,问道:“最近这里可还好?”

    明诺道:“一切安好,山中可驻军的营地已经准备妥当,这一代的山林也都做了防御,防止周围的百姓误入。”其实就算有百姓误入问题也不大,因为这山林四周大多数土地也都是属于公子的,住在附近的百姓自然也都是为公子做事的。

    “很好。”君无欢满意地点点头,侧首对楚凌道:“阿凌,咱们进去吧。”

    楚凌点点头跟着君无欢走进了别院。

    这是一座面积相当庞大的别院,依山而建,整个别院几乎占据了山腰上的半边面积。而且按照山坡的弧度,整个别院也是由下而上,不仅面积大,看上去也十分的恢弘大气。

    楚凌看着君无欢放进她手中的地契,忍不住吸了口气。

    长离公子出手太大方,让她瞬间觉得自己好穷啊。

    见她想要拒绝,君无欢笑道:“阿凌,这是第一件聘礼。”

    楚凌无语,原来聘礼还有分几次给的?

    见君无欢一副你若是不收我就将这个别院拆了的表情,楚凌轻叹了口气收下了这份礼物。心中暗暗琢磨着,她也得为君无欢准备一件像样的礼物才行,两个人在一起总不能只是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

    却不知道,在君无欢以及沧云城的人眼中,楚凌已经为他付出的足够多了。别的不说,只是为了玉蕤膏而孤身涉险这件事,就能抵得上无数个别院了。

    “收下了聘礼,阿凌可不能反悔了。”

    “……”

    清晨,楚凌醒来的时候只听到外面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怔愣了片刻方才想起来,昨晚他们并没有回平京,而是直接留宿在了别院里。君无欢并没有打算将这个地方作为一个秘密基地送给楚凌,至少这座山庄不是。这些都是在永嘉帝面前过了明路了,以后这里就是神佑公主别院。

    永嘉帝虽然对君无欢有些不满意,暗示见他这般大手笔讨好自己的女儿还是满意。他的公主,本来就该是千娇百宠的,所有人都应该捧着最好的东西求公主垂青。所以在永嘉帝眼中,也完全不存在君无欢送的东西太贵重的问题。送的太轻了永嘉帝才会觉得不满意呢。

    楚凌起身推开房门,等在门外的金雪白鹭等人立刻迎了上来。

    “公主,您醒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看着众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白鹭道:“陛下说公主心情不好,要出城小住两天。怕别院的人侍候的公主不习惯,命我们连夜赶来的啊。”

    心情不好?她没有心情不好啊。这大概是永嘉帝为她出城找到的合理借口吧?毕竟好端端地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子质疑自己的身份,陛下竟然还不处理了那女子,神佑公主确实应该心情不好。

    “既然来了,那就多住两天吧。”楚凌笑道,正好这几天平京城里还要出点事儿,她不在正好可以洗脱嫌疑。

    白鹭雪鸢还好,金雪却是入宫多年从未打出过皇城一步的。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了,就连原本沉稳的性子都忍不住几分活泼了起来。听到楚凌这么说,秀丽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笑意。

    “明萱和嫣儿没来?”楚凌问道,这些日子明萱跟在她身边,虽然不算热络倒也规矩,还绑了金雪和白鹭不少忙。白鹭道:“肖姑娘跟着萧将军去军中了,明萱遇到了明诺公子,正在外面跟明诺公子说话呢。公主有什么话要跟她说?属下立刻去叫她进来。”

    楚凌摆摆手道:“不必了,我就是问一句。”

    “阿凌。”

    君无欢走进来就看到楚凌正跟几个姑娘说话,含笑道:“阿凌醒了,昨晚睡得可好?”

    楚凌点点头笑道:“好地方,住起来很舒服。”

    君无欢见她满意,脸上的笑容更温和了几分。轻声道:“阿凌快去梳洗吧,用过了早膳我带你去山里走走可好?”

    楚凌立刻点头,“自然最好,我也想看看地形。”其实是这些日子闷在平京城里,让楚凌有些闷了。好不容易能出来走一趟,不好好玩玩怎么能甘心?

    楚凌梳洗了一番,简单地吃过了早膳便跟着君无欢出发往山林里去了。两人都是轻装简行,随身跟着的也只有明诺和白鹭,四人都是习武之人而且实力不弱,穿梭在山林中倒是十分自在。

    一边走,君无欢一边道:“先前在沧云城阿凌就说想要一个训练兵马的地方,沧云城阿凌只怕会觉得不自在,信州…倒是好地方,可惜咱们现在在江南。正巧邵归远跟我说这处别院不错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地形位置都不错。这附近绵延二十三里的山林都已经属于阿凌了,想要训练区区三千兵马,绰绰有余。”

    楚凌点头赞道:“长离公子好眼光。”

    君无欢笑道:“比起眼光,我更想要看看阿凌练兵的本事。”

    楚凌笑道:“沧云城兵强马壮,长离公子更是家学渊源,竟然也会对我的这点微末手段好奇?”

    君无欢摇头道:“我可不觉得阿凌只有微末手段,阿凌可愿让我见识一番。”

    楚凌笑道:“那到时候,就请长离公子多多指教了。”

    君无欢含笑点头,微微眯眼看向前方。前方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君无欢看似随意地抬脚提起地上的一颗石子,石子从地上弹跳起来然后激射而出。下一刻草丛里便没有了动静。

    明诺连忙跑过去查看,片刻后从草丛里拎起了一直肥硕的野兔。明诺满脸钦佩地望着自家城主,同时也在心中暗暗纠结跟城主出来打猎可能有些太过无趣了。

    楚凌倒是兴致勃勃,笑道:“长离公子好手…嗯?”楚凌的话还没说完,就抬手接住了一个东西。摊开手,掌心里是一颗还绿油油的松球。

    片刻后,又一颗松球砸了下来,楚凌伸手再一次接住。抬头仰望头顶,上面只有高耸地大树和透过树枝缝隙看到湛蓝的天空。

    “嗖!”

    站在楚凌身边的君无欢突然伸手一把拉过楚凌,同时手指在再一次砸下来的松球上一弹。掉下来的松球立刻原路返回,而且速度比方才还快了两分。

    呜呜!

    两声有些急促地叫声,一团小东西从不远处从树上掉了下来。楚凌连忙伸手接住,小心地捧在手中与那小东西四目相对。

    叽叽!

    小东西似乎有些惊慌地想要从楚凌手中挣脱,险些又摔了下去,幸好被楚凌双手合拢稳稳地捧住了。

    楚凌看着手中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两只小耳朵尖尖的竖起,睁着两只小眼睛望着自己的小家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家伙柔软地毛道:“我当是什么小东西呢,原来是一只松鼠啊。”

    君无欢伸手捏着小松鼠的脖子提了起来,小东西发现这人就是方才打自己的人,立刻张牙舞爪的挣扎起来。可惜它这点力道对君无欢来说比蜉蝣撼树还不如。

    “这小东西也敢砸阿凌?今天中午吃烤松鼠吧?”

    “叽叽!”小东西似乎感觉到了君无欢的恶意,挣扎的更厉害了。楚凌看它可怜,连忙伸手将它解救了下来,笑道:“别吓它了,这小家伙挺可爱的。长得这么大,这么好看的松鼠可不多见。”

    君无欢不善地扫了小家伙一眼,小松鼠立刻将头埋进了楚凌手心里装死。



------题外话------

    又被牙医折磨了俩小时,泪奔~

    下午责编通知,明天潇湘作者后台系统会更新,时间是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早上八点我是赶不上啦,所以更新改在晚上七点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