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4、儿女都是债(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突然觉得神佑公主府清静了不少。

    先前虽然也没有多少人敢贸然上门拜访,但是各种请公主赴宴的帖子却每天成堆成退的收,但仿佛是说好得一般,这天早上开始神佑公主府的外门管事和左右长史突然就发现门前清净了。

    而神佑公主是个假货的消息更是从内城传到了外城。从公卿权贵传到了普通百姓的耳中,成为了平京百姓们早上茶楼酒肆里新的谈资。楚凌并没有受到这些流言的影响,依然表现的十分淡定。也让公主府的众人稍稍安下了原本有些忐忑的心。

    桓毓公子带着夏月庭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悠闲舒适的让人想要打她一顿的情景。

    楚凌正坐在院子里大树下的躺椅里乘凉,左边站着替她摇扇的雪鸢,旁边的桌上还放着各种瓜果饮品。如果再配一个给她捏肩捶腿的丫头,大概就真的齐活儿了。

    桓毓抽了抽嘴角,扭头对身边的少年道:“看到了吧?你太小看你这位公主表姐了,人家逍遥自在着呢哪里用得着你担心?”夏月庭有些窘迫地低了下头,但又确实有些好奇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楚凌,却正好对上了楚凌看过来的目光。

    楚凌含笑对他招招手,“小表弟,这么早怎么有空过来我这儿?”对于这个似乎有些内向腼腆的孩子,楚凌还是很有好感的。

    桓毓公子没好气地道:“人家担心公主殿下受到了打击来着,特意求我带他过来看看。我就说没必要,神佑公主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心脏大概比脸皮还硬吧?”

    楚凌没理会桓毓公子的挤兑,对夏月庭笑道:“表弟,咱们住的这么近,你要过来直接来就好了,去找他干什么?就算你直接翻墙过来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夏月庭有些无措地看着楚凌,他从小读圣贤书,实在是在面对这位公主表姐有些手足无措。好一会儿才道:“公主…公主没事就好,那些流言,公主不必放在心上。陛下和父亲都是明白人,一定会站在公主这边的。”

    楚凌摆摆手笑道:“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来来来,既然桓毓公子和小表弟来了,就帮我做点事儿吧。”

    桓毓公子翻了个白眼,自从成了公主这女人倒是越发会使唤他了。

    夏月庭眼睛却是一亮,有些期待的望着楚凌,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宠物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撸两把。

    “说说看。”桓毓道。

    楚凌拈了一颗果子在手里颠着玩儿,一边道:“我预感,这次的事情上官成义肯定要跟我搞事,所以我决定先给他搞点事免得他占我便宜。”

    “……”桓毓默默地盯着桌上的一盘果子,不太确定自己要是拿起盘子她脸上糊过去,君无欢会不会打死自己。刚得罪了黎家和萧家,您又想惹上官成义?公主殿下,您不觉得自从你来了平京就有点飘了吗?

    良久,桓毓终于长叹了口气道:“什么事,你说吧。”

    旁边,夏月庭有些不安地道:“公主,表哥,你们有事情商量,我…我先退下了。”

    楚凌飞快地伸手拎住他的后衣领,笑道:“少年,别急着走啊。表姐还想要请你帮忙呢。”

    夏月庭有些惊讶,“我,我帮不了公主什么忙啊。”

    “别这么说啊,来…跟表姐说说,你在平京有没有什么好朋友?就是一起同过窗,一起嫖…咳咳,一起销过赃的那种?”夏月庭的理解能力显然十分不错,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有两个。”

    楚凌道:“可不可靠?可靠的话帮表姐办件事儿呗。当然了,我也不让你们白干。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表姐能办到的话一定给你办到。”夏月庭眼神有些飘,道:“还…还可以吧?”他不知道公主要他干什么,但是心里却不由得跳动了起来。虽然直觉公主不会让他干什么好事,但是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真正的想要请他做点什么事啊。

    “……”少年,你想太多了。看她那模样也不像是认真的。

    楚凌靠近夏月庭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夏月庭有些惊诧地抬起头来看向楚凌。楚凌笑眯眯地道:“怎么样?敢不敢?”

    夏月庭沉吟了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敢!”

    楚凌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少年,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发现了。”

    “嗯!”夏月庭认真的点头,起身告辞离开。

    桓毓看着夏月庭匆匆而去地背影忍不住皱眉道:“你悠着点,就算看在襄国公夫人对你不错的份上,你也别去祸害人家唯一的儿子啊。”楚凌对他翻了个白眼,“什么叫祸害?这孩子聪明归聪明,却被养成了一个小白兔。我这是在教他怎么在这世道上生存。”

    “教她去挑衅上官成义?”桓毓唾弃道。

    楚凌道:“做的不好才叫无脑挑衅,做得好了上官成义连他的毛都抓不到一根。你且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桓毓叹了口气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上官成义到底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楚凌抬头看天,有些怅然地叹了口气,“大概…天生气场不和?”

    “为什么?他说你坏话?”

    “不,他嫉妒我长得好看。”

    “……”

    楚凌筹划着要在上官家后院放火,朝堂上的大臣们也没有闲着。那位不知名姑娘昨天醒来之后精神十分不好,据说是受到了惊吓众人自然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什么了。于是事情就放到了朝堂上讨论,人们争论到底哪个公主才是假货的热情太高,甚至淹没掉了拓跋胤这个北晋前四皇子的存在。

    拓跋胤也不着急,安心地住在永嘉帝安排他住的宫殿里,对周围窥探戒备的目光视而不见。

    终于,朝臣们争论了一个上午提出了一个建议。

    滴血认亲!

    “噗!”

    楚凌坐在御书房里,一片咳嗽一边用诡异的目光看向提出这个建议的朱大人。不知道朱大人有没有用过这个法子,如果用过的话……同情朱大人一刻钟。

    朱大人被楚凌怪异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舒服,皱眉道:“公主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就是了。”

    楚凌对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君无欢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才对朱大人笑道:“没,我没有什么不满的。”

    “这么说…公主同意了?”朱大人问道。

    楚凌点头道:“同意啊,干嘛不同意。”反正你也验不出来真假来。哦,不对,我本来就是真的。

    朱大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同时有些狐疑地看了看依然有些怯怯地坐在一边的少女。其实,若是以一个公主的条件来说的话,朱大人自然是更倾向于神佑公主的。比起神采飞扬美貌绝伦的神佑公主,那姑娘着实有些上不得台面。就算能够教导出来,但是只怕也不会如神佑公主那般出类拔萃了。

    但是公主并不是谁优秀就是谁的,理智告诉他那个少女更像是真的,这个神佑公主优秀的太假了。况且,这位公主的脾气性格实在是有些让人消受不起,朱大人是典型的读书人,是在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离经叛道的公主。

    只是…神佑公主这般淡定,难道那姑娘真的是假冒的?

    朱大人扭头看向上官成义,上官成义微微皱眉没有看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对此朱大人都有些习惯了,这位上官兄在面对神佑公主的时候态度总是有些奇怪。但是问起来又什么都不肯说,朱大人怀疑他是不是被神佑公主抓住了什么把柄?

    朱大人看向永嘉帝,永嘉帝见楚凌同意了便也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很快便有人端着两碗清水走了进来,一个走到楚凌跟前,一个走到那少女跟前,“公主,请。”

    那少女很快就将自己的血滴进了清水之中,楚凌却摩挲着自己的手指迟迟不肯动手。旁边安信郡王皱眉道:“公主,可是还有什么问题?”楚凌眨了眨眼睛,笑道:“啊,我想起来一件事,我觉得我已经知道这位姑娘的身份了。”

    “哦?”安信郡王微微眯眼,狐疑地望着楚凌。

    楚凌点头,一脸认真地道:“我觉得,这位姑娘应该不是楚卿衣,她应该是安信王叔你的女儿。”

    “公主开什么玩笑!”安信郡王站起身来,满脸愤怒地道。转身对着永嘉帝一拱手道:“陛下,今日之事原本与臣没有什么关系,臣来此……”

    “知道跟你没关系,王叔还来做什么?”楚凌的声音幽幽传来,安信郡王冷声道:“公主已经回来好些日子了,竟然还没学会教养二字该如何写么?博宁王兄不也来了么?难道公主认为他也是多管闲事?”

    楚凌托着下巴,满脸无辜地道:“我没有说王叔你多管闲事啊,是你自己说的。而且,博宁王叔一句话都没说,我父皇和舅舅都不着急呢,您急什么?这世上有些事儿啊,急不来的。”

    “你!”

    “好了。”永嘉帝有些无奈地揉揉眉心,道:“她还小,你做长辈的跟她计较什么?卿儿,好好坐着不要胡闹。”

    楚凌道:“父皇,我没有胡闹啊。是不是您让安信王叔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么?就算错了也就是一滴血的事儿,万一对了父皇就不用流血了啊。难道安信王叔觉得,比起你自己流血,您宁愿让父皇流血?”

    安信郡王就算是这么想的又怎么敢承认?

    “这……但是臣怎么能与公主滴血认亲?这岂不是对公主不敬……”安信郡王皱眉道。楚凌眨眼道:“她还不是公主呢,如果真的是,到时候我就是假的啦,所有罪名当然是我来承担,想必公主宽宏大量也不会怪罪安信王叔的,是吧?”

    少女无措地望着楚凌,眼光泪盈盈的似乎不敢说话。

    楚凌不由在心中啧了一声,比起这可怜楚楚的小姑娘,她看起来简直像是一个而恶形恶状的恶霸啊。

    旁边,襄国公笑道:“陛下,臣觉得公主所言也不无道理。这位姑娘长得跟灵犀公主相似,或许真的和皇室有什么血缘关系呢?”

    安信郡王骑虎难下,只得咬牙道:“既然公主这么说,臣领命就是。”

    楚凌笑盈盈地挥手让人将那盛着少女鲜血的水碗送到了安信郡王面前。水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药物,他们说了这一会儿话的功夫那滴血竟然也没有在水中淡开多少。

    安信郡王拿起旁边的针轻轻刺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血滴落水中。

    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那水盆,渐渐地…安信郡王变了脸色。

    “这不可能?!”只见那两滴血慢慢的融为了一体。安信郡王惊愕地抬头看向楚凌,“公主在水里做了手脚!”楚凌无语,“安信王叔,我是进了御书房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的。请问,我拿什么来做手脚?”

    安信郡王无语,但是眼下却不是跟楚凌吵架的时候,当下立刻跪倒在地,“陛下明鉴,臣弟与这个女子绝对没有丝毫关系啊。”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女到底是哪儿来的,但是安信郡王至少还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种的。更何况,混淆皇室血脉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那少女似乎也呆住了,显然是没想到事情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发展。

    楚凌笑道:“父皇,我们还验么?”

    永嘉帝看着安信郡王微微蹙眉,旁边君无欢淡淡笑道:“陛下无需担心,其实…这所谓的滴血认亲根本就无法判断血脉关系。陛下若是不信,将那位姑娘的血与在场所有人都试一次,十之八九也是能融合的。”

    安信郡王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君无欢,似乎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替自己说话。其实君无欢和楚凌都明白,真将安信郡王逼急了,多半最后他们也还是能发现这个问题。既然不能一棍子打死,那还是算了。免得回头倒是弄得像是楚凌故意陷害安信郡王一般。

    “安信王叔,刚才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您也太不经吓了。”楚凌笑道:“您总是怀疑我的身份,让我有些不高兴呢。”

    安信郡王心中将楚凌骂了八百遍了,但是面上却不得不挤出一个有些僵硬地笑容,道:“公主…公主说笑了,臣哪敢质疑公主的身份,只是想要为陛下……”

    此时的朱大人和上官大人等人心中也是十分崩坏。但是他们自然不会当着永嘉帝的面质疑公主的话,这滴血认亲到底准不准,回去找人试试看就知道了。若是公主说的是假话,那句更证明了她做贼心虚。

    只是……

    “若是查不出真假,这姑娘…又该如何是好?”上官成义皱眉看向那少女。

    永嘉帝也跟着皱起了眉头,他是一个感性的人。之所以这么快认定了楚凌是自己的女儿,除了之前的各种佐证襄国公的话以外,更多的是他觉得自己能感觉到和楚凌之间的那种血脉牵扯。否则他怎么会一看到她就想要将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呢?但是面对后来的少女,明明她跟灵犀更像一些,但是却没有这种感觉。

    但是,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来路?一个女子好端端的肯定不会跑来冒充公主,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更没有这个条件。所以,这女子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操纵。

    上官成义道:“陛下,不如…先将这位姑娘留下,或许以后有办法能够辩明真假呢?”

    永嘉帝皱眉道:“若是留下了她,岂不是让世人觉得神佑的身份有问题?”若不是皇家怀疑公主的身份有问题,为什么要留下一个冒充的?

    上官成义看了一眼楚凌,见楚凌正在笑吟吟地看着他。

    “陛下,如今神佑公主和这位姑娘都不能证明对方是假的。事关皇室血脉自然要慎重一些才是。”朱大人沉声道,“上官大人说的不错,若不先留下这姑娘由哪位皇室宗亲认养。若是她背后有人指使,咱们也好顺藤摸瓜揪出这个人。若是没有…她带回了先皇后的遗物,也算是一件功劳。我天启也不缺养一个人的钱财。”

    永嘉帝皱眉,他对这个提议并不怎么喜欢。直接严刑拷打不是更快?不过…看了看那少女楚楚可怜的容颜,那熟悉的容颜让他忍不住有些心软。他的长女…他的拂衣,是他这个父亲无能,才让他那样早早的去世了。这姑娘若是背后真的没有什么人指使的话,就当是替拂衣积德行善了吧?

    “卿儿,你怎么说?”

    楚凌靠在椅子里,笑吟吟地道:“父皇,儿臣觉得上官大人和朱大人的话很有道理。旁的都不说,只说这姑娘的相貌,儿臣就觉得应当待她好一些。”

    永嘉帝欣慰的看着女儿,“还是你懂事,这事儿…博宁……”

    “陛下恕罪。”永嘉帝还没说完,博宁郡王就开口道:“启禀陛下,臣的王妃…今日身体有些不适,只怕无法照顾这位姑娘,还请陛下见谅。”这是直白的拒绝了,不过博宁郡王平时很低调,也没有什么野心。偶尔有一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永嘉帝也并不会跟他计较。况且,博宁王妃因为嫡子的死,身体和精神也确实不太好。

    永嘉帝看向安信郡王,安信郡王心中明白自己若是拒绝只怕要引起永嘉帝怀疑了。只得起身道:“陛下若不嫌弃,臣愿意为陛下分忧。”

    永嘉帝满意地点头道:“极好,如此就有劳安信王妃先照顾这姑娘一段时间了。呃…这姑娘……”

    永嘉帝皱眉,这才想起来不太好称呼这个姑娘。毕竟她自称是楚卿衣,但是在永嘉帝眼中这就是一个家伙。

    那少女显然也被这样的转变给惊呆了,不是在说真假公主的事情么?怎么突然就跳到把她托付给安信郡王府上去了?

    “父…陛下,我……”

    襄国公笑道:“好了,这位姑娘。眼下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你真的就是公主。更何况,你这三年的行踪还有在北晋的事情我们也还没有查清楚,都只是听你再说而已。你先在安信郡王府住一段时间,等我们查清楚了说不定是真是假就有眉目了呢。”

    少女心中微沉,襄国公说这种话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她。不过听到襄国公说要派人去是北晋查她又慢慢放下了心来。她相信,就算派人去北晋,也是查不到什么的。

    “是,陛下。”少女黯然道。

    遣退了众人,永嘉帝带着楚凌在御花园里散步。永嘉帝看看楚凌道:“卿儿,你要留下那个女子,可是有什么用意?”楚凌笑道:“父皇,您就真的不怕我才是假的么?”

    永嘉帝看看她,摇了摇头道:“朕的亲身女儿,还是能认得出来的。”

    楚凌在心中轻叹了口气,接上了永嘉帝之前的问题道:“总不会突然无缘无故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冒充公主,特别是在父皇已经册封了公主的情况下。儿臣总觉得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但是也未必就全部是为了针对我。严刑拷打…或许能问出一些真相,但是我觉得放长线钓大鱼或许会有更大地收获。”

    永嘉帝道:“你就不怕如今已经打草惊蛇了?”

    楚凌摇头道:“如果那幕后的人只是想要针对我的话,现在他应该明白计划几乎失败了,那个姑娘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但是如果他还想要利用她做一些别的事情的话,我们正好可以利用那姑娘顺藤摸瓜,无论如何都不算吃亏。”

    永嘉帝笑道:“你倒是想的明白,也罢…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

    “多谢父皇信任。”楚凌轻声道。

    永嘉帝拍拍她的手背道:“只要朕在一日,就能护你一日。只是…若是哪一天朕不在了,朕看那君无欢倒也还算可靠,只是……”只是身体实在是不好,他派了御医去给君无欢诊脉,几个御医回来禀告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君无欢的身体根本撑不了几年了,最多也活不过四十。

    永嘉帝有些心疼地看着楚凌,虽然知道女儿性格坚毅,却也舍不得她嫁这么一个注定要让她守寡的男人。只是卿儿的态度……

    永嘉帝无奈地叹了口气,儿女都是债啊。



------题外话------

    下午下课要去医院,二更依然会比较晚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