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2、我才是楚卿衣!(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当桓毓公子看到楚凌和君无欢同时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惊得下颚险些掉到地上。指着君无欢的手指颤抖不已,“你…你、你……”这么早你怎么会在这里?被表舅知道了我会被打死的好不好?!

    君无欢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想理会桓毓公子抽风一般的表现。

    楚凌走到主位上坐下来,有些懒洋洋地道:“桓毓公子一大早,跑到我这公主府来做什么?”

    桓毓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楚凌,赔笑道:“这不是昨晚公主走得急,我祖母父亲母亲怕怠慢了公主,就让我过来看看么。”楚凌摆摆手道:“没有,昨晚是因为一些突发的事情才急着离开的,实在是抱歉得很。”

    “哦?”桓毓挑眉,能让君无欢和楚凌一起离开的肯定不是小事。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才将昨晚的事情跟桓毓说了一遍。桓毓公子听了直皱眉头,好半晌方才抬头看着楚凌道:“凌姑娘,这人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嗯?”楚凌看着他不说话,桓毓公子叹了口气苦笑道:“实话实说,按照你们所说的,如果那姑娘和阿凌姑娘你同时出现,我只怕都要认为那位姑娘才是真正的公主了。

    并不是楚凌不好,相反是她太好了。

    一个在浣衣苑战战兢兢长大,十三岁就流落在外的小姑娘,是怎么长成凌姑娘这样的?要知道,三年多前在信州遇见楚凌的时候,她虽然瘦小,但其实已经很厉害了。

    楚凌偏着头道:“看来这些人…确实是照着楚卿衣该有的样子找的赝品。”只是他们想不到,楚卿衣三年前就是了根本没出浣衣苑。取她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全不在常理之中的人。

    一个浣衣苑长大的孩子,应该柔弱,消瘦,胆小,怯懦,甚至是毫无学识礼仪都可以。她只需要记得自己在浣衣苑的经历,有一张跟已故之人相似的脸就可以了。甚至就连经历都可以模糊处理,受到太多的伤害和刺激,不愿意回想那段可怕的经历之类的就可以完美地掩盖过那些细节。

    “幕后之人,你们有怀疑的对象么?”桓毓问道。

    楚凌看着桓毓道:“我们刚到平京还不熟悉呢,这不是正要请教桓毓公子么?”这些问题,还是地头蛇更了解一些。桓毓摸着下巴思索了良久,苦笑道:“公主殿下你得罪人的能耐可不小,想要对付你的人肯定也不少。不过…被你得罪那些人只怕也没有这么快就能造出一个假公主来,所以我还是建议你们查一查安信郡王。”

    楚凌和君无欢相视一笑,双双看向桓毓。

    桓毓公子一愣,立刻反应过来。不满地道:“你们早就怀疑了,还让我猜什么!”

    楚凌叹气道:“我这不是不知道安信郡王为什么针对我吗?虽然我得罪人的本事不小,但是说真的我没有的罪过安信郡王啊。”说她无意间得罪了博宁郡王都还有可能,毕竟她跟博宁王妃是打过几次交道地。对安信郡王可真的只是见过面而已啊。

    桓毓道:“他们弄个假公主也未必就是为了针对你,当初北方传来二公主失踪的消息是,陛下一直暗中派人寻找。这些事情肯定瞒不过那些人,所以……”

    “所以他们原本打算弄一个假公主让父皇找到?”楚凌挑眉道。

    桓毓道:“八九不离十吧。”

    君无欢微微蹙眉,道:“桓毓,去查查安信王府。”

    “一直在查,不过有用的消息只怕还需要时间。”南方不比北方,凌霄商行虽然也有不少探子但是却要少的多,行事自然也不那么方便。更何况,安信王府若真有什么阴谋,能那么轻易让人查出来的话安信郡王府早就不存在了。

    “尽快。”

    “公主,陛下召见。请公主即刻入宫。”门外,金雪急匆匆进来道。

    楚凌站起身来,笑道:“拓跋胤这速度够快的啊,这会儿早朝应该都还没有结束吧?”

    “他必须得快。”没有人盯着拓跋胤,不代表没有人盯着那个假公主。与其磨磨蹭蹭被人牵着走,还不如抢占先机。

    楚凌要进宫,君无欢和桓毓自然也要跟着。宫门口的守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是公主亲自带着进宫的,只是上前查明了身份便直接放行了。

    永嘉帝并不在早朝上。

    御书房里,此时的气氛分外地怪异。

    一个纤细柔弱的女子站在殿中默默垂泪,拓跋胤坐在永嘉帝下首神色淡然地看着御书房中的众人。其余人都是朝中有影响力的重臣,如果楚凌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几个人里有一半以上或直接或间接都跟她有些恩怨。

    上官成义和朱大人坐在一边对视了几眼,各自沉默不语。黎大人坐在靠后面一些的位置,盯着那站在殿中的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就是正在仔细打量着那女子的安信郡王、博宁郡王和襄国公了。

    襄国公不得不承认,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子确实是很像人们想象中神佑公主应该有的模样。他不由地将目光落到了拓跋胤身上,拓跋胤正在被拓跋梁追杀,这个时候他自己主动冒出来还带了这么一个女子,他想要做什么?

    襄国公没有怀疑过楚凌的身份,不说楚凌的相貌和她身上的玉佩,只是那种血亲之间该有的感觉他就完全没有再这个女子身上感觉到过。

    但是,他不怀疑陛下会不会怀疑呢?襄国公心中有些不太确定了。永嘉帝对女儿的疼爱毋庸置疑,但这个女儿是不是非阿凌不可,却不好说了。至少,在看到这个女子的瞬间,襄国公是看到了永嘉帝眼中的动摇的。

    她长得确实太像灵犀公主了。

    襄国公的眼神太过灼热,永嘉帝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看向襄国公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愧疚之色。襄国公当然知道这份愧疚不是对着自己的,而是对着现在并不在这里的神佑公主的。皇家要认回一个公主并不像是外人以为的那么草率,皇家的子女一出生,就有专门的人记载皇子皇女身上的各种特征诸如胎记之类的。

    这些年,楚凌的行踪虽然没有向外面公布,但是永嘉帝却是大部分都了解的。而且也都是派人去认真的调查过的。若不是有七八成的把握,即便是永嘉帝再想念女儿,也不会那么草率的认下公主的。

    “沈王殿下。”永嘉帝轻咳了一声,皱眉看向坐在自己下首的拓跋胤。拓跋胤皱眉,淡淡道:“陛下有何指教?”永嘉帝看了一眼站在殿中的少女,道:“这位姑娘是沈王殿下带来的,不知沈王殿下……”

    “陛下误会了。”拓跋胤淡淡道:“在下与这位姑娘并不相识,只是先前在城外意外救了她而已。她说她是天启公主,在下便顺路将人送过来而已。”

    拓跋胤一甩手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其他人自然扭头看向那少女了。

    突然被一大群人注视,那少女吓了一跳,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永嘉帝。永嘉帝高坐在龙椅上,脸上的神色也是淡淡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少女不由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眼去。

    “神佑公主到!”门外传来内侍有点尖锐的声音。

    声音未落,楚凌三人已经漫步走了进来。

    “儿臣见过父皇。”

    “草民见过陛下,各位大人。”

    永嘉帝点头,笑道:“平身,卿儿快过来让父皇看看。”楚凌含笑起身,走到永嘉帝身边。永嘉帝拉着楚凌在自己身边坐下道:“这事儿本不该找你来,不过你舅舅说这跟你也有关,过来听听也好。”

    殿中,几个老臣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陛下这模样,看起来还是向着神佑公主的。

    “玉公子和长离公子怎么也在这里?”一直没有开口的安信郡王突然出声道。

    不等君无欢和桓毓开口,楚凌侧身看着安信郡王,淡淡笑道:“父皇派去的人也没有说找我回宫有什么事,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和父皇禀告,是跟长离公子和玉六公子有关的,便自作主张将他们带进宫来了。还请安信王叔恕罪。”

    安信郡王心中一凛,连忙道:“公主言重了,宫中之事乃是陛下做主,小王如何当得起公主请罪。”这个公主,当真是心机深沉处处给人设陷阱!

    楚凌点头道:“安信王叔说得是,父皇,儿臣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永嘉帝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知错就好。更何况,玉小六和长离公子都是朕信任的人,无妨。”

    “谢父皇。”楚凌淡淡地看了安信郡王一眼,安信郡王只觉得心中一堵,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楚凌目光落到坐在一边的拓跋胤身上,笑道:“沈王殿下,你怎么在这里?”

    拓跋胤道:“神佑公主。”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道:“沈王和神佑公主认识?”

    楚凌笑道:“王叔这话问的有趣,想当初我还在沈王殿下府中住过一些时候,自然是认识的。”

    安信郡王微微眯眼,目光定定地望着楚凌,仿佛是要将她的神色一丝一毫地研究清楚透彻一般。站在殿中的少女脸色也微微有些僵硬,略带惊慌地扭头去看拓跋胤,仿佛哀求一般。

    拓跋胤微微扬眉,慢慢道:“虽然见过,不过…确实不熟,几年前公主和现在还是有不小的差别的。”

    闻言,那少女这才缓和了神色,望着拓跋胤的目光越发水润起来。

    楚凌坐在永嘉帝身边,悠然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道:“所以…父皇和王叔,还有各位大人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有这位姑娘……”

    安信郡王抢先开口道:“公主,你看这位姑娘可觉得眼熟?”

    楚凌仔细打量了那少女几眼,道:“似乎有几分拂衣姐姐的模样。”

    “你…你说谎!”那少女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大声道。

    只是她自己所以为的大声,在这御书房里依然显得有些怯弱低微。少女眼中噙着泪,含恨望着楚凌道:“你说谎!你根本不是公主!我才是、我才是楚卿衣。”

    楚凌不在意地目光淡淡从她身上扫过,那少女却觉得自己仿佛被刀锋划过一般,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畏惧地望着楚凌。

    “公主!”旁边一位老者站起身来,沉声道:“事情还没查明,还请公主自重。”

    楚凌轻笑一声,好奇地看着那老者道:“哦?韩大人觉得…本宫哪儿不自重了?”她做了什么了就让这老家伙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指控她?血狐女神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老者正色道:“这位姑娘…看着胆子极小,公主这般威吓她,难不成是做贼心虚?”

    楚凌嗤笑一声,道:“本宫看她一眼就是威吓?总之就是她弱她有理么?韩大人这么能说会道,出使北晋的话说不定能替我天启拿回几块失地呢。就是不知道,貊族人吃不吃你这一套。还有…请问,韩大人你说谁是贼?”

    韩大人心知是自己失言,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拉不下面子来向一个假公主赔罪。咬牙道:“下官只是就事论事,公主若是没有心虚,何必对号入座?!”

    “够了!”坐在旁边地永嘉帝一拍桌案厉声道:“韩健,现在卿儿还是公主!谁给你的胆子如此放肆?!”

    那位韩大人满是皱纹的老脸顿时涨得通红,却不得不低头俯身,“下官一时失言,求陛下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