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1、真假公主?(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心中怀着事,玉家的寿宴一结束楚凌就告辞离开了。让许多关注着她的人心中失望不已,毕竟这是神佑公主第一次正式出席平京权贵圈子里的宴会,就这么草草收场难免给人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不过此时,楚凌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离开玉府之后,只有空着的公主府马车回到了公主府,楚凌和君无欢却是中途暗中离开去了别的地方。

    此时已经是很晚了,这个平京都是一片宁静。街道上偶尔有巡逻的士兵路过,淡淡地月色照在空旷地街道上显得格外宁静祥和。

    拓跋胤似乎知道他们回来,两人刚掠过院墙就看到拓跋胤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便喝酒,月光落在他的身上,楚凌一时间竟觉得拓跋胤的背影显得格外的孤寂。

    拓跋胤回过神来看向两人道:“你们来了。”

    楚凌微微蹙眉,飞身落到院中,看了一眼院子里紧闭的房门没有说话。拓跋胤淡然一笑道:“不用担心,现在没有人能听到我们说话。”也就是说,里面的人不是睡过去了就是晕过去了。

    楚凌沉声道:“四皇子要见我何必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还望四皇子包含,我并不是一个很能开的起玩笑的人。”

    拓跋胤摇摇头:“公主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么?我这人不爱开玩笑。就算开,也不会……”

    君无欢落到楚凌身边,伸手拍拍她的手背做安抚。侧首看向拓跋胤道:“那么…四皇子是什么意思?”

    拓跋胤摇摇头道:“不是我是什么意思,里面那个…是我两天前遇到的。”

    楚凌走到拓跋胤对面坐下,道:“她自称是拂衣姐姐?若是如此四皇子怎么会相信?拂衣姐姐……”

    “灵犀公主?”拓跋胤有些错愕地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楚凌今晚的火气从哪里来,摇头道;“公主误会了。”

    楚凌挑眉,拓跋胤道:“她说…她叫楚卿衣。应该是我跟她说起灵犀公主的时候,下午那姑娘听到了吧?她没听全。”

    “……”楚凌无语,肖嫣儿这坑货!

    这么说倒是能说得通了,楚卿衣十三岁就失踪了,浣衣苑里的人又死的差不多了。就连拓跋胤当初面对面都没有认出她来可见当初的楚卿衣存在感有多弱。而身为楚拂衣的妹妹,楚卿衣理所当然应该长得有几分像自己的姐姐,再算上年纪也差不多了。

    “四皇子是怎么遇到她的?”君无欢淡淡问道。

    拓跋胤道:“昨天在城外,有人追杀她,被我救了。”

    君无欢和楚凌对视一眼,有趣。一个假冒楚卿衣的女子在平京城外被人追杀?还正好被拓跋胤给救了。

    楚凌道:“四皇子,你觉得这是巧合还是你的身份被人泄露了?”

    拓跋胤皱眉,神色有些凝重。思索了良久方才道:“应当是巧合…就算在天启的人都背叛了,昨天出城也是我临时决定的,没有人知道我会去那里。也不可能有人一路跟踪我过去……”

    楚凌和君无欢都点了点头,想要一路跟踪拓跋胤不被他发现,只怕是君无欢都未必能够保证一定能行。

    楚凌轻轻敲了敲桌面,有些好奇地问道:“四皇子不相信她是真的楚卿衣?”

    “我为何要信?”拓跋胤道。

    楚凌道:“你根本不记得楚卿衣长什么模样吧?听嫣儿的意思,那姑娘好像比我更像拂衣姐姐才对。”

    拓跋胤轻哼一声,道:“徒有其表。”

    楚凌道:“所以,今天这就是四皇子合作的诚意么?”

    拓跋胤道:“天启南迁已经有十多年了,当时公主还是襁褓小儿,能找到这么一个年纪相貌都合适的女子,绝不是天启这边的人能做到的。”楚拂衣是公主,性格也是端庄娴静,见过她的人并不多。更何况,要找的假货并不是楚拂衣而是楚卿衣的。就更麻烦了,天启人只怕根本没有几个记得楚拂衣长什么模样,更不会知道楚卿衣那些年在北晋的事情。

    楚凌点头表示同意拓跋胤的话,只听拓跋胤继续道:“但是…这个时候弄出一个假公主,对北晋没有任何意义。”能弄出一个长相相似而却熟悉楚卿衣那些年经历的肯定是上京的人,拓跋胤毫不犹豫地将目标锁定在了拓跋梁的身上。但是,拓跋梁现在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弄一个假公主给天启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天启既然认了神佑公主,说的难听一点哪怕真的认错了也不会轻易承认。

    君无欢淡然道“所以,一定有天启人与他们合谋,而且…主要应该是天启人。拓跋梁说不定只是帮了点小忙而已。”弄个长相相似的女子,再打听一下那些年浣衣苑和四皇子府发生过的事情,对现在的拓跋梁来说不费摧毁之力。然后扔出这么一个人,看着天启人自己狗咬狗,拓跋梁何乐而不为?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冷意。

    君无欢看向拓跋胤道:“这么说,四皇子是同意与我们合作了?”

    拓跋胤淡淡道:“按照公主和长离公子的说法,我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两位打得什么主意我知道,不过…我劝两位如意算盘也莫要打得太响了。天启的事情比北晋更麻烦吧?咱们不妨看看,谁先腾出手来。”

    楚凌粲然一笑道:“如此,咱们就各凭本事吧。不管怎么说,先喝一杯祝我们合作愉快如何?”

    拓跋胤目光深邃地看了楚凌一眼,从旁边拿过两个酒杯放在两人跟前伸手为两位倒了酒。君无欢锋利的目光淡淡扫过拓跋胤的面门,拓跋胤只是淡然一笑没说什么,笑容带着几分淡淡地萧瑟。

    喝过了酒,拓跋胤问道:“里面那个,两位打算怎么处理?”

    “她知道了四皇子的身份?”楚凌问道。

    拓跋胤点头道:“若是不知道,她怎么肯告诉我那么多的事情?”

    楚凌偏着头想了想,笑道:“既然如此,就有劳四皇子将她送到我父皇面前吧。”

    拓跋胤微微蹙眉,“公主想做什么?”

    楚凌摇摇头,笑吟吟道:“不是我想做什么,我是想看看,幕后的人想做什么。”

    拓跋胤沉默了半晌,方才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君无欢放下酒杯,道:“那么,四皇子也可以准备回北晋了,我保证四皇子安然返回北晋。”拓跋胤道:“沧云城主的承诺,本王自然是相信地。”

    三人再次碰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如今还能坐在这里饮酒,但是谁都知道此事过后他们还是敌人。

    回到公主府,君无欢并没有立刻离开。原本今天寿宴上就喝了不少酒,之后又在拓跋胤那里喝了一些,楚凌有些微醺反倒是不太想睡觉了。正好觉得今晚夜色不错,就拉着君无欢坐在院子里的房顶上嗮月亮。

    远远地院外屋檐下,萧艨眯眼看着坐在房顶上的两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转身走了。他得去从新安排一下府中巡逻的守卫,免得明天让人传出公主大半夜不睡觉跟长离公子在房顶上幽会的话来。

    君无欢低头看着靠在自己怀中有些昏昏欲睡的少女,唇边不由勾起了一抹淡淡地笑意。

    “阿凌,可是喝醉了?”君无欢轻声问道。

    楚凌摆摆手,微微抬起头来眯起眼睛道:“当然没有,长离公子觉得我是那么容易喝醉的人么?”

    “阿凌心情不好?”君无欢摸摸她的额头道。

    楚凌微微蹙眉,好一会儿方才道:“也不算,还是…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能跟我说说么?”君无欢道。

    楚凌道:“有些是以前的,拂衣姐姐的事情…你说,拓跋胤对拂衣姐姐也算是真心,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楚拂衣死的那样惨,死的那么早,她甚至有可能根本不知道拓跋胤对她的感情。可是如果连这仅是不多的真挚感情她都不知道的话,那她那并不长的人生最后又剩下了什么呢?

    君无欢道:“灵犀公主若是能活到现在,未必是好事。”

    “……”楚凌皱眉,看着君无欢。

    君无欢轻抚着她的脸颊道:“阿凌,这世上的女子并没有几个如你这般坚强无所畏惧。即便是嫣儿那样无法无天的女子,依然有很多不愿面对难以承受的事情。对于灵犀公主来说也是同样,她告诉你她想回家,但是…她的家并不在平京。即便是她活到现在,她也不会回来的。她若是真的回来,结局或许会让你更加难以接受。”

    楚凌垂眸,她知道君无欢说的是什么。就算是她,这些日子私底下也并非没有人议论。

    “再说她和拓跋胤的事情。”君无欢道:“按照灵犀公主的性格,她可以接受自己被迫作为拓跋胤的侍妾存在。但是,如果她知道拓跋胤对她地感情,或者发现自己对拓跋胤也有了感情的话,她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到时候……”依然是死路一条。

    这样的想法在楚凌看来并不赞同,但是却能够理解。来到这个世间这几年,楚凌已经深深地明白这世道女子的艰难之处。

    靠在君无欢怀中,楚凌的声音有些淡淡地疲倦,道:“有时候,真的很想杀人。”

    君无欢低声笑道:“阿凌想杀的,一定不是好人。”

    楚凌愣了愣,也不由得轻笑了一下,只是笑声很快就消失了。

    “其实,我大概猜到那些人想干什么了。”楚凌淡淡地道。

    君无欢轻抚着她的发丝,道:“一个公主而已,想要出手对付的人原本就不多,有理由出手的人也不多。不过…他们竟然会跟拓跋梁有联系,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楚凌道:“所以我才说…有时候,真的很想杀人。君无欢,跟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吧。今天遇到邵公子,我才发现原来你在平京还不止桓毓公子一个朋友呢。”

    “好啊。”君无欢轻笑道:“跟你讲讲邵归远的事情。我们君家跟邵阳伯府是……”

    清风微微拂动带走了夏日的燥热,君无欢的怀抱微凉却让人很是安心。耳边听着他轻缓的声音,楚凌微微闭上了眼睛渐渐陷入了沉睡。

    “阿凌姐姐!阿凌姐姐!”清晨,肖嫣儿地声音欢快地在外面响起,楚凌有些困顿地睁开了眼睛只觉得额头有些隐隐作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无奈地叹了口气。

    宿醉要不得啊,头痛。话说她昨晚也没有喝多少,竟然连什么时候回房都记……

    “嗯?”终于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下面似乎还垫着个什么,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枕在一个人的胸膛上睡着了。连忙抬起头,果然看到君无欢含笑的俊颜。

    楚凌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在这儿?

    君无欢便无奈地道:“阿凌,我竟然不知道你喝醉了竟然还会撒酒疯。”

    楚凌一脸不信,你少驴我,本姑娘酒品好着呢。

    君无欢扯了扯自己的衣袖,楚凌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一只手竟然还拽着君无欢的衣袖。连忙放开,干笑了两声道:“这个…抱歉啊,你…没事吧?”

    君无欢道:“好像有事。”

    “怎么样了?”楚凌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君无欢为难地道:“好像,动不了了。”

    楚凌想起这人若是被自己压着枕了一个晚上的话,该不会是半身不遂了吧?顿时紧张起来,“呃,要不要我拉你起来?”

    君无欢挑了挑眉没有反对,楚凌小心翼翼地扶着他一直胳膊和肩膀,一边替他推了推可能僵硬了的半侧身体。外面的肖嫣儿却等不住了,呼叫地声音更大了一些,“阿凌姐姐,你醒了没有?阿凌姐姐,我进来……”

    “等……”楚凌的话还没说完,门已经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了。

    虽然隔着一层屏风,但是外面的肖嫣儿依然看清楚了里面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直觉的就想要放声大叫的肖嫣儿连忙用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生生将自己捂得脸颊通红。

    “阿…阿凌姐姐,我先走了。你…你快点起来啊,桓毓公子来了。”

    “等等。”楚凌有些无奈地道,“既然来了,就进来看看吧。”

    肖嫣儿踌躇,这个……好像不太好吧?

    不过好奇心到底战胜了一切,肖嫣儿还是鼓起勇气朝里面走了进去,转过屏风就看到君无欢正靠在楚凌怀中的模样,“师…师兄?”

    君无欢淡淡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楚凌招招手道:“快过来给他看看。”

    肖嫣儿蹭过去有些好奇的问道:“师兄怎么了?”

    楚凌有些无奈地道:“可能是经脉出了什么问题。”

    肖嫣儿连忙伸手去把脉,却不想还没碰到君无欢就被退开了。君无欢坐起身来,淡定地道:“阿凌,我觉得好像没事了。”

    肖嫣儿眨了下眼睛,有些纳闷地看着君无欢,怎么这么快又没事了?不过看着君无欢嫌弃的眼神,肖嫣儿表示她也不想给他看,“哦,看起来是没事了。”

    楚凌微微眯眼,怀疑地看着君无欢。

    长离公子轻笑一声,伸手抚了一下楚凌披散的秀发轻声道:“阿凌,桓毓那小子这么早过来,肯定有急事,别让他久等了,我先出去。”

    楚凌盯着长离公子整了整衣衫,衣冠楚楚出门的背影。突然开口道:“其实我觉得,晚两年再成婚也不错。”

    刚要跨出门的长离公子脚下险些一个趔趄,扶着门站好有些无奈地道:“阿凌,我错了还不成么?”

    楚凌笑道:“我可不知道长离公子在说什么。”

    “……”阿凌果然很不喜欢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