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0、阿拂?!(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了这两人的事,楚凌的目光落到了邵归远身上。邵归远比黄靖轩二人稍长两岁,看上去也更沉稳一些。不过即便如此,当楚凌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也还是忍不住头皮微麻。

    邵归远硬着头皮有些无奈地道:“公主,在下…呃,没什么事。”

    楚凌眨了眨眼睛,笑道:“我没有说你有事啊,邵公子这么紧张做什么?”

    “……”邵归远扭头去看君无欢,君无欢挑了挑眉没搭理他。楚凌道:“你们以前认识?”

    君无欢点点头道:“认识。”

    “什么时候认识的?”这模样可不像是刚认识不久的,明显就是熟人。君无欢道:“十八年前?”

    “……”原来是小时候认识的,能让君无欢坦诚身份,看来这位邵公子应该是君无欢信任的人。不过这些事情显然不适合在这里谈,楚凌也不在意自然而然的转开了话题,道:“邵公子如今在朝中为官?”

    邵归远点头道:“从五品枢密都承旨。”

    “枢密院?”楚凌赞道:“邵公子年轻有为。”枢密院与门下分管军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而且邵归远看起来还不满三十就已经是从五品了,品级也不算低。又有邵阳伯府做靠山,将来定然是前途无量。

    邵归远笑道:“公主谬赞了,安居一隅苟且偷生,何来的年轻有为?”

    楚凌微微扬眉,打量邵归远的眼眸也更深邃了几分。

    邵归远笑道:“今日来拜见公主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说邵某虽然做不了什么大事,但一些小事还是能办的。邵某和长离兄是故交,公主若有什么需要邵某效劳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楚凌点头道:“那就多谢邵公子了。”

    旁边桓毓公子伸了个懒腰,道:“你们想见公主现在也见了,事儿也说完了,咱们先走?别一会儿我那表舅又以为我们躲起来有什么阴谋诡计。”

    邵归远显然也是知道襄国公的,略带同情地拍拍桓毓的肩膀安慰道:“襄国公也是关心你。”

    桓毓抬手拨开他的爪子,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滚!”

    邵归远皱眉,连连摇头道:“小六,你这出去混了几年,越发粗鲁了。难怪襄国公要管着你。”桓毓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走不走?再不走小心君无欢把你提起来扔出去。”

    邵归远道:“走,我还没去跟老夫人祝寿呢。一起去吧。”

    黄靖轩和赵季麟自认现在是楚凌的属下了,有模有样地朝着楚凌拱了拱手才跟着两人下楼去了。

    听着四人的脚步声远去,小楼上只剩下两人了。

    楚凌不由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君无欢道:“阿凌笑什么?”楚凌道:“那位邵公子,是你小时候的朋友?”君无欢点头道:“邵阳伯是我父亲的同袍,当年…我能够顺利逃脱,邵阳伯也暗地里帮了不少忙。”

    楚凌点头,“这样啊,黄靖轩和赵季麟呢?”君无欢揽着楚凌,道:“那两个跟邵归远关系不错,家里也有点牵扯。你不觉得…赵季麟有点眼熟吗?”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赵伯安的弟弟?”

    君无欢点头,“赵家已经有一个赵伯安从军了,赵季麟是赵家的小儿子,虽然这些年因为百里家的关系赵家也有些落没了,但是根基依然还在。赵家是绝不会让最小的嫡子跑到战场上去的。偏偏赵季麟从小就念着要上战场,可惜赵家管得严他没有机会。

    楚凌撑着下巴道:“长离公子倒是会给我找事儿,我拐了黄家和赵家的儿子,以后还能有个好?”

    君无欢低头在她眉心轻吻了一下,“黄家和赵家都不错,只要你能收复他们,绝对是利大于弊。”

    楚凌看着他,“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君无欢道:“你的身份特殊,就算有如黄靖轩这样的年轻人,也不敢随意接近。我不过是替他们搭个线而已,阿凌若是看不上他们也是无用。”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

    君无欢轻笑道:“我不帮你,还能帮谁?”

    楚凌道:“你一直留在这里,苍云城不会有问题么?”君无欢叹气道:“我总要将城主夫人替他们带回去才行,若是孤零零的回去他们说不定以为我被阿凌给抛弃了呢。那多可怜,阿凌舍得么?”

    楚凌笑道:“舍得啊。”

    君无欢无奈,“我舍不得。”

    楚凌无语地戳了戳他的肩膀,君无欢笑道:“阿凌不用担心,有余泛舟他们在,又有谢庭泽坐镇,眼下北晋人应该也没什么空闲,不会有事。”

    楚凌挑眉道:“说到这个我现在才想起来,当初在信州倒是你占了最大的便宜,难怪当时那么拼命。”亏她还以为长离公子侠肝义胆呢。君无欢点头道:“确实是我占了最大的便宜。”

    “嗯?”承认的倒是爽快。

    君无欢低声道:“因为我遇到了阿凌啊,简直这世间最大的便宜都让我占光了。”

    楚凌轻笑一声,“长离公子好甜的嘴,难怪这么容易引来桃花。你看今日这一朵小桃花如何?”

    “无福消受。”君无欢叹道:“我的桃花,只有阿凌一人。”

    花园的另一边的气氛却没有这么温馨。

    玉霓裳神色冰冷地盯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玉音若,小巧的脸上没有半点先前的娇俏可爱。玉音若有些忐忑地看着玉霓裳和周围盯着自己的人,低声道:“七…七小姐……”

    玉霓裳轻哼一声,道:“音若,你方才想要干什么?”

    玉音若连连摇头道:“没…没有干什么,七小姐,我什么都没有做。方才只是不小心…”

    “不小心什么?”玉霓裳冷声道,明明两个人身高差不多,玉霓裳甚至还要略矮一分,但是却给了玉音若一种仰视的感觉。这中感觉让她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她却不得不忍耐。因为玉霓裳是玉家嫡女,而她只是一个庶子的外室女。

    玉霓裳盯着她道:“前些天长离公子跟这六哥回来让你碰上了,你就一直在作妖。你自己想要作死我管不着你,但是你最好给我记着,若是敢做出什么损害玉家名声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

    “我没有。”玉音若委屈地红了眼睛,颤声道:“七小姐,我没有,我不敢…真的,真的只是不小心……”

    “行了!”玉霓裳不耐烦地打断道:“我不想听你这些破事,你最好给我记着,好自为之。来人,送她回去,今天不要让她再来园子里了。”

    “是,七小姐。”门口进来两个丫头,恭声道。

    “我…我不走!”玉音若道。

    这还是玉音若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反驳她的话,玉霓裳微微扬眉,打量着玉音若。这是长进了啊。

    玉音若红着眼睛道:“我也是祖母的孙女,你凭什么不让我参加寿宴。”

    “为了不让你丢玉家的脸。”玉霓裳道。

    “你污蔑我!我怎么丢玉家的脸了?”玉音若道。

    玉霓裳道:“我有没有污蔑你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现在自己回去脸上还能好看一些,要不然我现在去问问六哥,你方才在下面做了什么?”玉音若颤了颤,咬着唇角低下头跟这丫头走了。

    跟在玉霓裳什么的几个少女见玉音若这副模样,忍不住有些同情她。毕竟她们中大多数人也都是庶女,身份地位远没有玉霓裳高贵。玉霓裳冷冷扫了她们一眼道:“你们若是自认为跟她一样,就去安慰她吧。”

    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瞬间将方才那一点点同情抛到了脑后。她们虽然是庶女却也是正经人家的姑娘,跟玉音若那样的外室女而且生母还是青楼女子的可不一样。跟她相提并论,没得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玉音若被两个丫头看着匆匆往花园隔壁的玉府而去。路过花园入口的时候,听到不远处的戏楼传来喧闹的戏曲和喝彩声,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音若姑娘,请吧。”身边的丫头提醒道。

    玉音若脸色一变,回身一个耳光甩在那丫头的脸上,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指使我!”

    小丫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原本白皙的笑脸立刻通红。委屈地捂着脸颊道:“是…是七小姐的吩咐,奴婢也没有办法啊。”有火气怎么不敢对着七小姐撒呢。

    玉音若咬牙,恨恨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长寿亭,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她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她不能一辈子被这些贱人踩在脚底下,一定要…一定要…想办法!

    想起那风度翩翩的俊美公子,玉音若顿时觉得自己心跳如狂,面容赤红。

    玉家大厅里,玉老夫人正陪着安信王妃说话。玉夫人也站在玉老夫人身边陪着,一时间倒是有几分宾主尽欢之意。

    安信王妃看看玉老夫人,仿佛不经意地问道:“听说…神佑公主今天也在玉家?”

    玉老夫人一怔,很快便笑着点头道:“正是,也是老婆子的福分,公主和郡王王妃都大驾光临。”安信王妃长得明艳动人,虽然已经四十出头,看上去依然是容光焕发,顾盼神飞。比起更加低调温和的博宁王妃,一直都是平京贵妇中的领头人物。

    安信王妃笑道:“说来公主回来之后一直都忙得很,也没得着机会跟公主说说话儿。今天可巧大家都来,本妃还是应当去给公主请安的。”这话倒是在理,安信王妃毕竟是郡王妃,论身份自然是不如皇帝嫡女的公主了。

    “公主正在园中赏景,王妃……”玉夫人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了管事通报的声音,“公主殿下到。”

    安信王妃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笑道:“瞧,这不就是巧了吗?”

    楚凌漫步从外面走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下首第一位的安信王妃。比起打过几次交道的博宁王妃,楚凌对这位安信王妃并不太熟悉。如今在平京的两个郡王,都不是永嘉帝的亲兄弟。论血脉关系的话博宁郡王还要更亲近一些,不过博宁郡王子嗣稀少,唯一的嫡子在当年貊族入侵地时候受了伤,没过几年就过世了。只留下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还有两个庶子也不成器,博宁郡王一脉因此显得十分低调。

    安信郡王倒是比永嘉帝和博宁郡王略小几岁,如今的安信王妃是继妃,前后两人王妃都是能生的,因此在子嗣不旺的天启皇室,安信郡王这一脉算得上是枝叶繁茂了。

    因此,早前朝中一直有些风声,陛下要过继安信王府的某位公子做嗣子。但是陛下一直压着此事,因此外人也不敢多做议论。但是所有人都明白,陛下生不出皇子来,早晚都是要过继嗣子的。比起那少数几个远在封地血脉疏远且同样血脉不丰的藩王,以及只剩下一根独苗听说身体也不好和两个不成器庶子的博宁郡王。膝下光嫡子就有五个的安信郡王府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即便是明面上没什么表示,但是人们对待安信王府的态度自然而然就会有些改变。初时安信王府行事还算谨慎,但是永嘉帝一直没有表示过什么不满,渐渐地安信郡王也不太放在心上了。安信王府虽然没有显露出对嗣子之位势在必得的心思,平时言行举止却也难免多了几分傲气,更是在有意无意中结交了不少朝中权贵重臣。

对于刚刚回来的神佑公主,安信王府的心思也略有一些复杂。虽说一个公主影响不了什么大局,但是却未必影响不了永嘉帝的心思。按理说安信王府更应该跟神佑公主打好交道才是。但是神佑公主的这些日子的名声又让安信郡王有些忌惮,总觉得这位公主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过了这些日子,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这才趁着几天玉家寿宴的机会想要探探这位公主的底。

    “见过公主。”见楚凌进来,安信王妃立刻起身相迎,笑吟吟地见礼。

    楚凌含笑点头道:“安信王妃好,这位是…纯毓郡主?”楚凌看向跟在安信王妃身边的美貌少女,含笑道,“先前在宫中没有见过,郡主生得好相貌,王妃真是好福气。”

    安信王妃拉过身边的少女,笑道:“这是小女玉儿,今年十五岁。前些日子她身边不太好,一直在城外别院休养,没能回来迎接公主回朝,还请公主莫要见怪。玉儿,见过神佑公主。”

    少女看了看楚凌,垂眸微微屈膝道:“纯毓见过神佑公主。”

    楚凌笑道:“我比郡主痴长两岁,你若是不介意唤我一声姐姐便是。”

    纯毓郡主连忙道:“公主是陛下嫡女,纯毓可不敢如此。”

    楚凌含笑不语,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大方得体的少女。这平京虽然不如上京鲜活有趣,但是这些人的演技倒是可以甩上京那些人十条街了。这位纯毓郡主看着也不过十四五岁,演起戏来倒是丝毫不输这些权贵诰命,该说不愧是皇家人么?

    分明是看不起她不想叫堂姐,说出来倒像是对公主恭敬有加了。

    不过楚凌也不是真的想要个堂妹,不过是觉得这母女俩有趣试探一下罢了。

    安信王妃觉得这公主看人的眼神有些奇怪,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挡在纯毓郡主前面,笑道:“公主刚刚回来,我等也不敢贸然前去打扰。今天恰好在玉家遇上了也是有缘,一会儿臣妾一定要多敬公主两杯。”

    楚凌笑道:“王妃客气了,一会儿我们应该多敬老寿星两杯才对。”

    在人家家里贺寿,却将寿星抛到一边总是不妥的。安信王妃连忙点头称是,只是脸上的笑容却难免有了几分僵硬。这位公主…当真不像是浣衣苑里长大的啊。

    玉府的热闹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华灯高照整个玉府更是热闹喧腾喜气洋洋。

    跟各路女眷应酬了一个下午,楚凌着实有些累了。便独自一人在玉家安排的专门给公主休息的雅室中休息。透过敞开的窗户,还可以看到花园里灯影绰绰,人来人往的热闹情形。

    “阿凌姐姐。”肖嫣儿的声音突然在窗外响起,楚凌微微一怔扭头望过去果然看到肖嫣儿正一只手盼着窗户从外面探进来一个头。

    楚凌连忙起身上前将她拉了进来,没好气地道:“下午问你要不要来,你偏说不要。怎么这会儿又不请自来了?要是被人抓到看你脸往哪儿搁。”肖嫣儿拍了拍衣服,有些无奈地道:“阿凌姐姐,我也不是故意地呀,这不是有急事么?”

    “什么事怎么急?”楚凌不解。

    阿凌道:“傍晚我跟雪鸢出去玩儿的时候,看到一个人。”

    “什么人?”

    “北晋四皇子。”肖嫣儿正色道。楚凌蹙眉,“你认识北晋四皇子?”雪鸢是肯定不认识的,那就是肖嫣儿自己了。拓跋胤会这么不小心,让让肖嫣儿雪鸢找到?

    肖嫣儿摇摇头,道:“不是,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楚凌神色诡异地看着肖嫣儿:姑娘,你不会是被人给耍了吧?

    肖嫣儿显然看出了楚凌的意思,有些焦急地跺脚道:“不是!阿凌姐姐,我在说正事!拓跋胤抓我去给人看病,是一个姑娘…我听到拓跋胤叫那姑娘阿拂。那姑娘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长得和你有点像!”

    阿拂?!

    楚凌脸色微变,抬眼看着肖嫣儿。

    肖嫣儿点头表示自己没有说错楚凌也没有听错。前几日她陪阿凌姐姐住在宫里,自然也听说过不少秘闻。其中天启还有一个大公主,名唤楚拂衣,后来死在了北晋的事情肖嫣儿是知道的。而且,那个大公主死之前许多年是在四皇子拓跋胤府上的。

    肖嫣儿原本跟雪鸢在街上玩儿,却被人给抓走了。原本肖嫣儿还打算用毒术和对方拼个两败俱伤,但是对方显然很了解她一上来就自报家门只说需要她帮忙救个人。

    等到看到床上躺着的女子时肖嫣儿吓了一跳,因为那女子确实跟楚凌又几分相似,但是也没有多想。直到她出门的时候听到拓跋胤和那女人说什么阿拂,公主的,肖嫣儿打了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出来直奔玉府来找楚凌了。

    楚凌微微蹙眉,“阿拂?”

    楚拂衣么?这不可能。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比她和拓跋胤能够确定楚拂衣已经死了,毕竟楚拂衣的遗体就在拓跋胤府中的密室里躺了许久。况且…她跟楚拂衣确实是有几分相似,但是襄国公也证实了她现在的容貌与楚拂衣少年时相似地并不太多,肖嫣儿看到了只会觉得眼熟,不太可能一眼就觉得她们长得很像。

    最重要的是……如果楚拂衣还活着,怎么可能才十七八岁?

    那么,拓跋胤这又是什么意思?他是故意找肖嫣儿的?他想要做什么?

------题外话------

    啦啦啦~二更时间依然不定,我会尽量早更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