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8、烂桃花(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玉家的宾客不少,其中不乏朝中一流的权贵高官。襄国公府作为玉家的亲戚自然也是要来捧场的,所以襄国公和襄国公夫人早早地就带着人来了。不过,对于所有人来说,神佑公主的驾临显然是个意外。

    而更让人觉得意外的是,神佑公主是和长离公子一起来的。

    襄国公和夫人坐在大厅里,看到被玉老夫人亲自引进来的楚凌和君无欢,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狠狠地瞪了君无欢一眼。

    玉老夫人恭敬地请楚凌上座,楚凌自然不会在今天这个日子喧宾夺主,连忙推辞了一番主动走到下首襄国公夫人的身边坐下了。君无欢则跟着襄国公走了。桓毓看看满屋子的人,缩着脖子也跟着溜了。

    在场的诰命们纷纷打量着这位美丽绝伦的神佑公主,听说这位公主性情暴躁动辄打人伤人。但是这会儿看起来,倒是很有教养的模样嘛。再看看神佑公主正笑吟吟地侧首与襄国公夫人说话,俨然就是一个聪明端庄的名门贵女模样。纷纷觉得悟了,一定是襄国公夫人教导有方。

    自从公主回来,除了在宫中就只与襄国公府亲近了。襄国公夫人虽然出身不太好,这些年来言行举止却都堪称世家典范,教导公主在外面的言行倒也不是难事。难的是,公主殿下肯听她的话。

    今天毕竟是玉老夫人的寿辰,众人即便是好奇也不能一直将话题和目光围绕在公主身上,未免显得对主人家不尊重。不一会儿,大厅里就恢复了原本的热闹,玉老夫人也在一众女眷的陪伴下满脸喜气,很是开怀。

    楚凌单手撑着下巴,一边跟襄国公夫人低声说话,一边不经意地扫向对面后方的人群中。从进入大厅开始,她就时不时能够感觉到一些不太友善的目光。虽然到了上京之后她经常感觉到不友善的目光,不过大多数都是类似猜忌,嫌弃,挑剔之类的。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的敌意,还真的不太多见。

    “阿凌在看什么?”襄国公夫人有些好奇地问道。神佑公主名唤卿衣,不过楚凌还是更习惯自己的名字。亲近的人,除了永嘉帝依然喜欢唤她卿衣,襄国公夫妇私底下倒是叫她阿凌。

    楚凌眼光落到对面的角落处,道:“舅母,那个穿橙红色衫子的姑娘你可认识?”

    襄国公夫人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好像是…玉家的四小姐?”

    楚凌有些不解,“玉家四小姐,怎么会坐在那儿?”玉家未出阁的姑娘这么会儿不都在玉老夫人身边承欢膝下么?就像是方才他们进来的时候接替桓毓扶着玉老夫人的那位。

    襄国公夫人摇摇头道:“那位是小六一个庶出的叔叔从外面带回来的女儿,那玉家四老爷本就不受老夫人待见,一个外面带回来的孩子…能出现在这大厅就算是不错。”

    楚凌有些好奇,“舅母知道的好多。”竟然连人家是外室生的都能知道。

    襄国公夫人含笑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小六难道没跟你说过,那丫头看上了长离公子。”

    “……”好吧,她也猜到了。毕竟无缘无故地,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对她有那么大的敌意呢?

    楚凌兴致勃勃地打量着那个据说看上君无欢的姑娘,长得倒是挺好看的,不过太瘦了一些,看着就像是风一吹就倒的模样。如果不时不时用自以为隐秘却满是敌意的目光偷窥她的话,说不定还能凹一个纤纤弱柳姿的人设。

    “这玉家姑娘可真有意思。”楚凌笑道。

    襄国公夫人拉了她一把,小声道:“桓毓跟你舅舅说了,玉家没那个意思,是那丫头自己想要攀高枝,你要是动手记得轻点儿,别让玉家的面子不好看。”那丫头是外室所生,比庶出的姑娘还要不如。即便是在玉家这样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前途。好不容易让她撞见一个长离公子那样的人物,可不是要不顾一切地攀附吗?

    楚凌无语地看着襄国公夫人。

    舅母,您实话实说吧,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另一边的花厅里,只有襄国公君无欢和桓毓三人。桓毓公子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摆明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却不知道襄国公最看不得的就是他这个模样,皱了皱眉轻声训斥道:“好好坐着,你这是什么德行?”

    桓毓翻了个白眼,你老的宝贝儿子跑出去不回来,您也别老是把握当儿子训啊。我老爹都没有这么关心我是什么德行。

    虽然心里吐槽着,但是桓毓还是很给面子的坐直了身体。比了个手势示意:您二位继续,不用理我。

    襄国公这才看向君无欢,神色有些不善,“长离公子,您今天是什么意思?”

    君无欢喝了一口茶,方才淡定地笑道:“国公所指何事?”

    襄国公皱眉道:“你明知道,今天你们同时出现在玉家对凌儿会有什么影响!”不是他们这些做长辈的老顽固不通情理,这世道文人的嘴真的可以将人给逼死的。

    君无欢不以为然淡然道:“我与阿凌之事若要公开,无论如何也免不了被人议论的。人心污秽,国公难道不知?与其以后让他们议论,还不一开始就光明正大的做给他们看。我也想知道,有多少人这么有气节,能拼着什么都不要来维护他们所谓的名节。”

    襄国公一怔,看着君无欢平淡甚至称得上温和的面容心中却不由得一紧,“你不要乱来。”

    这位可不是外表看起来那样的病弱的翩翩公子。不过在上京那些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手段,也不说这么多年镇守沧云城的铁腕,只看他对付平京那些对阿凌不尊重的纨绔子弟的手段就知道这位不是什么正直的人。

    君无欢抬眼一笑道:“国公多虑了,我不会做什么的。国公,适逢乱世,纠结于这些小事毫无意义。只要阿凌不会受到伤害,管别人如何议论?”

    “如果凌儿因此受到伤害呢?”襄国公步步紧逼,“长离公子应当知道,流言如刀。”

    君无欢微微勾唇,道:“那我就把那些让阿凌受到伤害的人都杀了。”

    “流言如何堵得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君无欢淡淡道:“那是杀得还不够。”

    “……”襄国公目瞪口呆。这特么要是个皇帝,妥妥的是个暴君昏君啊。就算不是皇帝,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襄国公一时间有些后悔,当初选择跟君无欢合作是不是选错了?他怎么会以为晏翎是当时豪杰,就肯定是个人品不错的人呢?

    旁边的桓毓公子抬头望天。

    舅舅,君无欢这家伙耍你呢。

    每当长离公子不想跟你好好聊天的时候,他总能把天聊得如此血腥。

    不过……指不定这家伙真的是这么想的呢?

    良久,襄国公才叹了口气道:“罢了,我不管你们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情记得告诉我。”凌儿那般聪慧,眼光应该不会差到那个地步吧?

    君无欢微微点头,“多谢襄国公。”

    襄国公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想跟他说话。

    玉家虽然在平京算不上是顶级世家,但是玉家的园子就很大,因为玉家很有钱。比起一些手握大权的官员甚至是传承多年的书香世家,玉家真的很有钱。

    玉老夫人的寿宴就在与玉府一墙之隔的玉家花园里举办的。府邸有固定的规格,玉家的品级注定了他们不能享受最豪华宽敞的宅邸,但是别院花园却没有这个限制。当初玉家来到平京,直接就大手笔地买下了两块相连的地,一边用做府邸,一边建成别院式样的花园,拱府中的小姐夫人们闲暇时游玩取乐。

    楚凌陪着玉老夫人等人在大厅里坐了一会儿,玉老夫人就派了玉夫人带着玉家大少夫人和嫡出的姑娘请楚凌到花园里游玩了。美其名曰公主还年轻,陪着一群老婆子枯坐未免无趣。

    桓毓是玉家当家的嫡子,但是他还没有娶妻,因此接待女眷这些事情就只能交给庶出的大少夫人了。不过玉夫人看着是个和善的,跟这个庶子媳妇相处的倒也还算不错。

    “公主请看,这是五年前我们老太太大寿时老爷命人见的长寿亭。乃是这院子里最高的地方,坐在亭中可以看到园外的风光。老太太年纪大了,不爱出门。时常上来坐坐,也算是看个热闹。”玉夫人跟在楚凌身边,笑道。

    楚凌看了看眼前,是一座建造在堆砌的假山高台上的亭子,下面一侧对着园中的花园,一侧对着湖面。另一侧却恰好能看到外面的街道和街道上的行人。远远望过去,甚至还能看到小半个内城里好几处高耸的建筑。着实是个观景的好地方。

    楚凌点头赞道:“玉大人孝心可嘉,老夫人好福气。”

    玉夫人笑道:“公主谬赞了,老夫人高寿安康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福分。公主若有雅兴,咱们不如上去看看?”

    楚凌自然不会拒绝,点头笑道:“有劳夫人了。”

    一行人正要上去,不远处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匆匆而来,道:“启禀夫人,安信王爷和王妃来了。”郡王郡王妃亲自上门道贺,以玉家的门第当家主母自然要亲自出迎。只是……玉夫人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楚凌,“公主……”

    楚凌笑道:“安信王叔来了,按说我们做小辈的也应该去迎一迎才对。”

    玉夫人连忙道:“不敢劳动公主,阿霓你和姐妹们陪公主一会儿,淑媛跟我去迎接郡王。”安信郡王确实是公主的长辈,但是却并不是亲叔叔而是堂叔。更不用说,神佑公主位比亲王,哪里有亲王去迎接郡王的?公主在玉家做客,更没有让客人去迎接客人的道理。

    玉夫人留下身边的嫡女陪伴公主,带着庶出的儿媳妇去迎客,如此安排倒也妥当。

    玉家嫡女,名唤玉霓裳,年方十四正是桓毓提到的那位嫡亲妹妹。只看她跟在玉老夫人和玉夫人身边,乖巧大方的模样,还真看不出来半点桓毓公子所说的乖张跋扈来。

    目送母亲离去,她也转身主动引楚凌上了长寿亭,言行举止颇有大家嫡女风范,比起跟在一边几个还年长一些的姐妹更让人觉得稳重大方。若不是楚凌偶尔能从她眼中捕捉到一闪而过的狡黠,只怕还真要以为是桓毓公子误会了自己的妹妹。

    长寿亭虽然名为亭,但是面积却着实不小。玉家几乎在园中堆出了一座小山,七八个姑娘挤进去也半点不觉得拥挤。里面的陈设一应俱全,临窗眺望正好可以看到远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好不热闹繁华。再看另一边,楼下的人工湖上碧波荡漾,荷香阵阵,几只鸳鸯在水中来来回回,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公主请喝茶,不知公主觉得这长寿亭可还能入眼?”玉霓裳挥退了丫头,亲自倒了一杯茶送到楚凌跟前笑道:“听说公主府是陛下亲自监工改建的,内中景致美不胜收,咱们这小小的园子只怕让公主笑话了,还请公主不要嫌弃。”

    楚凌挑了挑眉,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没好意思告诉她,她其实是个俗人,对于公主府的那些精巧景致还真没有怎么认真欣赏过。比起江南的小桥流水她倒是更能欣赏上京皇城的恢弘霸气和苍云城那种高耸入云的壮丽奇美。虽然这么想着,楚凌面上却笑吟吟地对玉霓裳道:“玉小姐有兴趣的话,随时欢迎你到公主府去玩儿啊。”

    玉霓裳吐了下舌头,俏皮地道:“那可是公主府啊,我可不敢。”

    楚凌笑道:“怎么会,我跟玉六公子也有些交情的。玉六公子的亲妹妹我怎么会不欢迎呢?”

    玉霓裳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楚凌好奇地挑了挑秀眉。桓毓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让这小姑娘这么讨厌他?连带着因为跟他有交情的人都讨厌?

    虽然如此,玉霓裳到底还是嫡出的名门闺女,该有的教养还是有的。面对楚凌依然没有半点怠慢,只是楚凌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确实没有了方才的好奇和热情。

    对此,楚凌倒也不甚在意,这个小姑娘看着还有些趣味可以留着以后慢慢调教。现在更让她感兴趣的是坐在角落里偷瞄她的那个穿着橙红衣衫的姑娘。她着实有些好奇,她到底打算干点什么?

    玉霓裳陪着楚凌说了一会儿话,就被人拉到旁边去了。正好玉霓裳也不想理这个跟她家那个讨厌六哥关系好的公主,水顺推舟的过去就一直没有回来。

    其他几个姑娘倒是有心想要跟楚凌说话,只是这位公主的名声有些吓人。她们即便是想要套近乎也不敢贸然上前。楚凌也不在意,淡定地坐在一边喝茶赏景,悠然自得。

    “公主。”一个小小地声音在身边想起,楚凌微微侧首看着移动到自己身边的姑娘。自然也看到了别的姑娘在看到她主动接近自己的时候微皱的眉头以及去推玉霓裳提醒她的手。

    楚凌好脾气地对她笑了笑道:“这位姑娘是?”方才玉霓裳给她介绍了几个姑娘的身份和名字,却直接略过了这个橙红衣裳的姑娘,因此楚凌也不知道这姑娘到底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小心翼翼地看了楚凌一眼,道:“小女,玉家…音若。”没有排行,名字也跟玉家的姑娘们不太一样。这一切都显示着这姑娘在玉家是一个独特的,被排斥的存在。看着她怯生生的模样,声音小的犹如蚊子一般,着实是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可惜……

    楚凌在心中轻叹一声,演技不错,可惜这姑娘先前太早对她暴露出敌意,否则她只怕真的要同情起这姑娘了。这位可比玉霓裳的演技高超多了。不过,演技再好也没用,楚凌对自己的敌人一向是不留情的。

    “原来是玉姑娘,有什么事吗?”楚凌微笑道。

    玉音若微垂这眼眸,低声道:“我…我想,跟公主打听一点事儿。”

    楚凌托着下巴,慵懒地看着椅子,在心中好奇这位之所以垂眸是为了在她面前表现出娇羞还是为了掩盖她眼底对自己的敌意?来到平京之后,一直都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楚凌现在倒是觉得这位玉家姑娘着实是个有趣的人。

    “玉姑娘你问啊。”楚凌笑容温婉和善,仿佛给了玉音若莫大的勇气,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不知…公主,与长离公子可认识?”

    楚凌微微勾唇,这话问得有趣。她虽然没有去门口迎接,但是方才分明是亲眼看到她和君无欢一同进门的,这会儿竟然问她跟君无欢认不认识?难道这位姑娘想要立的不是小白花人设而是小白痴人设?

    “认识呀。”楚凌懒懒道:“不仅认识,而且…很熟呢。”

    玉音若立刻抬起头来,看着楚凌的眼睛也跟着一亮。那双明媚水盈盈的写满了希冀。

    这演技我能给一百分,楚凌漫不经心地想着。

    玉音若望着楚凌欲言又止,看了一眼旁边已经注意到她们的几个少女又低下了头。俏脸微红,“我…我想知道、知道……”

    楚凌叹了口气,道:“姑娘想知道什么?”

    玉音若有些期期艾艾,“长离公子他……”楚凌眨了眨眼睛道:“君无欢,你想知道他什么?”玉音若忍不住看向楚凌,见眼前的公主殿下正带着优雅端庄的笑容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要问的话

    玉音若眼睫轻颤,道:“我想知道…长离公子他、他有没有……”

    “音若!”玉音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玉霓裳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打算了。玉音若忍不住颤了颤,仿佛十分畏惧玉霓裳,连忙后退了两步,“七…七小姐!”

    楚凌同情地看了玉音若一眼:你看,让你快点问你偏要磨磨蹭蹭,这下问不成了吧?

    “音若,你在做什么?”玉霓裳压着怒火冷眼看向玉音若道。她虽然不想理这个跟玉六关系好的公主,但是也不能让玉音若在公主面前丢了玉家的脸。她只称呼玉音若的名字,也不是为了表示姐妹之间的亲近,而是根本就不承认玉音若有资格冠上玉这个姓。

    玉音若似乎很怕玉霓裳,连忙摇头道:“没…没有,七小姐,我只是看、我只是看公主一个人在这里,想要陪她说说话而已。”说着一边用祈求的目光望着楚凌,楚凌对她淡淡一笑,并没有什么表示。玉音若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低下了头。

    这话一出在场的姑娘们都有些变了脸色,玉夫人让她们陪伴公主,公主却一个人坐在那里没人陪。这不就是说她们陪伴公主不周么?

    一时间,看向玉音若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了起来。

    玉音若显然也知道自己引起了众怒,神色变得更加怯懦起来,忍不住低头抽泣起来。玉霓裳脸色很是难看,“你哭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了!”还当着公主的面哭!

    “不…不敢。”玉音若连忙道,匆匆抬眼看了众人一眼,捂着脸转身往外跑去,“我…都是我的错,我先退下了。”

    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看玉霓裳再看看玉音若的背影。看来回头得提醒一下桓毓注意他这个不知道算不算庶出的堂妹,一个不小心,玉霓裳只怕要被她给坑死。跟玉音若比起来,玉霓裳那点小任性小狡黠,段位实在是太低了。

    “啊呀!”假山下突然传来玉音若一声轻呼,还有衣服拂动摩擦的声音。然后就听到桓毓公子带着几分调笑的声音,“哟,长离公子这艳福不浅啊。”

    楚凌微微凝眉,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她倒是有些低估了这姑娘的手段。

    站起身来往长寿亭外面走去,只见下面的假山下正围着几个人。桓毓公子一只手把玩着折扇,一脸的幸灾乐祸。君无欢站在旁边几步远,神色淡定从容一派朗月清风的模样。倒是两人旁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正扶着玉音若,满脸的无措和尴尬。

    君无欢抬头看到站在假山上的楚凌,含笑对她点点头轻声道:“阿凌。”

    楚凌纵身一跃,直接从假山上落到了君无欢身边。道:“这是怎么了?玉小六,我在上面好像听到你说君无欢怎么了?”桓毓指了指还靠在青年怀中的音若又指了指身边的君无欢,俊脸扭曲。

    他怎么知道怎么回事?那丫头明明是往君无欢怀里扑过来的,他还没嘲笑完君无欢摊上事儿呢人就跑到别人怀中去了。也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要是有本事扑到君无欢,那才是一桩怪事了。桓毓拿折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为自己的一时嘴快懊恼不已。

    楚凌看着他笑得意味深长,看得桓毓公子背脊发凉连忙想要藏到君无欢的身后。却被君无欢毫不留情地一把抓住扔到了前面,“你家的事儿,你不管么?”

    桓毓公子常年在外面忙的团团转,连自己的嫡亲妹妹都没有功夫陪伴,更何况是隔房的堂妹,还是从外面带回来的。方才那丫头扑过来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他玉家的人。这会儿被君无欢一提醒才发现这丫头看着好像是有些眼熟,在仔细看桓宇险些晕了过去,“这…这不是…音若吗?”

    玉音若只觉得自己倒进了一个不太宽厚的怀中,因为力气略大了一些,她自己也被撞的有些头晕。一时竟然也没来得看扶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只记得,长离公子看起来确实有些消瘦。闻着男子身上优雅的檀香味,玉音若脸颊更红了眼睛仿佛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她娇羞的抬起头来,轻声道:“抱歉,我……”

    一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有些青涩的年轻人的脸,原本娇羞的容颜顿时僵住了。

    “你…你……”

    青年有些无奈地道:“姑娘,你能自己站着吗?”

    玉音若有些手忙脚乱地推开了扶着自己的青年,看向站在一边的君无欢眼神幽怨。可惜君无欢的关注点显然不在她的身上,正低头跟楚凌说话,这一个幽怨缠绵的眼神算是白抛了。桓毓在旁边看的头皮发麻,连忙问道:“音若,你怎么在这里?”

    玉音若看了一眼楚凌,欲言又止。

    楚凌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仿佛没看到玉音若的表情以及旁边几个年轻人看她的神色。君无欢拉着楚凌转身道:“阿凌,这几位都是我在这些天认识的朋友。这位是黄御史家的二公子黄靖轩,这位是邵阳伯家的嫡长子邵远归,还有赵家的赵季麟。”

    “见过公主。”三人拱手齐声道。

    楚凌微微点头,笑道:“三位公子不必多礼。”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下那位被玉音若扑了个正着的黄公子,御史家的公子啊,家教肯定很严。另外,君无欢才刚到上京,竟然已经有了能带到她跟前来的朋友了?这速度也是不慢了。

    黄公子很是窘迫,毕竟在人家家里做客结果却跟人家家里的姑娘发生了这样的状况。按理说这错不在他,但是世俗礼教却告诉他他得负责。然而,黄二公子表示,他并不想要负责。想到此处,忍不住有些怨念地扭头看了一眼君无欢。

    虽然他没有桓毓公子的眼力,看不出来是君无欢甩给自己的锅。但是玉音若方才抬起头来的时候僵硬的脸色他却是看清楚了的,摆明了就是扑错了人了。若真的只是意外的话,黄靖轩到也不介意认了。但是这分明是无妄之灾而且自己还是被人嫌弃的那一方,这特么让人怎么认?真认了的话,他还不憋屈死?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今天还有一更,不过时间会比较晚,大家可以明天再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