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7、玉家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三人进了书房坐下,一时间书房里有些诡异的沉默。

    拓跋胤目光平静地望着眼前的两人,并没有被人愚弄的愤怒。或许是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甚至让拓跋胤没有功夫去愤怒。刚刚打过了一场,此时拓跋胤的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放下茶杯,拓跋胤道:“两位,有什么话要说不妨直言。”

    君无欢和楚凌对视一眼,君无欢开口道:“不知四皇子有没有兴趣与我们合作?”

    “没有。”拓跋胤拒绝地干脆利落。楚凌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看过来的君无欢耸耸肩:你看,我就说不行吧?拓跋胤这种人,完全没有心情跟你拐弯抹角的打嘴仗。

    君无欢也不着急,含笑道:“四皇子心怀北晋确实让人佩服,上次在沧云城君某也成全了四皇子。但是,结果如何?拓跋梁的冥狱现在还在追杀四皇子吧?”

    “那又如何?”拓跋胤冷冷道。

    楚凌悠然道:“四殿下息怒,我们所说的合作,并不是让四皇子背叛北晋,这种事即便四皇子不说我们也知道您不会做的。”

    拓跋胤微微眯眼道:“不知两位想要说的是什么?”

    楚凌微笑道:“拓跋梁。”

    拓跋胤道:“你们想对付我北晋的皇帝?”楚凌啧啧笑道:“沈王殿下可真是大公无私啊,既然如此,您又何必跑到天启来?早早地回上京去,说不定北晋新皇陛下看在您这么识趣的份上,对您好一些呢?只是不知道,拓跋梁对大皇子是怎么看的。也对,大皇子如今腿脚不方便,拓跋梁看在先皇的份上……”

    咔嚓一声轻响,拓跋胤手中的茶杯被硬生生捏碎。

    楚凌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无辜地笑容,“我说错了什么吗?”

    拓跋胤随手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看着楚凌道:“公主不必激我,你们想做什么,直说吧。”

    楚凌扭头去看君无欢,君无欢垂眸淡淡道:“除掉拓跋梁。”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拓跋胤冷声道:“我父皇的死,跟两位脱不了关系吧?现在两位又将矛头对准新帝,你们想做什么?”楚凌微微勾唇,“四殿下想太多了,北晋皇死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先皇帝陛下的死跟我们可没有关系,四殿下不要污蔑我们。”

    拓跋胤淡淡地看了楚凌一眼没说什么。

    君无欢淡笑道:“四皇子,不管我们有什么企图,这毕竟也是一件两利的事情。君某佩服四皇子为大局着想的胸怀,但是…四皇子觉得拓跋梁能够体会到四皇子的胸怀能够领情,进而放过两位吗?恕我直言,除非四皇子死了,否则拓跋梁不会停止追杀地。而一旦四皇子不在了,本就已经独木难支的大皇子那里……”

    拓跋胤垂眸,他自己可以不顾生死,但是却不能不顾拓跋罗的。母亲过世的时候他年纪还不大,父皇又忙于国事更无暇关心他,对拓跋胤来说拓跋罗不仅是兄长更像是父亲。

    其实,兄长明明也并不比他年长多少岁。

    君无欢也不着急,淡淡道:“四殿下不必急着回答,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再说。在你决定拒绝之前,我们可以保证你在平京的安全。当然,你若是自己走到朝廷的人面前去,我也没办法了。但是我建议你不要这样做,一旦落到天启人手中,您只怕很难活着回到上京了。”

    拓跋胤抬眼看着两人,“我以为两位都是天启人,特别是……”神佑公主。

    楚凌对他笑得和蔼可亲,“就算同是天启人,大家行事风格不一样,偶尔也是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的。就像拓跋梁和四皇子都是貊族人,不是么?”

    拓跋胤不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楚凌和君无欢也不阻拦,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

    等到拓跋胤离开,楚凌才扭头问君无欢,“你觉得拓跋胤会跟我们合作吗?”

    君无欢摇摇头,蹙眉道:“五五之数。”拓跋胤对貊族的忠诚毋庸置疑,现在就要看拓跋罗在他心中的分量又有多少了。

    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不容易北晋皇死了换成了拓跋梁,现在还要费劲将拓跋梁搞下去,真不知道当初那么辛苦做什么?要是当时将两个人一起搞死了就好了。”

    君无欢笑道:“且不说,有没有能力同时除掉拓跋梁和北晋皇,就算是有…这两个人同时死去的话,北晋陷入分裂的可能并不大,相反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选出一个新的首领来一致对外。在面对外患的时候,貊族人还是很团结的。只有外部的隐患不存在了,貊族人自己才会斗起来。”

    楚凌撑着额头道:“所以,你是想要在貊族一次一次地更换皇位中消磨貊族的实力?”

    君无欢微微点头道:“也给我们争取时间,不过这个法子可以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这次也是运气还不错。若是再来一次,只怕就要引起貊族人的警惕了。”

    楚凌点点头道:“只凭一个不可控的南宫御月,即便是再加上拓跋胤,如今的局势想要扳倒拓跋梁只怕也不容易。所以,长离公子的底牌是什么?”

    君无欢微微勾唇,道:“拓跋梁自己弄了个危险人物在身边,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

    “百里轻鸿?”楚凌微微眯眼,君无欢握着她的手把玩着,一边轻叹道:“我一直不太明白,百里轻鸿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最近我倒是有些想明白了。”

    楚凌挑眉看着他,君无欢轻笑一声道:“如果拓跋梁段时间内突然死了,你说…以后北晋谁说了算?”

    楚凌脑海里飞快地转着,很快就得出了几个人名,“拓跋罗,南宫御月,拓跋明珠。”拓跋明珠虽然是女子,但是楚凌却觉得她的雄心壮志似乎不输男人。而拓跋梁膝下的几个子嗣,有可能继承王位的都死的死废的废,剩下的根本不足为虑。拓跋梁手中的势力,最后却是最有可能被拓跋明珠接手。楚凌甚至忍不住怀疑,拓跋梁的两个嫡子一死一废,其中是不是也有拓跋明珠的手笔。

    君无欢自然明白楚凌的想法,摇头笑道:“拓跋明珠空有野心,但是…她那两个哥哥的事情,倒是跟她关系不大,她只怕也没有那么大的盘算。”

    “百里轻鸿。”楚凌道。

    君无欢微微点头,“原本就是交易,不过最近我才发现,似乎是我帮了百里轻鸿。”

    其实也不尽然,跟君无欢有这么多暗地里的交易之后,百里轻鸿不可能没有任何把柄在君无欢手中。更何况,君无欢的很多计划也都是需要百里轻鸿的配合才能顺利进行的。最多也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就算是以目前的局势来看,也都是互相得利,谁也不亏。

    只是对身为生意人的长离公子来说,给予了对方超出自己预料之外的利益,就是自己亏了。哪怕那原本就是自己该付出的,但是他没有预料到对方得到了那么多利益,也是他输了。

    “你觉得百里轻鸿现在还需要跟我们合作?”楚凌问道。

    君无欢悠然道:“现在,他尤其需要跟我们合作,如果他真的是如我所料的话。不然阿凌以为,凭他的身份凭什么饶让貊族人听他的?就凭他的妻子是陵川县主么?”

    “昭国公主。”

    “什么?”君无欢不解,楚凌翻了个白眼道:“人家拓跋明珠已经不是陵川县主了,现在是公主。”

    君无欢不以为意,“没什么差别,阿凌现在也是公主了。”

    “……”她要强调的是这个吗?

    看着楚凌满脸无语的神色,君无欢有些好笑地轻拂着她微红的脸颊笑道:“好了,既然拓跋胤还需要时间考虑,阿凌就不要想太多了。阿凌不问问我来做什么吗?”

    楚凌眨了眨眼睛,好奇地看着君无欢。

    君无欢无奈地道:“阿凌可是忘了?”

    楚凌一顿,片刻后反应过来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叹气道:“差点忘了,玉家老夫人的寿辰,你跟我一起去吗?”如今平京皇城里猜测他们关系的人不少,但是没有确作证据也没有人敢随便非议公主。若是他们结伴出席玉家老夫人的寿辰,可就不一样了。

    君无欢搂着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考虑一下,还是要尽快娶了阿凌,才能放心。”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是你自己要忍的,现在又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给谁看呢?

    毫不同情某人的神佑公主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好吧,我去换身衣裳就去玉家。”

    想要撒娇亲亲抱抱的长离公子无语,“……”

    玉家并不是平京顶级的门阀,即便是原本在上京的时候也只能算是二流世家。不过玉家的当家主母是襄国公的表妹,而且玉家当家一直和襄国公府走得近,因此人们大多数时候都将玉家当成是跟襄国公府一边的。不过,一个家族的人想法自然不可能要求全部统一,更何况襄国公虽然深受永嘉帝信任,但是却不爱结党揽权,玉家在襄国公府的扶持下,虽然不至于被平京的权贵们边缘化,但是也着实捞不到许多别的好处。

    于是,这让就有更多的人怀揣了别的心思了。如今玉家虽然依然是平京的大家族之一,却也已经在不知觉中陷入了人心涣散的困境。这一次玉家

    老夫人的大寿之所以办得如此轰轰烈烈,除了是难得的整寿以外,也是带着这方面的因素的。否则桓毓不会特意来请楚凌。以楚凌的身份,玉家老夫人的寿辰,她也不需要特意参加。

    两人到达玉家的时候,宾客已经到了不少了。听到说神佑公主和长离公子一起来的,不少人脸上都不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自从神佑公主归来,这位长离公子在平京也开始变得名声赫赫了起来。当然,长离公子原本就很有名。只是原本平京的权贵无论大小都见不到长离公子,更多的人大约都是将他当成一个传奇。如今这位据说富甲天下的公子突然出现在了平京,还是跟神佑公主一起回来的,而且与襄国公府和玉家六公子交好。敏感一些的人都忍不住会多想一些什么的。

    玉家早就得到了神佑公主要来的消息,玉家老夫人亲自带着儿孙一起迎到了大门口。

    一家虽然不是平京的一流世家,但是认定却颇为繁盛。桓毓在玉家排行第六,但其实他是玉家的嫡长孙。桓毓前面的五个兄弟,一个是他庶出地兄长,另外四个都是堂兄弟。桓毓自己虽然没有同父同母的亲生兄弟,但是后面却还有六七个庶出或者堂兄弟以及不少的姐妹。于是,楚凌从马车上下来,看到的就是玉家大门口乌泱泱一大片来迎接她的人。

    站在玉老夫人身边扶着老人的桓毓公子对着楚凌挑了挑眉,仿佛是在邀功。

    看,本公子给足了公主殿下面子吧?

    楚凌无语,玉老夫人寿诞,结果劳动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家等在大门口迎接她这个客人。神佑公主表示,就算是公主她也着实没有这么大的脸。

    “臣妇恭迎公主!”

    “恭迎公主殿下。”

    楚凌扶着君无欢的手下车,连忙上前双手扶起了玉老夫人,笑道:“老夫人寿诞,应该安坐才是。如何能劳动老夫人亲自迎接?”玉老夫人虽然年事已高,倒是依然精神抖擞。借着楚凌的力道和桓毓的扶持站起身来,笑道:“公主大驾光临,玉家实在是蓬荜生辉。迎接公主是臣妇分内之事。”

    楚凌笑看了一眼桓毓道:“我与桓毓公子也有几分交情,老夫人不必客套。”

    玉老夫人看看孙儿,笑着连连点头称是。

    然后又将目光落到了落后楚凌一步的君无欢身上,苍老地眼眸中闪过一丝精芒,笑道:“这位…便是长离公子?”

    君无欢含笑点头,看上去温文尔雅风度翩然的模样令人群中不少少女都不由得红了脸。

    “正是晚辈,恭贺老夫人福寿延绵。”君无欢笑道,同时让人送上了贺礼。

    迎接的人群中立刻有人上前接过,玉老夫人笑道:“公主和长离公子大驾光临,我这老太婆当真是福气不薄。公主,长离公子,还请里面坐。”

    “老夫人请。”楚凌也给足了玉老夫人面子,含笑道。

    “公主请。”

    一行人转身往玉府里走去,府中此时已经一片喧闹欢腾了。处处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好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桓毓看了看跟玉老夫人走在一起的楚凌,不动声色地退了两步让身边的少女接替了自己的位置走到了君无欢身边。君无欢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桓毓公子垂首低声笑道:“两位好气魄啊,你这倒是不怕坏了阿凌姑娘的名声了?”

    君无欢淡淡道:“会怕这种事的人是你。”

    桓毓气结,没好气地磨牙道:“我看陛下对你不太满意,你就不怕他坚持不肯答应?”

    “我坚持等陛下同意是为了阿凌开心,如果阿凌不在意……”那永嘉帝同不同意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君无欢很明白他和阿凌如今的处境,想要让永嘉帝松口其实不难,难的是让那些迂腐的老顽固同意。既然他不可能如永嘉帝所说的去考科举,那么无论如何与阿凌在一起都要受到那些老顽固的抨击的。君无欢原本还打算慢慢来,但是这几天他却突然想明白了,如今这世道哪里容得了那么多的水磨功夫?只要阿凌不在意,不会受到伤害,那些闲人都只是闲人而已。

    桓毓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楚凌。

    君无欢肯定不会自己做出这种决定,而且凌姑娘肯跟着君无欢一起来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了。

    得,这两位都是任性的人。他这个当人手下兼兄弟兼表哥的还能怎么办?只好一起奉陪了。

    仿佛察觉到桓毓的眼神,楚凌回眸对他微微扬眉一笑。

    桓毓翻了个白眼扭过了头去表示不想理她。

    “六哥,你这是怎么了?眼睛抽了么?”扶着玉老夫人的少女正好回头看到这一幕,好奇地问道。桓毓没好气地道:“多谢大小姐关心,你六哥我好得很!”

    少女疑惑地看了看他,点头道:“那就好,小心一点别吓到客人。”

    “……”这特么的是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