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6、再战拓跋胤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一行人回到公主府,君无欢已经在府中等着她了。肖嫣儿看了看君无欢,对他做了个鬼脸就缩着脖子退下了。要是真的惹毛了师兄,她可打不过他。顺便,那盘算了许久要问师兄云行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事情也被她抛到脑后了。

    肖嫣儿觉得,自从跟着阿凌姐姐之后她就不太会难过了。虽然阿凌姐姐也很忙并没有多少时间陪她玩儿,但是她每天都过的很充实,只有很少的时间会想起云行月。偶尔她甚至会忍不住想,要是云师兄真的不喜欢她,那就算了吧,大家各自过日子也还是可以的。至少她现在过得比以前每天想方设法地想要找到云师兄快乐多了。

    但是每当她想到这里,这个念头很快就会被另一种情绪给压了下来,回头又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让云行月跟她回家了。

    开始肖嫣儿并没有觉得不对,但是这种情况反复来去的出现,肖嫣儿终于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了。她明明都想开了,为什么转头又忘了呢?

    “肖姑娘?”萧艨皱眉看着站在走廊里一脸纠结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肖嫣儿。肖嫣儿抬眼看到他,反射性地就皱起了眉头,“是你啊,阿凌姐姐不是让你去看着那些神佑军么?你怎么在这里?”

    萧艨仔细打量着肖嫣儿,微微眯眼道:“你在想什么?”

    肖嫣儿连退了几步,警惕地道:“我…我想什么关你什么事?!”

    萧艨冷冷道:“确实不关我的事,但是你最好不要仗着公主信任你,搞什么阴谋诡计。”

    肖嫣儿气结,狠狠地瞪着萧艨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搞阴谋诡计?!她还怀疑这个木头脸是别人派来在阿凌姐姐身边的细作呢。萧艨上前两步,在肖嫣儿跟前站定了,冷声道:“你的骨龄至少超过二十了,隐藏自己的年纪身份,你到底想干什么?”

    肖嫣儿险些手里一把毒药直接撒了过去,好不容易才忍不住没好气地道:“你都能看出来,你以为阿凌姐姐不知道么?本姑娘高兴叫她姐姐怎么了?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本姑娘的骨龄的?!”没有贴身接触过,根本不可能看出一个人的骨龄。若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世间的易容术化妆术各种驻颜的药还能有什么意义?

    萧艨面色一僵,转身就走。

    肖嫣儿瞪着他的背影直磨牙,“死木头脸!你最好不要落到本姑娘手里,不然…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等到肖嫣儿气呼呼地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两个人影从拐弯处走了出来。楚凌有些好笑地摇摇头道:“你这个小师妹,很有趣啊。”

    君无欢一手揽着楚凌,淡淡道:“她傻,阿凌不要理她。若是觉得她烦的话,我让人将她送回沧云城。”楚凌摇头道:“那倒是不用,嫣儿挺可爱的。”君无欢无语了片刻,他是不太能理解阿凌为什么会觉得一个比她年长的女人可爱。当然了,肖嫣儿的外表和脑子确实看不出来她比阿凌大。

    “对了,嫣儿心软吗?”楚凌问道。

    君无欢给了她一个“你在说笑吗?”的表情,肖嫣儿若是心软,又怎么会被人叫做小毒仙,又怎么会去研究毒药?那她应该被叫做医仙,女菩萨才对。

    楚凌摸着下巴道:“哦?那倒是有趣了。”肖嫣儿对卓夫人的关心有些太过了。如果她只是单纯的看上官成义和上官家的人不顺眼的话楚凌还可以理解,不过肖嫣儿对卓夫人的关心也不是假的。卓夫人很可怜,但是这世上比卓夫人更可怜的人也不少。倒是没见肖嫣儿这么关心过。

    君无欢挑眉,“什么有趣?”

    楚凌道:“嫣儿似乎很关心卓夫人。”

    君无欢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道:“或许只是投缘?”

    楚凌无所谓地点了点头,“也罢,本就不关大局。”两人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君无欢道:“你一开始就将剑锋对准上官成义,真的没问题么?上官成义为官几十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楚凌不由笑道:“长离公子想太多了,难不成你以为我想要上官成义的命?上官成义这个人我调查过,除了对妻子算得上是薄情寡义,其余方面倒也还不错,能力也不差。我既然想要立威,当然就要挑一个显眼的目标。若是对付几个上不得台面的小角色,谁会在意?上官成义自己将把柄送到我手中,怎么能怪我利用?”

    君无欢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明媚的笑容,不由轻笑一声,“我说过,阿凌果真聪慧过人。”

    楚凌偏着头看他,笑道:“比不上长离公子。你最近有什么打算?听说你这些天拜访了不少平京的权贵?”君无欢点头,道:“凌霄商行在北方损失不小,自然要找补回来。更何况…说起赚钱南方比北方更合适。”

    南方富庶远非北地可比,从前南方的事情都交给桓毓在处理,桓毓一年到头到处跑精力也没有都放在这上面,南方的局面一直没能完全铺展开来。如今有长离公子亲自坐镇,自然非同凡响。即便是楚凌最近忙着公主府的事情,也听说过一些风闻了。

    楚凌点点头笑道:“好吧,做生意的事情我也不太懂,倒是…神佑军的事情,你可以帮我参详一下。”堂堂沧云城主,来帮她参详区区三千的神佑军,绝对是她赚到了。

    两人正准备转身回书房说法,君无欢神色突然一变一把将楚凌揽入怀中飞身掠了出去。下一刻,原本他们站着的地方已经多了一把剑,三尺长剑直直地插入了地上石板之间的缝隙一尺有余,可见这把剑射过来的力道之强。若是直接被一剑射中,只怕整个人都要被刺一个对穿。

    楚凌靠在君无欢怀中,侧首去看。方才他们站立的地方已经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他一只手握住被插入石缝间的长剑,慢慢地拔了出来。

    拓跋胤!

    楚凌伸手拍了拍君无欢的手臂示意自己没事,君无欢却没有放手而是扶着楚凌让她站在自己身边,身体有意无意的挡住了楚凌。

    “四皇子果然胆识过人。”君无欢淡淡道。

    拓跋胤冷声道:“比不得沧云城主足智多谋。”

    楚凌微微挑眉有些惊讶,拓跋胤倒是好本事,竟然能查到君无欢的身份。隐藏的身份被人揭破,君无欢并不惊慌也不恼怒,只是淡笑道:“区区谋算难登大雅之堂,让四皇子见笑了。”

    “岂敢。”

    拓跋胤依然一如往常的冷淡,但是眉宇间却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下巴下面还长出了暗青的胡茬,穿着一身天启人的布衣,看上去就像一个落拓的江湖浪子,只是更多了几分沧桑和萧瑟。

    拓跋胤孤身来到公主府,自然不是为了跟君无欢叙旧的。目光落到了被君无欢遮住了半个身形的楚凌身上,半晌方才道:“楚卿衣。”

    楚凌侧身探出了一个头来,含笑对拓跋胤道:“四殿下,别来无恙。”

    拓跋胤神色一僵,定定地望着楚凌方才道:“是你。”

    楚凌点头,“是我。”

    拓跋胤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楚凌跟前抬手就向楚凌抓了过去。不等楚凌动手,君无欢伸出一只手轻描淡写的挡开了拓跋胤抓出去的手道:“四皇子,你当我不存在么?”

    拓跋胤轻哼一声,提起手中长剑就朝着君无欢招呼了过去。君无欢伸手要拔软剑,却被一直柔软的手按住了。身边楚凌轻声道:“我来。”同时,楚凌已经提起流月刀挡住了拓跋胤劈过来的剑。长剑砍在流月刀上时楚凌握刀的手微微震了一下,但是却半点没有退缩。

    君无欢看了一眼拓跋胤,对楚凌点了点头道:“小心。”便后退了几步将战场留给了两人。

    拓跋胤的武功也是大开大合的路数,与拓跋兴业有几分相似。楚凌在上京也跟他交手过几次,因此也并不畏惧。院子里刀剑撞击声呯呯作响,这样的声音自然引来了公主府的侍卫注意,就连刚刚离开的萧艨都去而复返。只是却被君无欢拦在了一边,萧艨微微蹙眉,看向那个正在与公主过招的男人。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人的强大,“长离公子……”

    君无欢摇摇头道:“无妨,阿凌能应付。”

    “公主只怕不是那人的对手。”萧艨皱眉道。

    君无欢凝眉道:“没关系,有我在。”

    上次楚凌与拓跋胤交手险胜对方,但是那确实是有巧合与运气在里面的。楚凌心知肚明,论实力她还不是拓跋胤的对手。但是这并不表示她没有一拼之力。到了如今这个程度,即便是对上君无欢和南宫御月,楚凌也是有一拼之力的。只是胜的机会比较渺茫而已。

    手中流月刀带起的风声肃然,拓跋胤也不含糊手中长剑凌厉,剑气纵横。

    这一次,两人足足打了将近两刻钟,楚凌方才渐渐落了下方。但是楚凌并不打算就这么认输,眼眸一转,一矮身流月刀平扫向对面拓跋胤的下盘。拓跋胤微微垂眸一跃而起,凌空一个翻身手中长剑剑尖在地上一点,然后借力朝着楚凌扫了过去。楚凌轻笑一声,仰身比来了这一剑,引刀向上刺向半空中地拓跋胤心口。拓跋胤再次翻身避过,反手一剑直指楚凌心口而来。

    不想楚凌不闪不避,反而正面迎了上去。拓跋胤剑眉一皱,正想要收剑却见楚凌手中的刀已经贴着他的长剑刺了过来。拓跋胤冷哼一声,剑身在流月刀上用力一撞,楚凌只觉得握刀的手一麻险些就将刀脱手。

    她一咬牙,用力抓住了手中的刀,横刀斩向拓跋胤的腰腹。

    拓跋胤也不退让,一剑刺向了楚凌的心口。

    眼看着就是两败俱伤之局,站在旁边观战地君无欢上前两步一挥袖卷住了拓跋胤的长剑往旁边一挥,长剑立刻就偏了出去。另一只手却轻轻握住了楚凌的流月刀刀背。他的手并不粗犷,如果不看指尖的细茧的话,犹如保养的极好的文人墨客,世家公子的手。但是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抓,楚凌却觉得流月刀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铁钳钳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拓跋胤后退了两步,有些诧异地看了君无欢一眼。君无欢救楚凌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却不太明白君无欢为什么要救他。

    君无欢轻轻放开流月刀,低头看着楚凌有些无奈地道:“阿凌,你又冒险。”

    楚凌有些遗憾地耸耸肩道:“我还不是四皇子的对手。”即便是冒险,方才如果君无欢不出手的话,只怕也是她败的几率大一些。

    拓跋胤定定地望着楚凌道:“我以前见过你。”

    楚凌对着不远处地萧艨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退下,方才笑道:“四皇子这话说的奇怪了,你当然是见过我的。”

    拓跋胤道:“信州,谢廷泽。”

    “啊?”楚凌摸摸鼻子,笑道:“那一次,我可是差点死在四皇子的手里啊。”

    拓跋胤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一次他是专程去找楚卿衣的,结果楚卿衣就在他跟前他却没有认出来。不仅是那一次,之后那两年在上京,有多少次机会他都可以认出曲笙的身份?可惜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被楚拂衣小心翼翼地护着的妹妹有朝一日会长成这个样子。

    “公主好手段,好胆色。”拓跋胤沉声道。

    楚凌笑了笑,看着拓跋胤道:“四皇子千里迢迢而来,总不会只是为了夸我两句吧?”

    拓跋胤道:“我有事情想问公主。”

    楚凌点点头,她当然知道拓跋胤是有事情要问她,不然总不会是千里迢迢来找她叙旧的吧?

    拓跋胤望着楚凌,问道:“她…临终前说了什么?”

    楚凌眨了眨眼睛,仿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一般。有些不太确定地道:“你是问…拂衣姐姐?”拓跋胤皱眉不语,楚凌却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半晌,忍不住轻笑出声。拓跋胤眼眸微沉,有些不悦地看着她。楚凌淡淡道:“四皇子想要知道也可以,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即可。”

    “你说。”拓跋胤沉声道。

    楚凌道:“我要你藏在四皇子府那个院子下面的密室里的人。”

    拓跋胤脸色一沉,盯着楚凌冷声道:“你进去过?”

    楚凌点了点头,道:“四皇子,她不属于你。”

    拓跋胤冷笑一声道:“你说了不算。”

    楚凌道:“如果我说,这就是她临终前的愿望呢?她只想回家。”

    拓跋胤的声音有些古怪,“回家?她的家就在上京,她这辈子来过这个地方么?”

    楚凌淡淡道:“现在那个地方是你们貊族人的家,不是她的。”拓跋胤提起手中长剑直指楚凌,咬牙道:“什么条件都可以,这个不行。”楚凌摊手,淡淡道:“那就不用谈了,总有一天,你会将她还回来的。”

    拓跋胤冷哼一声,随手将长剑插回了剑鞘转身就要走。君无欢站在楚凌身边,淡淡笑道:“四皇子这就要走了?”

    拓跋胤道:“长离公子想留我?可以,只要你不介意让天启那些人知道神佑公主的事情。”

    君无欢不在意地笑了笑道:“阿凌先前的事情,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只是时候还不到罢了。何况…真的闹大了,对拓跋大将军也不是什么好事,不是么?”

    拓跋胤扭头看着君无欢,“长离公子想说什么?”

    君无欢微笑道:“四皇子既然来了,何不留下来喝杯茶,说不定咱们可以谈谈。”

    “我没什么能跟两位谈的。”

    楚凌笑道:“怎么会呢?我记得先前我们跟大皇子的关系还不错呀。四皇子觉得,等到拓跋梁坐稳了皇位他会怎么对付你和大皇子?”拓跋胤神色地看了一眼楚凌,楚凌不闪不避含笑与他对视。

    良久,拓跋胤才淡淡道:“永嘉帝生了一个好女儿,可惜了。”

    可惜,神佑公主不是貊族人。

    可惜,神佑公主是个女子无法继承天启皇位。

    楚凌不以为然,侧身微笑道:“四皇子请。”

    拓跋胤转过身来,垂眸道:“那就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