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5、和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淡定地坐在丞相府大厅里喝茶,坐在她身边的肖嫣儿却是动来动去没有片刻的安宁,仿佛座下的椅子里被人放了钉子一般。楚凌无奈地道:“嫣儿,好好坐着。”

    肖嫣儿委屈巴巴地撇了楚凌一眼,她都不知道阿凌姐姐怎么就能这么淡定?她都恨不得能直接冲进去将卓夫人从这个大火坑里救出来。万一卓夫人被那些坏蛋虐待,她们去的晚了怎么办?

    楚凌道:“别担心,卓夫人真出了事上官家也得不了好。”就算是死了,卓夫人若是死得不好看上官家都要有麻烦。更何况,楚凌也不觉得上官成义能因为这事儿就弄死自己的妻子。

    肖嫣儿叹了口气,望着楚凌有些犹豫。楚凌安抚地对她笑了笑,“别担心,有我。”肖嫣儿眼中满是信任,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上官成义从外面进来,脸上带着一副真诚热情的笑容,仿佛丝毫不知道公主殿下驾临的原因一般。

    “公主大驾光临,老夫当真是蓬荜生辉啊。”上官成义含笑道。楚凌放下茶杯,站起身来笑道:“上官大人客气了,冒昧来访,若有打扰之处,还望上官大人见谅。”

    上官成义笑道:“公主能够驾临是老夫的荣幸,不知公主今天此来所为何事?不如坐下说话?”楚凌依言重新落座,方才笑道:“上官大人,实不相瞒前几日本宫请教了尊夫人几个问题,着实是受益匪浅。碰巧还有一些小问题想要请教上官夫人,这才冒昧来访还请上官大人见谅。”

    上官成义面上依然带着笑容,但是看着楚凌的眼睛里却多了几分戒备和审视。楚凌显然并不怕他看,笑吟吟地等着他的回答。好半晌,才听到上官成义微微蹙眉道:“实不相瞒,拙荆这两日身体有些不适,只怕是不能为公主解惑了。公主若有疑问,何不请教襄国公夫人?襄国公夫人身份尊贵,又是公主的舅母,正好合适。”

    楚凌笑道:“这不是怕舅母疼我这个外甥女,就算有什么做的不好也不忍心说嘛?原来上官夫人病了,那倒是不巧了。但是本宫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夫人吧。上官大人放心,本宫知道分寸,只看看夫人的身体如何,绝不会让夫人劳累的。”

    上官成义皱眉,没想到这位公主竟然如此难缠。他都亲自来婉拒了,一般稍有眼色的人这个时候都应该知趣的起身告辞了才是。这位公主竟然还打蛇随棍上了!

    只是看着楚凌一脸认真的模样,显然并不会善罢甘休。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公主垂帘,是拙荆的福分。既然如此,公主请吧。”楚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站起身来道:“多谢上官大人。”

    “不敢。”

    上官成义其实并没有多怕楚凌见卓氏,他相信卓氏不会在公主面前乱说什么的。不说卓氏的娘家早就已经没有人了,离开了上官家她根本没有地方去。就算是为了两个儿子和孙儿,她也不会说出什么不利于上官家的话。夫妻这么多年,上官成义对这个妻子其实并没有什么不满,奈何母亲看卓氏始终不顺眼,他劝过几回也没有什么用。身为儿子,他自然是要站在自己母亲这一边的,毕竟母亲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若是没有母亲,哪里有今天的上官成义?

    不过他也确实不想让楚凌见到卓氏,上官成义总觉得这位神佑公主是个不安定的因素,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上官家的人最好还是少跟她接触一些得好。

    有上官成义亲自引路,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卓氏的院子。站在院子里,肖嫣儿四处看了看有些嫌弃地道:“这就是卓夫人的院子?不是说她是丞相夫人吗?丞相不是大官么?”

    这话听得上官成义脸色有些不好看,却也不能说什么反驳的话。卓氏住的院子确实不太像是一个丞相夫人能住的地方,倒不是有多差,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好。如果整个丞相府都是简单朴素的作风也就罢了,偏偏上官老夫人喜好热闹华丽,这个院子在整个丞相府实在是冷清的有些格格不入。看起来不像个当家夫人住的地方,倒像是不受重视的客人住的地方了。

    楚凌看了一眼神色尴尬地上官成义,淡淡道:“嫣儿。”

    肖嫣儿躲在楚凌身边,对着上官成义做了个鬼脸,倒是给面子的不再发表什么意见了。

    卓氏的寝房外面站着两个丫头,见到三人过来连忙上前行礼,“老爷。”

    上官成义道:“公子在里面?”

    丫头点了点头道:“二公子在里面侍奉夫人。”

    上官成义道:“开门。”

    卓氏的房间不小,但是门窗都紧闭着显得有些阴暗。三人进去的时候上官家二公子上官允儒正起身要往外面走。见上官成义进来连忙拱手行礼,“见过…公主,见过父亲。”上官允儒身为丞相府的嫡子,自然是见过神佑公主的。

    上官成义问道:“公主来看你母亲,你母亲怎么样了?”

    上官允儒道:“母亲刚用了药睡下了。”

    楚凌微微挑眉,扫了一眼上官允儒放在床头边的柜子上的药碗,这话有点意思,上官夫人刚服了药睡下了,她这个探病的人自然不好去打扰一个沉睡的病人了。

    楚凌笑吟吟地道:“那倒是我来的不巧了……”

    “姑娘,你做什么?!”上官成义突然脸色一变,沉声道。原来是肖嫣儿趁着她们说话的功夫已经摸到了卓氏床边上。肖嫣儿笑容甜美,回头道:“上官公子,你娘这不是醒着吗?”

    上官允儒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床上的卓氏正睁着眼睛望着他们,脸色不由得一僵。楚凌只当没看见他的神色,笑盈盈地走过去道:“看来是嫣儿太笨手笨脚,将上官夫人吵醒了。”

    肖嫣儿鼓着腮帮子狠狠地瞪了上官允儒一眼,她才没有吵醒卓夫人!

    楚凌走到床边坐下,对卓氏笑道:“上官夫人,听说你身体不适,可有大碍?”

    卓氏摇摇头,道:“公主驾临,臣妇…未能远迎,回望公主恕罪。”说着,就挣扎着坐了起来。旁边的肖嫣儿连忙上前扶着她,楚凌也伸手扶了一把,道:“夫人若是不适,躺着就好。”

    卓氏摇了摇头道:“只是小毛病,让公主见笑了。老爷,儒儿,公主来找我必是有事要说,你们先去帮吧。”这话若是楚凌说,上官成义说不定还要找什么借口婉拒。但既然是卓氏自己说出口的,上官成义即便是不愿也不能当着楚凌的面说什么。只得深深地望了卓氏一眼,带着上官允儒转身走了出去。

    卓氏的气色着实不太好,靠着枕头坐在床上看上去容颜憔悴神色委顿。因为没有上妆,比起上次在宫里看到的还要憔悴苍老。卓氏望着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一声道:“让公主见笑了。”

    楚凌摇摇头道:“这次的事情,我已经听蜜儿说过了。”

    卓氏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蜜儿…她是个好孩子。”

    楚凌看着她,“夫人自己可有什么打算?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我听蜜儿说,夫人想要去束发出家?恕我直言,以上官家的情况只怕不会允许夫人做出这样的决定。”

    卓氏神色悲哀,“我这一生,少年时无忧无虑,家父怕我嫁入高门受委屈,千挑百选为我选了这么一门亲事。家母时时教导我,不可因为自己出身好,就轻视婆母,让夫家不宁。我都一一做了,可是最后…连我亲生的儿子都……”

    楚凌沉默地听着,并不插话。

    “当初我刚生孩子,就被老夫人抱到身边教养。每日也只有请安的时候才能看看孩子。后来我看孩子被老夫人宠得不成样子,只得跟老爷说了。老爷重视嫡子,将孩子接到前院教养,老夫人却觉得是我想要离间她们祖孙关系将我的次子也抱走了。这些年……”

    卓氏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流泪,神色木然仿佛已经感觉不到悲伤了。

    楚凌轻叹了一声道:“夫人打算怎么办?”卓氏的人生确实堪称悲剧,上官老夫人和上官成义自然是这其中最大的凶手,但是这跟卓氏的软弱退让也脱不了关系。至少,在前十多年还在上京的时候,着实哪怕强硬一点点也不会让上官老夫人将两个儿子都抱走,结果养的两个儿子都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不上心了。

    卓氏是很可怜,但是如果她还是一心想要退让软弱的话,楚凌也无话可说。夫妻家族的事情,最难管也最不容易得好。说不定她态度强硬的替卓氏管了,回头来反倒是要被人怨恨。

    卓氏显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她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悲伤和软弱。只是平静地望着楚凌,道:“我想离开上官家,求公主助我。”

    楚凌微微勾唇,挑眉道:“哦?我为什么要帮你?你打算如何离开上官家?”

    卓氏道:“我要和上官成义和离,我当年的嫁妆虽然这些年来被用了不少,但也还剩下一些,足够我以后的生活。我父亲当年曾是户部尚书,卓家也是书香门第,我从小也读过不少书。公主若是不嫌我麻烦,有什么可以为公主效劳的,公主尽管吩咐便是。”

    楚凌定定地望着她,道:“上官成义是当朝丞相,位高权重。与他和离…你当真考虑好了么?别忘了,你们还有两个孩子,你还有孙儿孙女。一旦你们的事情闹大了,他们的脸上只怕都不好看。到时候,夫人只怕是也要后悔的。”

    卓氏淡淡地苦笑道:“公主看我那些儿子儿媳,可有一个关系我这个做母亲的死活?哦,他们是关心的,他们担心我出了什么事闹出去,让上官家难堪。这样的儿子…我没有教养过他们,罢了。”

    房间里沉默了良久,肖嫣儿在一边有些着急地看着楚凌。她想劝楚凌赶快答应下来,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得强行忍着。忍得难受了就拽着自己的辫子磨蹭。

    良久,才听到楚凌道:“既然夫人决定了,我可以答应夫人。此事过后,我希望夫人为我效力五年,如何?”

    “多谢公主。”卓氏坐在床上不便起身,只得双手撑着床面郑重地对楚凌拜了三拜。其实她知道,公主这个时候收留她根本就是一件相当亏本的买卖。不提她到底能替公主做多少事情,只是公主插手这件事对名声的影响就得不偿失。但是对她来说,这五年不仅仅是还了公主的恩情,更是让她一个刚刚和离孤身一人的女人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卓氏眼睛有些红,自己的亲人对她不理不睬,一个原本只有一面之缘的公主却对她伸出了援手。卓氏不知道神佑公主帮她有多少是因为可怜她,又有多少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但是她真的不愿意就这么过完自己的后半生。蹉跎了这么多年,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再去忍耐了。她也不想去赌上官老夫人会不会比她先死,就算赌赢了又有什么意义?

    楚凌点头道:“好,既然夫人已经决定了,我回去就回准备,到时候该怎么做我会让人通知夫人。这几天,夫人依然可以后悔。”

    卓氏点了点头,并没有急着表明自己的决心,但是眼底却写满了坚定。

    楚凌站起身来,问肖嫣儿,“卓夫人的身体如何?”

    肖嫣儿气鼓鼓地道:“不太好,卓夫人后面要做的事情如果很麻烦的话,最好缓几天,我给卓夫人配置一些养身的药。”

    楚凌点点头,侧首对卓夫人笑道:“回头我让人将药送过来,卓夫人先安心养病。至于蜜儿那丫头,就先留在我哪儿了,夫人这里可有什么不便?”

    着实摇摇头,道:“多谢公主关心,我这里没什么。蜜儿既然出去了,就别让她再回来了。”

    楚凌道:“夫人心里有数就好,既然如此,我这便先告辞了。”

    “送公主。”卓氏道。



------题外话------

    上午拔了颗牙,麻药退了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o(>_<)o~

    ps:有亲觉得阿凌楚凌卓夫人这件事太磨蹭了,呃…可能有点吧,不过一个刚回来的公主,拎起鞭子直闯丞相府去管人家的私事可能有点困难哈~实在抱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