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4、卓氏求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上官家的后院此时早已经乱成了一团,上官成义急匆匆赶到卓氏院子里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上官老夫人的怒骂声,和几个女眷七嘴八舌的劝说声。

    上官家如今虽然是平京城里举足轻重的家族,但是底蕴却并不深厚,家中人口自然也算不上多。上官成义出身清贫,是真正的贫寒士子,上官家的门第连书香门第都算不上。上官成义的父亲早逝,家中只剩下孤儿寡母。上官老夫人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儿子的身上。上官成义也不负所望,年纪轻轻便考中了进士。但是上官老夫人本身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乡野妇人,早年为了养育儿子更是养成了一副泼辣刻薄的性子。

    上官成义也知道母亲这个性子容易惹祸,早年很少让母亲出门应酬。还年轻一些的时候,上官老夫人也还听得进去劝,又是一心为了儿子,倒是没出什么事。等到上官成义逐渐高升,深感母亲为了自己付出的辛劳,对上官老夫人更是言听计从。渐渐地,上官老夫人年纪越大,性格却是越发的执拗刻薄起来。

    特别是对于高门出身的儿媳妇,是百般看不上眼。谁劝也没用,上官成义从小看着邻家的婆婆为难儿媳妇,也并不觉得母亲做的多过分,有时候遇到了便劝几句,大多数时候却是放任自流的。只是他不知道,每次他劝过了之后,上官老夫人回头就会加倍的折腾儿媳妇。

    平时倒是无所谓,但是现在却有些麻烦。上官成义是一个很敏锐的人,否则他也不能从一届贫寒书生做到如今的宰相之位。先前神佑公主摆明了要关照卓氏,若是卓氏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神佑公主只怕正好抓住他的把柄。上官成义不怕神佑公主,但是朝中暗流汹涌多的是人暗中盯着他。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母亲。”上官成义踏入院中,才发现除了不在京中的长子,家中几乎所有人都在。两个儿媳妇正扶着母亲细声劝慰,次子也站在一边低声说这什么。几个庶子庶女和侍妾围在旁边看热闹,眼底满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幸灾乐祸。

    上官老夫人一看到儿子,立刻哭天抹泪地迎上来道:“义儿,你快看看,你娶的这个媳妇儿…这是要气死我这个老太婆啊。”上官成义微微蹙眉,扫了一眼旁边看热闹的几个人,冷声道:“都在这里作什么?退下!都给我在外面把嘴闭牢一些!”

    几个侍妾庶子女心有不甘,但是看上官成义脸色难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默默退下了。上官成义这才看向次子问道:“出了什么事?”

    上官允儒有些为难地看了看祖母,又看了看不远处紧逼的房门。

    上官成义怒道:“让你说!”

    上官老夫人虽然厌恶儿媳妇,对孙儿却是疼爱的。见儿子斥责孙儿,立刻上前拦住怒道:“好端端的,你骂我孙儿做什么!”上官成义无奈地道:“母亲,我…只是想问问出了什么事。”

    上官老夫人轻哼一声道:“还不是你那金贵的儿媳妇,我这老太婆不过是想吃一碗她做的豆花羹,她就敢把蒸碗羹汤都倒在我的身上!如此不孝的恶妇人,让她跪一会儿祠堂委屈她了么?竟然还敢装晕,这是要诬陷我这个当婆母的不慈?!”

    “不是的!”一个带着哭腔却有些凄厉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关闭着的房门里扑了出来。上官成义定睛一看,却是上官夫人身边贴身侍女,似乎是叫蜜儿还是什么的。

    那丫头满脸泪痕,扑倒在上官成义跟前的地上哭泣道:“老爷,不是这样的,这真的不怪夫人。夫人她没有、她没有装晕!她是真的……”

    “住口!”上官老夫人厉声道:“哪里来的贱蹄子,也敢在老爷面前胡说八道!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

    立刻有两个身形健壮的婆子上前来,一左一右拉起那小丫头就要往外走。那丫头挣扎着不肯,“老爷,求你相信我,夫人真的没有…公子、二公子!”

    上官允儒犹豫地看了看上官老夫人,终究只是沉默地站在上官老夫人身边并没有开口。

    “住手!”上官夫人脸色苍白,跌跌撞撞地从里面冲了出来,没有去看上官成义和站在旁边的儿子,直奔那丫头而去了。

    “放开她!放开蜜儿!”上官夫人厉声道,或许是她的声音太过冷厉,抓着那丫头的两个婆子竟然不由得放了手。上官夫人跌坐在那丫头身边,抱着她连声叫道:“蜜儿…蜜儿,你怎么样?”

    那叫蜜儿的丫头也被吓得不轻,她是上官家的老人了,自然知道被老夫人身边的人拖出去的后果绝不仅仅只是拖出去而已。此时看到一身狼狈的夫人,也忍不住抱着上官夫人放声大哭起来。

    这悲惨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有些沉默了,但这其中并不包括上官老夫人。上官老夫人只觉得卓氏矫揉造作,一大把年纪了还故作可怜兮兮的姿态想要迷惑自己的儿子,离间自己与亲孙子的关系。她当初为了养大义儿吃了多少苦,什么时候像卓氏这般柔弱过了?

    “怎么?这是在向老爷告状,说我这老太婆虐待你了?”上官老夫人尖声道。卓氏忍不住颤了颤,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让她失望的是,上官成义只是皱了皱眉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而她的儿子则是微微侧首有些心虚的避开了她的目光。卓氏心中顿时感到一片苍凉。

    “老爷。”卓氏在蜜儿的扶持下站了起来,目光定定地望着上官成义道:“老爷相信我么?”上官成义皱眉道:“夫人,母亲年事已高,你何必与她计较?”卓氏只觉得可笑,母亲年事已高?可是她呢?她的婆婆刚开始折腾她的时候还没到她现在的岁数吧?她已经是有孙儿的人了,但是她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不知是不是方才两个男人的表现太过让卓氏心寒,也让她受到了刺激,卓氏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的息事宁人,咬牙道:“我没有故意烫母亲,也没有故意假装晕倒!母亲要吃豆花羹,要我亲自做,这也罢了。但是她还要我亲自磨豆子做豆花,半点不能假手他人。我从三更便起身,一直忙碌到中午做好。母亲嫌我做的太慢了,伸手便推我。那碗豆花羹是倒在了我的身上,母亲的身上只是溅湿了一点衣服而已。为了这个,我从中午一直跪倒现在……”

    蜜儿也忍不住哭道:“老爷,求你救救夫人吧。夫人昨儿受了凉一直没有怎么用膳。今天忙碌了一整天,到现在还滴米未进……”

    卓氏忍不住将蜜儿搂在怀中,她陪嫁的奶娘早几年就过世了,原本的丫头下人在这些年也应为各种原因离开的离开,过世的过世。这偌大的丞相府中,说起来她是丞相夫人,但是真正能真心对她好的人,竟然只有一个贴身的小丫头。她这一生…实在是太失败,太悲哀了。

    上官成义皱了下眉,道:“好了,儒儿,跟你媳妇儿扶你娘回去休息,让大夫给你娘看看。”

    “是,父亲。”上官允儒和二少夫人俩忙上前先要扶着卓氏回房,卓氏目不转睛地望着儿子。上官允儒和母亲对视了片刻,就微微侧开了脸。卓氏有些失望,这种感觉每一次发生类似的事情她都会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却让她觉得格外的疲惫和冰冷。

    “老爷……”

    “好了。”上官成义有些不耐烦地道:“夫人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以后小心一点。”

    卓氏愣住,一瞬间仿佛有一股什么东西从脑海里直冲而出。

    一股被压抑了许久的悲愤终于从胸中喷涌而出。她一把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儿子和媳妇,不顾他们惊愕的眼神有些蹒跚地走到了上官成义跟前。定定地望着上官成义道:“老爷的意思是…这是又是我的错?”

    上官成义一愣,回过神来才皱眉道:“你又想如何?”

    卓氏道:“我也想知道,老爷想要如何?”

    夫妻几十年,卓氏一直都是温柔贤淑的,上官成义也从未被她如此质问过,一时间倒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上官成义还没说什么,上官老夫人却忍不住了。她看重自己的儿子胜过一切,哪里能容忍儿媳妇这样无礼的质问。上前一步,抬手一个耳光就朝着卓氏甩了过去,“卓氏,你放肆!”

    卓氏防备不急,又身体虚弱,直接被一个耳光打得栽倒在了地上。

    “夫人?!”蜜儿惊呼一声,连忙扑了过去想要扶起卓氏。卓氏扶着蜜儿的胳膊站起身来,抬手摸了一下唇角的血迹,看看旁边置若罔闻地丈夫和儿子,不由地苦笑了一声,喃喃道:“我受够了…蜜儿,咱们走吧。”既然她这个妻子母亲做得这么失败,那就……罢了吧。

    蜜儿连连点头,扶着卓氏就往外走去。

    两人才走出了几步,深厚就传来上官成义恼怒地声音,“你去哪儿了?”

    卓氏回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我去庐宇观,以后都会留在那里,不会再来碍老夫人的眼了。”这话的意思,竟然是要束冠出家了。

    “站住!”上官成义厉声道,“来人,请夫人回房!”

    “公主!”听到卓氏消息的时候,楚凌正带着肖嫣儿在平京城里逛街,雪鸢急匆匆而来,额边还有不少汗珠,显然是找了她们不少时间。肖嫣儿笑道:“雪鸢,出什么事啦让你这么着急?”

    雪鸢抬手抹了额边的汗珠,叹了口气道:“确实是出大事了,公主,上官夫人出事了。”

    闻言,楚凌神色微变,微微蹙眉道:“我以为上官成义是个聪明人。”她既然表示出了对上官夫人的兴趣以及对上官成义的不满,至少在短时间内上官成义应该是不会让上官夫人出什么事的才对。没想到才刚过了没几天,竟然就出事了?

    “怎么回事?”

    雪鸢低声道:“上官夫人被关起来了。”凑到楚凌跟前,飞快地将事情说了一遍。楚凌还好,肖嫣儿却已经气得火冒三丈了,“阿凌姐姐,你看我就说那老家伙不是好东西!”

    楚凌无奈地看着她,“嫣儿,稍安勿躁。”

    肖嫣儿郁闷,“都这样了,怎么还能勿躁?我都快要燃起来了!”楚凌道:“不然怎么办?我带着你去强闯丞相府,把卓夫人抢出来?”肖嫣儿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显然这个提议很让她心动。

    楚凌无奈地抽了抽嘴角,叹了口气道:“别闹,这事儿我会处理的。”肖嫣儿有些忧愁,“阿凌姐姐,你可快点。万一卓夫人被他们给折磨死了,那可就什么都晚了。”

    楚凌看看肖嫣儿担忧的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轻笑道:“嫣儿真是个好姑娘。”肖嫣儿鼓着腮帮子瞪着她,楚凌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吓得肖嫣儿连忙捂着自己的脸颊跳开了。

    逗了肖嫣儿几句,楚凌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看向雪鸢道:“消息是谁传出来的?”她并没有让人特意关注卓夫人的事情,卓夫人刚被关起来,公主府就收到消息了,未免也太亏了一些。

    雪鸢低声道:“是襄国公夫人派人送来的消息,她还送来了一个叫蜜儿的丫头,说是卓夫人的贴身侍女。”

    楚凌有些意外,“舅母?”楚凌一直觉得襄国公夫人不爱管事性子平和,现在看来倒是也有些意思。

    雪鸢点了点头,楚凌点头道:“我知道了,咱们回去吧。”

    一行人回到公主府中,蜜儿果然已经在大厅里等着她们了。一见到楚凌进来,蜜儿就扑到了她的脚边哭泣着道:“奴婢求公主救救我们夫人!”

    楚凌俯身将她拉起来,轻声道:“别急,卓夫人现在怎么样了?”

    蜜儿一双眼睛早就哭得又红又肿,小脸上也满是狼藉的泪痕。听了楚凌的话,她抽噎着道:“老爷…老爷把夫人关起来了。夫人还病着,已经一天多没有吃东西了。老夫人…老夫人恨夫人顶撞老爷,不让奴婢给夫人熬药。呜呜……”

    楚凌皱眉道:“顶撞?”卓夫人忍了那么多年,怎么突然就顶撞起上官成义了?

    蜜儿抽噎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老爷虽然让大夫给夫人看过了,但是老夫人不让照顾夫人,也不许奴婢去煎药。夫人就饿着肚子在床上熬着。奴婢看夫人已经烧的有些迷迷糊糊了,这才冒死偷跑了出来,去求见了襄国公夫人。夫人说过,公主…公主是个好人。”

    楚凌有些惊讶,这丫头看着年纪不大倒是挺聪明的。公主府不好进,但是卓夫人跟襄国公夫人肯定是打过交道的。她身边的人若是以卓夫人的名义求见襄国公夫人,也要容易一些。

    “我记得,上官二公子是在家中的?”楚凌道。

    蜜儿苦笑道:“二公子…二公子……”似乎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但是很显然,上官家的二公子并不能帮到母亲什么地方。

    “公主,奴婢求求你救救夫人。奴婢虽然没什么用,但是拼死也愿意报答公主的大恩大德。”蜜儿说着又跪了下来,对着楚凌使劲儿的磕头。旁边的白鹭雪鸢立刻上前拉住了她,“你别怕,公主既然回来了,就不会见死不救的。”

    楚凌点点头道:“也罢,我先去上官家见一见卓夫人,再做决定。”

    “多谢…多谢公主。”

    自从昨天将卓氏关了起来,上官成义心中就很是不安。一大早下了朝便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着,想起昨天的事情上官成义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母亲的性子他知道,有时候确实是有些过分。但是卓氏因为这点事情就要跑去出家,这也太过分了一些。当家夫人束发出家,让这平京的百姓怎么看上官家?

    上官成义皱着眉思索着,回头还是要劝一劝母亲。还有夫人那里,等她气消了一些,再让儒儿去劝劝他吧。

    “老爷。”管家匆匆进来,脸色有些古怪地禀告道:“老爷,公主来了。”

    上官成义一愣,“公主?哪个公主?”

    管事无言,“神佑公主啊。”这朝中如今不是就只有这一个公主了么?老爷这是怎么了?

    上官成义皱眉道:“神佑公主?她来干什么?”上官成义直觉就感到这神佑公主只怕是来者不善,并不想见她,“就说我不在。”管家苦着脸道:“公主说,她跟夫人约好了来找她请教问题的。”

    “什么?!”上官成义心中一沉,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啊。管家望着上官成义道:“老爷,公主那里……老奴去回了,就说夫人身体不好?”

    上官成义一摆手道:“我去见公主!”若只是管家去说夫人身体不好,只怕公主立刻就要说正好给夫人探病。上官成义实在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这神佑公主为什么就对自家毫无特别之处的夫人另眼相看。还是说,她真的是想要利用这点来抓住自己的把柄?若是如此,他上官成义也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