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3、神佑军!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书房里的两个沉默半晌无言,此时这两位只说出个名字都要引得世人侧目的人中俊杰的模样着实不太体面。在楚凌眼中,长离公子往日白皙的有些失了血色的容颜此时竟然难得的染上了几抹红晕。往日沉静深邃的眼眸还隐藏着尚未湮灭的暗火,更加显得整个人秀色可餐。

    楚凌自然不知道,她看君无欢秀色可餐,在君无欢的眼中她同样也是万分诱人的。少女嫣红的菱唇充满了水泽,美丽的容颜上布满了红晕,笑意盈盈,媚眼如丝。

    “阿凌,抱歉。”君无欢再次道,声音低沉暗哑。

    楚凌轻笑一声,靠在君无欢怀中笑得乐不可支。君无欢低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楚凌抬起头来,双眸亮晶晶地望着他,在他耳边低声轻语了两句。君无欢神色顿时变幻不定,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长叹了一声,闷闷地将头靠在她的颈边,轻声道:“我们还没成婚。”

    楚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老古董,这可是你自己决定的,不能怪我啊。

    有了自己的公主府,楚凌觉得日子比在宫里待着舒服多了。不仅仅是公主府的面积远比永乐宫大,最重要的是出入方便了许多。想要去哪儿一直接去了,根本不用跟谁打招呼,谁也管不着她。安排好了公主府的事情,楚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已经属于自己了的亲兵。

    因为神佑公主的一应待遇都是刚刚到手的,公主府的亲兵也都是刚从禁军中分离出来的所以并没有来得及安置在公主的封地里,目前依然在禁军在京城外不远处的一处小营地。

    一大早,楚凌便带着萧艨去了亲兵的驻地。三千亲兵在天启兵制中恰好成一军,统兵将领为军指挥使。不过既然成为了公主府的亲兵,从前的编制自然是不作数的,朝廷将这一军划给楚凌的时候调走了原本的军指挥使,因为公主府已经另外认命了萧艨为公主府仪卫都尉。公主府的亲兵当由他来统领,若是再留下一个军指挥使就不合适了。

    刚刚被从禁军划归为宗室亲兵而且还是个公主的亲兵,又被调走了最高将领,亲兵的将士们难免有些不安。因此再看到楚凌和萧艨出现的时候,都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从朝廷正规军变成一个没有实权的公主亲兵,这其中的差别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楚凌对此也不在意,本姑娘连貊族大军都正面杠过了,还能怕这些整日无所事事的禁军?

    说这些禁军无所事事绝对不是楚凌的蔑视之言,说起来京城附近的禁军守卫京畿确实是责任重大。但是谁都知道,如今的平京和北方之间还隔着一条灵沧江呢,而且灵沧江沿岸驻扎了数十万的大军,貊族人想要越过灵沧江突袭平京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因此这些禁军整日除了训练也确实是无所事事。至于他们那些所谓的训练,楚凌找萧艨拿过一些资料看了看,除了个别将领治军严明,绝大多数只能称得上是应付了事。

    对此,楚凌很是奇怪还忍不住跟萧艨讨论了一番。

    按理说,当初天启被貊族打得落花流水被迫丢下了大半个天下。如今到了天启就算不是励精图治,治国强兵以图有朝一日收复中原,至少也应该居安思危,防备有朝一日貊族南侵吧?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艨脸色难看的沉默了良久,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走了。楚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萧将军原本是禁军副指挥使,她这不是直接骂到人家脸上去了嘛。

    楚凌站在一边兴致勃勃地观察着站在跟前的三千亲兵,一个个倒是身形挺拔看起来英姿飒爽的模样。不过…只看眼神就知道,这些人别说是上战场大多数人只怕连血都没有见过。这么娇贵的一群人,她可养不起啊。

    对着旁边的萧艨使了个眼神,萧艨这才点头道:“指挥以上的将领出列!”

    天启兵制以一百人为都,五都为一营,六营为一军。统领分别称为指挥、军使、军指挥使,每个职位还配置副职,一个到多个不定。

    萧艨话音未落,前方便齐刷刷站出来二十多个人。

    萧艨看着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道:“副指挥使?”

    男子拱手道:“禁军平陵军副指挥使陆鼎,见过公主,见过指挥使!”

    萧艨看了楚凌一眼,目光又重新落回了他身上道:“我是公主府仪卫都尉,以后平陵军不再是禁军,陆校尉也不必称呼我指挥使,诸军,奉公主命…各营编制人数如旧,平陵军易名为神佑军,各都营废除以统兵者姓氏或其余名字称呼,正式称呼统一以数目相称。例如神佑军第一营、第二营等等。命令始即开始执行,各位统领之后各自商议,三天内务必将结果呈交公主。”

    队伍中一片寂静,并无人应答。显然是对楚凌着所谓的改变并不认同。楚凌也不惊讶,其实她根本什么都还没有动,只除了改了他们的称呼而已。但是显然,这些自诩为天启精兵的前禁军们并无法接受。

    萧艨微微皱眉,“陆校尉!”

    “萧将军,请问…公主的命令,禁军司都指挥使和马步兵指挥使知道么?朝廷知道么?”虽然是在问萧艨,但是他的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楚凌。

    萧艨上前一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人拦住了。楚凌上前一步,含笑看着眼前的陆鼎,轻声道:“陆校尉是吧?本宫希望你能够明白一件事。”

    “请公主指教。”陆鼎并不退避,沉声道。

    楚凌微微勾唇,“父皇已经将你们给我了,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朝廷的禁军,而是本宫的亲兵。是本宫、的俸禄在养你们。别说本宫只是要你们该名字,就算本宫要让你们叫阿猫阿狗,你们也得给我听着!不想听,可以。退出神佑军,另谋高就。不过本宫倒是想知道,本宫赶出去的人,谁会接收?”

    陆鼎咬牙,狠狠地瞪着楚凌,他身后不少将士也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显然楚凌的这番话让他们感觉自己被人冒犯和践踏了。原本就不高兴好好的禁军变成了一个公主的亲兵,如今这公主竟然还如此跋扈,这些眼高于顶的禁军们哪里能忍?

    “公主,你在侮辱我!”陆鼎咬牙道。

    楚凌靠近了他几分,轻声笑道:“哦?我侮辱你了么?败军之将,不是苟延残喘么?”

    “你!”陆鼎眼中顿时充满了血丝,终于忍不住一拳朝着楚凌砸了过去。

    众人不由的惊呼一声,连忙就要上前去拉陆鼎。生气归生气,若真是打了公主,那全家的性命只怕也要交代出去了啊。萧艨也上前一步想要拦在楚凌跟前,但是楚凌跟陆鼎距离太近了,根本没有个他这个机会,只听楚凌轻笑一声,微微侧首就避开了这来势汹汹的一拳。

    一拳砸空,陆鼎惊愕之余也不由的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真的一拳砸到公主脸上…后果不堪设想啊。

    却见站在她对面的少女笑道:“胆子不小,敢对本公主动手。看在你这么有勇气的份上,来吧…你若能打赢本宫,我便不计较你方才的罪过了。”

    陆鼎被吓醒了,反倒是不敢动手了,只是迟疑地望着楚凌。见他不动,楚凌挑眉道:“怎么?你觉得让本宫治你以下犯上之罪,更好一些?”

    萧艨站在一边,淡淡道:“公主何必强人所难,他不是你的对手。”对面的将领中不少人都露出了不以为然之色,显然是认为萧艨在捧着这位公主殿下。虽然刚才公主躲过了陆校尉的一拳,但是说她实力胜过陆校尉却依然没有人会相信。

    楚凌点点头道:“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来人,陆鼎以下犯上给本公主……”

    “等等!”陆鼎终于回过神来了,连忙叫停。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陆鼎有些怀疑地看着楚凌道:“如果我赢了,公主真的不……”楚凌淡淡道:“要立字为据么?”

    “不用。”陆鼎连忙摇头道,“请公主赐教。”

    楚凌也不给他反悔的机会,身形一闪已经到了陆鼎跟前。陆鼎吓了一跳,连忙拔刀想要招架。却只见楚凌的手在他刀柄上轻轻一拍,往日里用惯了的刀一时间竟然拔不出鞘了。陆鼎也不敢多想,当下抡起手中的刀当作短棍就朝着楚凌挥了过去。楚凌身形一转,旋身避开了这看似凶猛的一击。一把短刀轻巧地滑落到了她手中,刀光乍现,陆鼎忍不住眯了下眼睛,只凭着直觉又是一下扫了过去。

    耳边响起一声轻笑,“反应不错。”

    陆鼎心中一惊,飞快地转身横扫,只觉鼻间香风飘过,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人一掌拍了出去。落地的瞬间,陆离左手地上一拍想要借力起身。左腿弯上却是一麻,左腿一弯整个人跌了下去。下一刻,方才还在楚凌手中的短刀已经插在了他脖子边上的地上。冰凉的刀身触碰到他的脖子,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陆鼎抬起头来望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红衣少女,心中一脸冰凉。

    校场上一片宁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不远处的红衣少女。谁也不肯相信,他们的副指挥使竟然败得如此迅速,忍不住又去看在旁边观战的萧艨。萧艨有些无奈地摸摸鼻子,他方才说陆鼎打不过公主,只是激将法而已可没有安什么好心。楚凌俯身拔起短刀,含笑看着陆鼎道:“陆校尉,还打么?”

    陆鼎抬手抹去了唇边的血迹,咬牙道:“愿赌服输,我不是公主的对手。求公主放过我的家人,陆鼎甘愿领罚!”

    楚凌无趣地耸耸肩,随手将手中的短刀扔给萧艨。转身面对众人挑眉道:“念你初犯,本公主饶你一次。有谁还不服的,也可以来试试,本公主不算你们以上犯下。不想待的,趁早走人,若是以后在让我发现有谁敢吃里扒外,就别怪我不给各位面子了。至于留下来的人……一句话,本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想要反抗?打赢我再说。”

    校场上依然寂静,楚凌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去看萧艨。

    难道是本公主太凶恶,把人给吓坏了?

    萧艨面无表情。

    “末将参见神佑公主!”

    “属下参见神佑公主!”

    片刻后,众人齐刷刷地跪了下来齐声道。三千个声音同时响起,呼声震天。楚凌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这些人总算是很识趣,让她少费了不少事。

    自此,平陵军易名神佑军。正式从朝廷正规禁军转为公主亲兵。虽然等级上降了一大截,但是此时的神佑军将士们想到的并不是这些。身为天启数十万禁军中最普通的一员,平陵军并不比别的兵马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如果真的离开神佑军,即便是公主不计较,有抗旨嫌疑的他们也不会被任何一支兵马接收。既然如此,跟着一个受宠的公主也没什么,还不用上战场危险更小一些。

    而且,他们打不过神佑公主!

    军中的人总是佩服强者的,他们打不过神佑公主这个事实就足够让他们低头。

    片刻后,楚凌带着神佑军一众将领转移到了营中的大帐。楚凌随手甩出几张纸笺道:“从明天开始,神佑军按照我的要求训练,这个营地你们还可以住两个月,两个月以后,合格的人中一部分会前往公主府驻守,剩下的人将会前往我的封地,你们驻扎的地方以后也在那里。”

    陆鼎拿过桌上的纸笺看了看,皱着眉头将纸笺递给旁边的人传下去,“公主,不合格的人……”

    楚凌微笑道:“不合格的人只能请他另谋出路了,我不收废物。”这话一出,楚凌又成功收获了几个将领的白眼。楚凌懒洋洋地道:“怎么?各位没有信心?”

    几个年轻的将领咬牙道:“保证完成任务!”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这话不错,手下的兵卒实力如何,关键要看训练的将领实力如何。所以……我当然是相信各位的。希望各位继续努力。”

    萧艨默默地看着眼前一脸天真烂漫的公主殿下,总觉得这位有一天会死于手下将士的暴乱。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欠儿的公主!

    上官府

    书房里,朱大人端着茶杯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偷瞄主位上的上官成义。上官成义自然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又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朱兄,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朱大人道:“上官兄,今天公主去了城外的军营。”

    上官成义道:“朱兄,既然大家已经让步了,您又何必再追着神佑公主不放呢?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公主而已,而且已经十七岁了,等过段时间陛下定要挑选如意郎君,到时候嫁了人,还能如何?”

    朱大人连连叹气,道:“哪里这么简单?上官兄可知道,公主殿下去军中之后做了什么?”

    上官成义摇了摇头,他主管政事,军中的事情自然不如朱大人消息灵通。朱大人沉声道:“她将平陵军改成了神佑军,而且…换了军中的操练章程。”

    “那又如何?亲兵是她的,就算她要他们放下兵甲去种田,我们也管不着啊。”上官成义问道。那些兵马已经不属于朝廷编制,也不用朝廷出军饷了。

    朱大人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道:“上官兄的心未免也太宽了一些。”上官成义不以为然地道:“毕竟是个公主。”朱大人道:“上官兄就算不担心公主,那襄国公府呢?还有那个君无欢…你真的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么?”

    上官成义笑道:“朱兄,你想的太多了。”

    见劝不动上官成义,朱大人只得叹了口气有些不悦地拂袖而去。

    看着管家送走了朱大人,上官成义方才无奈地叹了口气,随手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边。他哪里是不想反对,他是不能反对啊。

    陛下再三敲打让他不得不小心。陛下或许是对抗不了整个朝堂,但是想要换掉一个大臣却不是多难的事情,朝堂上的文官也并不是铁板一块的。还有那神佑公主,也不是一个善茬。君无欢当初在上京翻手为云覆手雨,虽然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之后上京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细细琢磨也还是能回过味儿来的。

    “老爷,老爷……”后院的管事匆匆而来,摸着汗道:“老爷,老夫人…老夫人……”上官成义豁然站起身来,有些焦急地道:“老夫人怎么了?”

    管事道:“老夫人…老夫人罚夫人跪祠堂。”

    上官成义皱眉,不悦地道:“就这样?”

    管事道:“夫人…夫人晕过去了。”

    “什么?!”上官成义一惊,“快去看看,请大夫了没有!”

    “已经…已经让人去了。”

    “快去!”上官成义不再看那管事,匆匆出门朝着后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