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2、谁先退谁怂!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院子里的仆从婢女早就被遣退了,能留下观战的也只有金雪白鹭等几人。楚凌和萧艨相对而立中间只隔着七八步的距离。萧艨握着手中的长剑微微皱眉,神佑公主的身手他曾经见识过一些。只是那天晚上两人只是匆促地过了两招,萧艨能感觉到公主身手不弱,但是到底能强到什么地步,心里却没什么把握的。

    “公主先请。”萧艨恭声道。

    楚凌对他扬眉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袖中一道寒光闪过,萧艨只觉得眼前一亮一身红衣的少女已经到了跟前。少女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几乎要让人忍不住恍神。但是她出手的招式却与她脸上明艳灿烂的笑容截然不同。刀光飞舞间带着凛冽地杀气,每一刀下来几乎都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刀刀致命。

    萧艨连忙收起了心中那些散漫的想法,专心应对眼前的少女。

    长剑和短刀片刻间已经碰撞了七八次,谁也没有占到丝毫地便宜。萧艨手中长剑一凛,只是短暂的交手他已经发现了这少女的短处。凌厉的招式难以掩盖少女内力修为的薄弱。或许在这个年纪看说,神佑公主的内力已经不错了。但是以她的资质来说,却又显得太差了一些。这只能说明,神佑公主修习内功的时间还不长,她更擅长外功。

    萧艨并没有以自己的强处去欺压对方的短处,身为一个武者和一个男人他还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同时他也发现,即便是神佑公主的缺点很明显,但是真正想要拿这个缺点攻击她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的招式凌厉迅捷,一触即走并不轻易跟人正面抗衡,而一旦让她抓住机会,一出手也必定是快若雷霆,攻敌必死。萧艨一开始没注意,两次险些被她吓出一身冷汗。最后只能专心地应对,没有半点功夫再想别的什么了。

    不说头一次看到这种打斗的金雪被吓得目瞪口呆,就是白鹭和雪鸢也看得目眩神迷。在沧云城她们也经常看到公主练功或者跟城主过招。这位萧将军实力或许不如城主强,但是打起来却绝对比城主下手重。越发越认真之下,两人的纠缠竟然激烈的连他们都忍不住担心起来。

    “这…公主不会有事吧?”雪鸢忍不住道。

    白鹭握着手道:“萧将军,应该会有分寸吧?”

    事实上,萧艨这会儿也在暗暗叫苦,他是有分寸,问题是现在的情况却由不得他掌握这个分寸了。神佑公主的实力超出他预估太多,萧艨甚至能感觉到只要自己稍有松懈可能就会面临败北甚至是重伤的处境。但是若是真的放手一战,伤了公主又怎么是好?

    “还不专心?!”楚凌冷笑一声,手中流月刀风声呼啸,脚下飞快地转变位置,铛铛铛三刀毫不留情地砍在了萧艨的剑锋上。萧艨手中虽然也是一把不错的宝剑,但是跟流月刀比起来却还差得远。三刀下去,长剑立刻就碎成了两段。

    楚凌飞身踢飞了一截断剑,毫不犹豫地再次攻向萧艨。萧艨也顾不得许多,一手挥舞着手中断剑,一手想要去夺楚凌手中的流月刀。楚凌冷笑一声,在萧艨抓过来的同时突然放开了握着流月刀的手。下一刻袖中一把匕首刺了出去。萧艨一惊连忙后退,下一刻流月刀又落回了楚凌手中。

    萧艨连续后退了五六步,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被划破地衣襟有些错愕地看向楚凌。这是杀手的路数?

    方才他与公主交手,虽然公主走的迅捷灵巧的路子,但是招式中正平和,偶尔凌厉几分也是简洁明快的军中路子,显然都是名家教导的结果。没想到这位公主殿下真正精通的竟然是暗杀之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学到的。

    楚凌对他扬眉一笑道:“再来?”

    萧艨随手扔掉了手中的断剑,道:“再开!”

    楚凌轻笑一声,随手将手中的流月刀扔到了一边,“我不占你便宜。”

    君无欢和桓毓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人赤手相博的情景。萧艨掌法不弱,楚凌精通的却是近身擒拿和格杀术,外行的人看得眼花缭乱,内行却能看清楚其间的凶险。

    桓毓挥舞着手中折扇笑道:“凌姑娘这功夫是越发精湛了啊,怎么样君无欢,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

    君无欢淡淡扫了他一眼,桓毓兴致勃勃,“你想想,万一将来你想有点什么…凌姑娘你可招架得住?”

    君无欢淡然道:“我若是你,你会闭嘴。须知道,祸从口出。”

    桓毓对他翻了个白眼,自从有了凌姑娘君无欢对他就越来越不和善了。果真是见色忘义啊。

    这一场交锋最后以萧艨的一招之差败给了楚凌。楚凌笑吟吟地收回了落在萧艨脖子上的手指,道:“萧将军,承让了。”萧艨深深地望了楚凌一眼,沉声道:“我输了。”

    旁边桓御击掌笑道:“凌姑娘,许久不见又精进了啊。有空咱们切磋切磋?”楚凌笑眯眯道:“现在就可以啊,玉六公子请。”

    桓毓看看楚凌那纤细白皙如玉的指尖再看看旁边阴恻恻地望着自己的君无欢,连忙摇头。开玩笑,那双小手刚才可差点掐断了萧艨的脖子啊。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时时刻刻等着拉偏架的君无欢在旁边,他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楚凌刚刚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架,其实也不想跟桓毓打。既然他拒绝了,她自然也不会再纠缠不放。含笑走到君无欢身边道:“你们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萧艨这些日子跟着楚凌,也算是知道君无欢的身份了。陛下都没有反对他自然更不可能管公主的私事。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刚得到一个消息,阿凌你可能会有麻烦了。”

    楚凌有些意外,“麻烦?什么麻烦”

    君无欢看了一眼萧艨,却并没有闭着他的意思,道:“拓跋胤来了。”

    “拓跋胤?”楚凌惊诧地看着君无欢,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他们对外隐瞒了楚凌当初在北晋的身份,特别是关于拓跋兴业亲传弟子这个身份。这个身份一旦公布,对拓跋兴业和北晋的打击肯定是远高于天启和楚凌的,但是现在却不是公布的好时候。阿凌刚回来,根基维稳,现在公布了对阿凌同样不利。

    楚凌问道:“拓跋胤怎么会到南方来?”

    桓毓一边把玩着自己手中折扇,一边懒洋洋地笑道:“上次拓跋胤在沧云城逃走了,他却并没有立刻回上京却找拓跋梁算账,拓跋梁不想让他活着回到上京,派了冥狱的人四处追杀。至于拓跋胤到底为什么会逃到天启来,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得到消息,有人看到拓跋胤进了平京城。可惜,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他的下落。平京皇城中应该有他们的探子,而且是拓跋罗和拓跋胤的人,拓跋梁应该不知道这些人的存在。”

    楚凌蹙眉道:“有没有可能是已故的那位北晋皇的人?”

    君无欢和桓毓对视一眼,君无欢道:“北晋皇死得突然,应该没有机会将自己的势力告诉别人。不过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拓跋罗能力不弱,又是皇长子。失去皇位继承资格之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许是北晋皇最信任的人也说不定。”

    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找到拓跋胤再说吧。”

    君无欢点头道:“已经派人去找了,不过能不能找到就不好说了。”拓跋胤这样的人,如果他一心想要躲藏的话,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找得到。

    楚凌点点头,“要来的也挡不住,到时候再看吧。”

    桓毓站在一边,看看站在一边的萧艨,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容,道:“凌姑娘,你怎么跟萧大人打起来了?”楚凌有些好笑,道:“什么叫打起来了,我和萧将军就是切磋一下而已。”

    “萧将军?”桓毓笑道:“对了,忘了恭喜萧大人高升了啊。”

    这货…真贱!楚凌觉得如果自己是萧艨的话肯定立刻就一拳打过去了。

    萧艨沉默地看了看桓毓,淡淡道:“多谢玉公子。”

    楚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瞪了桓毓一眼道:“行了,玉公子,还有什么事情去书房说吧,我先去换身衣裳。”跟萧艨打了半天,她也是有些衣衫不整了。

    等楚凌换了衣服出现在书房里,君无欢桓毓和萧艨正坐在书房里喝茶,看起来气氛似乎还颇为融洽。楚凌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她还以为萧艨应该已经走了呢,没想到竟然还有心情跟刚刚嘲讽过他的桓毓喝茶。楚凌突然对将萧艨收为己用的打算多了几分信心。

    “属下,参见公主。”

    楚凌刚坐下来,萧艨便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走到书房中央单膝跪下,垂首恭敬地道。这是一个表示驯服的姿态,楚凌自然明白萧艨的意思。虽然这结果来的快得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但总归不是坏事。

    “萧将军请起。”楚凌点头,含笑道。抽空朝着君无欢使了个眼色:你跟他说了什么?

    君无欢含笑不语,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萧艨站起身来,道:“属下名艨,字如渊。公主若是不弃,叫属下名字即可。”

    楚凌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道:“萧将军可想清楚了?”

    萧艨神色平静地点头,楚凌道:“好,以后公主府亲卫就辛苦如渊了。”

    萧艨拱手道:“多谢公主,属下定不辜负公主信任。”

    旁边桓毓哈哈一笑道:“好啦,萧兄,别这么严肃啊,有什么话大家坐下来说。”萧艨神色有些古怪地看了桓毓一眼,显然也是觉得这位变脸的速度有些太快了。桓毓公子却半点也不觉得尴尬,笑道:“现在你也算是自己人了嘛,有什么话大家好好说就行了。是不是,凌姑娘?”

    楚凌含笑点头道:“玉公子说得对。”

    “……”虽然觉得这个自己人来得未免有些太容易了,但是萧艨也不得不承认心中有些淡淡的暖意。

    说完了萧艨的事,楚凌才看向君无欢和桓毓道:“你们这个时候过来,总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拓跋胤来了平京吧?”若只是这点事,君无欢一个人来就可以了,桓毓何必跟着来?据说最近桓毓公子自己就很忙了。

    桓毓公子干咳一声,忍不住拿眼睛去瞄君无欢。君无欢却仿佛像是没看见一般,垂眸喝茶神态淡定从容。桓毓有些急了,干咳了两声想要提醒君无欢,君无欢依然没有反应倒是楚凌不解地笑道:“玉公子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染了风寒不成?”

    桓毓郁闷地垮下了脸,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楚凌,才道:“公主殿下……”

    “嗯?”楚凌扬眉含笑看着他,桓毓公子这么客气的时候可不多见。

    桓毓谄媚地道:“我想请公主帮个小忙。”

    楚凌笑道:“玉公子神通广大,竟然还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说说看。”

    桓毓道:“这个…我想请公主,帮我调教一个人。”

    “哦?”楚凌心中有些好笑,她看起来像班主任还是教导主任?还是宫里专门管规矩的嬷嬷?还调教……

    等桓毓苦着脸将事情说了一遍,楚凌才有些明白桓毓公子的苦恼。

    桓毓公子有一个嫡出的小妹妹,今年只有十四岁,生的也是乖巧明丽可人。只是桓毓公子这几年一直在外面乱跑,等这一年常驻平京回过头来有空跟妹妹联络感情的时候才发现,妹妹已经快要被家里的一些人给教坏了。虽然也没有做什么让人深恶痛绝的事情,但是那一身眼高于顶,尖酸刻薄的脾气,用桓毓公子自己的话说“第一次看到都想抽她一耳光”。偏偏这丫头还很会演戏,玉夫人忙于家中事务,压根没发现她的毛病。比起成天到处乱串的儿子,玉夫人显然更相信留在自己身边乖巧可人的女儿。

    楚凌摸着下巴打量着桓毓,眯眼道:“这该不会就是那个传说中想要挖我墙角的玉小姐吧?”

    “绝对不是!”桓毓连忙澄清,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嫌自己妹子活的太长了。要真是他哪里还敢把人往凌姑娘跟前送。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我要先见见人,另外你家里人同意么?”

    桓毓笑道:“公主不是要选伴读么,我找舅舅想想办法,这丫头肯定就是伴读之一。到时候公主…嘿嘿,不用客气。”

    “……”萧艨无语,遇到这样的哥哥,那位玉小姐也是倒了大霉了。玉家嫡小姐的名声他也听说过,似乎还不坏,完全没有桓毓公子说得那么严重。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呢。

    只见桓毓公子从袖中抽出一张素雅精致的帖子,捧到楚凌跟前赔笑道:“公主,这个…我家老太太过几天七十大寿,还望您赏脸大驾光临。”

    楚凌抽过帖子,看着桓毓公子道:“你确定?”

    桓毓笑道:“这有什么确不确定的?公主大驾光临,玉家上下一定是蓬荜生辉。”

    楚凌浅笑道:“我听说,玉家二公子是安信郡王的女婿?”

    “二哥是我二叔的庶子,娶得也是安信郡王的庶女。”桓毓道。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去的。”

    “多谢公主。”桓毓松了口气道。

    桓毓公子送完了帖子就十分有眼色的拉着萧艨出去了,将时间和地方留给两人。两人一出去,楚凌原本还有几分的公主气派就半分不剩了,如没骨头一般地靠着身边的臂枕,叹了口气道:“好累啊。”

    君无欢走到她身边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既然累了,就先休息,这些事情也不急。”刚刚跟萧艨打过一场之后还端坐在这里一副淡然模样和他们闲聊,只怕萧艨还以为方才阿凌没有尽全力呢。实际上,是神佑公主殿下要面子,不想在刚收下的属下面前示弱。

    楚凌靠在君无欢怀中,舒服的轻叹了一声。

    两人双手交叠,半晌无言,书房里只有淡淡的温馨气氛。

    楚凌闻着君无欢身上淡淡的墨香,只觉得原本有些隐隐作痛的额边也舒服了许多。君无欢见她这模样,不由皱眉道:“怎么这么累?”楚凌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动脑子总是比动手要累一些的,特别是我平常都喜欢动手。”

    君无欢摇头,笑道:“阿凌不用动脑子也这般聪慧,让别人怎么活?”

    楚凌翻了个白眼,叹气道:“我是说真的,从前就算需要动脑子的地方也就是制定行动计划,或者琢磨怎么对付敌人之类。目标明确,过程自然也简单。但是现在…这才回来没几天呢,跟那些老狐狸见了几次面我就觉得心力交瘁了。”

    君无欢仔细想了想道:“这几次,可都是阿凌赢了啊。”

    楚凌点头,“赢了也累,只要一想到我身后跟着一群拖后腿地,我还不能弄死他们,就很想从此长睡不醒。”

    “别胡说。”君无欢无奈地道。楚凌好奇道:“说真的,君家历代都不涉政事,其实也是嫌那些老家伙烦人吧?”

    君无欢眨了下眼睛,他还真不确定君家为什么世代都只出武将不出文臣。

    “我就知道,肯定是!”楚凌斩钉截铁地道,“比起跟这些老家伙磨嘴皮子,我觉得上战场跟人拼刀子舒服多了。”君无欢看着她满是郁闷又不屑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在她眉心亲了亲,道:“辛苦阿凌了,哪个老家伙让阿凌这么烦,我半夜去将他揍一顿给阿凌出气可好?”

    楚凌眼睛一亮,十分心动。半晌之后又有些沮丧地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刚跟人起了矛盾回头人就被半夜揍了,谁想不到我身上啊。”君无欢莞尔一笑,说到底还是阿凌心软罢了。以陛下现在对阿凌的宠爱程度,只要抓不到证据就算朝堂上下都怀疑阿凌,陛下也不会怎么样地。

    楚凌坐起身来,面对这君无欢道:“算了,不说这些讨厌的事情了。长离公子,现在我出来了,咱们该算算账了。”

    君无欢一脸无害地道:“算账?我做了什么事情让阿凌要跟我算账?”

    楚凌笑眯眯地伸手点了点头他的胸口道:“你不知道?”

    “不知。”

    楚凌伸手抬起他的下颚,微笑道:“玉、小、姐。记得么?”君无欢一愣,忍不住将她搂入怀中靠在她肩头闷笑起来。楚凌有些郁闷地戳了戳他,“笑什么?”

    君无欢无奈却又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颊,叹气道:“阿凌,这是无妄之灾,我是无辜的。而且,你的桃花可比我多,这几天我刚忙着处理了一茬呢。”

    楚凌一怔,很快反应过来道:“我听说,前几天有几个世家公子被人剥光了挂在了城门上,是你干的?”长离公子含笑不语,显然,确实是他干的。

    “长离公子这手段……”

    “如何?”君无欢含笑看着她道。

    楚凌点点头,赞赏地道:“真心不错。”

    君无欢满意地点点头,伸手轻抚着楚凌的脸颊,微凉的手指轻轻拂过她嫣红的菱唇,叹气道:“我一定要想办法,让陛下早些同意我们的婚事。”

    楚凌笑道:“哦?昨儿父皇还很遗憾说段家嫡子没有走丢或者段家多生几个嫡子就好了呢。”

    君无欢眼底闪过一丝阴郁,轻抚着她唇瓣的手指微微施力,“阿凌这是在提醒我,让人先去漠北弄死段云么?”楚凌不由黑线,她舅舅就这一个嫡子,真被君无欢怎么样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舅舅?

    “我开玩笑的。”

    “我不信。”

    “那你想怎么样?”

    君无欢沉吟着,显然是认真地在考虑要怎么样。楚凌顿时不爽,跟你客气一下你还真敢想?!

    轻哼一声,楚凌凑上前在君无欢的唇上咬了一口。

    君无欢一愣,垂眸看着眼前的少女眼神幽暗。楚凌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觉得眼前一暗,双唇已经再次贴在了一起。这种情况下,谁先退谁怂!血狐大人当然不会认怂。当下伸手拦住君无欢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君无欢双手环住了她纤细的腰,低头专注地与她唇舌缠绵,吸吮着怀中少女甜蜜的芬芳。

    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仿佛骤然升高了许多,两人依偎在一起,亲密地交换着彼此的气息。不知过了多久,君无欢蓦地停了下来,依然将她拥在怀中肩头靠着她慢慢地平息着自己的喘息。

    “阿凌,抱歉我……”

    楚凌微微后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再看看君无欢,也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她这是被青狐和蓝狐那两个二货给传染了么?隔着时空也能传染也是神了!



------题外话------

    抱歉亲爱的们,今天晚更啦~来个香甜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