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0、公主赐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说公主出宫居住的事情在朝中没有大肆传播,但是永嘉帝还是自觉委屈了女儿,楚凌搬出宫这日竟然下了早朝之后亲自送公主出宫入住公主府。

    朝臣们心知陛下这是在跟他们赌气,也不多做阻拦。陛下要疼女儿,他们也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否则照陛下这样下去,说不定有一天真的能生出将皇位传给女儿女婿的想法来。这让他们这些老臣如何对天启的列祖列宗交代?

    楚凌搬家这日风和日丽,襄国公府旁边的府邸一大早就热闹非凡。刚刚被装潢一新的府邸里人来人来的忙碌着,准备迎接新主人的驾临。府邸大门上方一个巨大的描金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神佑公主府,落款题字却是清水山人。旁人不知这清水山人是谁,但是朝中的重臣们却都是心知肚明的。这些年来,永嘉帝赐给朝臣的字画上多半都是提的这个名字。

    襄国公府人也带着襄国公府众人一大早过来帮忙了,附近的几家诰命也纷纷带自家的大大小小在公主府外面等着。毕竟别人可以当作不知道,他们这些和公主住在一条街上的人若是假装不知道就有些不太好看了。以后都是邻居,哪怕不是公主殿下也要处好关系不是么?

    公主府虽然说是重新修整过,但其实也是一座没有人住过的新宅子。当初天启朝廷刚刚南迁过来,许多高官权贵都没有府邸,平京原本就有旧贵族和有钱人,总不能去抢人家的地方。于是朝廷在原本的行宫也就是如今的皇宫周围修建了一大群的府邸,用来赐给南迁而来的权贵们安家。襄国公府旁边这一座规格略高了一些,因此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主人便一直空着。如今正好修整一番赐给神佑公主做府邸。

    面向皇宫方向的街头,金黄色的龙撵遥遥而来。前方禁军侍卫开道,后面内侍宫女手捧着香炉等物引路,再往后才是三十二个人抬着的龙撵慢慢向前移动。永嘉帝并不是一个爱摆排场的皇帝,平时出门极少用如此郑重的排场,这次为了给女儿撑场面倒是不遗余力了。因此自然引的路人纷纷驻足围观,只是碍于禁军手中的明晃晃的兵器,只敢远远地看着小声议论并不敢靠的太近。

    距离街口不远处的一处茶楼中,一个人看着龙撵缓缓走过,伸手将窗户关了起来。厢房里光线本就不及外面明亮,窗户一关上就显得更加晦暗了。男子身形高大挺拔,看上去却十分劲痩。他穿着一件藏蓝色布衣,头上戴着一顶毡帽,几寸长的帷幕垂下正好遮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只有微抿着的嘴唇和小半张脸露在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江湖游侠。

    天启虽然安居一隅,但如今的平京依然比上京热闹繁华数倍,依然是全天下最繁华富贵的地方。朝廷的掌控力薄弱,各色人种自然都纷至沓来。平京街头特别是外城,时常都会看到一些江湖游侠或者西域商人,并没有多少人会觉得好奇。

    男子慢慢取下了头上的毡帽露出一张消瘦而俊廷的容颜来。他五官深邃坚挺,麦色的肤色仿佛让他的容貌减色几分却又另多了一种野性和刚毅的魅力。只是他此时剑眉微蹙看起来心情并不太好,左边的眼睛上方有一条一寸来长的伤痕,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杀气。

    如果楚凌和君无欢在此,一定能认出对方来。

    正是已经失踪好些日子的北晋四皇子,沈王——拓跋胤。

    “四皇子。”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压低了声音道。

    拖把胤看了对方一眼,方才点点头道:“找我何事?”男子道:“大殿下问您,何时回去?”拖把胤道:“我现在回去,又有何用?”男子叹了口气道:“如今拓跋梁步步紧逼,大殿下在上京独木难支,殿下难道忍心让大殿下独自在上京面对拓跋梁的威逼?大殿下说,殿下如果还不回去,以后再想要回去只怕就难了。拓跋梁已经传信给天启帝,要他协助搜捕四殿下您。若是殿下你落在天启人手中,只怕……”就算天启人不杀了殿下,拓跋梁又怎么会犯过这个既铲除了强敌又能嫁祸天启的好机会?

    拓跋胤微微蹙眉,沉吟了片刻道:“我知道了,我在天启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处理完了立刻就回去。你告诉大哥,不必担心我。”男子见劝不动拓跋胤,也只能点了点头道:“属下明白了,如今平京皇城里也有些暗流汹涌,还请殿下千万保重。”

    拓跋胤点了下头,男子这才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拓跋胤也从新戴上了毡帽,过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长剑走了出去。

    楚凌跟着永嘉帝从龙撵中下来,就看到公主府大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永嘉帝对襄国公府夫妇点了点头,便拉着楚凌往公主府走了进去。楚凌连交代几句都来不及,只得歉意地对襄国公夫人点了下头,襄国公夫人会意,主动上前招呼前来迎接公主的权贵们。毕竟虽然公主府不打算大肆铺张的举办盛会,但是人家已经上门来迎接道贺了也不能让人就这样回去。

    永嘉帝兴致勃勃地拉着楚凌逛园子,一群人只得跟在两人身后。楚凌先前其实大概看过公主府的模样,不过看永嘉帝兴致高昂的模样也不想扰了他的兴致。

    永嘉帝拉着楚凌一边走,一边道:“卿儿你看,这座湖是天然的,不过这湖边的景观还有这湖上的湖心亭都是朕亲自画出来的。你觉得可好?”

    楚凌仔细看了看,湖边假山堆砌花团锦簇,富丽堂皇却不显的庸俗,湖面蜿蜒曲折,直达湖心亭,幽静深远让人只觉得夏日的暑气一扫而空。湖边还有垂柳拂动,水波如碧,几朵睡莲缓缓铺在水中绽放着,甚至还有几对鸳鸯在水中嬉戏,只让人觉得花香四溢心旷神怡。

    虽然永嘉帝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却显然是一个合格的艺术家。这座花园比楚凌在上京见过的那些有许多年历史和来历的园林也是半点都不差的。

    “很好,让父皇费心了。不过……”楚凌点头道,永嘉帝道:“不过什么?你觉得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说,父皇立刻让人改了。”楚凌连忙摇头道:“怎么会?我只是觉得,我一个人也住不了多少地方,父皇这样破费,岂不是让朝臣们觉得父皇太过挥霍?”永嘉帝轻哼一声,道:“别担心,这园子朕花的都是自己的钱,可没有从国库拿钱,他们有什么可说的。”永嘉帝真的不觉得自己花了多少钱,别的不说比起历朝历代的帝王,他后妃已经算是少的了,公主只有卿儿一个,皇子更是一个没有。修个园子怎么了谁还能说什么?

    楚凌在心中轻叹了口气,看着眼前一脸期待望着自己的永嘉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说这样太过奢靡浪费?还是说应该用这些钱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且不说在永嘉帝的眼中,到底哪些事情更有意义。这些钱真的省下来只怕也落不到真正有意义的地方。

    当初在信州的时候楚凌就短暂的跟天启军中的人接触过,自然也从赵伯安那里了解过一些天启军中的事情。就连赵伯安那样世家出身的将领军中尚且不能免去被层层盘剥的事情,更何况是别处?

    但是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心安理得享受?那她回来干什么?还不如在北方跟靖北军或者沧云城的人待在一起痛快一些。如果是一个单纯的女儿,楚凌会为了有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儿高兴感动,但是不得不说,永嘉帝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当初他能成功在摄政王背后捅刀子,只怕不是他有多么的会抓机会以及得人心,而是天启这些世家权贵和读书人不想忍受性格强势铁血的摄政王了。

    永嘉帝并没有看出楚凌在想些什么,拉着楚凌将整个公主府都逛了一圈,楚凌身体很好倒是无关痛痒反倒是永嘉帝自己身体有些吃不消了。正巧宫中来人禀告枢密院有重要军情请陛下定夺,永嘉帝只得遗憾地起驾回宫了,临走时还再三叮嘱楚凌每过七日一定要回宫去陪伴父皇几天。

    送走了永嘉帝,一直跟着两人的襄国公这才挥退了身边跟着的人一副打算和楚凌私下谈谈的模样。楚凌看着襄国公,有些好奇地道:“舅舅,是有什么话要说么?”

    襄国公看着楚凌道:“公主方才…是想要劝说陛下么?”

    楚凌默然,襄国公道:“我劝公主最好不要这样做。”楚凌微微挑眉,“我以为,舅舅是希望父皇做一个励精图治的明君,匡扶社稷,收复北地的。”

    襄国公摇了摇头道:“我从未做此想法。你可知为何?”

    楚凌摇了摇头,据她观察襄国公并不是一个毫无志向和能力的人,这样的人对君主的要求一般都不会低才对。

    襄国公轻叹了口气道:“因为陛下,不适合。其实…我这一生,见过的最具帝王气势的人是已故的摄政王。可惜他出身太低,除非篡位否则根本不可能登上皇位,而段家世世代代都是辅佐皇室正统的。况且,他后来也确实走错了路,他为了皇位与拓跋梁合谋,这才是陛下以及所有的权贵们都不能忍受的事情。加上他的手段太过暴戾,当年君家的事情虽然没人敢阻止但是各方对他不满的祸根早就已经埋下了。但即便是如此,最后…他也是以身殉国了。我实话告诉你,如果换了陛下在他那个位置,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楚凌并不觉得意外,换成一个稍有远见或者心怀江山社稷的皇帝在永嘉帝那个位置上,只怕也做不出来背后插刀然后逃跑的事情。

    襄国公仰头望天,沉声道:“其实这也不怪陛下,从小没人教过他这些,摄政王当权的那些年,太傅为陛下上课的内容全部都要经过摄政王过目才能授课。除了那些没用的琴棋书画,陛下学到的东西只怕还没有我多。若不是觉得摄政王会要了他的命,可能陛下都不介意就那么过一辈子。如今这些为君之道,都是他这些年和那些老狐狸打交道自己琢磨出来的。你跟他说那些励精图治,整顿朝纲之类的东西,他未必能理解。特别是这话由你说出来的时候,他只会觉得女儿只要千娇百充的宠爱着就好了,你若是想的太多他也不会怪你却只会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挑唆你。”

    楚凌微微蹙眉道:“既然如此,父皇为何还会同意给我亲兵?”

    襄国公笑道:“陛下没有皇子,会同意除了因为你在北方的事情以外,最重要的原因其实还是跟大臣们赌气。反正皇位最后都要便宜别人,为什么不能给自己的女儿多一些的享受?别说是三千亲兵,就算你还想要别的陛下也会给你的。但你觉得他是真的觉得你很厉害能够纵横沙场驱逐貊族,还是为了哄你高兴?”

    “这些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让他觉得你是站在他对立面的,那些励精图治的话,那些朝臣们也经常说。不过陛下自己真的要做什么决定的时候,他们多半还是要反对。或许在他们眼中,陛下根本就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襄国公道:“但是,在舅舅眼中不也是这样觉得么?”

    襄国公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失笑道:“你说得对。”原来不只是那些老臣不自觉地在轻视陛下,连他自己其实也觉得陛下不行。陛下对政事上对感悟是不够,但是感情上却绝对是个敏锐的人。一个人如果身边全都是不信任他的人,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是不是正因为如此,陛下才干脆就这样随波逐流了?

    楚凌看着襄国公变幻不定的神色,有些不忍地安慰道:“舅舅,您不必多想。父皇……”

    襄国公摆摆手,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道:“无妨,你说的这些我会好好想想的。”

    楚凌苦笑道:“舅舅,我刚才也没有说。”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无奈地苦笑。其实,说到底他们都无法完全的信任永嘉帝,永嘉帝是一个好父亲,好朋友,好亲人,但是他不是一个好皇帝。至少,不是一个能给予身边的人安全感的皇帝。两人相识无言半晌,最后襄国公也只得怅然而去。

    一个亲王配置的公主府需要有些什么?一个王府最少要配置正五品左右长史个一名,仪卫都尉一名,还有各种典簿典膳典乐奉祠等等,这些都是有品级的,不过并不算是朝堂官员而是王府的私属幕僚班底。这些人不用楚凌操心,都是朝廷给配置好的,但是身为公主的楚凌是有资格随时撤换自己不满意的人的,只需要在新官上任的时候给宗人府写个折子通知一下,并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神佑公主府所有的人都是永嘉帝亲自挑选的,又有襄国公帮着把关,即便是不能全部都靠谱但多数是没问题的。送走了府中的宾客之后,楚凌才有功夫来见这些公主府的属下们。

    “臣公主府左长史魏敛见过公主!”

    “臣公主府右长史谢临见过公主!”

    “臣公主府仪卫都尉萧艨见过公主!”

    楚凌给了萧艨一个抱歉的眼神,萧艨这是正经的从手握重权的正四品殿前副指挥使,降成了正五品的公主府属将了啊。这还不仅仅是品级的问题,哪怕就是平级调任萧艨都算是惨的了。毕竟公主府里品级再高也只是公主私属,跟朝廷正经官员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这个问题,楚凌也劝过永嘉帝。毕竟虽然她很看好萧艨,但是将人家一个前途似锦的副指挥使弄来给自己当亲兵,良心过不去不说她害怕萧艨气不过什么时候在她背后捅她一刀呢。但是永嘉帝却显然并不在意,在永嘉帝看来,萧艨是除了殿前司都指挥使以外身手最好的人了,殿前司都指挥使自然不能随便调动,但是副指挥使却不只一个,至于品级的问题,在别处补偿一下不就行了么?于是又给萧艨加了一个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散官衔——归德将军,从三品。被一大堆繁琐官职爵位弄的头晕脑胀的楚凌也不知道萧艨这到底是升职了还是降职了,不过看别人看向萧艨同情的眼神,大概……还是亏了吧?

    等到跟前的众人一一自我介绍完毕,楚凌方才点了点头。接过身后金雪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道:“很好,既然父皇将你们送到公主府,我便相信各位都是自己人,也希望诸位不要让我失望。相信我,让我失望的后果不是各位愿意看到的。以后公主府对外大小事宜都托付给左右长史了,其余人等各司其职。内院暂时由金雪搭理,明萱,白鹭雪鸢辅佐。”

    “是,公主。”众人齐声应道,这些人都从来没有见过公主,却听说公这位公主的名声。自然也不敢怠慢,只是看到眼前这个慵懒美丽的少女,倒是多少有些迟疑,公主殿下真的像传闻中那般残暴么?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道:“都退下吧,萧将军留下。”

    如今萧艨身上有两个官职,正五品王府仪卫都尉和从三品归德将军。实际上前面那个才是真正有用的,后面那个只是名义上的一种恩典,与权利和俸禄都无关。不过世人打交道,一般都喜欢称呼别人最高的那个身份以示尊重。而楚凌则是觉得有些对不住萧艨,自然也不想怠慢了他。

    众人应声退下,萧艨沉默地站在跟前,“公主有何吩咐?”

    楚凌看着萧艨道:“箫将军,我再问你一次,你可愿意留在公主府?”萧艨微微挑了下眉,道:“能为公主效力,自然是属下的荣幸。”

    楚凌摆摆手道:“你别跟我玩这些虚的,这些日子你是什么态度我看得明白。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可以容忍有本事的人,然而我的耐性并不好。说起来你也算是因为我才遭了这无妄之灾。只要你说一声,我会亲自去请父皇换人,而且我保证不会让父皇对你不满。纵然不能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也绝不会比原本的差。”

    萧艨皱眉道:“既然如此,公主为何要等到现在?”

    楚凌托着下巴笑道:“人才难得,我总要试试看啊。但是,如果萧将军实在是不愿意,我也不能强抢民男啊。”

    萧艨沉默了片刻,突然抬头道:“不知公主,可否赐教一番?”

    “哦?”楚凌有些惊讶,萧艨道:“属下只有这一个要求。”

    楚凌点点头,含笑站起身来,“求打呀,本公主当然要满足你的愿意了。”

    “看来公主很自信。”萧艨道。楚凌耸耸肩道:“马马虎虎吧。”

    “公主请。”萧艨正色道。

    见两人要动手,周围地几个人立刻就远远地推到了屋檐下的栏杆后面。金雪有些担心地看着,想要上前劝一劝,却被白鹭和雪鸢一左一右的拉住了。

    “唉?白鹭雪鸢,你们……”

    雪鸢笑道:“金雪姐姐,着什么急呢。且看着吧,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他们公主可是沧云城未来的城主夫人,靖北军的小将军啊。听说就连余将军都不是公主的对手,这位萧将军也未必就能行。

    金雪还是有些担心,“真的……没问题吗?”万一公主出了什么事……

    “看着吧。”雪鸢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