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49、诰命夫人的苦楚!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殿下打人的消息果然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平京。不过重点突出的是楚凌在茶楼打折了萧家公子四肢的事情,至于黎家的事情反倒是被淡化了。只说公主打完了人大约是心情不好又跟黎家公子起了一点冲突。总之,差不多整个平京无论是朝中官员还是普通百姓都知道了,他们这位刚刚回来的公主殿下染了一身貊族蛮子的习性,脾气非常的不好,动不动就会打人。

    楚凌听着金雪打听回来的宫中传闻,忍不住失笑,“我怎么觉得她们说的像是我随时都回扑上去咬他们一口啊?”跟前的几个人都不敢接话,楚凌也不在意,懒洋洋地道:“难怪我那些母妃今天没有来陪我说话呢,看来也是怕了。怕了就好啊。”

    萧艨蹙眉道:“公主是故意的?”

    楚凌斜了他一眼道:“胡说什么呢,都说了是巧合。谁让他们招惹本公主的。”萧艨实在是不太明白,这位公主殿下这般不遗余力地折腾自己的名声是为了什么。不过这也不是他能管的事情,没看陛下都没有管么?

    “启禀公主,上官夫人和文安伯夫人求见。”门外,宫女进来禀告。楚凌想起来,永嘉帝让朝中的诰命轮流进宫来与她作伴呢。永嘉帝的心思她明白,所以即便是楚凌并不喜欢和这些人毫无意义地闲聊却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她既然到了平京,就不可能不了解平京这些高官权贵,而从他们的当家夫人入手正是最快也最方便的方式。

    楚凌扭头问金雪,“上官夫人我知道,这个文安伯又是哪位?”金雪笑道:“回公主,文安伯府原本也是天启大家,太祖开国之时立过大功,太祖陛下便赐了世袭文安伯的爵位。初代的文安伯是一位大儒,之后文安伯府也出了许多才子鸿儒是个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只是如今早就落寞了,只能守着祖上的爵位过日子。不过,如今这位文安伯的嫡长女名唤温宛吟,听说长得美貌动人而且才华出众,有平京第一美人儿之称。去年跟惠和郡主的嫡孙礼部侍郎家的公子定了亲。”

    楚凌点点头道:“请两位夫人进来吧。”

    “是,公主。”

    片刻后,两个穿着诰命朝服的妇人在宫女的引导下走了进来,楚凌第一眼注意到的便是穿着一品诰命服饰的上官夫人卓氏。倒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而是因为她的外貌。上官成义说上官夫人身体不好还真不是糊弄永嘉帝,只要看过一眼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的身体不好。虽然她脸上已经用厚厚的脂粉遮掩过了,却依然难以掩饰她消瘦的面容上不健康的色泽。更不用说眼角眉梢那种抹不去的疲惫和苍茫,一眼看过去完全不像是一个还不满五十的一品诰命夫人,倒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看不到一丝的生机。

    楚凌微微蹙眉,打量着眼前的卓氏。

    卓氏年纪自然已经不小,但是轮廓间还隐约能看出来几分年轻时候的清秀。举手抬足间都有一种婉约贤淑的气质,显然是教养良好的书香门第出来的。这样的女子,若是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良好,又有如今这样的身份,即便是真的其貌不扬也依然会是让人赞赏瞩目的人物。可惜……

    “臣妇叩见公主。”两人都是小心翼翼地上前见礼,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轻忽,显然是被外面的流言蜚语给吓着了。真的觉得这位公主是个动辄要打断人手脚的狠戾角色。

    楚凌也不在意,含笑道:“两位夫人免礼,辛苦两位走这一趟了。”公主的谦和并不能让两人放松警惕,文安伯夫人连忙陪笑道:“能与公主作伴是我等的荣幸,如何当得起公主的话。公主不嫌弃我等笨拙就好了。”卓氏却只是恭敬地站在一边并不开口。

    楚凌随意和文安伯夫人闲聊了两句,卓氏却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插不上话,一直就那么站着。别说是楚凌和永乐宫众人,就是文安伯夫人也觉得有些奇怪了。上官成义毕竟是手握实权的丞相,比他们这样空有爵位的人家强多了。文安伯夫人自然也不敢冷落了卓氏,时不时想要拉着她一起说话。

    只是卓氏却鲜少配合,偶尔开口也有些魂不守舍,答非所问的样子,气氛渐渐地就有些尴尬了起来。楚凌将文安伯夫人的尴尬看在眼里,面带关切地看向卓氏道:“上官夫人可是哪里不适?”

    卓氏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旁边的金雪轻声笑道:“夫人,我们公主问你,可是有哪里不适?”卓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有些无措地道:“公主…公主请恕罪,臣、臣妇…臣妇……”

    楚凌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上官家也当真是造孽,好好的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官家贵女,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还不得安生,竟然被搓磨成了这副模样。

    “夫人不必在意,若是身体不适不妨到偏殿歇息一会儿。金雪,去找嫣儿来陪上官夫人说说话儿。”

    “是,公主。”

    卓氏连忙想要拒绝,只是金雪和白鹭却已经上前一步扶着她往偏殿走去了。楚凌清楚地看到在白鹭握住卓氏手臂的时候瑟缩了一下,不由皱起了眉头。

    习武之人感觉本就敏锐,楚凌坐在一边都看见了,扶着卓氏的白鹭自然也感觉到了,扶着卓氏手臂的手不动声色地改成了托着她的手肘。

    文安伯夫人有些忐忑,“公主,上官夫人或许是今天身体不舒服。”

    楚凌忍不住轻笑道:“夫人不必担心,我自然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怪罪上官夫人,谁还没有个不舒服的时候?”文安伯夫人讪笑道:“公主宽厚仁慈。”

    楚凌靠在扶手边上,有些漫不经心地道:“我看上官夫人的身体仿佛极不好啊,怎么没听说上官大人家里请御医?”

    以上官成义的品级,他的夫人自然也是可以请御医看病的。只是上官夫人身体不好一直都是上官家的人自己在说,平京无论是外面的普通大夫还是御医可是谁也没有提过上官夫人到底得了什么病。

    文安伯夫人也觉得奇怪,女人总是难免对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感兴趣,这会儿见公主好奇也一时有些忘了分寸,“可不是么?臣妇记得,上官夫人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两年倒是越发的不爱在外面走动了。这模样,看起来……”

    文安伯夫人不敢说看起来命不久矣,不过意思楚凌却是明白的。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早知道上官夫人真的病得这么重,我就该劝父皇不要劳烦她进宫了。上官大人也是,夫人当真不好拿了御医的医案来说,父皇难道还能真的不顾夫人的身体让她劳顿么?”

    文安伯夫人连忙安慰道:“公主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这事情如何怪的了公主?别说是公主,就是我们这些人也不知道上官夫人真的病得这么厉害啊。”

    这是文安伯夫人的真心话,京城里哪家的夫人病的厉害了,别的人家女眷总是难免要上门探望的。但是上官家每次有什么事情总说夫人身体不好,却也没有哪次说夫人真的得了什么重病。她们哪里知道这上官夫人已经不好到这个地步了啊。说不定哪天上官夫人真的没了,听到消息她们也还是一片茫然只能问一句,“好好地怎么人就没了?”

    文安伯夫人不由得想起了这些年京城里一直流传的关于上官老夫人苛待儿媳妇的事情,不由得有些讪讪。身为一个有教养的诰命夫人,在公主面前说人家的闲话总是让人觉得有些尴尬的。

    楚凌点点头,多少还是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文安伯夫人见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陪着楚凌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告辞了。虽然永嘉帝是说要她们陪伴教导公主,但是这位公主无论礼仪还是别的什么,看起来都不像是需要她们教导和陪伴的模样,真正能落到实处的大概就是让公主认一认人了吧?

    鉴于文安伯府并没有与公主年纪相当的未婚公子,文安伯夫人自然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跟公主套近乎了。

    送走了文安伯夫人,楚凌才起身去了偏殿。偏殿里,肖嫣儿正怒气冲冲地叫着什么,白鹭和雪鸢齐齐拦在她前面也险些没有拦住,还是楚凌正好进来才挡住了她往外面冲的步伐。

    楚凌笑道:“嫣儿这是怎么了?”

    肖嫣儿俏脸通红,怒道:“阿凌姐姐,你不知道,那个什么什么家的老太婆,好恶毒啊!我要去毒死她!”楚凌微微挑眉,很快就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你是谁上官老夫人?上官夫人怎么了?”

    肖嫣儿扭头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软榻上的上官夫人,她们这边这么上官夫人依然一动不动的躺着,显然是已经陷入了沉睡中。肖嫣儿眼底满是同情和怜悯,道:“阿凌姐姐,这个夫人好可怜啊。”

    “到底怎么了?”楚凌问道,一边走到软榻边拉起上官夫人的手腕把了把脉,她没什么医术可言,但是上官夫人的脉搏和正常人相去甚远还是能感觉到的。

    肖嫣儿鼓着腮帮子道:“这位夫人的身体非常、非常不好。”连说了两个非常,显然确实是很严重。

    楚凌点头道:“是得了什么病?还是…受了伤?”楚凌觉得应该不会是后者,再怎么说上官家如今也是平京一等的家族了,虽然比起真正的名门世家来说底蕴还不足。但是应该也不会作出虐待自己当家主母的事情。更何况,上官夫人可是有儿子的人,哪怕从小养在老夫人身边不算亲近,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虐待。

    肖嫣儿道:“累的。”

    楚凌愣了愣,道:“什么?累的……是年轻时候伤着身体了么?”

    肖嫣儿神色有些古怪地摇了摇头道:“不是年轻时候,是一直都是。上官夫人的身体非常不好,以我推测,她应该是经常站着,或者是跪着。就是那种一站或者一跪就是几个时辰那种,她的膝盖已经伤了,如果不赶紧医治的话,最多再过三五年她可能就没法走路了,当然,前提是她还能活三五年的话。另外,她的手也不太好,只是勉强能用,只怕是不太灵活了。”

    楚凌想起来方才上官夫人行礼的时候确实有些僵硬,她以为她只是身体不舒服,没想到还有这方面的原因么?

    肖嫣儿眼中燃着熊熊怒火,小手重重地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道:“她不仅很累,而且身体虚弱,脾胃有可能也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猜她应该是常年劳作,又吃的不好还经常用膳不准时造成的。她不是大官的夫人么,怎么过的这么惨。”

    楚凌其实想想一下也明白上官夫人过的是什么日子了。她不是肖嫣儿,前世见过的稀奇古怪的轶闻不知凡几,其中自然也包括一些婆婆如何折磨儿媳妇的。只是,楚凌也确实没有想到,那位上官老夫人竟然能这么狠心,而上官成义竟然也能容忍母亲将妻子折磨成这样。就算成婚的时候没有感情,夫妻俩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如今连孙子都已经有了,上官成义这样未免也太过无情了一些。

    如果只是为了孝顺母亲才对妻子的处境不理不睬的话,这个人也是相当可怕了。

    不只是肖嫣儿义愤填膺,其他人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着的上官夫人也是一脸的同情和怜悯。金雪忍不住叹道:“咱们只听说上官老夫人对上官夫人不太好,没想到…上官夫人竟然过的这般凄惨。”所以,这世道一个强有力的娘家对女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当年上官夫人的娘家还在的时候,即便是上官老夫人对上官夫人不满,至少表面上上官夫人看着也还好。卓家的老大人这才过世还不到十年,看看上官夫人过的是什么日子?一品诰命又怎么样?有儿有女又怎么样?一个孝字压下来,你不死也得死!

    楚凌秀眉紧蹙,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肖嫣儿道:“阿凌姐姐,你放我出宫去吧。”

    楚凌看着她,“你想干什么?”肖嫣儿轻哼一声,咬牙恶狠狠地道:“我去毒死那老太婆!”

    “胡闹。”楚凌轻声道,肖嫣儿又些不满,“阿凌姐姐!难道就看着这个夫人被那个老太婆折腾死?我说的都是真的,她要是再不好好医病,真的没几年可活了。而且…而且,她的腿我也治不好的。”她虽然能看得出来,但是毕竟不是钻研医术的,上官夫人的腿伤已经很严重了,她治不好的。

    楚凌轻轻拍拍她的手背道:“等我跟上官夫人谈谈再说,嫣儿,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我这般随性的。若是让人知道你是因为她对上官老夫人做了什么,哪怕我能保下你,上官夫人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肖嫣儿又些泄气,“那…那该怎么办?”

    楚凌笑道:“没事,等上官夫人醒了我跟她谈谈,你就别操心这个了,有空不如去看看有什么方子能给上官夫人用的?”肖嫣儿一贯信任楚凌,既然她这么说了,肖嫣儿自然觉得阿凌姐姐能解决好这件事,便点了点头道:“好,我去太医院找点药。”

    楚凌嘱咐道:“脚上萧艨跟你一起去,别偷偷摸摸的,小心被人给抓住了。”

    “知道啦。”肖嫣儿挥挥手道。

    叫上萧艨?谁要跟那个讨厌的木头人一起去?

    上官夫人睁开眼睛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舒适,忍不住又闭上眼睛想要留住此刻的舒适宁静。此时正是盛夏最热的时候,但是她却觉得四周一片清凉,身上甚至还盖着柔软的薄被,这种冷暖适宜的感觉她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了。

    “夫人醒了?”一个清越的少女声音笑道。

    卓氏立刻想起来自己之前在做什么,以及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连忙想要坐起身来,才刚起到一半却被人伸手压住了。只见那位盛传性格暴躁狠辣的神佑公主正坐在床边含笑看着她,“夫人慢些,不用着急。”

    “臣…臣妇失礼了,还请公主降罪。”卓氏有些慌乱地道。她并不是怕神佑公主的责罚,而是她在宫中失了礼数,回府之后老夫人那里……

    楚凌轻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夫人言重了,夫人身体不适在永乐宫休息一会儿也不算什么大事。”

    卓氏有些无措地低下了头,眼睛却不知怎么的有些发热。

    她本不是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模样,她原本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官宦小姐。但是如果一个人十年如一日的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的过日子的话,渐渐地她也会忘记自己曾经的模样。

    楚凌看着这样惊慌无措的模样出现在一个已经年过四旬的一品诰命夫人身上,只觉得无比的讽刺和心酸。这些日子她见过的那些诰命夫人,无论谦卑恭谨还是庄重肃穆,哪一个实际上不是眼高于顶目下无尘的?即便是品级低一些的人家的夫人,也鲜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楚凌也明白,上官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也并不是因为她。皇室待官员一向宽厚,即便是身为公主也不可能因为哪个诰命夫人身体不好出了差错就真的降下严厉的惩罚。她会这样,只说明了她在外面出了差错,回到家中将会面临比被公主降罪更可怕的惩罚。

    楚凌轻叹了口气,望着卓氏道:“听说令公子年前刚刚喜得一双儿女?上官夫人真是好福气。”

    上官夫人抬头看了一眼楚凌,似乎不太明白神佑公主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好一会儿才回道:“多谢…多谢公主夸赞。”楚凌笑道:“夫人如今也是含饴弄孙的年纪了,家中晚辈可还孝顺,孙辈可会调皮?”

    上官夫人有些生疏地回答着楚凌的问题,说出口的自然都是好话。但是在场的人却都知道她没说实话。一个儿子媳妇孝顺,孙儿孙女承欢膝下的妇人不会过的这么惨。更何况,如果上官夫人在夫家地位不高,入门的儿媳妇只怕也不会对这个婆婆有多么的尊重。听说,上官家的少夫人是上官老夫人亲自挑选的。

    楚凌明白,上官夫人是不会主动向自己诉苦的。无论是她所受的教育还是这个时代的风气和规矩都不允许她这么做。良久,楚凌也只是轻轻拍了拍上官夫人的手道:“夫人,人生苦短…偶尔还是可以想想,如何为自己活一场。我可以帮你。”

    上官夫人放在身侧的手不由的颤抖了一下,猛然抬起头惊愕地看向楚凌。楚凌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对她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上官夫人垂下了眼眸,眼皮微微颤抖着。眼角的皱纹仿佛也变得更深了,良久方才低声道:“为…自己活?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啊。”她都这么大的年岁了,这辈子几乎都过去了大半,看了不少听了不少,自己也经历了不少,这世上哪个女子能为了自己活?即便是那个一直折磨着自己的婆婆,其实也是为了她的儿子在说,哪里来的自己?

    楚凌站起身来,道:“如果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上官夫人忍不住抖了抖,手指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薄被,她不知道这位公主看出了什么,但是……

    楚凌没有为难她,对身边的金雪笑道:“一会儿你亲自送上官夫人出宫,将嫣儿给的东西一并带出去。就说是我送给上官夫人的,希望上官家不要辜负了我的心意。”

    金雪了悟,点头道:“公主请放心,婢子一定将公主的意思带给上官大人。”

    楚凌点头,“那就好。”